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小市民的奋斗 > 第一卷 旧时代 第204章 俄国 (求红包!)
    第204章  俄国 (求红包!)

    (明天就年三十了!提前给众位大大们拜个早年!顺便说声!春节了!月票红包拿来吧!嘿嘿!)

    彼得格勒,就是战前圣彼得堡,两年前表兄弟之间的战争爆发之后,因为圣彼得堡的德国味太浓而被更名,作为俄国的首都,这座做落于位于芬兰湾的最深处。  为大涅瓦河和小涅瓦河汇聚的三角洲地带。  1712年,这里成为了俄国首都。  其后200余年,它始终是俄罗斯帝国的心脏。

    走在涅瓦大街上穿着毛皮大衣、头戴着毛皮帽的冷峰,在这个俄罗斯帝国的首都的街头上并不怎么显眼,可是时不时总有一些身着光鲜的绅士或军官以及贵****和冷峰热情的打着招呼,冷峰总是面带着微笑热情的回应着。

    很多俄国人之所以对这个黄皮肤、小眼睛的中国人这般客气,自然有他们的道理,作为整个彼得格勒最大的面包商,在这个特殊的时期能赢得人们的尊敬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在食物匮乏的战争时期,在彼得格勒拥有超过八百家面包商店,二十五家面包厂,每天可以供应彼得格勒以及周边超过一千五百吨面包,控制着整个彼得格勒80%的面包供应,如此一来,甚至连沙皇都听说过这个成功的中国商人。

    而做到这一切,只不过用了半年的时间,这也是很多俄国人对其倍加尊敬的一个原因,只用了半年地时间就收购了彼得格勒大部分面包厂的成功商人。  当然会赢得他们的尊敬。

    无论是沙皇或是还是彼得格勒的官员们,都非常乐意看到有这么一个中国商人在食物匮乏的特殊时期保障着首都的食物供应,更何况甚至于在食物供应日渐紧张的特殊时期,他地面包的供应地价格甚至比半年前的价格还要底上5%。

    而之所以会以如此底价供应着面包的原因,就是因为在冷峰的工厂之中,他们生产的面包是特殊的土豆面包,其中1/3为土豆泥。  2/3为面粉,当然其中还会添加一些麸皮以降底成本。

    虽说这种面包的口感一般。  可是在这个食物匮乏地时期,对于彼得格勒的居民而言,这些价格低廉、口感一般的面包却是难得的美味了,至少绝大多数普通的彼得格勒的居民都可以吃得起这种面包,同时还可以保障供应足够的数量。

    因为有上充足的食品供应,虽说现在彼得格勒地时局仍旧动荡不安,内阁仍然像上半年一样走马灯似地更迭。  可是原本激荡的市民阶层却出奇的稳定了下来,原因就是因为面包。

    用内务大臣克拉科夫的话说“如果不是有了冷峰的土豆面包,我真的很难想像现在地彼得格勒的秩序会乱成什么样子。  ”作为内务大臣的克拉科夫当然知道彼得格勒的秩序混乱有60%以上的原因,都是因为食品供应的问题,现在既然有人出面帮忙解决了这个问题,那么克拉科夫自然对此非常乐见。

    克拉科夫甚至于还向冷峰的企业签发了特殊通行证以及特殊供应证,以保证其的原料运输以及燃料供应的畅通无阻。  当然这一切是在冷峰在克拉科夫身上作相应的投资之后才得到地。  有了这个特殊通行证,则使得冷峰地企业可以得到每月两趟专列的保障。  从哈尔滨到彼得格勒之间地专列保障。

    “冷老板,好久不见啊!这些日子可托了您的福了,莫不是这又有什么好事照顾小号,请冷老板,楼上细谈!”

    华福洋行的经理赵永强打着躬说到,在彼得格勒的华商们有几个不知道。  眼前这冷峰可是座财神啊!原因无他,就是因为这冷峰做生意比一般人活道。

    让那些老毛子拿出自家用的银餐具、灯台之类换面包供应月票,就是毛皮大衣之类的也能拿来换面包票,这种把当铺的生意做到面包行里的事,在这彼得格勒里头可是头一份,这些东西在这兴许不值什么钱,可是运回国内,那可就挣大发了,跟着在这做生意的华商可也没少从中受益。

    “这是公司来的消息,大老板希望你能再把生意扩大一些。  要优先保障彼得格勒的食品供应。  绝对不能让彼得格勒的食品供应出了乱子。  ”

    一上了楼进了办公室后,赵永强便正色对冷峰说到。  做为公司的派驻俄国的情报主管,更多的时候赵永强在其中扮演的是一个居中的信息传达和协调各部行动的角色。

    对于眼前这个年青人这半年来的表现,赵永强非常满意,至少半年能控制下彼得格勒食品供应,这么突出的成绩,无论是大老板还是老板都非常之赞许。

    “嗯!请老板放心,彼得格勒食品供应至少一个月内不会出任何问题。  ”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派到这里开面包厂,可是冷峰仍然很完美的完成公司交给自己的任务——保障彼得格勒的食品供应。

    虽然保障彼得格勒的食品供应一定程度上缓和了彼得格勒的局势,但是食品更多的时候不过是只有一个导火索罢了,当沙皇军队接连遭受失败的时候,背叛和骚动迅速蔓延。

    现在的俄国局势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实际上目前俄国的局势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紧张,大的历史并不会因为一些细小的改变而改变。

    “从宫廷里传出的消息来看,现在一些人正在酝酿一场政变,而现在的彼得格勒早已变成了一个火药桶,随时都有可能爆炸,我希望公司能对此早做安排。  以免公司在俄国承担不负要的损失。  ”

    现在在彼得格勒算是名望最大地华人的冷峰,一直以来都在利用这些做为自己的资本结交了一些俄国的权贵。  当然或多或少的从他们那里得到了一些消息,知道他们正在酝酿着一些阴谋。

    “对于这些公司已经了解,已经开始安排后继计划,你不用担心。  部里派了一批行动组的特工,回头你在你的厂子里安置一下,还有部里运来地第三批武器已经随你们公司有专列运来了,别忘了把这批武器运到城外的仓库里。  ”

    喝了一口茶后。  赵永强开口说到,虽然不知道部里为什么要运这么多武器到俄国。  但是赵永强相信部里既然这么安排,肯定有部里特别地用意。  就像部里要求自己掌控旅俄劳工一样。

    为了达成部里的目的,赵永强还借助驻俄公使馆的帮助,成立了旅俄华人互助总会,以为华人争取福利,经达小半年的努力,现在的旅俄华人互助总会就是旅俄的百万华人三十余万华工地依靠。  即便是在酷战正酣的前线的华工营里,也有旅俄华人互助总会的身影。

    “另外,还有一件事件,你必须要亲自处理,把这些俄国人邀请到公司,为公司服务!这件事是我们的大老板亲自安排下来的,这是名单和资料。  大老板交待过我们要尽可能的把这些俄国专家学者请到西北,那些用红线标注的学者是一定要请到西北。  至于其它尽力而为。  记住是请到,不要动粗。  当然,这些并不紧迫,你可以接触一些并不重要人物,先试试看,相信不久之后。  我们会有机会地。  ”

    说话间赵永强拿出了一份厚厚的名单资料出来,作为西北人,赵永强自然知道公司对于技术的重视,所以公司想要把这些专家学者邀请到公司,那就再正常不过了。

    当然赵永强并不知道这份名单,实际上是司马按照在后世收集的俄国专家学者名录进行的一次大汇总,按照这份名单司马几乎把涉及各个行业的俄国地专家学者来个一网打尽。

    之所以列出这一份庞大的俄国专家学资料,实际上就是司马为了解决现在的西北面临的技术专家不足,这一点一直以来都在困扰着西北的发展,甚至于现在这已经成了限制西北的发展瓶颈。

    而依靠从国内挖掘专家学者显然不太现实。  国内根本没有那么多的专家学者可供西北使用。  所以最好的办法只能依靠从国外聘请。  司马除了尽可能的从美国聘请专家之外,就是把目光投向了俄国和德国。

    即将爆发**的俄国。  将是俄国历史上规模最大地人才外流,超过百万受过高等教育俄国人为躲避**逃至国外,其中不乏大量地专家学者,如果西北可以得到这些专家学者,那么西北将会从中受益甚丰,必竟无论是西北的工业发展,还是西北未来地大学都需要这些专家学者。

    ----------------------------------------------

    伊戈尔.伊万诺维奇.西科斯基,这个名子在俄国是最常见的一个名子,在俄国的大街上随便拉一个男人一问,恐怕就是一个西科斯基,但是设计制造出“俄罗斯勇士”和“伊里亚.穆罗梅茨”重型轰炸机的伊戈尔.伊万诺维奇.西科斯基却只有那么一个。

    “倾斜的翅膀同样可以飞翔!”

    在位于彼得格勒飞机制造公司里的伊戈尔的办公室里,正在图纸上完善着伊里亚.穆罗梅茨轰炸机的一些细节的伊戈尔,此时放下手头的工作,仔细的看着图纸上的飞机。

    “等波罗的海汽车公司的发动机批量生产了,穆罗梅茨的最新的改进型就可以大规模生产了,生产规模就不用再受限于发动机了!”

    看着图纸上为了适应新型发动机,而进行修改的飞机,伊戈尔自语说到,穆罗梅茨对于伊戈尔而言就如同孩子一般,穆罗梅茨倾注了伊戈尔大量的心血。

    但是因为所有的伊利亚.穆罗梅茨飞机地动力都由俄国之外国家的各种发动机提供,主要的国家是法国和英国。  这种状况影响了飞机的生产。  因为获得足够数量的引擎以赶上飞机生产的速度几乎是不可能的。

    直到去年地年底,俄国波罗地海汽车公司设计制造的四台引擎被安装到了一架伊利亚.穆罗梅茨飞机上,并计划在今年进行批量生产。

    对于伊利亚.穆罗梅茨地大规模生产,一直非常期待的伊戈尔当然是非常急切的等待着这一天,并且不停的对伊利亚.穆罗梅茨进行着修改,以期其能成为最好的轰炸机。

    “现在街头的情绪好像越来越紧张了,真不知道这场该死的战争。  还能不能进行下去!”

    看着窗外地的厂房里的传出的灯光,伊戈尔自语到。  这场战争虽然给伊戈尔带来的荣誉和财富,但是在这场战争中伊戈尔已经失去了太多的朋友,就是自己在海军服役的兄长也在这场该死的战争刚一爆后不久,所服役地军舰就被德国人的潜艇用鱼雷击沉,随着军舰沉入了波罗的海冰冷的海底。

    “哎!真不知道这场战争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伊戈尔看着自己办公桌上的那个,母亲在自己年少时从一个摊贩那里买了一个来自中国的玩具——竹蜻蜓。

    正是这个竹蜻蜓倾斜地翅膀。  给予了双手有残疾的伊戈尔信心,一直支撑着伊戈尔走到现在,取得今天的成就。

    “有一天,我会设计出和你一样的飞行器!”

    拿起放桌上的那只竹蜻蜓,伊戈尔轻轻的用自己的手划动着竹蜻蜓倾斜的翅膀,在心里自语自语到。

    --------------------------------------------------

    “轰……”

    当一发炮弹把坚硬的冻土炸飞的时候,染着硝烟地冰雪已经不像过去那般雪白,遍布着弹坑地战场上横七竖八的散落着被摧毁地铁丝网。

    “这群大鼻子打了老几年了。  他娘的怎么还没打够!”

    身上披着白床单的老庄子一边用钳子连接着被炸毁的铁丝网,一边强忍着身下的硬实的冻土传来的寒气,尽管身上厚实的大衣里,穿着旅俄华人互助会提供的羽绒马夹。  但是趴在冻土地上,仍然让老庄子感觉到一丝刺骨的寒意。

    “赶紧把活干完,这互助会前天可是送来的五花肉还有白面。  把这些铁丝网接好回营里去吃饺子去!”

    想到回到营里后能吃到热气腾腾的饺子,老庄子感觉到身上双回来了些许热气,能在离家万把里路的地方得到互助会的帮助,让老庄子第一次知道原来除了老乡之外,还有一个词叫什么来着,叫一国同胞。  什么是互助会,就是同胞互助之会。

    “同胞之间要互助友爱,相互扶持,彼此守助,这样才能让那些老毛子大鼻子不敢欺负咱们!”

    可不就是这个理。  如果不是互助会把大家都扰在一起。  用罢工、外交交涉的方式争取权益,像现在干这样的活。  估计都是让华工拿命去硬扛,那里会向现在这样,小心翼翼的干活。  搁过去那些个老毛子什么时候把自己这些华工当成过人,这是啥,这就是团结的力量。

    一边干着活一边想到自从有了华人互助会以来的好处,来俄国干了两年多活的老庄子当然知道现在的互助会给大家的带来好处。  正因为看到了这些,并实实在在的体会到了互助会的好处后,历经九死一生活下来的老庄子,才会成为坚定的互助会锄奸组的成员。

    互助会锄奸组,是互助会在各个华工营中建立的一个秘密机构,过去为什么那些老毛子可以随意欺负旅俄的华工,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那些老毛在每个营里都编有多个听他们使唤的头目,用这些头目来管理华工,来欺负华工。

    过去为了抗议老毛子不拿华工当人看的行为,华工们也曾举行过罢工,但是因为那些头目们从中干涉。  这些罢工大都最后被平息,而那些罢工的工人也被投入前线最危险地地方,大都惨死在德国人的机枪、炮弹之下。

    自然的,当互助会派人以慰问华工的名义来到这些营地后,为了能够让三十余万旅俄华工统一到互助会的领导之下,除了通过贿赂驻俄公使的方式,把华工的管理、慰问纳入到互相会之内。  以驱逐所谓地那些官派外交署员之外。

    那些与俄国人合作的各营队地头目,也是必须要清除的对象。  对待他们显然不可能像对付那些官派外交署员依建立锄奸队就成了必然。

    通过长时间用一些事实对华工的秘密的宣传和鼓动,使得他们相信那些营队头目大多数,都是以出卖劳工利益为自己谋利汉奸,然后再筛选出一些骨干成立了各营的秘密锄地奸组,利用各种机会暗杀掉那些和俄国人合作的营队头目。

    在此之后通过互助会会员出任营队头目的方式,进一步巩固了了互助会在各个华工营中地地位,现在旅俄华人互助会。  实际上已经完全控制了从海参崴至乌克兰、白俄罗斯等地前线的数千个华工营。

    “咦!那是?”

    这时正在连接着铁丝网的老庄子,看到十多米外的一个弹坑附近,一个覆盖着一层冰雪的物体,那是一个被冻实的尸体,从大衣上看上一个俄国士兵,当然在这个随处可见到尸体的战场上,这并不能吸引老庄子的注意。

    吸引老庄子注意地是那个尸体压在身下的露出的东西,那是个覆盖着冰雪的枪托。  虽然并不怎么显眼但是老庄子还是一眼认出了那就是步枪的枪托。

    “尽可能的收集武器,以备不时之需!”看到那件武器后,老庄子想到互助会早先给自己地指示,于是连忙停下手中的活计,匍匐的向前移动着,以便能够弄到那支步枪。

    “没想到还有这么多子弹!这小子应该还没开枪。  就让被打死了!”

    抽掉死尸身上的皮带,然后仔细检查了一下皮质的弹药包,老庄子发现弹药包里面竟然装着满满的子弹,老庄子忍不住说到。  显然这个死去的士兵,并没有来的及开枪就已经死去。

    当完成了数百根断裂的铁丝网的连接后,老庄子匍匐着在战场上,又仔细检查了一遍,最后竟然捞到了几枚手榴弹,还有一支只有三发子弹手枪,有几支刺刀。

    ---------------------------------

    在距离前线十多公里地森林里。  分布着一处战后地用木板建成的简易地临时仓库。  这座由数座简易的木板结构仓库组成的库区,是用来存放从前线收集到的战利品。  这些种类繁杂的战利品,经常被看管这里俄国士兵们拿来换酒喝。

    “谢廖沙,我的朋友这是你要的酒!这酒可比你们的伏特加要烈的多!”

    头剃着光头,载了个棉帽子,身上穿着破旧的有些宽松的俄**大衣的李光头,手里提着两个酒坛,走到看管仓库谢廖沙身旁,用并不流利的俄语对他说到。

    和这些老毛子做朋友很简单,只要你有酒量,有烈酒就行,酒量对于像李光头这样的东北人,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而得到了互助会帮助后,劳工营每个月都可以得到一批从国内人运来的烈酒,然后用酒和俄国士兵交朋友,以得到想要的东西。

    “谢谢你,李!现在仓库里没人,你看看进去选些东西,听说就到你们中国的新年了,仓库里有不少德国人的好东西,选一些给家人寄回去。  ”

    放下手中的步枪,谢廖沙笑呵呵接过酒坛说到,在前线能够得到这些烈酒显然有些不太容易,必竟现在伏特加的供应非常有限对谢廖沙而言,没有什么东西比李送来的烈酒更好的礼物了,于是谢廖沙开口对眼前的这个李光头说到。

    “呵呵!谢廖沙,那多不好意思啊!”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李光头的脚步还是朝仓库大门处走去,然后推开仓库的木门,就径直走了进去,进了仓库,李光头就从口袋摸出手电筒来,在黑暗的仓库里找寻着什么,最后找到了距离地面数米高的仓库的窗户。

    踩着墙边的木箱,李光头半个身子探在窗后,然后用手捂着手电筒,对着林子里照着,电筒的光线透过手缝传到了森林中,而这时森林中也时亮时灭的闪了几道灯光。

    看到森林里的信号之后,李光头便从大衣里拿出贴身放着的折叠弩,又脱掉大衣去掉裹在身上的绳子,用了数分钟对算把绳子重新在木箱上盘好,然后给弩上弦,把系着绳子的弩箭装入折叠弩中。

    “嗖!”

    当弩箭被射出之后,盘着的绳索也被弩箭带了出去。  直到森林里传出了信号后,李光头才把绳子拉紧后捆扎在窗户上,然后跳进了仓库里用手电筒找着需要的东西,在这种仓库里有着太多的物资,可供李光头选择。

    借着手电筒的灯光,李光头看到了仓库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一堆捆码着的损毁的德国步枪,这些枪托、护木大都损步枪就是李光头此行的目的。

    把这些步枪十五支一捆用破旧的德军大衣包起来之后,用德式的武装带把包裹扎紧,然后便系上钩索,然后扛到窗口挂好钩索后,借助重力包裹便从倾斜的绳索上滑入了森林之中。

    “呵呵!谢廖沙,这几条德国的皮带很不错,还有这几件大衣,等过几天到城里把这些给老家寄去!”

    半小时后,抱着几件大衣拎着皮带的李光头从仓库里走了出来,看着正贪婪的抱着酒坛的谢廖沙开口说到,闻着谢廖沙身上的酒气,李光头知道这小子肯定喝了不少。

    和谢廖沙随便说了几句话后,李光头便抱着大衣哼着小调走出了库区,在李光头看来今天晚上的这一趟是再值得不过了,两坛酒换了三百多支步枪,甚还有架重机枪,再加了几箱子弹,这生意做的再合算不过了。

    “华工想要自保,就必须要有自己的武装!”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互助总会一直强调各个华工营都要建立一支武装队,但是李光头知道互助会这么要求肯定有他的道理。

    再者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就是冲着俄国乱的这个样子,李光头也觉得像自己这样的华工们恐怕真的需要武器,要不然的话万一发生什么,那么到时候还不是任人宰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