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超级战兵 > 第一千两百二十六章 【被人陷害,百口难辩】
    王家二小姐原本的确是一片好意的,却没有想到无法取得这些人的信任,导致庄园之中大乱,尘埃黑雾弥漫,笼罩了整个庄园,到处都是厮杀和惨叫的声音,时时刻刻都有武道者丧命,她的大哥和三弟,也是借此机会出动了自己的人,斩杀这群武道者的同时,也掠夺他们身上的资源,已经不是王氏家族二小姐可以阻止得了的事情了!

    叶天辰一路追踪偷袭自己之人的身影,尽管他的“神行术”快到了极点,不远处的那人只能够保持跟他的一段距离,却是无法将其摆脱,但是,叶天辰也一时间无法看到那人的真面目,只能够看到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背影,加上尘埃黑雾的笼罩和弥漫,又是月黑风高的夜晚,还真是不容易看清楚。

    前面奔逃的那人,就是杀掉了鼎宗老家伙夺取其身上灵药神草,并且陷害给了自己叶天辰,在他危机的时刻,还出手想要一拳将其轰杀的人,正是这家伙,现在是拦住这家伙,揭穿其真面目的最好时机,如果被其跑掉的话,只怕这辈子都很难得知这家伙的真实身份了,叶天辰心里也明白,所以他穷追不舍,脚下生风,一定要拦住这个卑鄙小人。

    主要是叶天辰心里憋着一口气,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就是在自己身边相处的人,或许是烟斗老头儿,或许是悟道圣子,或许是信阳家族的中年男子,在这之前没有表现出一点点要杀自己的意思,足见城府有多深,有多卑鄙无耻,竟然还假冒自己去杀人,栽赃陷害。后面又想要偷袭出手,这要是被得逞了,他叶天辰就是背着一个被栽赃的罪名而死的,事可忍孰啊!

    “你战力强大,不弱于我,为何不敢跟我正面一战!”叶天辰紧紧盯着前面不远处的那人说道。

    那人并没有回应叶天辰而是一个闪身,冲出了旁边的一个院落之中,叶天辰一惊,这家伙肯定是想要利用地形和尘埃黑雾逃走,不能够让其得逞。当下也是冲了进去。

    嗡!

    哪知道,当叶天辰一下子冲入这院落里面的时候,刚刚到达高空,就一下子受到了阻挠,只见在这院落的上空出现了很多的符文,一把宝器匕首在沉浮,主宰着这院落之中的一切,而下方是黑雾尘埃,什么也看不见。叶天辰心里一惊,看来此人真的是极其的强大,并且很是聪明,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肯定事先在这里就布置下了这样的阵法,阻止自己,想要拖延时间,让其能够顺利的逃走!

    叶天辰皱眉。当他到达这院落上空的时候,明显听到下方的激战声,应该是两名修为境界很强的人在大战。而他则是被密密麻麻的符文给困住了,这些符文不断的缠绕上来,侵蚀着叶天辰的血肉和神念,让叶天辰一愣,看似这个阻挡他的阵法结界简单,却是蕴含了一种不同寻常的力量,短时间内不将其破除的话,还真是会对他造成重伤。

    “金刚不坏神功!”叶天辰一声低喝,浑身上下都是金光万道,肉僧力已经突破到了武圣后期的境界,这一刻在使用出来这等以肉身加持为主的武道神术,就是更加的厉害了,一下子就将周身的符文给震散了。

    唰!

    叶天辰右手之中出现了“泰阿剑”,他看出那一把在院落上空沉浮的匕首,并不是一般的宝器,只怕想要以武道真力硬撼的话,是难以将其毁掉的,所以他直接动用了“泰阿剑”,不想要浪费时间,给那个卑鄙无耻的小人逃走的机会。

    劈!

    一道剑光落下,叶天辰将那一把匕首劈成了两半,同一时间,他快速的降落下去,不害怕有什么其他的禁制和攻袭,如今他已经爆发出来了全部的肉僧力,加上手持“泰阿剑”,叶天辰这个时候是有着勇往直前的信心的。

    却不想,当叶天辰降落到这个院落之后,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刚才那么激烈的打斗声已经听不见了,到处都是黑色的尘埃在弥漫,而叶天辰并没有再感知到冒充自己那人的气息,这家伙逃走了?只是在这片刻的时间里面吗?

    “此人城府极深,卑鄙无耻,我一定要查出来他是谁!”叶天辰在心里想到。

    突然间,叶天辰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不禁朝着院落的一角而去,当他看到那里情形的时候,整个人都是一愣,因为在那里,有着近十具的尸首,这些人都是叶天辰见过的,正是信阳家族的那群高手,包括信阳家族的中年男子在内。

    叶天辰见到这一幕的时候,也是忍不住皱眉,是谁杀了他们?虽然信阳家族中年男子身边的人,没有鼎宗那群老家伙那么强大,但是,信阳家族中年男子的本身就是有着武圣中期修为的实力,不可谓不强大,而这里毕竟是王氏家族的地盘,信阳家族跟王氏家族联姻,那是世人皆知的,怎么说也没有人敢在这里杀光信阳家族的人啊,毕竟这也是在打王氏家族的耳光,这两大强大的传承极其的强大,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一般人敢捅这样的大篓子吗?

    “你……是你……你杀了我们这么多人,还夺取了我身上的灵草神药,必死……”信阳家族的中年男子,竟然还有着一口气,见到叶天辰出现,不禁咬牙切齿的说道。

    “嗯?那人还说了什么?”叶天辰皱眉,看来是冒充自己的那个人出手的,这家伙还在不断的陷害自己。

    可是,信阳家族的中年男子,再也没有说半句话,就断气了,叶天辰不禁走到了他的面前,看了一眼他胸口的伤势,竟然呈现出了一股焦黑状态,这应该是某种禁器导致的,难怪叶天辰心惊不已,这信阳家族的中年男子有着武圣中期的修为境界,要想在不到半个时辰之内将其杀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非是偷袭将其重创,或者是使用了某种强大的宝器,却让叶天辰没有想到的是,这里竟然出现了禁器的痕迹。

    禁器,叶天辰第一次了解到是在杀血组织,听其他人给自己讲解过,在古往今来的武道世界之中,存在着很多的禁器,这些禁器往往威力强大无比,一旦催动的话,有着毁天灭地的一击,十分的可怕,但是,禁器唯一的缺陷就是,只能够使用几次,每一次使用都会造成禁器本身的破坏,多次使用的话,禁器就毁掉了,并且威力一次不如一次。

    信阳家族的中年男子还是很强大的,却是应该没有料想到对手的身上,居然会有这样强大的禁器,所以防不胜防之下,被重创杀掉。

    唰!

    唰!

    唰!

    几名穿着王氏家族特有标志道袍的武道者,出现在了叶天辰的周围,速度非常的快,看样子是知道了这边的事情,快速赶过来的。

    “嗯?是你杀了他们?”其中一名王家武道者看着叶天辰冷声问道。

    “如果我说不是,你们会相信吗?”叶天辰淡然的说道。

    “叶天辰,你让我们怒了,临仙城你出不去,必死无疑!”另外一人狠狠的说道。

    叶天辰一愣,自己的身份被揭穿了吗?不由得看了看周围,他突然发现,在不远处的地面上竟然有着一张画像,并且旁边还有一行字:杀人者叶天辰,此为我的画像!

    “他吗的,这家伙太狠毒了,竟然处处都想要陷害我于绝境啊,不过,这种愚蠢的行为你们会相信吗?”叶天辰笑着问道。

    “为何不会,早就听闻你叶天辰天不怕地不怕,杀人留字,狂妄嚣张到了极点,今日一见果不其然,留下你的命!”

    “对,在鼎宗长老居住的地方,也留下了这样的画像和字迹,你还真是不可一世啊!”

    嘭!

    嘭!

    砰!

    王氏家族几名强大的武道者一起冲杀向了叶天辰,而叶天辰在皱了皱眉头之后,化为一道残影消失在了远方,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此人不但陷害了自己,还暗中偷袭自己,并且留下了这样的画像和字迹,虽然他一开始就已经跟鼎宗和信阳家族结下了仇恨,但是,现在看来,这仇恨是不死不休的了,当然,叶天辰不是害怕,鼎宗和信阳家族如果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杀他的话,那也说明这两大传承太强势和跋扈了,他一样不会留手,只是这个陷害他的人太狠毒了,他让叶天辰真的是有些怒了!

    “这人到底是谁?鼎宗的老家伙死了,信阳家族的中年男子死了,只剩下了烟斗老头儿和悟道圣子,会是这其中的哪一位?”

    叶天辰在心里想着,凭借他掌握的信息看来,知道鼎宗老家伙和信阳家族中年男子手中有灵药神草的,只有他们五个人,而鼎宗老家伙和信阳家族中年男子不可能自己杀掉自己,他叶天辰又没有做这样的事情,那么只剩下了两个人,那就是烟斗老头儿和悟道圣子,这两个人之中,到底是谁城府如此之人,卑鄙无耻到了极致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