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小市民的奋斗 > 第一卷 旧时代 第一百七十五章 旗
    第一百七十五章  旗

    (新年将至,在这小市民和无语祝大家在新的一年中,好运连年,事事如事,财运连年,艳福连连!PS:求月票中!)

    “叭”

    十二月里的清晨的西北仍然笼罩在片浓雾之中,雾气还没散去,一个骑着自行车的报童,便骑着自行车把报纸了送到定报者家门前的报信箱里,信箱盖的开合响起了清脆的金属撞击的声音。

    这些送报的报童大多数是西北中学里勤工俭学的学生,每天早晨五点多的时候,他们就会从学校那里搭着电车到报社领取报纸,然后骑着自行车在早上7点之前,把报纸送到整个西北工业区所有的定阅者的手里。

    “快点,再快一点!”

    今天的骑着自行车努力送报纸的王天赐,显然已经没有了以往的那份闲情逸致,此时的王天赐只想尽快把报纸送到每个人的手里,如果有人看到王天赐的话,会看到头戴着皮帽,用围巾围住的脸颊只露出眼睛在外面,但是此时王天赐的双目通红,好像刚刚哭过。

    “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为什么他们这么的无耻!”

    把报纸钉在社区里的图报栏里的时候,看着报纸上头版登出的图片,照相凹版印出的图片非常的精美,与照片实拍并没有什么区别,西北实业报是中国第一个使用照相凹版技术印刷报纸图片的报社。

    但是高清晰地图片,此时却显得如此之刺目。  图片里那些持着步枪牺牲保安队员,被杀的机车工人,还配发了他们生前的照片,看着照片中面带着微笑身着军装的保安队员们,很难想像如此年青的生命,竟然在昨天下午已经消逝。

    因学校属于半封闭的式的学校,以至于王天赐等人直到早上领报纸时。  才知道这个消息,看着报纸上地他们的照片。  王天赐和同学们忍住红了眼睛。

    在看到报纸下地被炸的肢离破碎,仍然燃烧着的火焰的汽车,他们竟然在昨天晚上对司马先生发动了暗杀!虽然好人自有天佑,他们卑鄙的暗杀,并没有成功。

    但如此卑鄙的行为,却让王天赐的心里装满了对政府不满,以及满腔地愤怒。  他们先杀了西北的保安队员们,然后又进行了暗杀的,怀着悲怒交加的心情让王天赐只想尽快的把报纸送到每一个西北人的手里,让他们知道政府对西北做了什么。

    “为什么还要表决!”

    张贴报纸时,看着报纸启头的上的今天上午十点将在各社区举行投票表决地通知,心里仍然充满不平的王天赐自言自语到,王天赐知道自己的父亲为**在汉阳牺牲在北方军的枪口下,现在北方军又要对西北下手了。  为什么公司还要进行投票,对此王天赐的心里充满了不解!

    “咔!”

    一大清早,刚刚起床身上穿着大衣的秦朗便习惯性地到了餐厅,拿起放在饭桌上的报纸和牛奶,作为一个普通的技术人员,过去在关内时秦朗永远都无法想象自己能过上这样的生活。

    十几岁的时候秦朗就进入了江南制造局工艺学堂学习。  然后就在江南制造局工作了二十多年,后来成为无烟火药厂的技师,虽说报酬还算不错,可是对于家有四个老人,一个妻子以及六个儿女需要赡养,而且还需要支附房租的秦朗而言,制造局每月五十元的工资,远不够庞大的家庭生活所需。

    半年多之前,在别人的介绍下秦朗才来到西北,凭着在江南制造局积累地技术和经验。  很快就成为西北第二机械公司无烟药厂地一级技师。  每个月两百元的工资,足够让秦朗全家过上富足地生活。

    而且在西北秦朗还不需要支付子女们的学费。  不过半年,秦朗就已经依靠贷款,在西北买下了现在的这处洋楼式的住宅,享受着从来末曾享受过的生活。

    今天习惯性的一边喝着牛奶一边看着报纸的时候,刚一打开报纸,秦朗就失手把杯子跌落在地,一声清脆的玻璃杯碎裂的声音,震惊了刚下楼准备吃早点的的儿女们。

    “爸!怎么了!”

    刚走下楼的秦少岭听到餐厅里传来的玻璃杯摔醉的声音,急忙跑过去,看到父亲拿着手中的报纸面色激动的样子,便开口说到。

    “暗杀!”

    从父亲手中接过你报纸的秦少岭看着报纸大声惊叫到,已经十九岁的秦少岭正式西北中学的高中部就读,正想吃完早餐后,就和弟弟妹妹们像以往一样去学校,顺便告诉同学们昨天下午火车站发生的事情,没想到昨天晚上竟然要有人暗杀先生。

    “父亲,我们还在犹豫什么,为什么还要表决,现在是我们拿起武器争取悍卫自由的时候了!自共和以来,我们的政府的一直被野心家们占据着,临时约法赋予人民的权力被他们侵犯着、践踏着,我们还在犹豫什么!如果西北没有了,我们还会拥有现在这样的生活吗?我昨天晚上已经和二弟商量好了,我们要去参军,我们要拿武器保卫西北,保卫我们生活!不仅仅是为了保西北,保卫自由,也是为了您和爷爷奶奶、姥爷姥姥,还有母亲和我们的弟弟妹妹,是为了西北的每一个家庭!无论如何我们都去,即使没有得到您的同意!”

    放下报纸之后,看着报纸上的牺牲的保安队员的照片,再看着图片上被炸的肢离破碎的汽车,秦少岭看着父亲激动的说到,昨天晚上秦少岭就和二弟少峰商量好了,原本是准备在入伍之后。再告诉父亲,以防止父亲知道后阻拦自己,而此时看着报纸上的新闻,秦少岭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地心情!

    “大哥!二哥!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公司不是在和政府交涉吗?你们为什么要离我们!”

    还末下楼的秦淑楠和小妹,在楼梯上就听到了大哥说的话,连忙松开小妹淑玲的手跑下来楼来,看着激动的大哥大声音的质问到。  最疼爱自己的大哥和二哥要去当兵,要去打仗。  他们为什么一定要去。

    “楠楠!昨天五名保安队员和三名机车工人牺牲在火车站,他们是被政府派来地官兵杀死,昨天晚上先生在从训练场回来的路上遭遇暗杀。  现在地政府被野心家占据着,他们已经决定要毁掉西北,要毁掉我们的生活。  现在除了拿起武器保卫西北,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楠楠,你现在都快从护士学校毕业了。  也长大了,不要像过去那么任性!好吗?”

    看着眼前的大妹,秦少岭轻声说解释到,大妹是几个弟妹之中最任性的一个,看着已经下楼的四个弟妹,大妹才十四岁,小弟才十岁,看着自己的心人。  尽管决心已下,但是秦少岭心里仍旧有些不舍!

    “你们已经决定了吗?”

    看着目光坚毅地两个儿子,秦朗一直以来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两个儿子,已经长大了,看眼前的两个儿子,秦朗不知道是自己是应该欣慰。  还是应该怎样,尽管心里充满不舍,但秦朗知道,他们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是的,父亲!请您放心,我和大哥一定会安全的回来,我们是西北人!保卫西北是我们的使命!”

    一直站在大哥身边没有说话的秦少峰,站起来轻声回答着父亲地问话,作为学校高中部的足球队员,身体强壮的秦少峰大多数时候。  并不像在球场上那般狂野。  更多的时候都是静静的站着或是坐着。

    昨天晚上当秦少岭来找他商量的时候,秦少峰什么都没有说。  只是看着大哥,既然大哥作出了决定,秦少峰就会跟随着大哥,十多年以来兄弟二人一直都是这样,大哥作出决定,当小弟地就在旁边跟着。

    “东亚开化中华早 揖美追欧旧邦新造 飘扬五色旗国荣光 锦秀山河普照 我同胞鼓舞文明 世界和平永保”

    早晨7点42分,和西北广场升起国旗的时间同样,在西北中学的广场上,高中部预备军官团的护旗队,在两万多名西北中学学生用右手将帽子摘下,举在左胸前,在学生门的目视下,在万人齐唱的国歌声里,这个时代中国的五色国旗被护旗队升至旗杆顶端。

    在这个时代,五色旗由于产生于**时期,对这时的民众影响很大,在国民心中具有崇高地位,也正是因为如此,虽然司马并不习惯五色旗,但是却不得不接受这种国旗。

    “我宣誓忠于五色国旗!忠于他所代表的意义,五族共享共和,在这里,人人享有自由和正义!”

    两万多名西北中学的学生大声背讼着对中国国旗宣誓效忠地誓词,这个誓词是由学校宋校长亲自起草,以培养学生们地爱国情感。

    “在这面五色旗之下,真的是人人都享有自由和正义吗?”

    当升旗仪式结束之后,看着飘扬在旗杆顶端地那面五色旗,李昂心里想到,然后转身看着不停结队离开广场的同学们,穿着黑色学生制服的同学们胸前的那朵纸制的白花是如此的刺目。

    昨天火车站发生的血案已经在学校内传开,学生们自发的为那些牺牲的保安们佩起了白花,以示哀悼之意,是政府杀死了他们,为什么我们还要忠于这面五色旗?李昂在心里默默的想到。

    “这面彩虹旗真的是彩虹旗吗?它真的扫除过去的封建、**政治制度之阴霾,实现政治清明了吗”

    看着头上的这面被外国人称为彩虹旗的五色旗,跟随着班级的队伍离开广场的李昂在心里默默的想到,李昂转身看了一下身边的同学,才发现很多同学也在看着那面飘扬地空中的五色国旗。

    虽然知道在这面五色旗下并不是人人享有自由与正义。  同样也没有扫去封建、**政治制度之阴霾,实现政治上的清明。  但是作为国旗,在内心里李昂仍然对这面诞生于**之时,象征着共和之意的五色旗充满着感情。

    “来了!”

    工业区十五号社区居民协会的会长汤铭新,看到一辆汽车进入社区停在协会门前的时候,便对协会的十名居民委员说到,当看到汽车停下地时候。  汤铭新知道,几个小时后。  一切将从这里开始,。

    居民协会是西北工业区内社区里的一个管理机构,负责社区福利,参与社区财政预算程序地评估;制定工作计划,实现社区的各种需求目标,确定社区会议和社区听证会的日程和议题;与社区顾问团合作制定社区服务计划;向市财政申请资金;就社区管理人员的雇用提出建议,并监督社区工作人员的工作;处理社区办公室的日常工作,处理居民对社区服务的意见;监督社区资金地使用情况并提高其使用效率等等。

    而居民协会的会长要求通常在本社区具有一定号召力,享有一定威望或具有某方面特长。  居民委员都是由社区内居民投票选举产生,他们的职位都是义务的,他们不拿工资,只是义务工作。

    而作为整个社区唯一的一个八级工,并早在公司初建时就已经进入公司的汤铭新,自然因为自己符合这些条件被公司社区管理部。  任命为十五号社区的居民委员会会长。

    从昨天接到工业区社区管理部的通知之后,汤铭新知道十五号社区将在公司地一百六十九个社区之中,第一个开始进行投票表决,以决定西北是否对政府宣战。

    知道这个消息后,已经年过五十的汤铭新兴奋整整****末曾休息,连夜请来了十五号社区的十名居民委员,参照居民委员选举制定了投票的注意事项。

    同时书写了数十份通知张贴在社区内的公布栏里,然后十多人就在居民委员会之中。  一直等到现在,等待着宪兵队送来的选票,现在终于来了。

    “你好,我是宪兵队赵然中士,这两位是工业区管理委员会派地监督员郭楠和潘映影先生,我们负责押送选票。  并保证整个投票过程的合法性。  ”

    钢制的提箱连着手铐铐在赵然的左手中,身着宪兵队礼服的赵然,此时显得再英爽不过,而在赵然身旁的是西北工业区管理委员会派出的监督员。

    由工业区内的各家公司代表组成的西北工业区管理委员会,在西北是一个独立的存在,在这次关系到公司未来走向地选举,有其参于自然再正常不过了。

    “真不知道队里会不会批准自己地申请。  ”

    这时的赵然所想最多还是几个小时之前递交到队里地调动申请,是要求调回民团的申请,赵然身边的大多数战友都递交了同样的申请,作为一名军人。  曾经宣誓以生命保卫临时约法所赋予的国民权力、保卫西北。  这时候当国民权力被侵犯的时候,西北被侵犯的时候。  赵然知道是自己实践誓言的时候了。

    “广播响了!再过几个小时就要开始投票了!希望我们的社区里的居民不会让人们失望!”

    听到室外传来的广播声,看着桌上的三个投票箱,汤铭新对一旁的居民委员冯兴业说到,能够在整个工业区内第一个开始投票,汤铭新知道这一次投票关系到整个社区的荣誉。

    “会长,不要忘记田子是我们十五社区的居民,十五社区绝对不会让人们失望的。  ”

    冯兴业看着雾气慢慢的淡下开始显现出来的居民楼,对于居民楼里的居民,冯兴业相信他们绝对会做出不让人们失望的选择,就像田子当初作出自己的选择一样。

    “兴业,你是第一批武装工人,在投票结束后,你会加入民团,拿起武器保卫西北吗?”

    听到冯兴业的回答后,汤铭新开口问到。  汤铭新知道自己已经年过五十,像自己这样地老人,即使是到了民团是拖累他人,而冯兴业才不过三十岁,他会怎么选择呢?

    “会长,我已经交待好了身后事,马良三他们可以拿着扳手冲着枪口冲去。  我们就能拿起武器去保卫自己的生活,我儿子现在上小学一年级。  为了他的将来,那怕就是死也值得。  ”

    想到在小学里读书的儿子,冯兴业知道拿起武器所保卫并不仅仅只是西北,而是在保卫自己的生活,以让自己的儿子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为了这些,就是死在战场上又有何妨。

    ------------------------------------------

    一大清早,因为工人们担心司马地安危。  他们就聚集了数千人,去公司要求看望司马,出于稳定工人的情绪地原因,司马便在西北大楼内接见了工人代表,和他们谈了十多分钟之后,司马便离开了公司大楼,步行回到位对大楼对面的民团总部。

    当和工人代表们从大楼内出来时,广场上站着的数千名工人看到司马后。  他们的情绪才算稳定了下来,不过是几百米的路程,司马足足用了十多分钟才算走过,不停的与这些工人握手,看着他们满脸真诚的关切,当与他们握手时。  甚至有一些工人激动地流出眼泪,司马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在西北竟然还有这样的人气。

    “勇士们!欢迎你们回家!……每一个西北人会永远记得你们,西北的六十勇士!北方军一个整团组成的包围圈,在你们的枪下不过只一个纸扎的防线……你们用自己的无畏的勇气,证明你们无愧于你们地战友,你们的职责,你们的使命!……你们的充满着无比的勇气的行动,向世人证明,西北永远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针对西北和欠下西北血债地敌人!同时向那些敌视西北的人,和对西北持着野心企图侵略西北的人证明。  西北的剑已高高扬起。  任何一个侵略西北的野心家,最终都会被彻底的消灭!西北以拥有像你们这样的勇士为荣!”

    早上八点半。  在民团总部内,司马向眼前的排列整齐四十九名保安队员以及四名汽车队的队员说到,看着眼前的安全归来地五十三人,司马发表着自己地演讲,在知道他们的安然归来之后,司马就兴高彩列地迎接他们安全归来。

    在安排他们包扎了一下伤口,并休息了几个小时之后,司马决定在民团总部为他们举行简单的欢迎仪式,欢迎他们回家!

    对于这些勇士,司马并没有像四石计划的那样,选择放弃,以他们的牺牲,来激发西北人的斗志,六十人的牺牲也许可以换来西北人对第五师以及田中玉的仇恨和敌视,但是司马却无法作视六十个家庭的悲伤!

    牺牲他们会换取西北的利益的最大化,但是司马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如此利用他们的勇气和他们的牺牲,而且是这些牺牲明明可以避免!自己明明可以救回他们。

    最初时司马在利益与生命之间,司马选择了利益。  当昨天下午,王得让带着他们的信息,来到公司的大楼的时候,司马看着王得让那张满怀着希望的神色,还有李亮和几十名保安队员对公司的信任,司马知道自己一定要做些什么。

    “西北绝对不会放弃任何一名西北军人!”

    这是司马最后的决定,司马在第一时间否决了派兵营救的可能,现在不是挑动大规模战时的时候,最后司马听从了老高的见意,用公司最有力的武器——钞票!

    之后司马便要求调查部不惜一切代价,必竟要想办法把他们弄出来,无论花多少钱,最后公司用贿赂的方式的买通了17团的参谋宋方谓,花重金买出了一个条路。

    “……西北绝对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西北军人!”

    这是司马对民团、宪兵队、保安队作出的一个承诺,就像承诺西北会照顾好每一个为西北牺牲的军人的家人一样,许诺之后,就必须要做到。

    “万岁!”

    在西北广场上几千名工人穿着蓝灰色武装工人部队的制服,他们大声的呼喊着,一边呼喊着一边向大楼前的旗杆处围去,与十几名宪兵扭作一团,和宪兵扭扯,这在西北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大家请冷静,这是国旗!是我们的国旗,请大家保持冷静。  ”

    和十几名战友们围成一个隔离圈的王远帆,一边尽量阻拦这些此时已经已经陷入狂热的工人们,一边大声的呼喊着,但是王远帆发自己的喊在万岁声中显得是这么的单薄。

    “这上面挂的五色旗不属于西北!我们升起西北的铁血旗!请你们让开。  ”

    手持着巨幅红色的铁血旗的杨波,大声对阻拦他们的宪兵队官兵喊到,这面红色的民团铁血旗,是昨天几十名工人的婆娘用了****的时间,才制作出来的民团的铁血旗。

    最初民团用的是和北方军一样的十九铁星旗,虽说司马对这种铁星旗感觉很是一般,后来有人提出这种铁星旗民团使用名不正言不顺之后,司马就顺水推舟把这个旗换了下来。

    换下来的旗就是铁血旗或叫白虎旗,红色的旗帜,上绣汉时的白虎军徽,在汉代五行观念中,白虎被视作西方神兽代表着西方,同时也象征着威武和军队,古代军队里的白虎旗和虎符都源于此,如此一来到也贴切。

    于是红底黑虎、黑圈的汉式白虎旗便成为民团的军旗,红旗上抽象的白虎显得威武无比,上面白虎是根据汉瓦拓本所制,而民团军装的肩处的圆型臂徽,用的也是这种白虎徽。

    这种由司马自己设计的军旗,被一些人说成什么封建味道浓重,为了让他们接受这种军旗,司马特意向他们解释到,红旗是因为汉代所崇为火德,红色像征着汉族,而且同时象征着勇气、牺牲以及正义,而黑色的白虎则象征着军队、钢铁以及纪律,同时白虎还代表着西方。  借助于此时国人心中的大汉族主义的思想,这种铁血旗最终还是被人们接受。

    而此时,过去第一个西北人都曾宣誓效忠五色旗,但是在此时,这些工人们却不愿意在西北升起这样的旗帜,于是自然的民团的铁血旗就成为他们不二的选择,必竟这是西北唯一的一面旗帜,西北人熟悉他,也愿意为之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