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小市民的奋斗 > 第一卷 旧时代 第三卷新时代 第354章 献媚
    第三卷新时代 第354章 献媚(新书发布!求收藏!求推荐!)

    烧焦的尸体。

    坦克、装甲车、卡车组成的纵队在公路上行驶时。路边一具烧焦的尸体,引得几名国防军战士在一旁围观着,望着这具的尸体,他们的脸上带着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喂!你觉得的这是女尸还是?”

    “应该是女尸!”

    “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随着数声叹息,婉惜之意无需言表,作为一个不赞同女人上战场的国家,这支军队同样的很难适应在战场上遭遇敌人的女兵,往往猛一看到女兵时,会不禁心慈手软,但是残酷的战争却又让他们不得不对这些女兵开枪。

    而开枪之后,却又有几份自恼生于他们的心间。

    即便是在战场上看到被打死的女兵或那些所谓的****挺身队,他们同样会流露出一种莫名的悲伤,女人原本不应该出现在战场上的。

    “呸!你们这些帝国主义侵略者!”

    清脆的唾声在路边响起,弯着腰的国防军战士惺惺摸了鼻,有些尴尬的冲身旁的战友笑了笑,然后将手中的巧克力装进了口袋。

    “大刘,我早说过,这些日本娘们,不会受那么点恩惠的!”

    一旁的战友们笑喊着,在他们面前的是十几名被俘的左臂系着红袖章的“赤卫军女子挺身队”的“女兵”,这些所谓的女兵。从未受过一天的训练,十六七岁的她们有的只是一腔的热血,而且武器也太过于简陋了。

    不远处,扔着一堆武器,有中国和日本产的小口径训练枪,同样还一些原始的单发枪、火药枪,甚至于还有削尖的竹枪、太刀、日本刀之类的冷兵器,这就是她们的武器。

    可就是用这样的武器,这些女人却成功的利用了国防军官兵对女人的放松警惕,成功的“重创”了这支军队,一个星期来,数千名官兵被她们诱杀,或在放松警惕时,被她们用手榴弹炸死,即便是在相对安全的军营之中,也有可能遭到身系炸药的女挺身队员的自杀式袭击,为了击败国防军,她们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及,不惜以自己的身体为武器。

    “砰!砰!……”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水稻田中,传来一阵阵枪声,听着枪声,原本面带倔色的女兵们的脸上露出了恐意,她们惊恐的把目光投入枪声传来的地方。

    几十名穿着与国防军同样军装,但是左臂却缝着蓝底红日旗的临时政府警备队的官兵,正在那里不断的冲着数百名被反扣双手的俘虏射击着。

    眼前的这一幕让路边的国防军官兵眉头一皱,但却无间去制止,尽管国防军优待俘虏。但是对于日本人的“内部事”却不愿过多的干涉,毕竟他们杀再多的人,也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国防军犯不上为了那些赤色分子,和他们产生任何争持。

    枪声落下后,几名日本警备队的军士和士兵走了路边,他们看着这些衣衫破旧,但却露出的娇嫩肌肤的女人,眼中尽是难以掩饰的**。

    “该死的赤*子!”

    背着老式的六式半自动步枪的曹长冲着其中的一个女人吐了口口水,脸上尽是敌意,尽管敌意中难掩**。

    但是待他一转过身,面对围观的国防军战士们,却露出一副献媚的笑容,神情中尽显卑微。

    “长官,如果你们需要她们的话,可以到那边……”

    嘴里说着生硬的汉语时,他的手指向远处的一座破旧的茅草屋,这些中**人,并不像他们一样,毫无顾忌的在任何地方放手**这些红*子,不过如果有什么掩饰的话。他们并不见得比大家高尚许多。

    拿这些红*子讨好中**人,是警备队官兵最擅长的手段,毕竟大家都是男人,中**队受限于军纪,但是警备队却不一样,即便是过去他们身为人民军那支所谓的人民子弟兵时,军纪都无法控制他们的**,更何况是现在。

    原本一直围着这些女人的战士们,听到这生硬的汉语以及随后有些****的笑声时,大都互视着,尽管神情中带着犹豫,但却又是一副跃跃欲试的神色。

    “长官,我们先把她们带过去!”

    说话时,那位曹长和周围的日本兵已经赶着这十几个女人,朝草屋走了过去,尽管那些女人的不知道他们说些什么,但却从这些人的笑容中觉察出不妙来,尽管脸上带着恐色,眼中含着泪水,但脚却移动着,这些日本兵,并不是那些中国人,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杀死他们。

    在那些女人离开后,原本面面相觑的战士们,望着她们的身影犹豫了起来,犹豫一会后,不知道是谁主动的抬起了腿,跟了过去。

    一个、两个、三个……接着三十几名原本站在路边的战士们,都朝着百米外那间茅草屋走了过去。他们的脸上带着一股跃跃欲试的亢奋。

    破旧的茅草屋中,只有几张简陋的榻榻米,十几个女人惊恐的挤在一个角落里,围在她们面前的是一群国防军官兵,他们呼吸急促的看着这些女人,尽管呼吸急促,但大家似乎都没有什么举动,所有人都在等着第一个人行动起来,有时候人们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同样需要一些行动上的鼓励。

    叼着香烟的战士从进到屋子里之后,眼睛便一直盯着其中一个女人那半露的稚乳,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终于他用力咬咬牙,猛的把烟扔到脚下,军靴用力一旋,踩灭了烟蒂。

    “日他娘!不就是个日本*子吗?”

    “好有弹性!”

    话时他已经把那个女人从地上拉起来了,那个日本少女看起来年纪不大,脸色苍白,但是努力装出勇敢的样子,怒目圆瞪的女人惊恐的叫喊着,但却没人听得懂她在喊什么。

    有人带了头,立即就有人跟了过去,另一个士兵冲过去一把架住这个不停挣扎着的女人的双臂。原本第一个站出去的战士伸手抓住她的ru房,脸上尽是惊叹之色

    “哇!好有弹性!”

    周围原本正犹豫不决的战士听到这句话,放声大笑了起来,真是个年青人,急色啊!

    “小心她……”

    还没等其他人喊出话来,那人便已经被小姑娘一脚踢中,

    “啊!”

    显然他们的担心是多虑了,女人的脚踢出时,那个战士侧了下身子,穿着布鞋的脚踢到了在携行具内的弹加上,女人痛苦的尖叫一声。

    “他**的!敢踢我!”

    逃过一劫的战士飞起一拳打在她小腹上。日本女人本来就不多的勇敢在挨上这一拳手,顿时瓦解了,接着他粗暴的扯开她的上衣,两只手粗暴的玩弄着一直吸引着他的那对稚乳……

    当茅草屋里传出哭喊声和吃痛的叫喊声时,站在屋外的那些日本警备队的官兵们,全不见同胞被人****的恨意或是敌意,反而是目光贪婪的看着那间茅草屋,他们的脸上难以掩饰的急欲发泄的****,但此时他们却只能干等着。

    “快点啊!”

    “这些中国人怎么这么长时间!”

    “可不是!他们弄的时间太长了!”

    “你听她们的尖叫声,似乎变成****声了,这些中国人!”

    “他们的东西比我们的大……”

    各种各样的交谈声在他们的口中吐了出为,他们并没有对屋里的同胞所遭受的一切感觉到惋惜,甚至于还庆幸自己能够因此巴结到那些中国士兵,也许他们心情一高兴临走时会送给自己一些什么东西也不一定。

    “哎!”

    卡车上的战士们,在经过这里时,望着远处站在屋外那些似放哨,又不时把眼睛投向茅草屋的日本兵,他们在忍不住一叹时,又不禁感叹那些人的运气,他们清楚的知道那间茅草屋里正在上演着什么,像这种事情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甚至于连同宪兵队都懒得过问这种事,他们的理由非常简单“那是日本兵介绍的ji女,军队又不是寺院,军人又不是和尚,只要不是暴力行为,又有何不可呢?”,是不是暴力行为?或许这只有亲历者才会清楚。

    凌晨时分,一队升直升机国防军官兵慢慢通过鹿儿岛城的街道时,出于小心战士们不得不小心行走在这座被日军弃守的城市,在城市的外围的山地里,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的承受了血的代价,才攻克山地里的那些日军明暗碉堡和地下工事。

    在一个大天主教堂对面的街道上东一具西一具躺着几百具尸体,象横七竖八地堆着的残缺不全的尸体,在下午时,一枚空军的重磅炸弹落在了这里。教堂的一堵石墙上沾满了人肉,鹅卵石的道路上到处是鲜血。

    城市里空荡荡的,几乎看不到太多的人影。偶尔城中会传来些许枪声,但大多数时候,整个静市都是静悄悄的,只有从城外传来的枪炮声,在提醒着他们,现在深入这座城市的部队,不过只是孤军一支。

    直升机机降的部队,在下午时分,完全对全城的控制之后,便开始朝城外进军,部队排成两行,沿泥泞的道路继续西,偶尔在行军的途中,会遇到日军的炮击,炮击让他们他们不得不在田间散开。

    直到午夜过后他们才抵出发线,到第二凌晨时,日军才用两个中队的兵力发动进攻。几乎与此同时,迫击炮弹飞过高地,在进攻的日军中爆炸。志村命令士兵冒着炮火小心前进。正当他们在晨曦中爬上陡坡时,那些庞大的中国坦克象觅食的猛虎一样出现在右面公路上,所有坦克同时开炮。顷刻间就有一百多名日军被打死。逃过一劫的日军连忙爬进坑道以及那些间隔的掩体内,或躲在岩石后面。或许是因为没有后继部队的掩护的原因,在对山头上挥洒了几分钟的弹雨后,那些坦克就轰隆隆的离开了。

    注意到外间的远离的坦克群,田中次郎走出了狭窄的坑道,在坑道外,到处都是残肢断臂,甚至在他一出坑道出口时,就看到一截被炸断的尸体,对于这一切,他似乎都已经麻木了,只是吹着集合哨,很快原本躲起来的士兵们纷纷走了出来,他们的脸上依然带着恐意。

    “该死的中国人!”

    稍加清点后,他发现自己至少失去了三分之一的土兵。

    看着那些依然神情恐慌的士兵们,田中次郎心头一沉。

    “不可能再完成任务了!”

    他的这个念头不过是刚冒出来,一旁的政委小田便走出来,厉声督促着。

    “指挥员同志,根据联队长里的要求,我们必须要攻到那个位置!支援第三九六联队!”

    小田的左手一指远方的悬崖,他的右手按着支冲锋枪,食指扣着扳机,如果有任何人有什么异动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是的!政委同志,我明白联队长的命令!”

    田中次郎一转身,回头看着排成排的下属,脸色一厉。

    “同志们,中国侵略者是有坦克飞机大炮,但是我们有**战士的无畏勇气,和保卫祖国的神圣使命,只要我们坚持下去,那么赢得战争胜利的一定是我们,我要求你们,为了祖国,为了你们的亲人,放下你们的恐惧,像个**战士一样,向前!福主席万岁!日本万岁!”

    喊声在山尖上回荡着,不论是否发自内心,这些人都知道,他们的并没有太多的选择,无论是为了祖国也好,为了亲人也罢,或是为了保卫伟大的领袖和日本,他们都需要……死!

    几分钟后,田中率领部下沿一条干涸的河床前进。在山坡的半腰处,随着脚下一空,他掉进一个伪装得很好的洞口。

    “不许动!不许动!”

    叫喊声在山洞里回荡着,这时一道电筒光,让原本惊叫的众人以安静了下来,是自己人。

    借着电筒的灯光,田中看到洞内屈身躲着几十名名日本兵,是三五六联队的残部,尽管他们有几十个人,但却只有几条步枪,他们是被从绝壁赶下来的。

    一看到进洞的是自己此,这些在山洞里躲了****一天的残兵败将们就欢呼起来,眼睛中甚至带着激动的泪水,尤其是看到那些接连进入洞中的士兵时,更是如此。

    望着田中,谷间中佐松了口气紧紧抱住了这个掉进洞的少佐。

    “今后,全靠你了,”

    说话时谷间的脸上尽是无能为力的神色。

    “现在山上的情况怎么……”

    未待田中说完,谷间就摆摆了。

    “同志,我现在既不想讨论战斗形势,也不谈敌人的部署情况!”

    同时端出一杯酒来。

    “也许酒比什么都好!至于中国人?告我们能挡住他们吗?”

    “你个叛徒!”

    刚一进洞,就听到这句话的小田怒视着这个失魂落魄的中佐,同时端起了冲锋枪。

    “哒……”

    清脆的枪声在山洞里响了起来,原本端着酒谷间身子一软便倒了下去,所有都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开枪的政委,尤其是谷间率领的那些残兵败将。

    “同志们,现在在外面的是入侵日本,想要摧毁无产阶级政权的中帝国主义侵略者和他们的走狗们,那些该死的蓝日,每攻下一座城市、乡村,就会拿着名册抓住社工党员和我们的亲人,然后处决他们,他们**女人、焚烧房屋、屠杀党员,无恶不作,他们为什么会如此的猖狂,就是因为像他这种!”

    他手一指倒在血泊中的谷间。

    “正是因为这些叛徒在军队中鼓失败情绪,使得我们光荣的人民军,在战场上一触即败,我的同志们,如果我们都像他们这样,谁来保卫我们的祖国,谁来保卫我们的家人!不要忘记,那些白匪会屠杀掉所有的战俘,同志们,现在我们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团结在福主席和党中央的身边,坚决执行领袖和党中央的命令,发扬游击战争时期的赤军精神,彻底拖垮侵略者和他们的走狗。”

    在小田在那里作着宣传鼓动时,田中次郎却是一副忿忿的神情地离开山洞。

    “那些该死的杂碎!”

    听着山洞里不时传出的声音,他恨恨的在心下骂了一句,在心中甚至生出投降的念头来,但是一抬头,看着周围的山山水水,脸上的神情又是一黯。

    “这是我的祖国啊!”

    对于社工党,他并没有太多的好感,但是这里这片土地,毕竟是他的生长之地,在他看来,之所以在这里战斗,并不是为了保卫伟大的领袖和伟大的党,而是为了保卫自己的祖国。

    “白匪!”

    山洞中不时传来的名词,更是令他的眉头一皱,尽管他尊重上原元帅,但是他却看不起那些蓝日,因为那些人和侵略者一起,正在入侵日本,入侵自己的祖国。

    “元帅为什么要引狼入室呢?”

    从知道元帅的投降,他曾认为那是元帅牺牲了自己的名誉,只会保全自己的下属,元帅是个伟大的军人,但是在知道元帅成为所谓的临时政府国防部长时,元帅在他心中的形象骤然直下,而现在,他更不明白了。

    “……为了日本的未来,只能如此了……”

    他反复在心中思索着元帅在广播中的话语,难道说引狼入室,就是为了日本的未来吗?他的眼睛投向远处,曾经这是一片绿色的山脉,但是现在呢?却是光秃秃的荒山,山上的树木被砍了下来,从国外换回了机器。

    闭上眼睛,想到那些食不裹腹的同胞们,还有那些在批斗会上,被批斗致死的人,田中的神色不时的变幻着,他迷惑了,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为了日本呢?

    究竟是保卫这片土地,还是像元帅一样……他想不通。

    直到傍晚,当田中带着他的部下来到高地边缘时,一直躲在那里,他仍然没有想明白什么才是为了日本的未来,但是等到天一亮,虽然心中迷惑,但是他仍然率领着自己的下属们冲着山顶发起了冲锋,冲锋的士兵不断的投出手榴弹,在轻机枪火力掩护下,端着明晃晃的刺刀,高喊着“福主席万岁!”、“为了日本!”、“保卫祖国”之类的口号冲过山梁,并乘势冲上高地顶部。所谓顶部,其实是一块孤零零地立在山顶上的石灰石,那里根本就是无遮无览。

    曾经守卫在这里的一个班的国防军官兵,给它起了个绰号叫做“炮眼”。在这里,田中和他的下属们消灭了守在悬崖中间的少数几个国防军官兵,然后迅速散开了,藏在岩石后面或小山洞里,形成一条两百米的防线。他们之所以能顺利取胜,一方面是由于他们的锐劲,另方面也是由于经过四天的拉锯战,使遇到他们的国防军部队的战斗力已有所减弱,而这个班不过只有六个人而已。

    “祖国的大好河山!”

    立于山头,田中再一次思考着先前的问题,此时他的眼中只剩下了这片荒芜的荒山,尽管如此,他还是念叨出了这句话来。

    “田中同志!”

    这时小田走到他的身后,他同样看着这片山脉。

    “这片大好河山,还是需要我们来守卫啊!”

    “是啊!这里是我们的祖国啊!”

    田中似乎想明白了问题,无论什么未来,现在他作的事情就是正确的,有什么比保卫祖国更为正确的事情呢?

    四月,整个日本列岛的樱花凋零了,国防军在九州登陆已有一个月了,国防军的战线已经从最初的萨摩半岛扩张到熊本一带的山区,尽管进攻缓慢,但是控制着半个九州的国防军部队总兵力已增至一百一十七万,加上四十五万日本警备队,九州的敌我兵力对比完全被扭转了过来,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从国防军登陆后,一直无法和日军打一场所希望的“决定性的歼灭战”,以游击队员出身的大山木野指挥着部队化整为零,在山区依靠坑道坚守阵地的同时,又在沦陷区以游击战骚扰袭击国防军部队和军营。

    而在这种情况下,整个南九州却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小中华”,泥泞的道路被加宽,工程兵将这些道路改造成了柏油路,以便十数万辆已上岸的车辆通行,设立了给养点,建立了高炮阵地,在海陆军各设施之间还架设了电话。

    国防军讲理性和重科学的战斗方法,给受过鄙视美军教育的日本人留下深刻印象。美军穿着实用,弹药食品供应源源不断,似乎把战争变成一门科学,对于这一切,印象深刻的不仅是他们的敌人,包括他们的盟友同样如此。

    对于坐在防弹汽车里的上原有泽而言,在他来宫崎县的一路上,感受最多的恰就是国防军将战争演变成一门科学的那种严谨的态度,但是对于这一切,他并没有太多的兴趣,一方面,中国人进行战争的方式,像那种严谨到战前火力掩护,每个平方米需要多少发炮弹,夜间需要多少照明弹保证视线的做法,并不是每个国家都能学习到的,毕竟那种战争太过于奢侈,对于日本这个穷国来说,没有一丝现实的可学性。

    “这里是宫崎吗?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防弹汽车驶入宫崎,上原有泽并没有看到一座完全被战火毁灭的城市,尽管带着战争的痕迹,但似乎和几年前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就在这时,一辆横冲直撞的卡车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看到那辆卡车上站着的人,和他们衣袖上的蓝日旗,他的眉头一皱。

    “这些该死的调查委员会!”

    调查委员会,实际上是原敬来到九州后搞的什么“社工党罪行调查委员”,所谓的调查根本就是清算,与曾经发生在俄国的清算不同,这里没有法庭,也不会有公平的调查,调查委员会接到的命令,就是处决所有的社工党员和他们的支持者,以彻底扫除日本所有的赤化分子。

    “二十四年赤化,日本有几个人不是社工党的支持者!”

    想到这,上原的语中尽是不满,尤其是想到的现在部队里的不稳情绪,那些调查委员会,甚至不顾一些社工党员的家人是警备队官兵,只是一味的滥杀。

    “加腾静美,大岛也、松岛田川……”

    在一所政府机构的大院里,挖好的深坑前,提着日式步枪的调查委员会委员,不断的念着名单上的名字,如果在日本,什么保管的最好,恐怕就是个人档案了,尤其是在阶级化、血统化之后,他们所需要的就是拿着人事档案,就可清除掉所有的赤化分子。

    随着他的话语,一个个平民被拖到了坑前,按跪了下去,他们惊恐的看着坑中的尸体,未待他们反应过来,枪声响了,接着又是十几个人被拖了过来,如此一队接一队。

    在车队驶过那座挂着“宫崎县社工党罪行调查委员会”牌子的大院,听着其中传来的枪声,作在前座的副官扭头看着元帅。

    “元帅,现在部队里的不满情绪一天高过一天,我担心……”

    “我知道,再等等吧!至少要等九州战事结束过之后再说!”

    上原闭上了眼睛,他曾听过那句话,上帝欲使人毁灭,必先使其疯狂,原敬的行为是收买了那些流亡者,可是他没有想到,日本有六千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