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特种兵在都市 > 1229章 送终
    “扑哧!”柳兰歌笑了一声,“野蛮人!”知道杨洛心里有数也就不再担心,“我什么时候能回去?”

    杨洛说道:“什么时候都可以了。”

    柳兰歌说道:“太好了,我下午就做飞机回去。在家里我妈整天叨叨叨叨的,烦死了。”

    杨洛非常八卦的问道:“整天跟你叨叨什么?”

    “啊!”柳兰歌自觉失言,急忙说道:“没什么!”说完挂断电话。

    杨洛看了一眼电话,嘿然一笑:“大龄剩女,做父母的不叨咕才怪了。”

    宋俊东问道:“老大,到底发生什么了?”

    杨洛走出病房,其他人都跟了出来,杨洛把事情跟他们说了一下。

    小七一拳砸在墙上:“妈的,真以为我们好欺负啊。”

    杨洛看了他们一眼:“你们听好了,范弘毅那些杂碎要是来了,你们也不要去找麻烦。”

    几个人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杨洛又去看了董悦婷,乐荣正在陪着她说话,见到杨洛进来乐荣笑了一声,在床边站起身。

    “你们聊吧!”

    杨洛说道:“我看看她的伤,马上就走。”说完检查了一下董悦婷身体,“不错,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董悦婷问道:“你还要去哪?”

    杨洛说道:“去见一个人,这两三天你就能出院,到时候我们一起回大化。”

    董悦婷说道:“事情都解决了?”

    杨洛点头:“差不多了!”然后摸摸董悦婷的脸,“我走了,你好好休息。”然后走出病房,拿出电话拨了一窜号码。

    很快听筒传来安庆农有些疲惫的声音,“什么事!”

    杨洛问道:“你在哪?”

    安庆农说道:“我在办公室!”

    杨洛说道:“你今天有重要的事情,不在办公室。”

    安庆农一愣,“我今天没……哦,年纪大了,你这一说我到想起来,确实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我亲自去处理。”说完挂断电话。

    杨洛嘴角一撅,把电话放进兜里,“涛子,我们走了。”

    一群人出了医院,首先给棺材里的沈光强放放风。这个家伙躺在里面倒是老实,居然不喊不叫也不挣扎。

    这次戴恩恩没有骑着她那辆拉轰的摩托车,而是跟血天使和鬼狐几个女人都挤进了杨洛那辆面包车,疯子继续开着轻卡,拉着那两副棺材。

    这个上午,徜徉在暖暖阳光下的城市,在那树下,几分秋色,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飘洒在大地上。

    罗帅依然蹲在省委的大门口抽烟,刚才见到安庆农的车开出来一愣。因为他知道今天安庆农没有外出安排,以为是遇到什么紧急的事情了,刚想上车,安庆农的秘书高岩趴在他耳边嘀咕一阵。

    罗帅点点头,也就没有跟去,继续蹲在那里抽着烟,眼神不停的左右张望。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罗帅的脚下已经扔了一地烟头。这时门口的警卫换岗,刚刚下岗的两名武警笑嘻嘻的走过来。

    “罗哥,在看什么呢?”

    罗帅看了他们一眼,笑着说道:“在看美女,马上就要入冬了,再不看,那白花花的大腿就看不到了。”

    两名武警嘿嘿一笑,很自然的在罗帅兜里拿出烟,一人点了一根。

    “罗哥,刚才书记出去,你怎么没跟着啊。”

    罗帅刚想说话,见到不远处出现两辆面包车,后面还有一辆轻卡。

    “来了!”

    两名武警一愣:“什么来了?”

    罗帅拍拍两人的肩膀:“一会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管,免得挨揍。”说完站起身把大门打开。

    “罗哥你干什么?”刚刚换岗在执勤的一名武警喊了一声。

    罗帅一挥手:“不要多管闲事!”

    这时三辆车已经开了过来,直接驶进大门,停在了省委办公楼下。李涛和疯子他们首先下了车,然后把棺材抬下车摆在大院中央。

    深红色的棺材摆在那里,就是在青天白日之下,看了都让人感到头皮发麻。

    门口站岗的武警一把抓住想离开的罗帅,脸色有些不太自然的说道:“罗哥,这是怎么回事?”

    罗帅看了他一眼:“我不是说了么,不要管,站好你的岗就行了。”说完快步走了过去。

    一名武警看着离开的罗帅说道:“怎么办?”

    另一名武警说道:“快点向上面汇报!”

    杨洛坐在车里整理了一下衣领才下车,手里还拿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盒,抬头看看面前的大楼,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罗帅快步走过来,“老大!”

    杨洛说道:“你的任务结束了,上车等着我。”说完一个人迈步走进大门。

    沈龙生一夜没有睡好,早上又给沈光强打了一遍电话,可还是打不通,这让他一直无法沉静下来。当他到了办公室之后,心里越来越慌,抽了颗烟,找到宣纸和毛笔,写起了毛笔字。这也是他长久以来的习惯,只要遇到心烦意乱的事情,他都会写上一会毛笔字,让自己的心能宁静下来。

    正在他专心致志的写字时,外面突然传来秘书的喊声:“你不能进去。”紧接着就没了声音,然后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

    沈龙生一皱眉,抬头见到杨洛走了进来,没有任何惊讶,好像已经预料到杨洛会来一样,低头继续写着字。

    杨洛微笑着走进来,站在沈龙生身边,只见宣纸上写着“龙飞九天”四个字。前面三个字气势磅礴,很见功力。可最后一个“天”字却很平常,没有了那种气势磅礴的感觉。显然他的到来,让沈龙生心里有了波动,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平静。

    “沈副书记,好雅兴啊。字也很见功力,没有十几二十年苦练,写不出这么好的字。”

    沈龙生慢慢放下毛笔,看着杨洛说道:“看来你对毛笔字也很有研究,写几个字,让我也欣赏一下。”

    “好啊!”杨洛把那个礼品盒放到办公桌上,拿起毛笔蘸墨,凝神看纸,过了一会才下笔,一个“赵”字狂草跃然纸面。龙飞凤舞,力透纸背,犹如斧凿刀刻,隐隐有一种杀伐之气。

    沈龙生见到这一个字,没想到杨洛的字这么好。这时,杨洛已经写到“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杨洛写到这把手里的笔抬起来,笑着说道:“沈副书记,我这字写得怎么样?”

    沈龙生微微一笑:“好字啊!真是好字。就是杀伐之气太重,年轻人杀气太重可不好。”

    杨洛低下头继续写,一边写一边说道:“字透杀伐之气只是小道,唯有真行杀人之事才是大道。”

    沈龙生脸色一变,很快恢复正常,“杀人者仁恒杀之,贤侄还是收敛的好,免得有一天把自己害了。”

    杨洛呵呵一笑,手中的笔没停,在纸上快速的急舞,“杀人对我来说不过随手小事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倒是沈副书记你,太过执拗了,将金钱看得太重,不但害了自己,还害了家人。”说完手下的笔一停,看着沈龙生接着说道,“今天过来拜访,给您带来一份礼物。”然后低下头继续写。

    沈龙生拿起杨洛放到办公桌上的礼物盒,“来就来了,何必带礼物。”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当“经”字最后一笔落下后,杨洛把笔轻轻放到笔架上,然后看了一下自己的字,这才说道:“我这当晚辈的,总不能空手而来,还请笑纳。”

    沈龙生把礼物盒放到桌子上,拿起杨洛写的字仔细的看着。这首李白的《侠客行》前半部分,杨洛的字迹透着杀伐之气,给人一种锋芒毕露的感觉。而后半部分却雄浑苍茫,意境悠远。好像真的一个侠客经过几十年的厮杀,最后看破红尘,深藏身与名,归隐山林一样。

    沈龙生不得不感叹,杨洛的字已具大家风骨,他的字还真无法比拟。

    杨洛背着手说道:“怎么样?请沈副书记给指点一下……”

    沈龙生说道:“我只能说这是好字,是我比不了的……”

    杨洛拿起那个礼物盒,“沈副书记不打开看看吗?”

    沈龙生微微一笑,把纸张放下,接过礼物盒,当着杨洛的面打开,当他见到里面是一个石英钟的时候一愣,紧接着脸色再一次变了一下。

    杨洛的阴影早就已经照进了他的整个心田,只不过看到这个石英钟的时候,阴影已经把他整个人笼罩。

    “贤侄这是给我送终来了。”

    杨洛看着沈龙生,轻声说道:“我杀了沈光明之后就是在提醒你,不要执迷不悟。如果在我给你打电话之后来找我,把你所知道的一切都跟我坦白,最后你沈家还能留一条根,可你根本就没当回事。居然在血榜开出六千万暗花杀我,真是好大的手笔啊,沈副书记。”

    沈龙生把石英钟放下,看着杨洛说道:“你现在不是还活着吗?”

    杨洛趴在沈龙生耳边轻声说道:“死神来了,他在血榜排名第一。现在他死了,被我杀了。“说完杨洛一阵大笑,“我听说,几十名顶级杀手揭榜。好啊!来的可都是客啊,他们来多少我就会留下多少。”

    就在这时外面一阵混乱,传来嘈杂的声音,“孙秘书,孙秘书,你怎么了……”

    紧接着办公室的门被撞开,沈龙生的秘书孙宇捂着有点疼痛的脑袋闯了进来,他身后还有一群人。

    “书记!”

    孙宇见到杨洛,怒声说道:“书记,是他把我打昏了。”

    沈龙生一挥手:“你们都出去!”

    孙宇不甘心的看了杨洛一眼,还想说什么,可见到沈龙生的脸色,把要说的话咽了下去,慢慢退出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