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小市民的奋斗 > 第一卷 旧时代 第四十六章 亲人之间
    (今天无论如何都会拼命恢复两更,希望大家记得支持小市民。PS:记得把票留给小市民啊!谢谢了!)

    有时候很多事,那怕是一件好事,都有可能会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就像现在的司马一样,虽然解决了被小城公安局给挖着底朝天的局面。

    但是司马却发现自己陷入了另一个让人心烦的局面,每天都有人上门来找你,总有那些个八杆子都打不着的亲戚来窜门子,甚至于有一些亲戚说着什么,那些古董应该有他们家一份,要知道那些物件可都是老太爷那辈子积攒下来,不能让一家子给全占了。

    这些天来司马开始有些后悔了,至少看着那些人的成天的那副嘴脸,给父母带来的困扰有些后悔了。个个张嘴要求分钱,个个都说应该有他们一份。这时候司马才意识到当初为什么父母会不支持那么,最后如果不是担心司马会进监狱,父母也不会答应配合自己。

    “再怎么说,那些东西都不能让你们一家子吞了,如果东西少到不说了。可是那些东西都是千把万的东西,你们家也不能太贪心了。就算是当初叔他老人家眼界看的远些自己个藏下的,可是再怎么说,那些东西都是老太爷之前的几辈人积下来的,虽说老人们不在了,可是我们这些小字辈不都在吗?我们要分一份,也是应该的不是。”

    司马看着这个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亲戚,这是第几个?如果可以选择司马现在宁可自己进监狱,也不愿意看到眼前的一切,司马不得不感叹在金钱的面前,所谓的亲戚们是多么的现实,所谓的亲情在金钱的面前显得那么薄弱。原来一切都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

    “您请回吧!想分钱不可能,我有钱给要饭的,也没有钱给您,如果想打官司我奉陪到底。至于难听的话就不用说了,省得到时大家都难看。”

    “还反了你了,有你这么和大人说话的吗?大人说话你插什么嘴。”

    来人一听司马把话说的这么绝,愤愤的站起来指着司马的鼻梁骂到。

    “司马,还不跟你叔赔不是,有你这样的小辈对长辈的吗?”

    父亲斥责了司马一句,面对父亲的斥责,司马只能按照父亲的吩咐,向来人赔个不是。

    “我说这是什么家教,没见过你这么管教小孩的。难怪头被人打的像面瓜一样。”

    在司马赔过不是后,来人仍然不依不饶的说到。

    “小孩不懂事。有我这个家长来教他。也劳不着你操那门子闲子,刚才孩子说的话,就是我的意思。你请回吧!”

    这几天来父亲早已经是积下了不少怒气,本来脾气就不好的父亲这会一听人这人还这么说话,这些天见惯了这些人的嘴脸的父亲也懒得与他们说和着什么了。

    “你……”

    来人显然没有料到父亲今天竟然会这么做,司马也是一愣神,一直很注重亲情的父亲,这几日来对来的那些个亲戚,不管你是来耍横的、还是耍赖的,可都是好说好讲的。那像今天这样。

    “爸……都怪我,我给家里惹麻烦了。”

    待人走后,看着这些天来已经显得非常憔悴的父亲,心里别提多难度了,都是为了自己,要不然也不至于弄成今天这样。

    “没事!当初早就料到会有今天这样,凡是上门来的,没有几个是真亲戚,要不是想着这份钱,恐怕这里头的大多数都不会来窜这个门子。”

    父亲叹了口气,靠在沙发上说到。父亲一辈子没得罪过几个人,可是这老了老了,为了自己得罪那么多亲戚。

    “爸!你从来没问过我,那些个瓷器是从那来的。你就不担心吗?”

    自从出了这事,司马觉得父亲从来没过问过自己从那弄的那些古董,这和司马所了解的父亲完全不太一样。

    “有什么好担心的。你根本就没有做违法的胆,我还有不知道你,至于那些瓷器是从那来的,等到你想说的时候,你自己就会说。如果你觉得连父母这不能说。那也肯定有你的道理。再说你都这么大人了,有自己明辨是非的能力了。”

    听着父亲的话,司马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当父母的的那有不相信自己的孩子的。

    “爸……其实,那些东西都是我买来的了。”

    司马考虑了一会,低声说到,对自己父母有什么好隐瞒的,更何况连自己表弟都知道,为什么不能让父母知道。

    “你说的是真的。”

    显然父亲被司马刚才的讲述的话或者说故事给惊呆了,这个世界上有这样的事吗?

    “爸,你看这些照片。”

    看到自己的工厂一天一天的建成,并不断的向周围扩大,虽然大多数厂房都闲置着,但是司马还是忍不住在个人的时候用手机拍下了一些照片,拿出手机翻出照片,给父亲看手机拍下的工厂。

    “这……这就是你说的……”

    父亲看着手机里的相片,不可思议的说到。必竟这……也太假了吧!有这种可能吗?

    “如果没有那个时空异常点,爸,你觉得我能弄到那些瓷器吗?”

    待父亲看完那些照片后,司马轻声的说到。

    “把那些照片删掉吧!到时手机丢了,会惹麻烦的。”

    一辈子不知道经过多少风浪的父亲在看完照片后,轻轻的交待着司马。

    “嗯!知道了。”

    司马当然知道父亲这么交待自己,都是为自己的安全着想。

    “你说你在那建了个别墅,你是不是想在那里堂住?那别墅是不是就是刚才照片里的小洋楼。是够漂亮的。”

    父亲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连忙问到。

    “我……我只是觉得那里有些太难以割舍了,那座工厂几乎是我的全部心血。有时候我反倒觉得,那儿更像我的归宿。”

    司马犹豫了小一会才吱吱呒呒的把自己的意思说了出来。

    “虽然那座工厂是你的心血,可是你别忘记,我们都在这。你到那里合适吗?”

    父亲看着长大的儿子说到。虽然儿子长大了,要自己飞了,可是……

    “爸,小时候,您常告诉我,男人有事业的地方,就有家,没有事业,就没有家。在那里我虽然现在还没有一个家,可是那座工厂现在就是我的家、我的全部。那里有我的梦想,我真的离不开那里。爸……要不然……”

    司马说着自己的想法,实际这个想法,更多的是父亲从小的灌输的想法罢了。而司马又有了另一个想法,那个地方的环境显然比这里适合养老,当然各个方面肯定是比不上这里。

    “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这件事我就当从来没听说过,你忙你的事业吧!别忘了时不时回来家看看,我和你妈这你就放心吧!”

    当父亲的当然知道,有时候对男人来说,事业比一个男人的生活更重要,为了事业总需要舍弃一部分东西。

    “你算是什么都有了,什么时候谈个对象,好结婚。你年龄也老大不了,不要再拖了,你去那,至少让孙子放在我们跟前吧。”

    司马的婚姻问题,一直是二两的一块心病,眼见着这年岁一天天大了,身边的老同们的个个都抱起了孙子,可是司马至今还是没结婚。

    “我现在还不想结婚,也不想谈这事,这事等将来再看吧。”

    这个理由是司马将近一年来唯一的借口和理由。

    “上次你头被人打破,是因为她吧!还没忘记她吗?”

    父亲当然了解,不到一年前的那次伤害,对自己儿子造成的伤害。但是,为那样的一个女人显然不值。

    “爸!我……她早都是过去了,只是现在……我并不适合找老婆,像现在这样几个星期都不在家呆上一天。找个老婆反而麻烦,要不回头在那边我给你找一个儿媳妇吧!如果你们不闲她年龄大的话。”

    听着父亲的话,知道父亲是怕自己还没走出感情的阴影,才会对自己有些担心,于是便半开玩笑的说到。

    “行啊!只要你不觉得老,自己个愿意就行,那个时代的儿媳妇可都比现代的要贤慧很多。记着别忘了把我孙子给我们送过来就行。”

    父亲一听也乐了。自己儿子要在那个时候找媳妇,那生日可都是上个世纪的。

    当晚,司马在家里陪父母一起在家吃个团圆饭,很久都没喝酒的父亲也喝了数杯,这一晚父子两人都醉了,谁知道下一次司马再次回来,一家人在一起吃团圆饭是什么时候?

    当司马离开家的时候,父亲什么都没说,和母亲在客厅里看着电视,临行时看着有些空荡的家,司马忍不住有些心酸。为什么自己一定要离开这里?难道那个时空真的人自己的牵挂吗?

    是夜,司马一个人静静的呆在仓库院内,看着熟悉的仓库,司马在想,如果当初自己没有发现那个时空异常点,会不会像以前的老胡一样,在这看一辈子仓库?

    答案是否定的,先不说司马愿不愿意,就是司马愿意恐怕也不太可能,城区以后发展一定会发展到这的,到时就是司马愿意看,恐怕也没有仓库可以看了。

    “文子,这里的一切都交给你了。”

    司马拍着表弟的肩膀说到。

    “哥!你就放心吧!”

    叶文看着伤口还没好的

    “哥,我想问你个事,你为什么当初选择告诉我这件事?”

    自从知道这个秘密直到现在,虽说叶文一直努力做好表哥交待的事情,但是有时候还会自问为什么表哥会选择告诉自己。

    “文子,咱们两个人兄弟,虽就是表兄弟,但和亲兄弟也没差那里去,我不告诉你我告诉谁去?咱们两只要一个有了两人不都有了,你的房贷都帮你清过了。说是一个月给你几千块的工资,顺便说一声,这个深蓝贸易已经划到你的名下了,呵呵!以后哥哥我需要什么东西,可得少挣点啊!”

    兄弟两人之间,不需要分你我,从小到大在司马心中,如果自家兄弟都可信,那么这世间恐怕就没有什么可信之人了。信任自己的兄弟,不需要什么理由。当时空异常点再次开启的时候,司马再次回到已经阔别多日的西元一九一五年的时空。下次再回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