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小市民的奋斗 > 第一卷 旧时代 第三卷新时代 第210章 亚洲的未来
    第三卷新时代 第210章 亚洲的未来(求月票!)

    清晨,随着进城的几条高速公路出现车流车海、广播内播报着交通情况时。整个西北市从晨曦醒来,作为行政首都的西北在晨曦拉开时分,便再一次进入喧嚣之中,早在10年前,当都市居民郊区化趋势显现之时,西北就走在全国的最前方,645万居民中的80%生活在郊区“象样的房子里”。

    在晨曦拉开时分,国务院大厦也迎接来了新的一天,一楼挂着识别牌的志愿者和过去一样接待着参观国务院的游客,而的其它各工作楼层的国务院职员,或接受新的工作任务,或继续昨日未尽的工作。

    19楼总理办公室内,几名国务院顾问早早的将报告置于总理的办公桌上,这些报告用各种颜色分门归类,这些颜色的不同,最终决定了这些报告的处理时间。但这并不是总理每天工作的第一件事。

    上午7时15分,在总理尚未到达办公室时,中央调查局的副局长冷峰就早早的到达总理办公室,端坐于候客室沙发上的冷峰,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个密码箱,箱内放置的正是总理每天的第一件事。

    中央调查局情报分析人员对中国决策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们负责撰写世界上最昂贵、最独家的报纸———《总理每日简报》。每天从中国利益的角度出发,向总理及其高级顾问提供对当日世界大事的看法。

    过去这份简报大都被直接送到总理的住处,但在战争爆发之后,为便于公务的处理,总理已经移居20楼的总理官邸,没错,国务院20楼才是真正的总理官邸,至少是规划中的官邸,20层一层相当三层,除去带着中式风格的住宅外,还有位于楼上的空中花园,中西合称庭园,中式庭园里的拱桥、曲池、流水等东方庭园造景,则令人彷佛置身古代中国,西式庭院里的苗圃、花艺、雕塑、水池都洋溢这浓浓的西方风情,中西两种风格同时聚合在一个地方,并没有显得突兀和怪异,却有种别样的美。

    只不过这种带着别样美的官邸自建成后,只有杨永泰出任总理期间,曾真正使用过,其它时间一直闲置,作为国务总理的司马并不喜欢居于高楼,尽管这是一个高层的空中花园工的官邸,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住在自己位于勋贵区的私宅中。

    但战争爆发后,为了便于公务和应对外界的责难声,也只能暂时抛弃个人爱好,搬进这座空中花园。尽管总理住进的空中花园。但冷峰却并没有直接选择将《总理每日简报》送到总理的餐桌旁,而是在办公室旁等待。

    战争状态下,任何人的习惯都会发生变化,过去,总理不到8时29分,绝不会到达办公室,而现在总理往往会在7时29分之前到达办公室,然后在办公室一边享用着早餐,一边翻看的《每日简报》,8时30分,按照例行日程,总理会接见参谋部和国防部官员,听语他们的报告,然后的9时30分,开始处理公务。12时准时吃工作餐,中午休息2个小时后……

    作为中央调查局副局长,对于总理的行程冷峰的了解,并不亚于特勤局,只不过今天,冷峰并没有往日的那种半闭着眼睛等待总理的闲情逸致,而不停的看着手表。显得有些焦急。

    又过13分钟,一身休闲打扮的司马手中提着一分妻子为自己准备的早餐,若无旁人的在海军副官的培同下走出楼梯间进入自己的“办公室”,如同过去一样随意的和那些漂亮的女文员打着招呼,对于男人而言,清晨看到这些办公室内的景色,无疑是赏心悦目的。

    在总理进入办公室和他的那些秘书、助理们打招呼时,冷峰看了一下手表,7时28分15秒,在总理和那些漂亮的女秘书打过招呼后,进入办公室正好就是7时29分零几许,这是总理多年来不变的习惯。

    在国内似乎有一个笑话是描述总理的这一习惯,说某日一国务院顾问发现总理的在办公室外与助理们聊天长达半个钟头,便问总理为何不进办公室,总理答“时尚差10秒”,总之,总理往卡着点进入自己的办公室,不早也不晚。

    在进办公室前,司马习惯性的朝着候客室看了一眼,果然是冷峰。

    大概是一年前,冷峰这位副局长开始代替四石每天递交《总理每日简报》,这一变化在敏感的西北曾经引起种种推测,一些人甚至怀疑这是总理和四石之间出现在裂缝的信号,但只有当事人才知道,这种安排实际上是出其它的原因。

    上午7时31分,当司马接过《总理每日简报》后,意味这一天工作的开始。

    一直以来外界对中调局的《总理每日简报》的定义都很混乱,一份全球最独特的报纸,一份中央情报局最绝密的“汇编”。一份高度敏感、一旦被广泛传播就可能有人因此丧命的文件。

    《总理每日简报》是中央调查局的情报分析人员在头天晚上撰写,第二天交给总理阅读的一份10至12页的报告。

    从外表看,《总理每日简报》只是一本蓝色的三环活页笔记本,封页上印着“总理每日简报”。里面的内容则是中央调查局认为在过去24小时发生的最重要的事情和信息,包括针对中国的潜在恐怖威胁以及外国领导人的身体状况等,而现在却又多了一个敌国情报分析。

    《总理每日简报》由中央情报局的一位汇报者和局长特尼特于每天上午8时送到总理的椭圆形办公室。国务院国家安全事务顾问以及国务院办公厅主任。他们会得到这份简报的复印本,另外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也有一份。在中国有权看到这份简报的人不超过10个,当这些内阁成员在阅读时,会有中调局的汇报者在一边等着。等他们看完之后,这些复印本将会被带回,送到中央调查局的总部。

    “100亿华元?这个尼查姆.穆罕默德是什么人?”

    在翻看简报时,司马意外看到了一个的有些让人兴奋的“简报”,只有几十字内容的简报或许非常简短,但是一个外国人通过情报人员,表示向中国捐赠多达100亿华元,这绝是惊人的,要知道这几乎相当于当年对日战争总战费的一半。

    在阅读者提出问题时,他们则加以解释。是汇报者的任务之一,冷峰稍加沉思后尼查姆的资料便浮现了出来。

    “总理,尼查姆.穆罕默德是印度海得拉巴邦的第七任王公,他统治着印度疆域最广、人口最多的少得拉巴土邦。王国地处印度半岛腹地,拥有二千万印度教徒和三百万穆斯林。他时刻提心吊胆,惧怕遭人暗算。为此吩咐一位佣人形影不离地伴随着他,为他首先品尝单调乏味的软干酪、甜食、水果、蒌草叶或者鸦片汤。尼查姆是印度唯一享有“狂热的殿下”的土邦王公,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为英国捐献了25亿英镑巨款,英国人后来特授此封号,以示感谢。”

    “500亿旧法郎?”

    这个数字让司马心头一惊,单就是这个数字也就够显现这位殿下对大英帝国的狂热,而现在这厮竟然透过中调局的特工表示捐款100亿华元!

    单就是冲这个数字,别说是给他的一个“狂热的殿下”,就是以国务院内政部理藩处名义,直接册封他一个“海得拉巴王”又未尝不可。不过这厮也太有钱了吧!100亿华元,即便是现在让自己拿出这么多现金恐怕都有些困难。

    “总理,尼查姆几乎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但他却守财如命,素有吝啬鬼之称。平常,尼查姆身穿破旧不堪的睡衣,脚踏在当地市场上用几个卢布购买的廉价拖鞋。三十五年来,他一直戴着同样的一顶帽子。他珍藏一套镀金餐具,可招待一百余位宾客进餐,然而他平时使用一只白铁皮盘子,蹲在卧室内一小块地毯上用餐。他常在烟灰缸内捡拾客人留下的烟蒂。每当他举行宴会,无可奈何地为客人斟送香槟酒时,他吩咐仅仅打开一瓶酒,然后守候在旁边。

    在大多数土邦,按照传统惯例,贵族每年向王公敬献一块黄金,君主象征性地抚摸之后,然后归还给黄金的主人。然而在海得拉巴邦,任何礼物已失去象征意义。尼查姆伸手抢过每块黄金,然后放入缝在臀部的枕头套内。一次,一块金条滚落在宝座下面,王公丝毫不顾在臣民面前****也自己的臀部后的难堪装束,忙不迭地爬在地上捡拾宝物。甚至从孟买为他检查心脏的医生,也很难作出一张心电图。在他的府邸内,任何医疗器械不能正常运转。为了节省电力,尼查姆下谕,指示海得拉巴发电站降低电压。”

    在冷峰介绍着这个尼查姆时,司马几乎很难相信,一个如此吝啬的人,竟然会慷慨到准备向中国捐赠100亿华元,是捐赠而不是购买债券!吝啬而慷慨或许没有比这更诡异的组合体了。

    “尼查姆是穆罕默德的后裔,同样是戈尔康达王国的继承人。不过他始终拒绝搬进祖先们的豪华宫殿中去,而宁愿居住在一位廷臣遗留给他的一套破烂不堪的房子里。他的卧室却非常的简陋,里面陈设只有一张草垫、一张桌子、三把椅子、一套烟具和数个字纸篓。

    不过这座破旧的宫殿,到处珍藏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巨额财宝。在那张旧书桌抽屉内,一份旧杂志包裹着一颗有“光明之山”称誉的无价钻石,钻石重达二百八十克拉。原本是莫卧儿皇帝宝库中的灿烂明珠,尼查姆有时拿出来作镇纸用。在荒芜的花园内,停着几十辆满载金条的卡车,由于载重过重,汽车车轴一直陷到地里。他的卧室内的抽屉和破旧的保险柜内,藏有难以计数的各种首饰。

    按照英国人的说话,足以铺满伦敦的皮卡迪利大街的人行道。此外,无数只木箱装满一捆捆报纸包装的卢比、美元和英镑,全部金额高达十数亿英镑。成群结队的老鼠吞噬着钱币,这位王公每年蒙受百万英镑的损失……”

    “嗯!看来咱们的这位王公需要一位合适的理财顾问,还有一个信誉良好的银行!”

    司马忍不住惊叹着,这人到底是有钱还是……

    “冷局长,他想要什么?”

    一旁的刘敬之打断冷峰的汇报,作为国务院总理办公室主任他同样有权旁听这一简报。

    “他是戈尔康达王国的继承人!”

    司马代替冷峰回稚子的刘敬之的问题,尽管惊讶于他的财富,但同样的却注意到冷峰话中提到这位尼查姆是戈尔康达王国的继承人的言语。

    “如果不错的话,冷副局长,在我们的特工和他的接触过程中,他一定有其它异样的表情是吗?如果说没有天大的好处,他绝不会像我们这个“敌国”捐出这么一笔巨额财富。”

    “总理,根据我们的情报人员报告,昨天,广播中开始播放“印度副王”的签署投降协议、命令印度志愿民防队的消息后,这位狂热殿下在我们的特工面前,根本没有一丝的掩饰,几乎是一下从安乐椅上跳起来大声叫喊着。“真主保佑!这天终于来到了!我即将自由啦!””

    联想起驻海得拉巴特工报告中,对那位狂热殿下兴奋的描述,冷峰的唇角一扬,这些对大英帝国无比忠诚的土邦王公,从来没有象外界描述的一样,是大英帝国的忠实盟友,对英国真的是那么的赤胆忠心,他们根本就是各怀鬼胎,在这些王公几乎是在英国败迹以现之后,就立即开始为各自的未来算盘着。

    但最为重要的,却是中国给予他们的承诺。

    “百年前,王公们接受英国的君主地位时,业已向英国放弃部分权力。当英国的结束他们在印度的殖民统治时,这些权力应理所当然地归还给他们。”当然这并不是针对所有的王公,至少对于那些被人遗弃的印度王公四百二十五位罗阇和纳瓦布来说,他们所统治着弹丸般的封地是否享有这种权力,仍然还是一个两可的问题。

    “这就是我们的为什么要绑架副王,副王的作用在于在整个印度引发一场混乱!”

    原先半靠着椅背的听着那位尼查姆的吝啬的司马收起脸上的笑容。

    “现在,蒙巴顿和他的十几万军队,被63军的机降部队困于丛林之中,几乎每天都有数以千计的英印官兵向我们投降,蒙巴顿在苦苦支撑,孟买发生了红色起义,印度自愿民防队更是有多支部队发动起义,新任副王韦唯尔靠着英国的余威苦苦支撑着,我们的军队已经打到了距离新德里不到200公里的位置,可以说,但凡稍有野心的印度人,都不仅仅是蠢蠢****,长期以来,不少富有的、拥有一定实力的土邦王公们所朝思暮想的,正是使其土邦变成独立的主权国家,而现在就是他们的机会!”

    “总理,海得拉巴邦的和其它地方不同,作为王公的尼查姆最为宝贵的财富是他那支装备有飞机大炮的为数众多的军队。除了缺乏入海口和臣民们的支持外,他手中握有取得独立的所有王牌。该邦的大多数居民信奉印度教,因此憎恨统治他们的少数穆斯林。在海得拉巴邦的2300万人口中,有二千万印度教徒和三百万穆斯林。”

    “所以他需要我们的支持,就像过去尼查姆需要英国人的支持一样!作为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可以说是的尼查姆的一个梦想,我可以肯定当年他之所以向英国人提供25亿英镑的捐款,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想买下海得拉巴邦的独立。显然他没有得到自己需要的!而现在他向我们捐赠100亿华元,恐怕也是为了相同的目的。”

    “总理,我们是否接受呢?”

    “为什么不接受?100亿!可不是100块,既然他能拿出这个钱来,那我们就要接受,再说支持土邦建国独立是我们的既定政策之一!”

    在冷峰离开之后,刘敬之望着总理,一语道出了自己的担心。

    “总理,我担心尼查姆的这100亿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恐怕我们需要承担的责任不仅仅只是支持他们独立!”

    一百亿!

    这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要知道共和30年,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不过只有4563亿华元,31年的军费预算不过仅只是845亿华元,而一个王公一次捐赠100亿元!这个数字足以让的全国上下为之疯狂。

    由此也能看出那些传承千百年、积聚千百年财富的印度王公是何其富有,这笔巨款或许惊人,但惊人的或许是其背后并不单纯的目的。

    在刘敬之缓声道出自己对土邦捐献的这笔巨额财富的担忧时,司马却在考虑着另一个问题。

    印度土邦是印度封建领主的领地。英国人通过与王公签订条约、协定,对他们实行间接统治。土邦王公承认英王的最高统治权,并承担形式不一的义务,主要是提供一部分兵力和承担一些军费开支,英国政府对王公也承担一些义务,比如,帮助他们抵御外来侵略和镇压内部叛乱。

    土邦王公的领地不是英国的领地,其居民也不是英国的臣民。英国征服和殖民统治印度的过程中,印度土邦始终是英国不可或缺的政治工具。现在,分散于印度各地的土邦共有562个,其面积占印度次大陆的2/5,人口达1亿,可以说,英国对土邦政策的恰当与否直接影响到英国对整个印度殖民统治的成败。

    也正是因为土邦在的英国殖民统治时发挥成败作用,现在国内对土邦的态度一方面明确,同意支持他们独立,从而瓦解印度。但另一方面却又有些犹豫不决,在宗教发挥重要影响的印度,这些土邦的未来很有可能会受到宗教的影响,最终一但出现印度教土邦回归印度教国家,穆斯林土邦回归巴基斯坦,到那时中国可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最后一个以印度教为主体的印度和穆斯林为主体的巴基斯坦,或许还可能多个锡克教国家,但最终在南亚次大陆仍旧会出现一个大国,这绝不是中国所希望看到的。

    在未来包括印度在内的亚洲只能是中国的市场、廉价劳动力提供地!这是这场战争中国的根本出发点。

    在自己的这间办公室内有一张地图,而在各大财团甚至于农商部部长的保险柜内,同样有一张亚欧地图,那些地图的已经规划好了一切。自己的这间办公室决定的是这些国家的独立与否,而那些地图却决定着那些国家的未来。

    而这一切的工作,却是早在十数年前的就已经开始布局,在完成内部整合,国家统一、对外战争、亚洲的独立战争之后,就获得了亚洲的“陆权”,待欧美传统强国们在战场上拼得两败俱伤后,中国顺理成章的夺取了世界的“海权”以及“资本渠道权”,从而经营出自己的资本循环链条,在未来还将会通过建立华元的强势地位控制了资本变现渠道,用华元硬通货掠夺世界财富。

    在这场战争爆发之后,国内的财团就开始了他们的“圈地”行动,而国内的经济专家和国务院的经济顾问,也早早的就开始了一个准备工作……亚洲分配!

    在那些经济专家的计划之中,他们已经开始给独立的亚洲各国甚至于欧洲各国进行详细的经济循环分工,A石油,B粮食,C经济作物、D原料、E廉价劳动力、E服装……而中国自己控制周转并提供大脑(跨国公司的经济控制、政府的政治遥控)。

    实际上这直接关系到中国的未来命令,一但成功,中国将会阻断了现在欧美把持的资本循环链条,迫使他国完全转入内需循环,空耗国力,进而引发国内动荡。

    实际上,这是在走美国的二战前后的一条老路,而这条老路却恰恰是业已经证明的,最成功的,从英国为始,直至美国,都是借助这种资本循环链条,越循环越强,而他们的敌国则越消耗越弱。

    像在另一个时空中,美国主要的对手是强大的陆权国家——苏联。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苏联陆军简直是无敌的,但它偏偏只有几个可怜的被围堵的出海口。它梦想着把北约推进海里,但因为互相的核威慑而无法展开拳脚。虽然苏联可以与东欧进行贸易交换,但后者们相对它过于弱小,技术也基本相当,无法构成完整循环,这就掉进了中华帝国式的干赔陷阱。

    结果苏联的资本只能被迫进入完全的“内需循环”,成了高级产业对低级产业的剥削和国内各阶层之间的剥削,国家资本向产业和权力高层集中而无法再行分配进入循环,导致产业和民众心理的严重失衡。当苏联的力量步入到巅峰时,内部的“应力”即已达到临界点,必须寻找到突破口。

    紧接着,苏联政治模式垮台了,像英国对法国一样,美国大获全胜。

    而大获全胜的美国,所获得的是整个世界,整个世界成为美国的工厂和资源供应地,即便是美国的敌人——中国,也不过是沦为美国成衣、玩具供应商,而换回的不过仅仅只是美国印钞厂印刷的纸币和美国的债券。

    在这个时空之中,中国所需要做的正是效访美国,将整个世界、至少绝大半个世界,化为自己的市场、工厂。而印度在这个环节中,提供的恰恰是大量的廉价劳动力和庞大市场。

    但在另一方面,却又不能忽视另一个问题,就是一个完整的印度,一但在中国的保驾护航下,利用廉价的劳动力优势,通过这种产业分配式积蓄财富后,会不会拓展他的产业范围,最终成为阻断中国资本循环链条中的一个环节。

    就像后世的中国一样,在付出相当大的牺牲后,没有让美国找到围堵封锁的借口,从而在美国警察的监督下倒腾着自己的资本循环,同时不断的拓展自己的领域,从而阻断了美国把持的资本循环链条。

    只有分裂的印度才是安全的!彻底的巴尔干化的印度,才能减轻未来的威胁!最强大的小国,无法撼动巨人的身躯,而那时整个亚洲都会成为中国的后院,一个完全拉美化的亚洲,印度为中国提供廉价劳动力,东南亚为中国提供经济作物、中东为中国提供石油。

    “敬之,你觉得上个星期,在外交部的的聚会上,一些议员提到的那个用同样的宗主国模式解决土邦问题怎么样?……”

    在思考好了一会后,司马不得不承认,或许正像上个星期,曾提过的那样,英国的统治印度的模式或许不是最好的,但却是最有效的,如果中国获得对土邦的宗主权,那么无论时局如何变化,这些土邦都必须以独立存在的方式存在于中国的内政部宗属事物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