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小市民的奋斗 > 第一卷 旧时代 第三卷新时代 第47章 南下
    第三卷新时代 第47章 南下(求月票!)

    “嘟……”

    出站鸣响汽笛的列车继续沿着津浦铁路缓速行驶。横亘在中华大地、跨越南北、绵延一千多公里的津浦铁路是贯通中国南北的重要交通命脉,但相比之下,这条建成于清末的铁路,与新干线铁路相比显得过去老旧,旧规格的路基、轨道限制了他的使用,但却并不妨碍他使用最新型的双层车厢。

    时至7月下旬,这时已经过了暑假运输小高峰,如果是上半月,几乎每一节车厢内都会坐满的暑假返家的学生,京城、西北、天津、这三座城市聚集了中国65%以上的大学生、专科生,每到放假时南下的列车大都是学生的天下,那是除了春运之外,客运量最大的时期。

    对于绝大多数出远门的人而言,火车是他们的最佳选择。而且,乘火车旅行,不仅经济、方便、安全,还可以欣赏沿途的山野、江河、林木、花草等自然风光美景。飞机、飞艇不是普通人所能消受,而汽车又很不自在,可是,在火车上,可坐可卧。也可来回走动,可以读书看报,也可以下棋、玩扑克,真是自在得很。

    平常长途列车似乎很少有满员的时候。如果不是为了省钱,人们能常都会选择价格中等的二等普通车厢,相比于的三等车厢这里座椅宽大舒适,间距很大,同样也免去了乘客在旅途中长时间面面相觑的尴尬,也便于走动,座椅面对车窗,适合欣赏车窗外的风景。

    不过因为铁路运输公司均为私营,为了节约运营成本,一列火车上,只有头等车厢、二等卧铺、头等卧铺才会的提供列车服务,但每几节车厢在下层都会设有一处小卖部,出售方便食物、饮料及啤酒。还有一节餐车,可以点菜,供应正餐。大多数列车车厢内不许吸烟,但专门辟出一节车厢的下层为吸烟区。

    不过尽管如此,人们从来不会抱怨什么,火车的车厢内从来不会拥挤不堪、晚点列车长会表示歉意并给予一定的补偿,补偿通常是免费的食物、饮料,私营铁路公司间的竞争非常激烈,自铁路公司实行私有化开始,铁路公司之间的竞争从未停止,大鱼吞小鱼的一幕不断在西北、上海两处证交所上演着,7年前。中国有35家铁路公司,而现在却只剩下5家,由此可见其竞争的激烈。

    望着车的风景,罗小根非常郁闷,在西北活动了近三个星期,那些的住房管理局的官员就像柴米不进的煞星一样,对自己提交的方案根本没兴趣,甚至就是连老长官吴将军出面,住房管理局的官员也不给任何通融。

    “小根,回去吧!原本我是不应该参与此事,但你的这个方案,可以惠及几十万老兄弟,但住房管理局那边对这个方案持怀疑态度,我也无能为力!除非国会通过法案,拨款支持你的这个方案,否则住房管理局绝不会松口,住房管理局的人从来都是只认法案,没有法案的支持,你的方案很难获得通过,回去后,你走一下议员的渠道”

    老长官送到车站时无奈的表情让罗小根意识到。问题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原本在罗小根看来像自己的方案应该可以轻易获得通过才是,而现在……罗小根神情一黯,自己大学毕业和他人和开了一家建筑事物所,而更多的战友在毕业后却只能租房而居甚至住到中途之家,但绝大多数人的收入却限制了他们购房能力。

    早在共和九年,国会就开始审议一项由总理提交的保障军人权益的法案,这条法案就是现在的《军人权力法案》,这是中国有关社会保障最重要的立法之一,根据这一法案,军人退伍后在入学深造和参加职业培训方面得到照顾,同时保证他们在买房、买农庄或自己经商创业时得到贷款,8年来,超过百万退役军人在《军人权力法案》的帮助下得已进入大学、专科学校尤其是职业培训学校学习,尽管这些官兵在接受教育、培训时得到了国家的帮助,但当他们毕业后走向社会,却碰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问题。

    最近三年,国内的房价涨速之高超出人们的想象,过去一处百平左右的楼房只需要400元,而现在却高达千元之多,尽管根据军人权力法案政府在老兵申请住房贷款担时给予贷款,但是贷款款额却不足以支付30%的首期,根据法案政府只能提供100元的贷款,相比于普通学生,退役军人需要负担更多的家庭责任。至使大量的退役军人在学校毕业后不得不像普通百姓那样,工作一两年后,才有支付首期的能力。

    “该死的,为什么大家就不能站起来抗议呢?”

    想到那些官员无奈的表情和荣民委员会的不作为,罗小根恨恨的骂了一句。各地荣民委员会曾经对此进行过投票,但大多数退伍军人却相信那句话“能够买卖的爱国主义不是爱国主义”,在他们看来政府并没有亏待他们,反而给了他们更多,减免了大学学费、职业培训费,优先安置就业等等,的确,在一定程度上得确是,但……国家其实可以做的更好,在让这些退役官兵接受教育的同时,还可以做的更好,比如适当的提高政府住房贷款或者接受自己的方案。

    无奈的摇摇头,有些心烦意乱的罗小根朝着吸烟走去,或许去喝两杯吸几支烟才能一解心中的烦恼。

    没有人打扰!没人注意到自己。

    静静的坐吸烟室内一边用着喝着茶吸着烟,一边看着车外的风景,司马很是享受现在的这种时光,穿着一件短袖衫,休闲裤,既便是有人看到司马,也很难将这个一身轻松打扮的人和“前总理”联系在一起,偶尔有人进入餐厅时,也没人注意到这个在餐车吃饭时依然带着顶土黄色遮阳帽的中年人。

    一个月前,自己突然有一天心血来潮。想和家人一起享受一下购物的乐趣,结果却一进超市就被收银员认了出来,尽管失去了与家人购物的乐趣,但看着那些激动的百姓,内心深处还是非常满足,至少他们从未忘记自己。

    一定程度上,司马知道自己应该感谢谁,或许真的应该感谢那个三流的出版商,他写的那本传记在短短半年之中发行量超过2000万册,借助这本书,出版商一跃成为富翁。他卖掉了他的书,而借助与书,他也卖掉了另一件商品——英雄和伟人。正是那本书把司马劳劳的定格的在英雄与伟人这两个身份上。

    这本语言平实、内容风趣的传记小说在中国掀起了一个对司马的崇拜热潮,司马的引退并没有令他消失在民众的视线,反而人们更加崇拜这个“真正爱国者”,为了这个国家他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这种无私恰恰是绝大多数人赞赏的,当面对政府偶尔的失误时,他们总是会言语“如果先生在,或许根本不会发生这种事。”,那本书实现了他的目标,在挣钱的同时,将一个活人神圣化,但这只是开始。

    “他的品德同他的智慧组成一个极基和谐的整体,我们唯一需要的庆幸的是,我们能够同如些伟大之公民生活的同一个时代,曾经生活在他的领导之下,是我们这一代人最大的荣幸!”

    在过去的几个月,国人用尽一切美好的词汇去形容司马,当一些人试图将其比喻为“中国的华盛顿”时,反而遭到大多数民众的反对,原因非常简单,他们绞尽脑汁来证明,华盛顿的退去,是因为他不可能继续连任,美国人不会接受,但司马却是在国民的挽留中离开,所图只是为了捍卫这个共和国尊严,宪法的尊严。

    “宪法是神圣的!不容质疑与修正的,这部宪法将会是共和中国的百年之宪!”

    正是从那天起,国人才真正第一次意识到共和中国宪法的重要性,这或许正是司马一直以来所追求的,只有让人们意识到法律的重要性,他们才会去悍卫它。

    在司马自己边喝着茶,边吸烟时,两名特勤局特工则静静的在旁桌坐着,一副正在喝东西的模样。但他们的茶杯中的茶水却没少丝毫,尽管司马已经去职,但仍能享受到特勤局特工的保护,包括家人,这种保护会直至死亡,只不过规模比过去小了很多。

    “但愿到上海能自己能解决这个问题吧!”

    两天前看到从西北市政厅借出的资料后,司马才意识到问题有多么严重,即便是在西北也有几十万人生活在中途之家,其中很多人已经在那里生活多年,问题必须要解决,但相比于西北,上海的问题最为严重,在上海甚至可能有超过200万人生活在官方以及私人的“衣橱”之中,正如此,司马才决定去上海,一方面是去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另一方面则是想到南方“考察”一下。

    但至于怎么解决,司马的心中并没有一点底气,毕竟现在的问题是房价高、物价高,这些都是大量人口涌入城市的带来的问题,而上海却是中国“橱居人”最集中的城市,数量占到全中国的60%以上,甚至可能更多。

    吸完烟准备离开时,见服务台后站着的那个颇为秀气的女孩冲自己笑了笑,司马非常自得的回了一个笑容,暗想着自己难道是越老越有“味”。

    “胡姐,刚才那位先生,你觉不觉得面熟?”

    秀气的服务员望着那个朝着卧铺车厢走去中年人,他刚来时还没怎么留意,但是在他离开时,自己礼貌向他微笑了一下,那人也笑了笑,一细看才觉得非常向那个人,但却不敢确定。

    “小兰,你还别说,打那人一进来我就……”

    “给我拿一瓶二锅头。”

    罗小根从钱包中取出了几枚十分铜子,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火车上的物价和市场上完全一致,没有任何一家铁路公司愿意冒着巨额罚款的风险,擅自提高车上商品售价,更何况除了罚款之外,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没人愿意自寻死路。

    “啊!我想起来了!”

    就在罗小根伸手拿酒瓶时,那个年青的服务员猛的一声尖叫,满脸都是兴奋之色,突然从柜台下拿出一本书,提着书上的封面照片。

    “是他!先生在咱们车上!”

    “你说谁……总理在车上!在那……”

    正要转身的罗小根一眼就看到书面封皮上的照片,先生在这辆火车上,怎么可能,全中国都知道先生在他的庄园里享受着“退休”后生活,如每一个普通百姓一般。只是偶尔会到荣军院探望老兵。先生一直以来非常看重退伍老兵,而且正是他第一个提出“不要让英雄流血又流泪,他们为这个国家的付出牺牲,足够他们享有一定的“特权”,令军人权力法案得已通过,每一个退役老兵都非常感激先生。

    “你没看错吧!”

    另一个服务员极不确定的看着那个中年人离开的方向,先生会做火车?怎么没听说过吗?而且那人的打扮,就像是一个去南方旅游的“财主”,那里还一点“总理”的模样。

    “先生真的在火车上?”

    顺着服务员的视线,罗小根知道那里是通往卧铺车厢。

    “没错,我肯定没看错……”

    叫小兰的服务员兴奋坚持着自己并没看错,别人可以看错,先生怎么可能看错,家里客厅的总理挂像已经挂了八年多了,不过照片中的总理,好像很年青。

    “先生真的在这吗?”

    提着公文包的罗小根尽管内心怀疑,但仍朝着卧铺车厢走去。卧铺车厢内的门大都关着,隔着门可以听到车厢内的说笑声,但罗小根知道自己应该注意什么。

    走过两节车厢后,望着站在车厢通道靠窗而站两人,罗小根知道自己或许已经到了,尤其是看到那两人眼中的流露出的警惕之色,更让罗小根确认了几分。

    想到或许先生真的就在车厢内,罗小根的心跳不禁加快,但站在车厢的尽头,罗小根却根本迈不出自己的****,自己去打扰先生合适吗?

    站在窗边特工望着那个站在门边的年青人,他已经站在那超过五分钟了,而且他并不是这几节车厢里乘客。“小伍,你去看一下!”

    在同事朝那个人走去时,他的右手已经轻轻的撑开了衣服,做好随时抽枪的准备。先生在位时坚持将国民拥有合法持有枪支的权力写入宪法,最直接的结果就是枪支泛滥成灾,偶尔甚至会发生恶性枪击案件,这一切由不得他不谨慎。

    “先生,有事吗?”

    小伍打量着站在门边的这个人,这个人显然当过兵,。

    “我没有恶意!我……我想见一下先生!”

    在说出这句话时罗小根觉得自己的心脏几乎都要跳到嗓子眼里。

    注意到对方眼中的激动,小伍将走道一堵。

    “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请你离开!”

    望着车外平原上的金色的麦海,司马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平静下来,12年了,这是自己第一次的距离家乡这么近,尽管仍有数百里之远。

    “婉儿,还有三十分钟就到徐州了,如果我们从徐州朝东走上几个小时,就能到我的家乡!”

    对于丈夫多年来从未回过家乡,陈婉云非常不理解,人们常道衣锦不还乡如锦衣夜行,可为什么他却从不回去。

    “要不,我们……可以回去看看?”

    回去!回家乡看看!自从离开国务院后,司马一直都有这个冲动,但每一次却都止步不前,不敢!不是外人说的那种近乡情怯,而是不愿意看到不愿看到的事情发生,谁知道蝴蝶的翅膀会带来什么样的改变?也许……

    “我甚至不知道老家是什么样子,对家乡,我根本就没有一丝记忆!”

    摇摇头,司马为自己寻找了一个借口,那本书把自己的一切解释的清清楚楚,家乡对于自己而言实在是太过于陌生。

    “人的生命应扎根于家乡的某个地方,因为只有在那里,才能感受到土地中那深沉且温柔的血脉,因为那些奋斗的人们,因为那萦绕在耳边的乡音,因为当你未来见多识广时,仍然能想到自己早年的家,那熟悉而无误的特殊情感,天文学最绝妙之处就是无数星星都属于同一份夜空,同一个家乡。 ”

    想到乔治.艾略特的这句话,司马的神情一黯,这个几乎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家乡,可自己的家乡又在那呢?是在这个时空还是在那个空间。

    司马眼中流露出的伤亡让一旁的杨琳一阵心痛。

    “想家,那就回去吧!好吗?”

    “近乡情怯,回家难!阿琳,你不知道……”

    司马摇了摇头,痴痴的看着西边,在脑中回忆着已经变得的有些模糊的家乡、亲人。有些伤感的司马从口袋里取出香烟,刚想点就听到身边响起一声轻咳,顺着咳看了一眼,婉云用眼睛撇了一下自己身边的杨琳。

    看着手中的香烟,司马颇为无奈的笑了笑。

    “我出去吸根烟!”

    “我只是想见一下先生!”

    一推开车门,一个陌生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先生,您现在不方便出来!”

    门旁陈强有些不放心想制止先生走出车厢,谁知道那个人有没有恶意。

    站在门边的司马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一个年青人在正求着小伍。

    “小伍,让他过来吧!”

    “先生!”

    “呵呵,我想在中国应该不会有人想伤害我吧!”

    尽管并不喜欢别人打扰自己,但却并不意味司马会把自己与世间隔离开来,更何况原本自己就是抱着“暂退”的念头,适当的出现在公众面前,可以激起他们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