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小市民的奋斗 > 第一卷 旧时代 第二卷大时代 第145章 军法事
    第二卷大时代 第145章 军法事 (求票中!)

    (这么快又到周末了,无语一定争取像过去一样,在周末实现加更!以加倍的辛勤来回报大家一直以来对小市民的支持和厚爱!拜谢!PS:求月票!。  )

    辛亥**时期,马安良身为提督衔西军统带,是甘南地区举足轻重的人物,其弟马国良与马麒同为西军协统。  陕西军民响应武昌起义攻克西安满城后,陕甘总督长庚将镇南军改编为精锐西军。  马安良借机全面扩军在狄到,循化河州等地招回兵6000余人此时候西军分为前,后,左,右,中五军,16个营。

    共和二年4月北洋政府任马安良为甘肃提督住兰州。  马麒率西军主力住甘南。  此的马麒才开始独当一面。  被委为姚岷协副将统8县之兵2390。  弟马麟升任西军分统,叔马海渊,堂弟马同,长子马步青等都成为西军营官,此时青马在西军中才开始自成一系。

    甘肃响应共和后,马安良借兵乱之机一跃成为西北回民之领袖,手握重兵盘踞兰州,与陆洪涛之振武军一回一汉,共同左右甘肃军政,显赫一时。  时甘肃临时议会议长李镜清向议会控诉西军军纪涣散,尤其批评马麒进兵宁夏时奸yin掳掠乱杀平民,咨请赵维熙究办,因而激起西军之强烈不满。  不久马安良指使西军营长马同率人刺杀了李镜清,因西军当时之盛,竟无人敢追究此事。

    西军之飞扬跋扈,终于引起赵维熙的不满。  赵维熙遂采取分化措施,先调同属甘肃回军地马福祥之昭武军远去宁夏,大将马(王)磷为甘州总兵。  再升马安良之得力部下马麒为西宁镇。  青马经过以马海宴、马麒父子为代表的两代人的斩荆劈棘终于成为陇上一路诸侯。

    马麒离开西军,自行在河州招募兵士,当时西宁驻军有西宁镇标:下辖(左,右,前。  后,中)五营。  另有付辖西宁办事大臣乾字马队。  海东巡防马队,查矿马队,共和三年年甘肃督署巡防营中路马队管带李乃芬被甘督赵维熙派抵宁,并有遣散之意,马麒 乘机将其改编为“西宁巡防马队“,后也编入宁海军。

    共和四年年初将上述西宁各军统编为“西宁青海马步全军”,简称“宁海军”。  最初草创7营。  后加上李乃芬一营,是时共计8营。  分为前,左,右三个路,马麒同时招揽军事人才,请来湘军出身的颜镇南主持训练,保定速成军校毕业的张昌荣为总教官实行新式步兵操典。  宁海军草创,有着重大意义是旧巡防队向新军队迈进的重要一步。  宁海军战斗力大为提高。

    此时完成草创的宁海军全军住青海广大地区。  自共和五年起,随着羊毛价格地飞涨,控制青海全境的得以垄断青海羊毛贸易地马麒因而大获其利,为了充实军械扩充宁海军实力,在向西北购械未果后,特意派李风鸣在天津以羊毛套购日本步枪2850余支、马枪1500余支。  重机枪8挺,至此宁海军才有了新式武器。

    辽阔的草原上,一列草原骑兵在草地中飞驰而过,那长长的骑兵队就像是一条翻滚着大地的灰链,生生草原一分为二。

    “但愿今天能追上那群不要命的东西!”

    骑在马上的马腾凤如此想到,作为骑兵五营的管带,自从十天前接到命令追击那些私闯进青海地汉人毛货商,按照从西宁统领那里得到的命令,一定要给那些个胆大包天的汉商们一些教训让他们知道这青海的地界到底是谁当家。

    十多天前,一群汉商开着大车私闯进了青海,到用茶砖、布匹、日用品从各地的蒙藏牧民那换羊毛,他们给的换价足比自家的商铺开出的换价高出三成甚至于四成。  一块粗叶制成地十八斤茶砖换二十斤羊毛。  搁在自家的商铺里头同样的茶砖至少能换三十斤羊毛,羊毛是现在统治养军的经费来源。  也是宁海军各级官佐的最大的收入来源,毕竟各级官佐同样设铺收购羊毛,以贩卖到包头谋利。  而现在这群私商冒然出现打破青海地规矩。

    “50万斤!这十几天他们至少收走了50万斤羊毛!”

    马背上的马腾凤在心里盘算着这几天从各个蒙藏帐房那里统计的数字,那群开着大车的私商一次卷了几十万斤羊毛,在青海可能不值300万,可是如果运到包头、、西北、张家口、天津等地,那些羊毛却能值几千万!

    “兄弟们!快点!等拦下商队,缴的茶货兄弟们分五成!”

    想到那些羊毛的价价值,马上的马腾凤不禁吞了吞口水,命令部队加快速度。  马腾凤之所以带着骑五营的八百多号兄弟在十天来不分白天黑夜的的奔波,就是为冲着这些羊毛,按照宁海军地规矩,若是缴了这批羊毛自己至少可以分到三成。

    “管带大人,汉人地商队正在日月山收羊毛!”

    就在这时前方飞来数乘快骑,是马腾凤派出的侦骑,在这草原上马是跑不过那些汽车地,所以马腾凤才会派出十几队侦骑去搜索车队会停在那,草原上的蒙藏牧民只能接受易货,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根本就不认得银元、票子之类,易货耗时耗力,只要车队一停下就别想走。

    “兄弟们听好了,看到汉商就开枪!不要让他们跑了!缴获的汉货兄弟分自取五成!记着了不要毁掉那些卡车!”

    马腾凤毫不犹豫的下了命令,在马腾凤看来如果下手犹豫些,那些商人一但开着大车跑了,想追都追不上,最好就是趁着他们的上下货时。  趁其不备干净利落地解决他们。  之所以又强调一遍不准毁卡车,是因为统领大人特意交待要留着那些卡车运羊毛,青海虽然富产羊毛但是受限于运力只能用骆驼、马队外运,每年只有两成的羊毛能运出去,其它的还是和过去一样丢弃无用,那些卡车可以把更多的羊毛运出青海。

    日月山属祁连山脉,古时为中原通向西南地区和西域等地的要冲。  日月山古时候称赤岭,得名于土石皆赤,或赤地不毛。  相传当年文成公主远嫁吐蕃,曾驻驿于此,她在峰顶翘首西望,远离家乡的愁思油然而生,不禁取出临行时皇后所赐“日月宝镜”观看,镜中顿时生出长安的迷人景色。  公主悲喜交加,不慎失手,把“日月宝镜”摔成两半。  这就是为什么把“赤岭”该称为“日月山”地原因。

    此时的日月山下绵延地藏民毡包前显得热闹无非。  来自附近的的藏民赶着牦牛、骆驼驮着平日里大都只能用来沤粪的羊毛来这个临时的新集换取茶砖、花布,那些汉商的开的换价远比回回商地更优惠。  即便是平日里买好回回的千百户也不会拒绝直接和这些私闯青海的汉商交易。

    “快点!让那些力巴赶紧把毛扎实抬上车,咱们在这里已耗了三天!这地方不能再呆下去了!”

    看着眼前热火朝天的交易场面,陈富财已经没有了初次交易时获得暴利的那种兴奋,心里的不安感反而越来的强烈起来,看着那些像抢一样的用毛货换着茶砖、花布地藏人、蒙人,陈富财知道至少在日落之前,自己的车队别想离开这个新集。

    尤其是从那些千百户的口中知道宁海军已经派兵出来的消息之后。  更是恨不得立马离开青海,钱固然重要,但至少得有命花吧!自打车队进了青海,半个月来车队就是利用卡车的速度和宁海军周旋,把青海视为禁锢的宁海军绝不容他人染指形为暴利地青海毛货生意。

    “娘的!这里的羊毛贱的就像草一样!连一块钱都不值的大茶砖在这就能换上二十斤西宁毛!难怪他们愿意出十万大洋让咱们护镖!这些西宁毛运回包头他们至少能挣十倍的利!要是他娘的……咱也带些货来。  走这一趟镖挣都的额儿钱都够娶房媳妇了!”

    看着那些衣着破烂的藏人、蒙人用一驮值数百元的羊毛换上几块茶砖、几尺花布时那副兴高采烈地模样,站在车顶上背着步枪地于栓在心里头骂骂咧咧道,和镖局里其它的镖师不同,于栓不过是刚入镖局地镖丁。  自然不能和其它的镖师那样。  来的时候大都夹带几十块茶砖之类的物件和那些牧民换羊毛、皮子,否则眼下心中也不会这般不平。  镖局里的有镖局的规矩,镖师可以在押镖时顺便带些杂物,顺便挣些额儿钱,而镖丁则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而此时站在车顶上放哨的十几名镖丁,大都双眼放光的看着镖师在那里和藏人比划着手势。  换着皮子、毛货这些东西运回西北就是大把的票子。  心中嫉妒不已的于栓甚至没看到远处的草原上扬起的阵阵尘烟,忽然间绵延数里的尘烟慢慢向两侧散去了。

    “轰……”

    陈富财有些诧异的听着远处传来的阵阵如雷呜般的声音。

    “打……雷了!”

    “东……东家……宁……宁海军!”

    原本站在车顶上的镖丁朝着轰鸣声传来的方向望去,突然惊恐的大声叫喊道。

    听到镖丁的喊声,一直心神不定的陈富财急忙惊声喊道,见那些雇来的力夫仍然在朝车上抬着毛包,一边跑着一边大声的喊叫着让他们停下。

    “快!快上车!……别抬了!赶紧走……”

    从那些散商的口中,陈富财知道一但自己这些人落到形同土匪的宁海军手里会是什么下场,轻者失财、重者丢命,此时陈富财的心里只剩下一个想法——逃!赶紧逃!

    当陈富财被突然出现的宁海军吓的脑中只剩下逃字的同时,在西北却因为一家三流小报的头版头条而掀起一场前所未来地风暴!

    有很多时候风暴总是在不经意之间突然出现在人们的面前。  当《公平报》在头版刊载了《似是合法?》的报道之后。  这篇长达万字的报道就像像是在西北上下扔下一枚重磅炸弹一般。  人们被报纸上的报道惊呆了。

    距离西北仅几十公里的张家口官场会糜烂至止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更让人发指地是那些官员的所为。  官商勾结、逼死人命这一切在所有人地眼中根本不可能在西北发生,但是现在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而且就在距离西北仅咫尺之距的张家口,一个以西北的卫星城存在的城市!。

    “这是真的吗?”

    每一个看到《公平报》的市民都不禁问道。  作为一个发行量尚不足万份地小报,人们在心惊之余不禁怀疑这一切的真实性。  毕竟报道中一切颠覆了他们的认知,在他们看来西北或许是中国的最后一块净土。  而现在《公平报》上的一切打破了人们的幻想,世界上从来就不曾有过净土。

    作业西北超过300家报社中一员《公平报》是以“唤起民众爱国,开通地方风气!扬人间之正气、指世界之丑陋!”为宗旨,创刊不过半年余,发行量仅只有数千份,记者仅不过四、五人。  这样一家小报突然在头版捅出张家口官场糜烂之新闻的真实性,自然会受到人们的怀疑。

    “主编。  谢谢你!”

    看着地头版上自己的文章,任明图发自内心的面前的聂主编道着谢。

    “这是这个月的工资,双份,每个人都有。  如果万一咱们被告上了法院,到时候一但赔偿的话,咱们报社也就可以关门大吉了。  ”

    低着头审阅着稿件地聂凤平扶了一下眼镜,便从抽屉里取出一个信封放到桌上,然后头也出未抬说道。  声音显得异常平静。  似乎并不是在说什么大事,好像要关门的并不是《公平报》一般。

    “主编……”

    看着平静异常的主编,任明图一下愣住了,只是不知所措的站着。

    “我已经和西北公报、希望报还有其它的十几家报社联系过,他们说愿意社里的员工到他们报社工作,其中也包括你。  明图,到时好好干,有几位主编对您的魄力可谓是大为称赞,甚至《西北时报》的周主编也打电话过来,说如果你愿意随时可到《西北时报》工作。  我个人建议你去时报,周主编是司马主任的座上宾,到了那儿即便是张家口市政府也在考虑一二,到时周主编帮你从中斡旋一下,你应该不会承担什么责任,最多只需要登报道歉。  ”

    聂凤平依然没有抬起头。  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仍然和过去一样静静的审阅着稿件。

    “主编,我……”

    眼前地聂主编言语中地对自己的关切。  让任明图忍不住涌出了些许泪水,声音也显得有些呜咽。  如果不是自己一再坚持,如果……恐怕也不至于如此。

    “好了,我说地是最坏的结果。  记住了,如果咱们报社没关门,这份工资可是两个月的工资!这个月发了下个月就没有了。  怎么还不出去?不需要工作吗?当记者的不勤快些,新闻就让其它人抢走了!记住,只要咱们《公平报》一天没有关门,咱们就要做好自己的工作!还不快去”

    就像平时一样聂凤平喝声说道。  作为主编的聂凤平需要报社的每一名记者都像拧紧发条的钟表一样,不分昼夜的工作、挖出新闻、挖出大新闻,就像现在的这个新闻一样,或许这个新闻会让《公平报》因无法支付赔偿而关门大吉,但是同样可以让《公民报》成为西北的知名报纸,挺过这一关《公平报》就不再是一个默默无闻的街头小报。

    “要把《公平报》办成和《西北实业报》、《西北时报》一样的全国知名的大报!”

    这是在《公平报》刊时的聂凤平说过的话语,这也是聂凤平会发任明图的文章的原因,风险意味着机会,机会意味着成功。  所在犹豫了两天之后聂风平还是决定发这个新闻,并不仅仅只是因为任明图的那句。

    “记者应该成为社会上地正义之声。  为社会仗义执言!即便代价如远庸先生一般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自由与正义!”

    站在办公室窗后内看着窗外这个充满朝气的城市,前所未有的愤怒在司马的胸口处弥漫着,报纸上报道的张家口的官场的所做所为已经达到令人发指地地步。  一直以来司马都自许西北或许是全中国无论是现在或是未来最公正的地方,这也是司马最自豪地地方,现在有人狠狠的在司马最自豪的之处给了司马一个耳光。

    “我相信正义终有一天会降临人间,正义的光芒将会驱散人间的阴霾!还人间一普世晴空!”

    曾经司马用最美好的期待和坚持相信这一切,尽管司马知道这一切的希望渺茫至极点。  甚至于自己生世不可见到那一天,尤其是在见识到太多地阴暗面之后。  但是在西北。  给司马实现这个梦想的机会,司马努力按照自己的方式去打造这个普世晴空。

    “畅卿,通知陈英检察官和翁敬棠**官过来,还有石磊,他的调查部眼睛是瞎的吗?还有……让他们立即过来!”

    盛怒中的司马转身拿起电话对门外的杨永泰说道。

    尽管还不知道事实的真相,但是司马知道这件事一定要调查个水落石出,需要给民众一个交待。  如果如报纸上所言,即便是所谓地合法,也同样会给民众一个交待。

    身为检察官的陈英看着手中的报纸,愣了半晌而未说什么话来。  张家口官场糜烂无论是真是假,身为检察官的陈英都知道自己所需面对的会是什么。

    “为民众负责!”

    看着身后的悬挂地字幅,陈英在口中轻声说道。  这或许会是自己出任西北的地方检察官以来第一次对西北政府机关进行独立调查。  检察官的权力来自于民众,自然需要为民众负责!

    按照西北的相关法律规定,地方法官和地方检察官由公众选举产生。  选举制改变了检察官的权力授受关系。  确立了检察官一系列新的权力、权威和责任。  检察官不被视为法院的低级官员或助手,而是与法院平行的、独立的官员。  检察官也不再受制于任命他们的官吏,而是直接对选民负责。  检察官具有了独立地法律地位,有权独立地进行诉讼,幷且获得了必要地自由裁量权。

    “陈检察官,主任办公室来电话让您立即去一趟。  主任召见您有要事!”

    就在这时陈英的秘书推门走进来汇报道。

    “我知道了!”

    虽然还不清楚是为什么事,但陈英仍然可以猜测一二,如果没错一定是为了张家口官商勾结一事。

    “方今魑魅魍魉,横行于世,而能主持正义,不饶不屈者,首赖法官。  法官以法为依归,法之外,绝无顾忌,是故法也者,正义之结晶,而法官之身,正气之所寄也。  尔侪择业既精,操此正直公平之工作,内之可以修其身,而为圣贤君子;外之可以宏其业,而谋国利民富,其前途之光明,及其良心之愉快,为奚似耶?以较行政官虽收入甚微,不能与权势者争显赫,而不必出入于王公大人之门,趋承于军阀政客之前,清高自持,出污不染,人格之判,何啻霄坏?诚能以官为隐,自可心安理得,彼富贵而龉龊者,奚值一顾耶? ”

    翁敬棠看着手中地《法律月报》上的《法官之生活》一文,文中所言是以法官人格立意。

    共和以来,各地对司法官之选任,向来异常严格。  就司法官任用,非具备法定资格,不能派充学习;非学习二年,不能候补;非有缺额,不能派署。  派署非满一年,不得荐署。  荐署非满一年,不得实授。  而一般公务员的任用,仅分为试署和实授两个阶段,试署满一年者,即可实授。  由于司法官条件之严格,而酬金却低于同级公务员,使得很多人望而却步。

    “似是合法?”

    放下手中的《法律月报》翁敬堂看着桌旁地那份特意让秘书买来的《公平报》脸上露出些许讥讽的笑容,《公平报》的这期头版一出西北震动。  在这种前提下翁敬堂不相信一切还会善了,尤其是那位对清廉的官场有着几近病态般执着的司马主任而言,他绝对不会容忍那些官员用这些看似合法的手段谋取私利。  更何况他们还间接害死了他人地性命。

    “他既然可以为了吸贩大烟枪毙数百人。  那么就绝不会放过张家口的这群污吏!”

    想到著名地西北禁烟案翁敬堂在心中如此想到,尽管知道或许这一切违背了法律精神。  但是在翁敬堂内心看来。  仍然可以接受,虽然表面上翁敬堂对此持反对态度。  想到那群污吏所为。  翁敬堂不介意在公署采取特殊手段时保持沉默。

    在西北的禁烟过程中的集中戒毒、没收烟商财产、大规模处决烟商,所有的一切仅仅只是一纸行政命令而已,所经过的只有军事法庭进行的快速审判,从审理到判决前后仅不过一天而已,强硬没有任何妥协的禁烟令,得到地结果是边防公署所辖省区无一例外成为中国的无烟区,没有任何人敢干挑战西北禁烟的决心。

    “**官。  主任办公室的杨秘书长来电,主任请你立即去他的办公室。  ”

    面前端坐的陈英、翁敬堂二人,是司马为了促进西北的司法的公正和独立。  特意从内地请来地两位大名鼎鼎的司法界人士,前者敢向国务院总理发传票、后者在多年后曾以厕所秘写检诉书,检诉财政部以及外交部总长,而司马取这二人做西北的地方检察官和**官,正是取两人的身上的正气和骨气。

    “翁法官,您告诉我。  按照国家和西北的地方法律和法令,如果调查结果证明确有其事地话,法院是不是无法制他们的罪!”

    看着眼前的端坐的二人,司马强压着心中的怒火问道面前的二人。

    从石磊那里司马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尽管得到的答案让司马心中只剩下杀人的冲动。  。

    “当政府率先违法的时候,怎么指往民众守法!在政府地为一时方便。  而选择牺牲法律之尊严地同时,为之陪葬的恰恰正是司法之公正!”

    后世警言让司马不得不有所顾忌,毕竟一直以来,司马所追求地正是司法的公正与独立。  司法公正是保障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当司法出现不公正的时候,那么整个社会就不可能存在任何公正可言。  正是基于这个观点和后世的教训,自从西北走出工业区后,司马都一直努力在察哈尔、绥远、热河原有司法体系上构建西北独立的司法系统,以司法的完全独立确保司法公正。

    断不能因为一时之怒而选择牺牲整个司法体系和这最后一道防线。

    “就法律上来说,张家口官员的所为并非没有违法的迹象。  但是如果我们追究其法律责任的话。  量刑最重也仅只能量刑不超过半年!”

    翁敬堂如实的回答着主任的提问,张家口市长张尉伦不愧是东京帝**律系高才生。  所有的一切都做的是几乎没有任何漏洞可言,即便是查来查去最多也就只能制其一个不作为,量刑不会超过半年,这个结果并不是翁敬堂愿意看到的。

    “主任,据我所知,西北各级政府机关的公务员都是预备役军官!我想或许交由军事法庭处理此案,或有意外的收获。  ”

    见主任听到翁敬堂的话后眉头皱成了一团,于是陈英便开口说道。  在来的路上陈英已经仔细考虑过,无论是地方检察官或是地方法院都不适合介入此案,因为他们并没有违法。  但是却并不意味着他们的罪行可以因此而无法定罪,地方法院不行,不代表军事法庭不行!

    “军事法庭!”

    陈英的提议让司马愣了一下,然后瞬间明白了陈英的意思,用军事法庭处理此事确实可以取得自己想要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