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蛊真人 > 第二百五十五节:方源的原则和底线
    长生天中的运道道痕,因为本来就是巨阳仙尊的仙窍,又没有吞并九天碎片,所以没有被天意侵蚀。

    只要在长生天中战斗,巨阳仙尊现在的实力比疯魔窟的幽魂魔尊还要强大!

    巨阳仙尊本身的运道道痕规模,还比不上幽魂魔尊。但结合长生天的磅礴道痕加持,就超过幽魂魔尊本体了。

    更关键的因素,是巨阳仙尊神智清明!

    “可惜我现在还不能将这原来的仙窍,融汇到自己身上。”巨阳仙尊并非没有搬移仙窍的手段。

    一旦融合长生天,巨阳仙尊的实力必定暴涨。身上的运道道痕规模,还要大大超过限制的方源。届时行走五域两天,几乎无所顾忌!

    毕竟长生天乃是巨阳仙尊第一世巅峰的修为成果,是巨阳仙尊历经三次混沌大难后的底蕴。

    而方源只不过突破了一次天道束缚,在疯魔窟中硬抗的混沌,顶多只算得上是一场混沌小难。

    然而现在,对于巨阳仙尊而言,还不是吸收长生天的时候。

    因为他此世兼修了血道。

    巨阳仙尊以血道为正,运道为奇,计划兼修两道。

    他既然运筹帷幄这么久,自然有着上佳的血运兼修法门。只是他的身躯却非至尊仙体,不管如何兼修,道痕仍旧互斥。

    现在,巨阳仙尊才正式修行血道没有多久,体内的运道道痕很多,血道道痕较少,相互间的差距已经是极限了。若是冒然融合了长生天,运道道痕数量暴涨,将死死压制血道,让巨阳仙尊的兼修大计直接破灭。

    “虽然暂时不能取回长生天,但在炼化自然道痕方面,我具备一项最大的优势,那就是仙元!”

    巨阳仙尊的仙元储备是三尊当中最多的!就目前而言,足足有一千多颗黄杏仙元。

    其中绝大多数,是他第一世遗留在长生天中。

    当时保存甚多,但之后断断续续消耗了不少,再加上长生天自从巨阳仙尊陨落,就再不能自产仙元,所以最终仙元储备只剩下一成不到。

    “但就这数量,也绝对是最多的!”对此,巨阳仙尊信心十足。

    因为他清楚,炼天魔尊方源刚刚晋升,九转仙元储备直接是零。至于八转仙元储备,虽然有,肯定也是稀少的。

    这点用屁股都能想得到。

    方源从重生开始,修为如此突飞猛进,几乎场场大战都没有落下他。再加上他又炼制了那么多的仙蛊,组合了那么多的仙蛊屋,这样巨大的投入,能剩下多少仙元呢?

    巨阳仙尊现在最满意的一点,就是在疯魔窟中让方源中了他的运道杀招祸兮福所倚。

    虽然方源借助这个杀招,将计就计成功欺骗了他。但不可否认,至尊仙窍因为这一招定然遭受巨大损失。再加上混沌小难,巨阳仙尊估料,至尊仙窍的现状绝对非常凄惨!

    方源如此,星宿仙尊的仙元储备也比不上巨阳仙尊。

    为什么呢?

    其实原因很简单。

    因为星宿仙尊的时代,距离现在太久了。她即便留下丰厚的仙元,也在今后让天庭蛊仙们消耗了差不多。

    别忘了,星宿仙尊之后就是接连三大魔尊,无极魔尊、狂蛮魔尊、红莲魔尊三人都攻入过天庭。

    天庭反抗三大魔尊的时候,能不用尊者手段,能不消耗尊者的仙元吗?

    “遗憾的是两天合并,天道道痕相互汇聚,环境突变,令我不得不撤销了镇运天宫。否则的话,我现在的优势会更大。”

    巨阳仙尊抽走镇运天宫,其实也是迫不得已。

    镇运天宫坐落在太古黑天当中,本质上是不断铺设运道道痕,参与天地、万物生灵之间的变化和运转,从而令北原上空的这块太古黑天,沦为巨阳仙尊的地盘,为他所用。

    当初,逆流河大战,天庭便组织了一支大军前来北原远征,却在太古黑天中吃了大亏。大半都是镇运天宫的战果。

    现在,太古两天合并交融,镇运天宫之前散布开来的运道道痕都被这场剧变殃及,变得错乱破碎。若是强行保护这些运道道痕,抗衡天道剧变,整个镇运天宫都要反被波及而毁。

    这些天来,巨阳仙尊在长生天中一边疗伤,一边思索时局,已经有相当透彻的理解。

    偌大的五域两天,不管环境如何剧变,终究是看尊者之间的胜负。

    对于巨阳仙尊而言,不管是星宿仙尊,还是炼天魔尊都是前所未有的强敌。短时间内,巨阳仙尊根本无法找到消灭这两大强敌的办法,只能尽全力削弱他们,抢先占据上风。

    仙元充沛就是巨阳仙尊的优势。

    “利用好这个优势,我就能率先炼化天地间所有的运道道痕。在此基础上,向两尊中的任何一方出手,都必定能占据上风!”

    “一旦占据上风,就要将重创天庭或者方源。若不能做到这一点,接下来就有麻烦了。”

    巨阳仙尊心中很有紧迫感。

    错过前期,没有抓住优势的话,时间一旦拖久,星宿仙尊身为智道就会布局更深,更难对付。

    还有一点,就是要千万防备星宿仙尊暗中复活其他天庭仙尊!

    至于方源,也是如此。

    现在他仙元最是匮乏,一旦仙元充沛起来,依照他的炼道水准大肆炼制仙蛊,实力必定突飞猛进,日新月异。

    “炼道成尊……”想到方源不久前的大爱宣称,巨阳仙尊不禁微微皱眉。

    他已经预感到,一股来源于方源自身的力量将冲击整个蛊仙界。

    这股力量是如此的庞大,如此的前所未有,以至于巨阳仙尊都不能揣度清楚未来到底会因方源而剧变到什么程度。

    毕竟历史上,还从未有过炼道的尊者。

    而炼道和其他流派又不太一样。

    蛊道修行的三大方面分别是养用炼,炼道就独占其中一个方面。这是其他流派根本不具备的独属特征!

    天庭。

    “咳咳咳。”密闭的石室中,星宿仙尊蓦地吐出几口鲜血。

    疯魔窟之争带来的伤势,还没有彻底复原。

    星宿仙尊修行智道、星道,在疗伤方面并不如兼修血道的巨阳仙尊。

    蛊仙受伤向来非常麻烦。

    尊者同样也不例外。

    天庭并不缺乏优异的疗伤手段,但是对于星宿仙尊而言,适用的少之又少。

    因为她身上有太多的智道、星道道痕,令其他流派的治疗手段几乎无效。人道手段是个特例,但眼下天庭中却无亚仙尊级别的人道强者。这是能给尊者疗伤的最低标准。

    所以,星宿仙尊除了自救之外,几乎没有其他办法。

    “黄杏仙元还有六百七十一颗。”星宿仙尊微微皱眉,“原本就不多,疯魔窟之争又剧烈消耗了一些。身上伤势顽固残留,要这样治疗下去,黄杏仙元会再度猛烈消耗。再考虑将来炼化天庭中的道痕,以及天地间的智道自然道痕……”

    星宿仙尊精确算计着。

    她的仙元储备现在是充沛的,但智道向来走一步算十步,星宿仙尊算的当然更多。

    这么些仙元储备,将来炼化外界的智道道痕就显得不足了。

    星宿仙尊的情况,和巨阳仙尊又有区别。

    天庭中蕴含一股十分庞大的智道道痕,但并不归属于星宿仙尊。

    因为天庭吞并过九天碎片,即便星宿仙尊曾经贡献了自家仙窍融入当中,原本属于她的道痕也被天意全部侵蚀同化光了。

    当然,炼化外界道痕的过程中,星宿仙尊如今的仙窍也会不断产出九转仙元。

    但星宿仙尊觉得,就是这个过程危机四伏!巨阳仙尊、炼天魔尊极有可能来攻!

    所以,仙元储备当然是越多越好了。

    “巨阳仙尊的仙元储备,一定更多。而炼天魔尊方源在这方面是最薄弱的。”

    “但他绝不可小看!这个男人……很是特别。”

    星宿仙尊想到这里,不禁流露出一抹复杂之色。

    方源之前有关大爱仙尊的一番宣称,可谓震撼天下。

    巨阳仙尊忌惮的是方源的炼道能力,而星宿仙尊则更注重方源的性情一些。

    纵观历史上十大尊者,元始仙尊气度恢弘,无极魔尊道痴疯魔,幽魂魔尊嗜杀,狂蛮魔尊狂野,元莲仙尊淡然,盗天魔尊偏执……

    但不管怎么说,每个尊者都隐含于内的一番傲骨。

    而炼天魔尊方源?

    星宿仙尊微微眯眼,她还从未见过有这样性情的一位尊者。简直是完全不知道羞耻二字怎么写,不要面皮,直接颠倒黑白,说谎还说得一本正经,义正言辞。

    什么大爱仙尊?!

    星宿仙尊十分肯定,这个称号只是方源的一面之词,只是他达到自身目的的手段。如果天下人都可能改邪归正,那么方源绝对是可能性最低的那个。

    只要他觉得有必要出手,他就一定会出手,不管屠杀多少无辜。

    到时候,大爱仙尊的什么宣称,都会被他抛之脑后,像放个屁一样简单。

    但如果他又觉得,改邪归正有利可图,他一定会再次有类似的宣称,毫无廉耻之心。

    星宿仙尊算是认清了方源。

    “如果说此人有原则,那么他的原则就是没有底线。”

    “如果说此人有底线,那么他的底线就是没有原则!”

    这简直是个无耻之徒。

    然而让星宿仙尊头疼的时候,这个无耻之徒成尊了。

    更让星宿仙尊感到难办的是,这个成尊的无耻之徒洞悉人心到了透彻骨髓的程度。

    他的这番举动,必定会引起整个蛊仙界的轩然大波,然后是云集景从!

    仙蛊的诱惑是多么的巨大!

    就算一时无法信任,总会有冒险的蛊仙出手。

    一旦方源在前期展现出了诚意,那么整个五域蛊仙界都会逐渐沦陷。

    “就连天庭,都不会幸免……”星宿仙尊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