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小市民的奋斗 > 第一卷 旧时代 第二卷大时代 第340章 双向的忠诚
    第二卷大时代 第340章 双向的忠诚(求月票!)

    (正如大家预料的一般,大时代即将在不久之后,迎来尾声,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对小市民和无语的支持!宝宝至今仍在医院之中,无语每天只能尽可能的抽时间,来码字,以确保正常的更新。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PS:求月票,为了无语的坚持!)

    夜幕降临之后,朝鲜南部的天气依然感觉很暖和,漆黑一团的天空像一张幕布将一列车队掩于夜色之中,卡车的帆布篷内,偶尔传出一些声响,这些从国内调来的补充兵用一种好奇的眼神打量着眼前陌生的一切,他们并不知道从现在起他们彼此之间的命运已连在了一起。

    车厢内的这些刚刚结束训练的新兵紧贴着挤在一块坐着,用那种事实在山南海北的各地方言的官话交谈着, 一些年青的士兵听着空气中隐隐传来的爆炸声,脸上露出一种青年人才有得那种兴奋,这些新兵大都是志愿兵,他们之所以加入军队,正是为了赶上这或许是共和国的最后一战。

    谁知道呢?现在赶上了,怎么可能不兴奋!

    卡车吱吱嘎嘎地叫唤着向前行进,被炮弹、炸弹炸犁过的道路上是一坑坑洼洼高地不平很,一路上有多少次一些新兵因为没抓劳绊绳而险些从车上摔下来,这倒也没什么,不过却没有多少人愿意摔下车后,落个摔断胳膊之类的,最后在医院里度过一、两个月的时间,最后落一个什么纪念章回国。

    路边与运送补充兵结伴而行的是一长列载着军火的车队,这些运送物资的车队不时超过的这些的新兵的卡车,偶尔在照面时双方还会打招呼开个玩笑什么的,更多的人是吼着有没有“**人”的问题,显然是想利用这短暂的时光认识一个老乡,打一个招呼。

    乡情是中国人最朴素的一.种情感,在战场上,即便是两人素为谋面,但一句乡音的呼唤,也能让另一名士兵为他赴汤蹈火,即便是冒着生命危险,在也所不惜。

    坐在车上的魏明摸着黑用手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装备,以免有什么遗漏,这种检察他已经做过多次,但总还是有些不放心,一上战场可就没时间检查自己的装备是否齐全了。

    就在此时,火光呼啸着飞驰而.去划破了夜幕,隆隆的炮声嘶吼着、轰鸣着,在距离车队不远处的地方数发炮弹爆炸了,如此近距离的爆炸让这些新兵们禁不住浑身发抖,尽管他们的渴望着战争,但是当炮弹真的在身旁爆炸时,内心的恐惧依然还会涌上心头。

    在炮弹爆炸时产生的光线照射下魏明注意到,卡.车内的每一张面孔都在变化着,并不是惨白也不是通红不是紧张也非松懈, 但他们现在确实变了样子,这是只有前线才能有这样的感觉,就在第一批炮弹急驰着撕开天幕的一瞬,这些年青人的热血和双手,还有睁大的双眼都充满了期盼,警觉和本能的敏捷以及浑身器官也都高度地戒备起来,每一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一副跃跃欲试的神色。

    知道距离前线已经越来越近的魏明,双目中露出.一丝的狠色,共和七年在成都流浪的魏明进入雏鹰营四川分校,在学校里学习、训练了五年,刚十八岁参加成人礼后,魏明和自己的那些前辈一样,选择加入军队,军队是大多数小鹰们成年后的首选的目标,雏鹰营中的训练、学习,早已经把他们变为战士,战场是小鹰们的天堂。

    “去了前线,不要丢雏鹰营的脸,雏鹰营里飞出去.的鹰没有一个胆小鬼,要么活着带着荣誉回来,要么就忠烈祠见!忠诚!”

    离校时教官和.兄弟们的叮咛仍不时在魏明脑中浮现,总理的孩子,分散在全国各地的雏鹰营的孤儿们都有这么一个别称,总理创办这个中国最大的孤儿收养体系,数十万孤儿在雏鹰营内生活并接受教育,他们中很多人在成年后会加入军队,不给雏鹰、不给总理丢脸,是每一个从营里飞出的小鹰们的誓言。

    此时汽车穿过一片稀疏的树林,随后又经过一处隐于林间的野战休整中心,不一会车内便到了树林后面的一片位于林间的开阔地带,随着哨声口令声的响起,这些难掩兴奋和惶恐之意的新兵便跳下了汽车,每一辆卡车的跳下来的新兵都自发的扎成团,焦急的等待着长官们的分配。

    月光下,隐隐约约有部队正成纵队行进着,远处的田地上还弥漫着有些像是雾气又像硝烟的烟雾,白茫茫一片视线极不清晰,行军的官兵们的头顶上的钢盔在月色下反射出暗淡的光泽成一条直线延伸着,一会儿看清有人头和步枪,在夜幕中时隐时现,远处的天际不断飘荡着照明弹,将远处战区照成白昼。

    在路上横七竖八地停放着几辆被炮击毁的汽车。

    “把烟头熄灭……不要把自己变成靶子!”在这些新兵下车后,站在开阔地间的军士们便大声的吼叫着,他们的嗓音显得有些吵哑,这时远处驶来些许吉普车,车上的军官或军士的身上的作战服满是泥污,全不见一丝军人应有的典范,这是前线部队派来接收新兵的官士,都是从前线赶过来的。

    很快,刚刚抵达朝鲜不到十个小时的1000多余名新兵,就被分配到各个连队,而魏明也在其中,和另外几名的新兵一起被分配到第三师九团三营一连。

    跟在吉普车后跑着的魏明好奇的的看着周围黑漆漆的夜,跟在吉普车后绕过一片水稻田后,前线出现在了魏明的眼前。

    无数束红光在地平线上毫无规律地运动着,红光不时被浓浓的炮火割断,一连串闪亮的圆球高高地蹿到天空,接着银白色火红的亮点便在上空炸得粉碎,五颜六色的星星像雨点一样洒落,天空中一顶顶降落伞散放出来,带着刺目的白光缓缓飘落下来,黑暗的世界如同白昼一般。魏明在刺目的白光从地面上看到自己的身影。

    “再走二十五分钟,就到咱们连了!”

    在军官的引领下,魏明和身边的战友一起跳入了一处交通壕,跟在军官身后的魏明等人对战壕内的一切都感觉陌生,不断迎面碰到抬着担架的战友,担架上的伤员发出撕心裂肺的呼救声,交通壕两侧的防炮洞内躺着一些正在休息的预备队的官兵,他们用钢盔盖着脸沉睡着,似乎天地间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在隆隆的炮声中,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睡着的。

    “偷袭!”

    就在这时突然传出一声大吼,随即炮弹沉闷地呼啸声和爆炸声巨响之后,炮弹便交通壕周围四分五裂地飞散开来,但炮火并不密集,甚至可以用稀疏来形容。

    前方的空气中不断传来机关枪密集的搜身声,清脆的机枪声持缓地**着,它们咆哮着、呼喊着、嘶吼着,不汇入到魏明等人的耳内,连同大口径重炮的巨响声汇合一处,就像是午夜激扬地鸣奏曲一般动人。

    “没事!小日本就好这一手,他们管夜袭叫玉碎,我们管他们的夜袭叫打靶,等你们赶上一次就知道了,趴在战壕里只管扣扳机,和靶场上打靶没什么两样。”

    或许是因为在照明弹的白光下看到身后跟着的新兵脸上露出一丝恐色,第一次的遭到炮击的新兵,总会流露出这样的表情。

    “你们也看到了,小日本的炮弹打起来没什么准头,也谈不上什么炮火密度,今天下午,海军的驱逐舰在外海击沉了一艘日本商船,现在被围到旮旯里头的日本兵,连吃饭都成问题,更别说弹药了!赶明你们看看咱们的炮击,就知道什么是炮击了!”

    随着带队军官的安慰,原本显得有些局促不安的新兵们的脸上再一次露出跃跃欲试的神情,而此时他们已经深入了前沿,头顶上飘荡着大量的照明弹,前线的一切几乎比白天更为通透,而前方的机枪声更加密集了,在枪声中魏明甚至可以听到并不算清楚吼叫声,是日本兵的吼声。

    几分钟后,一阵没有征征兆的猛烈的炮击开始了,刚刚到达的前线,数分钟前才会分配补充到各个班排的新兵们迎来了他们的在战场上的第一次考验,在沉寂数天后,日军再一次发起全线反攻。

    在炮火中,初抵前线的新兵们或是兴奋或是恐惧的大声尖叫起来,在他们的头顶上,碎片、泥土交错着劈头盖脸地向四面八方散落,密集的炮击过后他们才能听见大炮的轰隆声。

    此时他们才发现,战场上的一切似乎和小说中、报道中的描述不同,即便是满腔的热血也会被一块小小的破片夺去生命,在魏明旁边一名从广东来的新兵吓坏了,他依在战壕边双手捂着脸,头盔掉落在一旁,浑身上下颤抖头,在车上,魏明看到谁都没有他喊的最欢,似乎他就是为战场而生一般。而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被吓坏的小孩一样,抱头失声尖叫着。

    “列兵,把你的钢盔戴好!”

    推了一把身边的这个列兵,魏明把钢盔扣在他的头上,从雏鹰营里出来的一入伍就会获得下士军衔,而魏明则因成绩突出,在出营入伍时被授予了中士军衔,不在在这里,他需要服从由下士晋升的班长的命令,或许班长只是下士,但是他是在战场上活下来的。

    “你记住一点,在战场上勇敢的的人比懦夫死的少!”

    魏明拍了拍身边的战友语重心长的说道,同时帮其理了理装备,随后帮他端起了步枪。此时四面八方在炮声中响起的一浪高过一浪的嚎叫声,在嚎叫声中,如野兽般蜂拥而来的日军已经近在眼前。在照明弹的照耀下,步枪的觇孔套住了一个影子,右手食指轻轻压下的扳机,随着肩头一顿,魏明看到了那个影子倒了下去。

    在照明弹刺目的白光下,第一次开枪杀人的魏明呼吸变得有些急促,阵地前的铁丝网被打成了破烂,不过还能发挥些障碍作用,在铁丝网前成群的日本兵,端着步枪在满是弹坑的泥泞战场上冲锋,炮兵部队打出的密集的炮弹不断落入冲锋的人群中,收割着他们的生命,阵地上机关枪和步枪疯狂地**着,等到日军的冲锋部队逼近时,阵地上的步枪兵又狠又快地向着日本兵投掷着手榴弹。

    不断扣动扳机,正如长官说的那像靶场上一样的,此时魏明感觉已经能够看清了那些日本兵扭曲的脸,等他们接近铁丝网时,已受到了惨重的代价,成行成列的人在机关枪嘶吼中倒了下去,不过每当机关枪换弹匣或弹喜时他们又能迅速逼近一步。

    此时这些初抵战场的新兵,大都已经忘记了他们在训练营中、轮船上、卡车内说的那些豪言壮语,他们和身边的那些百战余生的老兵们一样,已变成了只为求保全自己能活命的死神,他们第一次知道什么是死亡,并奋力地抵抗着死亡。

    正像他们在训练营中训练士官们说的那样“在战场上,没有正义或非正义,你所能做的就是活下去,用尽在这里学会的一切活下去,并杀死敌人!只有杀死敌人,才能够活下去!而活下去,赢得胜利,就是你们的责任!”

    活下去!这种感觉替代了绝大部分新兵心中所有的恐慌和懦弱,一切都只是为了活下去,为了保全自己而拼杀疯狂着杀戮着。此时前沿的战壕已荡然无存了,这些简易的战壕已被炸得伤痕累累。而进攻的日军也已死伤惨重了,他们对于胜利根本不抱任何一丝希望,所要做的仅仅只是死而已,死于敌阵!

    终于当一切都结束之后,随着耳边不断响起停止射击的命令,魏明才恍惚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在他的视线外,阵地前被炸的东倒西歪的铁丝网内外到处都是死尸,铁丝网上挂着尸体、残肢,对于先前的战斗,魏明根本不知道如何描述自己的初战,好像自己只有一个念头,杀死他们!活下去!

    “那怕就是在战场上,那怕对面的是自己亲娘,也会毫不留情地向她抛过去一枚手榴弹!”

    很少有人能够理解战场上,那种强烈的求生****,战场上不你死就是我亡!在死亡的威胁下,仁慈似乎成为了缀累。

    “那个……”

    这时一个未戴钢盔的下士走到魏明的面前,仔细打量了他几眼,在看到他的工兵铲就斜插在胸墙上触手可及的位置时,嘴角轻轻的一扬,显然他想不起这个新兵叫什么名字,或者说根本没有必要记他的名字。

    “鹰营出来的?”

    “是!长官,四川成都分营!”魏明立正回答道,看着眼前的班长,魏明感觉有些诧异,他怎么会知道,按照传统自己还未被授予鹰戒,银质的雄鹰戒指只有在离开鹰营后完成第一次任务才会被授予,打完这一仗自己就有资格被授予鹰戒了。

    身上沾满泥污的下士似乎知道眼前自己的这个“高级下属”的疑问,伸手从胸墙上抽出工兵铲,用手指头敲了敲工兵铲两侧的刃口。

    “不要用你的刺刀,那样会卡在敌人的肋骨里,当你拔出来时你也已经死了,你应该用你的工兵铲对着他的脖根那么来一下,他的脑袋就搬家了……呵呵!鹰营里的教官很多都是远征军的老兵还有德裔一战老兵,在俄罗斯和欧洲都打过堑壕战,在战壕里他们更相信工兵铲,习惯成自然,鹰营里出来的,也都继承着这个习惯,标配的工兵铲是单侧开刃,只有你们是自己动手两侧开刃。”

    下士歪着头敲着工兵铲回答了魏明的疑问,这个“中士”新兵和其它的新兵不一样,表现的非常冷静,像老兵一样,再加上他的年龄和偶尔流露出的习惯,除了鹰营里的那些打小开始训练的娃娃兵,他还真不知道他会是从其它什么地方出来的。

    尽管从第一批鹰营出身的军士加入部队,至今不过四年的时间,但是四年来多达四万鹰营出身的军士以及基层军官,已经在国防军中拥有了自己的名声,他们在加入军队时,就已经近乎是最优秀的军人,军队是一个讲究实力的地方,他们用自己的实力折服了身边同僚。和普通的军士不同,这些鹰营的出身的军士大都会将军人定位成自己的终身职业。

    “哦!你是从鹰营出来的,该知道咱们营长还有连长,都是从西北鹰营里出来的,咱们班有了你,这下咱们有福了!”

    把工兵铲插回胸墙,在转身离开时意味深长的说着,军队中的军官大都喜欢鹰营出身的士兵和军官,他们永远只有“是”,接受命令后,会不惜一切的完成。

    “长……长官!谢……谢谢你!”

    在班长离开后,面色依然惨白的列兵看着身边的这个中士道着谢,如果自己那番胆小鬼的模样传出去,不知道会丢多大的人,幸好身边的这个长官帮了自己,不过他显然没注意到身旁的这个长官好像正在思考着什么。

    “有福?怎么个有福法?”

    魏明对班长口中的有福感觉有些诧异,徇私?鹰营中出来的绝不可能会因为下属同出鹰营而徇私,要求只会更严格,“已荣营誉,已辱营耻!”,在强调团体的鹰营中,团体荣誉高过一切,怎么可能的为因同出之情而徇私,给整个团体抹黑的事情。

    这时一名二等兵跑了过来。

    “魏中士,营长命令你今天早晨7点到营部……”

    “……命令一连加强防御,二连今夜重点渗透D-33……”

    趴在地图前的张陕接连下着命令,昨夜的反夜袭击毙日军四百余人,这点人还不够填牙缝的,团里没有进攻任务,自己的营里就不可能有什么进攻任务,只能在这里趴着窝。

    “长官,您请的客人已经到餐厅了!”

    营部餐厅,说是餐厅倒不如说是一个面积稍大的地下掩体,泛着土腥味的简陋餐厅内,只有一张用空弹药箱搭起的4米多长的餐桌,和士兵的野战餐桌不同的是上面铺着一张白色的桌布,再加上一些简易的木椅,供平时营里的军官用餐。

    在营部的一名下等兵的带领下猫腰进入的餐厅的魏明,刚一进入餐厅,就创面看到正对着帆布门帘的挂像,几乎是本能的冲着土墙上的挂像敬礼,是总理的挂像,多年来在雏鹰营的宿舍、教室、餐厅都可以看到总理挂像,总理挂像宣誓效忠几乎是雏鹰营每天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也正是因为如此,雏鹰营才会被一些评论记者抨击,指责这个个人效忠与共和精神有违,但这种抨击仅仅只局限于小范围,毕竟悬挂总理挂像并不仅仅只是鹰营。

    敬礼后,魏明才看到营部餐厅的桌子被撤下了,在掩内体端坐着十六名和自己一样的十八、九岁的军士,大都是中士、上士,还有数名军官,其中还包括自己连长,自己被分配到连里的时候,就注意到他右手的那枚鹰戒,在军队之中,除了已婚的军人之外,只有鹰营的军人享有可以戴戒指的特权。

    和过去在鹰营中一样,魏明径直朝着自己的位置走去,鹰营和军队一样强调上下级观念,从旗队长到列兵间,在鹰营中都有属于自己的位置,绝不得越雷池一步,高等军衔者对下属拥有绝对而不容质疑的权威,此时这里的餐桌排序一样是按照鹰营的传统排序的。

    就在魏明刚一落座,餐厅的门帘再一次被掀开,进来的是一名少校,这名年青的有些出奇的少校刚一进来,“哗”的一声,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这是他们的营长。

    走到这些同僚面前站着的张陕左右看了一眼,随后一个立落的向后转。

    “敬礼!”

    “在代表我们意志的这面战旗面前,我宣誓把我地全部精力和力量献给我地祖国,我愿意而且时刻准备为他献出我的生命。祖国与我同在。祝您健康。我的领袖!”

    和过去在鹰营一样,向着挂像宣誓之后,随着长官的口令,“哗!”所有人方才再次落坐。

    “战友们!雄鹰们!我们今天齐聚一堂,是为了欢迎昨夜被分配到我营的四川成都分营的雏鹰魏明的到来,昨夜,他已经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战斗任务,根据我们的传统,今天我以的鹰营赋予我的权力,为他授予鹰戒!魏明!”

    “又!”站起身的同时,魏明响亮的回答道。

    此时张陕已经用右手举起了一枚闪亮的银戒,戒面是一只展翅的雄鹰,这枚鹰戒是每个雏鹰营里的孤儿所梦想的,四年前,西北雏鹰营的第一批学员离营时,总理将鹰戒授予了他们,鹰戒是总理亲自的设计的,就像是大多数家长给自己孩子的成年礼一般,得到鹰戒意味着雏鹰长大成为雄鹰了,未来的一切都要依靠自己创造。

    “长官,我将用生命和鲜血悍卫鹰戒的荣誉!忠诚!”

    在接受的鹰戒时魏明激动的大声吼道,鹰戒的荣誉是什么?是忠诚!对总理的忠诚是高于一切的荣誉,如果没有了忠诚,那么鹰营将不复存在。

    在营长为自己戴上这枚向往以久的银戒时,魏明有些挑动的用拇指轻抚了一下戒身,戒身上铭记有六个字。

    “忠诚、鲜血、荣誉!”

    “……鹰营是一个整体,只要他出身鹰营,我们就是血脉相通的兄弟,在军队之中,我们要遵从军人的荣誉,同样要悍卫鹰营的荣誉,人们常说,咱们雏鹰营里的孤儿是总理的孩子,咱们在军中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不仅仅代表着鹰营的荣誉,同样还包含着总理的期望,我们必须要用自己的行动告诉别人,我们不负于鹰营之名。忠诚是我们的生命,忠于总理、忠于祖国!”

    和大多数鹰营出身的军人一样,在他们的认识之中,忠于总理永远被摆在第一位,其次才会是祖国,军队之中明令禁止小团体,但是鹰营却是一个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不可分割的团体。这或许是军队高层对的鹰营又恨又爱的根本原因,军队喜欢鹰营训练出来的优秀士兵,也乐意承认鹰营授予的低级别军衔,但是却对这个明副其实的小团体却谨慎至极,这个小团体是一个滴水不进的团体。

    不过几年来,军队高层已经适应和接受了鹰营这个小团体在军队中的存在,毕竟任何一名军官都无法忽视这些年青人出色的战技,和那些接受几个月训练的士兵不同,这些接受数年训练的军人,更适合军队的需求,他们服从、忠诚,甚至于那种对命令近乎顽固的坚持,更是搏得了军方的欢迎。但是这种效忠个人的忠诚,却不是军方所能普遍接受的,这也造成了其被大量分散使用的现实,以避免其在某一战斗单位形成团体。

    但是这一切却并不妨碍他们经常举行联谊、聚会,他们都是孤儿,没有亲人,鹰营是他们的家,出身鹰营的战友就是他们的兄弟,当其它官兵休假与家人团聚时,这些人会返回自己的母营,那里就是他们的家,那里的少年就是他们的家人,在军队之中也是如此。

    这些人或许没有血脉关系,但是母营和忠诚却把他们联系在了一起,这一切也将注定会陪伴他们终身,直到死亡的那一天,忠诚是他们唯一的和根本的自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