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随嫁 > 第五十五章 糊涂师兄
    收费章节(12点)

    第五十五章 糊涂师兄

    耿老将军正为前方军情发愁,闻言眼睛一亮,瞪视展鹏:“展小子,你可别又来糊弄我老耿。到时候撒手一丢,甩腿就去找相好的去了。”

    不同于之前对着清澜时的温言轻语,却是嗓门洪亮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

    展鹏见耿老将军蒲扇般的大手冲自己抓来,连忙一个闪身转而往一旁跃开:“我都多大了?您还想揪我耳朵。”嘴角一撇,又是往后翻腾挪移了几步。

    “好小子!功夫又长进了!”耿将军大喜,拊掌跃跃欲试,就要下场子大比一番。

    “停!”展鹏苦着脸喝道,“耿老,前方紧急,你我还是改日待切磋吧。”

    耿将军闻言冷哼一声,浓眉蹙在一起:“改日?你小子恐怕又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也知公事要紧,坐回主位,待展鹏往下说。

    “军中哪个叫赵清澜的,让那小子跟我走一趟前锋营。”展鹏肃然道。

    耿老将军和清澜俱是一愣。耿老一回过神便哈哈大笑起来,清澜也自忍俊不禁。师兄难道不知自己名姓,那刚才是如何认出自己的?想起白老给自己亲手配制的驱虫粉那特别的香味儿,清澜顿时心中有了数。

    展鹏见状自知不对,喃喃道:“这名字怎么听着娘娘的?”想起临行时祈峻刻意绷紧的脸皮子,如今想来似是在忍笑。

    清澜终是不忍,好心解惑:“师兄,我便是赵清澜。”兀自含笑看向这糊涂的大师兄。

    展鹏闻言恍然大悟,顿时尴尬起来,自己刚才可是一进门便形象俱佳,这话说得太满,却是不知道小师妹的名姓,实在是说不过去。

    耿将军笑难自抑,胡须一抖一抖的:“傻小子还是跟小时候一样。看着精明,却被峻小子捉弄。”眼里带笑,却是十分缅怀,王爷的名号脱口而出。

    “但不知师兄有何办法带清澜过去。清澜不擅骑快马,刚才正与老将军一起发愁。”清澜见大师兄神色更窘,便插言问道。

    却是把展鹏一下问愣了。他只道这趟差事简单,过来递个信儿便可以离开了。如今才发觉此人正是自己师妹,怎么好意思再拍屁股走人?

    沉吟半响方道:“师兄我骑术甚好。师妹若不介意,为兄可以带你前去。只是路途颠簸,你又是个女子,恐怕……”好像自己师妹也是祈峻未来妻子,这是否合适?

    清澜一愣,随即眼睛一亮:“这是个好主意。”

    见展鹏和耿将军都有些惊异地瞧着自己。展鹏更是喃喃道:“我也只是如此一提。即便你不忌讳,祈峻也不介意。这马上疾奔多日,恐怕你吃不消。”

    耿老将军也摇起头来。这女子虽心智坚毅,言行间落落大方,但行军疾奔之苦不是个弱女子可以忍受的,能把人直颠出半条命去。

    清澜已然下定了决心,自己和婧怡百般苦待,怎能在此处功亏一篑?中军开拔,不久即将到达倾宇关,无论如何要想办法及早扫清障碍才是。

    “师兄用布条将我绑在背后,我若受不住,自会昏睡过去。师兄将我早日带到,清澜便能早一些歇息。”眼下之意,去意已决,让展鹏将她当包裹一般随身携带便好。

    展鹏和耿老面面相觑,眼里不由闪过钦佩,甚少见到这样坚毅果敢的女子。

    三人计议已定,清澜便告辞回去准备。

    此行秋桂留在中军,冷香骑术甚佳,让她带着暗卫随之脱队而往。王荣自也跟随前去。

    清澜自在衣裤内里臀部和大腿处缝上了薄垫,虽有些鼓囊,披风一遮,却也看不出来。寻了根最牢固的布条,取了个小包袱便出了帐篷。

    展鹏等人早已坐立守候,见清澜果然依言将布条往自己手上一递,展鹏顿时苦笑不已:“师妹,你还是坐我前面舒服一些。真将你当包裹,回去师傅还不狠狠抽我?”虽然久未回去,也知师傅对新收的小师妹甚是喜爱看重。

    见清澜倔强摇头,展鹏双手一摊:“前方军情紧急,我们还是不要再争论为好。师兄我骑术高明,断不会让你掉下马背。只是一路颠簸,你若不适,总不能吐在师兄身上,我有洁癖……”

    话至如此,清澜倒是脸一红,终是点头答应。

    清澜上了马,展鹏随即翻身跃坐在身后,轻轻一踢马腹,一行人随即疾奔往草原深处而去。

    展鹏倒是十分君子的与清澜保持距离,只一路飞奔。清澜一开始还感觉如腾云驾雾一般,时间一久,便觉身体僵硬肌肉酸痛难忍,只咬紧牙关默默忍受。

    展鹏一路打趣,却也不能稍解清澜的疲乏。这些人都是带了两匹马,轮换着赶路。疾驰三四个时辰,只下马歇息半柱香时间饮水吃干粮。两天下来,连人带马都有些受不住,何况是个弱女子。

    “我是你兄长,你只管靠在我身上休息,最好睡过去。”展鹏温言劝告道,小师妹这两天来硬是咬牙坚持,连他看着敬佩之余也有些不忍。

    两人说话甚是投缘,竟似天生久别的兄妹一般亲切自然,这种久违的亲人感令二人很快熟稔亲近起来。

    清澜微微点头,强忍住喉间阵阵难受,闭目往他胸前靠去,疲倦难耐,不一会竟已沉沉入睡。

    暗夜深沉,只有一行人马疾驰飞奔在茫茫荒野中。

    三日后,一行人终于赶到了鞅萨镇前锋集结地,已是人困马乏,随行暗卫下了马见一时无事,倒头就睡。

    冷香毕竟是女子,天生体弱一些,一路勉力支持早已累得不行,竟从马背上滑了下来,幸好被身后王荣眼明手快,一把扶住,让人送去休息。

    清澜浑浑噩噩不曾清醒,五日五夜疾奔,连呕带吐,竟有些脱水。急的展鹏一下马便抱起她往主将宿处赶。半道上正碰上祈峻迎面赶来,接过清澜,一摸额头滚烫,更是心急如焚,往包下的客栈急冲而去。

    祈峻将清澜放到软榻上,展鹏便给她服下药丸,一面命人打来水退烧,一面把脉。随即刷刷开下药方让人去熬粥熬药。

    才忙完站起,却被祈峻一把揪住衣襟,抬起头来正撞上祈峻冒火的眼睛:“不是让你去接她吗?怎么弄成这样?”

    展鹏苦笑解释:“我们一路急行五天五夜,她身体弱些,自然受不住。”

    “谁让你带她骑马了?坐马车过来不行?”祈峻一听更是火大,抬手便是一拳。

    展鹏伸手一挡,祈峻又变拳为掌,往他下颌劈去。展鹏一看他来势汹汹下狠手,也冒了火:“不是你说紧急军情吗?小师妹一听急得很,这是她自己出的主意,我和老耿劝着都不听!”

    二人一来一往竟打出了真火。

    “她身体刚刚驱了寒毒不久,怎会受得住?你个没长脑子的!”祈峻咬牙又是抬腿踢向他腰部。

    “你自己又没说可以坐马车,还一开始就蒙骗我小师妹名姓,害我丢了大丑!小师妹心善,跟了你迟早会被你欺负,还不如让我带走她!”展鹏身体往下一猫,躲过一腿,随即回劈过去。想起前事便咬牙切齿,狠狠埋汰祈峻。

    祈峻被他一提醒,乍然想起他抱了自己女人五天五夜,眼睛瞬间一红,发起狂来,也不再护住自己要害,拳脚并用登时发起狠来。

    展鹏一时不防,小腹中了一拳,疼得龇牙咧嘴,暗道不好,这小子疯了。平日里虽经常打架,可不见他如此不管不顾过,呼啸一声虚晃一招便跑,大喝道:“我先走了,来日再说!”随即翻墙出了客栈,转身上了马背飞奔离去。

    祈峻收了手,笑骂了一声。刚才满心急怒忧心无处发泄,才泄了点火,小子就见机不妙滑溜跑了。此次一别,不知何时又再能碰上。

    不由摇了摇头,转身往床榻而去。清水绞了巾帕替清澜擦脸,见她睡梦中犹自颦眉,似乎十分不适,轻轻抚了抚她脸颊,低头蜻蜓点水般一吻:“真是个傻丫头。”

    清澜昏迷中只觉全身如火烧一般,一会儿又如坠冰窖,有人在自己身边频频叹息,给自己喂了粥,一会儿又有苦苦的药汁顺着喉咙往下滑。

    清澜忍不住呜咽一声,便听有声音温柔附在自己耳边:“怎么哭了?”

    昏昏沉沉,只觉身边一沉,似是有人在身边躺下,心里不由一惊,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别慌,是我。我就合眼一会儿。”温柔的男声又开始抚慰自己。

    清澜想说什么,用力喊着,可旁边男人似乎什么也没听到。只为自己盖好了被子,紧紧裹起抱在自己怀中,“别急,前方无事,你好好睡一觉。”

    不是,不是这样的!清澜梦到了战火连天,梦到了大哥倒在血泊中,雪凝挥剑自刎,祖母、父亲,继母,还有赵府,都在火海中渐渐消失……

    绝望中,清澜觉得眼角一阵湿润。男子幽幽长叹,温暖柔软覆住了自己干涩的唇,一阵清凉甘甜沁入舌间,清澜不由贪婪地吮吸,发出满足的喟叹,嘤咛中再次沉沉入眠。(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