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1991 > 第223章 樱花会的覆灭
    从卡琳娜家告别出来。陈锋的脸色一直有些不好。

    两人一起坐进了杨天明的新奔驰轿车,因为车里只有来两人,杨天明便没有什么忌讳的直接说道:“小锋,也许你怪大哥多嘴,但看到卡琳娜如此委屈,大哥我真的替她感到难过,大哥知道你对她也是有感情的,只是因为不想背叛红叶,但大哥要说一句,你的命格就注定了你天生的桃花命和双妻命,要想对红叶从一而终,我看是非常困难的。更何况,卡琳娜已经有了你的孩子了,无论你之前对她有什么看法,但这个事实已经存在,你就必须为她们母子俩担负起做为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责任。”

    听到他这么说,陈锋唯有苦笑:“大哥,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不能。你知道的,我跟红叶从小青梅竹马,而起当初向她发过誓。这辈子只爱她一人,跟何况她现在还为我生了儿子,我就更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情。”

    “小锋,不是大哥鼓励你包奶,而是这种事对于大多数的成功男人来说,实在太过平常了,你这么优秀,却只对一个女人专一,说实话大哥也挺佩服你的,但是现在卡琳娜都已经为你生了儿子了,你若是还不接受她,真的是太过绝情了一些。何况,卡琳娜还是如此的优秀,你不接受她,真的太过残忍和暴敛天物了。”杨天明有些愤愤的说道。

    陈锋再次苦笑,有些无言以对。

    “小锋,其实,只要你过了自己这一关,再慢慢的做通红叶的思想工作,你岂不是的得享齐人之福嘛,难道你真的没想过这件事?”杨天明很是怀疑的瞥了陈锋一眼。

    见他如此表情,陈锋不由没好气的说道:“想,这么没想,每个正常男人都有左拥右抱的性幻想,我很正常,当然也在此例,难道你不想吗?”。

    杨天明闻言。不由尴尬的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继续说道:“卡琳娜这样别人眼中的女神主动为你生孩子,做你的****,你都不要,还说自己正常。”

    “这不是正常不正常的问题,而是原则问题。”陈锋固执的说道。

    “你的原则其实根本一文不值,天底下有几个男人能真正做到的。”杨天明一针见血的说道,“你这么坚持你所谓的原则,到头来受伤的不仅仅卡琳娜,还有你自己,以及你们的孩子。”

    陈锋听了他这番话顿时沉默不语,心里却是有些不平静了。无疑,杨天明的这番话说中了他的心事,照目前的情况发展,自己和卡琳娜一直这么不明不白的继续下去,却是会伤害到彼此,还有将来一天天长大的孩子。

    杨天明见陈锋如此表情,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话说的有些重了,主动转移了话题说道:“今天看李泽凯的样子,显然是被我吓住了。只要他真的听我说的去找那个龙天生确认我说的话,他肯定会再次遭受打击,到那时他若是还不相信的话,我会再想几种办法让他死心的。”

    想到李泽凯,陈锋的心情好了一些,相比较起来,李泽凯显然比他倒霉了很多,追了卡琳娜这么久,花了这多心思,最后却是因为杨天明的一句话,就吓得不轻,而且十有**最后还会被吓住,确实是挺可悲的。

    “到时若是他还不死心的话,我可以配合他一下,找人对他的电讯盈科进行狙击,甚至是收购。”陈锋很有把握的说道。…,

    杨天明笑道:“嗯,这倒也行。我看得出来,李泽凯其实是非常看重钱的人,若是他的财产遭受巨额损失,他就很有可能会真的对卡琳娜死心了。”

    陈锋听他这么说也开心了起来,笑道:“大哥,你之前对李泽凯说的话,不会都是乱说一通的吧。”

    杨天明闻言却是一本正经的摇头:“当然不是乱说,我确实给他们两人算过,他们的八字虽然看似天生相合,但实际上因为卡琳娜的特殊血统、出生地、籍贯等各方面因素综合起来,就变得跟李泽凯天生相克了,若是没有你和卡琳娜这一出,他们两个即使将来真的结婚。也肯定会离婚,而且李泽凯肯定会被她弄得很狼狈。”

    “那你说的卡琳娜身上有什么龙气,不会也是真的吧?不少字”陈锋略带诧异的问道。

    “这也不假。”杨天明满脸****之色的看了陈锋一眼,“本来她身上当然是没有什么龙气的,但是因为她为你生了孩子的缘故,就具有了。”

    陈锋听得一愣,接着马上明白杨天明话里的意思了,脸上微微泛红,但还是问道:“难道你说的龙气,是我身上带过去的,就是你以前说的九龙护体紫气?”

    杨天明点头道:“是啊,要是沾上你的龙气就走大运了,只可惜,这种龙气只有跟你有血亲和亲密关系的人才有可能拥有,大哥我虽然跟你是结拜兄弟,却也是没有。若不然,大哥我去我马上去买六**彩,说不定也会中个一等奖回来。”

    杨天明话里带着深深的羡慕之意,这让陈锋听得有些飘飘然,敢情自己正向唐僧看齐了,吃了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沾上他的龙气,就可以消灾解难。逢赌必赢,买彩必中。

    “大哥,没你说的这么玄吧,难道我身上的这个九龙护体紫气真的这么厉害不成?沾上龙气的人去买六**彩都能中个一等奖,难道我本人去买的话,就一定会中。”

    “是的。”杨天明给了他一个很是肯定的回答,“你要是不信的话,前面拐弯就有个六**彩的彩票站,你上去随便买几张,必中,即使不是一等奖。二等奖也是十拿九稳,不过,除了你自己外,沾有你龙气的人去买彩的话,中奖后就会折福的,实在是有些得不偿失。”

    陈锋虽然知道自己这个结拜大哥神算的厉害,但这么玄的事情,却是未必尽信,有些赌气的说道:“好,那我们现在就去买,我就不信,真的会中。”

    “好!我们打个赌怎么样?只要你中了,就答应再为我们公司拍部电视剧。”杨天明趁机说道。

    陈锋当然不上当,问道:“那要是我不中呢?”

    “不中的话,我就脱光衣服在九龙裸奔一圈。”杨天明很有魄力的说道。

    陈锋一听他这么有把握,顿时犹豫起来。

    “怎么样?是不是不敢赌了。”杨天明故作嘲讽的淡淡瞟了陈锋一眼。

    陈锋尽管知道他这是在激将,但还是忍不住怒声道:“赌就赌,who怕who?”

    杨天明打转方向盘,还冲陈锋竖了根大拇指,大声笑道:“好!果然够豪气。”

    看他一副赢定自己的样子,陈锋心里一阵的不以为然,不过想到一种可能,连忙强调道:“我说中,就是你刚才说的最少也得中个二等奖,二等奖以下的就不算了。”

    “当然,按照你的运气,尤其还是第一次买,哪有不中的道理?”杨天明大咧咧答应着,然后又说道,“好了,快到了,你最好做一下装扮,把墨镜和帽子重新戴上,这六**彩,还要你直接买才算数的。”…,

    陈锋心里不信邪,闻言很快就将鸭舌帽和大墨镜带上,等到杨天明停车后。便跟他一起下了车,到路旁的六**彩投注站投注。

    到了这间不大不小的投注站,里面的采民不少,不过大都都是在讨论彩经,投注的人便不是很多,陈锋和杨天明很是容易的就来到投注柜台前,随手从兜里拿了一张百元港币放到柜台上,对里面坐着的服务小姐,说了声:“给我来一张随机的。”

    陈锋说的是正宗的港式粤语,这位容貌普通的柜台小姐淡淡扫了他一眼,也没多大注意,直到她将彩票和找的零钱递给了陈锋,陈锋下意识的用国语说了声:“谢谢!”冲着她微微一点头,然后出门而去的时候,她突然的尖声“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吓得在场的众多采民都是不由侧目的看向她,一副看神经病的表情。

    这位柜台小姐涨红着脸,一是因为太过激动了,当然也是因为羞得。

    “long……是long……真的是long!”柜台小姐从座位上站起来,神色很是激动的指着门口的方向。

    一个跟柜台小姐混得比较熟的采民,见此不由嗤笑道:“龙,什么龙?你是不是发白日梦啊,大白天哪来的龙?”

    众人听得不由一声大笑,不过,还是有一位采民理解了柜台小姐的意思,连忙追问道:“你说的不会是那个唱《江南》的long吧,我们的中国之子?刚才过来投注的带鸭舌和大墨镜的不会就是他吧?不少字”

    “对对对……就是……就是他!”柜台小姐感激的看了一眼,那个替她说话的采民。

    “不会吧,这怎么可能?long,居然回来我们这里买彩票?”一采民很是怀疑的说道。

    不过,柜台小姐显然在心里犹豫挣扎了一阵后,猛地从柜台里跑了出来,向着门口跑去了,众人见此愕然的同时,也都被充分调起了好奇心,纷纷向着门外走去。

    等到柜台小姐,跑到门口的时候,陈锋和杨天明刚刚好走到车门口打开车门。

    “long!”柜台小姐用尽平生的力气,向着陈锋大喊了一声。

    陈锋闻言本能回头看去,就见到了刚才那个柜台小姐,他知道她认出自己了,想到自己已经走到车门前,也不怕她追来,出于对歌迷的尊重和礼貌,陈锋很有风度的微笑着朝她挥了挥手,然后才钻进了汽车。

    而这回现场几位眼尖的采民自然也认出了陈锋来。纷纷大叫起来。

    “天啊,真的是long,我刚才就跟他站在一起,距离最多一米远,天啊,我怎么没发现呢。”一采民后悔不迭的大叫起来,无疑这代表了在场众人的心声。

    “真的是long,天!我不是在做梦吧。我可是他的超级粉丝啊,刚才我看了他一眼,居然没有认出来,实在是该死!该死!”一位情绪激动的歌迷,甚至后悔的抽了自己一记嘴巴子。

    …………

    等到陈锋的车队驶出老远,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这位柜台小姐才回过神来,嘴里却是喃喃的说道:“long朝我挥手了,朝我笑了,他朝我笑了。”

    “喂,小晴,快醒醒,我记得你们这里有监控的吧,快点去弄过来,给我们看看,long是怎么进投注站的?”

    这个采民的这个提醒,立时引起了现场众人的浓厚兴趣,纷纷要求这位叫小晴的服务小姐给他们看刚才的监控录像………,

    最后,这位柜台小姐被这些采民同时也是本店的老主顾弄得没办法,在请示了老板后,只好同意将监控录像拿出来给这些人看。

    等看完后,这些采民却是很失望,因为录像中,陈锋的正面几乎没被拍摄到过,从摄像头的安放角度来看,这种情况显然是不正常的,除非被拍摄的人有意为之,很显然陈锋从进入投注站开始,就有意的避让着摄像头的拍摄。

    等到获知超级巨星long大驾他的投注小店匆匆赶来的时候,发现这种情形,也是不由大失所望。他在来之前,也想到了店里的监控录像,本想借助拍摄到long在他们店里投注六**彩情形的画面后,为小店进行造势活动,扩大生意额,但现在这盘难辨long真容的录像带实在没有什么说服力,有弄虚作假之嫌……不过,现场这么多的证人,倒是可以给投注站做免费宣传,到时一传十十传百,他们这家投注小店生意不想好都难。

    买了一张六**彩的陈锋,自然不知道投注站这边为他正热闹着呢,到了车上后,陈锋就将彩票交给了杨天明,说道:“到时你自己帮我对吧,若真的我赢了,我愿赌服输,就答应你再去拍部电视剧。”

    杨天明笑眯眯的接过,小心藏好后,笑道:“那你就等着继续当我们亚视的当家小生吧。当然,最好,你今天回去后,自己马上准备一部适合你自己主演的电视剧剧本,等着开拍吧。”

    “我还等着你在九龙裸奔呢。”陈锋没好气的说道。

    杨天明哈哈笑着,发动了汽车。

    因为该收拾的行礼都已经在车上了,自然也就不回深水湾的别墅了,而是直接去机场。

    到了机场,临下车前,杨天明再次提醒道:“记得哦,回去后马上开始创作一部适合你自己演的电视剧剧本。”

    陈锋直接无视他的这句话。

    杨天明亲自送陈锋去停机坪,看着他登上了包机才离开。

    经过几个小时的飞行,飞机很是顺利的在秀州机场降落。回到家的时候,差不多晚上七点钟了,一家人都在等他回来吃晚饭呢。

    陈锋一进家门,自然第一个想看的人,自然就是宝贝儿子了。从保姆手中接过儿子,小家伙显然也认出了他,伸着手朝他依依呀呀的说话,一副很是开心的样子,看得陈锋乐不可支。

    抱了儿子好一阵后,陈锋才将她交给了老妈,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

    饭桌上,红叶一脸呷醋的样子,显然刚才陈锋只顾儿子,无视于她的行为,让她心里有些生气了,微撅着嘴向陈锋伸手道:“给我的礼物呢,你不会忘记了吧?不少字”

    陈锋微微有些心虚的笑道:“哪能会忘记呢。都已经带来了,在车里的后备箱,吃过饭后,我就给你拿过来。”

    “我现在就像看吗?你快去拿过来吧。”红叶撒娇道。

    她的样子,让一旁的赵小兰大皱眉头。

    “好好好,我现在就去拿。”

    陈锋说着站起身,跑出门去,没过多久两只手上就拿着十来只购物纸袋回来,找出贴有标签的几个袋子,递给红和自己老妈叶道:“这是你的,这是我,这是你……”

    拿到化妆品的红叶这才开心了起来,一件件的查看起礼物来。

    “好了,先吃饭吧,这些东西吃完饭后再慢慢看。”赵小兰说道。…,

    红叶闻言倒是很听话,连忙起身跟着赵小兰一起去盛饭。

    吃过饭后,陈锋便跟父亲陈大勇一起聊起关于竹联帮的事情。

    “爸,竹联帮上次派来的那个胡台富还在秀州吗?你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陈锋一副很是感兴趣的样子问道。因为在陈锋的记忆数据库中,这“猴王”胡台富在2007年陈启礼病逝前是其指定的竹联帮帮主人选。若是能将此人控制住,在将来无疑对控制整个竹联帮起到很大的作用。

    “这胡台富是个很有气度的人,看他谈话的架势,就知道他做事果敢很有魄力,这一点让爸对他很是欣赏,前几天经常一起跟他在外面喝酒,他的人品酒品都很不错。只可惜,他今天刚好回去了,说帮中有事要去处理,你突然问起他有什么事?”

    陈锋暗感可惜,若是他还在秀州的话,倒是可以留下他,在慢慢的交流感情,想方设法的笼络他。

    “我在香港的时候,听到过关于他的一些事情,觉得这个人值得我们笼络,将来说不定他能在竹联帮中掌权。”陈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陈大勇显然对胡台富很看重,闻言也没有什么意外,只是附和道:“嗯,胡台富这个人做事是很有一套,为人很是豪爽,由他掌权竹联帮倒也很正常。”

    陈锋见自家老爸对胡台富很赞赏,便不由出言提醒道:“爸,这些监护大佬哪一个能简单的?你最好不要被他的外表所迷惑了。”

    “臭小子,爸还用你教吗?知人知面不知心的道理,爸当然懂。不过,通过这些天的接触来看,这胡台富在我面前表现出来的确实是他的真性情,你爸我这点察言观色的本领还是有的。”

    “好好好,既然你知道这点,我就放心了。我先回房间洗澡了。”

    陈锋说完后就出了老爸的房间,来到自己的房间。红叶却已经早早在房间等着了,正在上网呢。

    红叶回头看见陈锋进来,便满脸欢喜的说道:“老公,我看过你这次台湾之行的报道,你真的是太棒了!”

    “这还用你说,也不看看是谁的老公?我可是宇宙超级无敌美女红叶的老公。”陈锋打趣道。

    “讨厌!”红叶笑着娇嗔了一句后,又连忙问道:“对了,老公,你现在那首《童话》网上很流行,你那段歌友会上的钢琴弹唱视频更是最为火爆,很多网站都转载了,你的这首《童话》是什么时候创作的啊?我以前居然都没有听过呢。”

    这首歌是跟你别离后,在空中飞想你的时候创作出来的。

    “真的吗?又是写给我的。”红叶很是高兴的说道。

    “当然。”陈锋硬着头皮给了肯定的回答。

    “谢谢老公!”红叶兴奋吧唧一声亲了陈锋一口,歪着脑袋笑道,“不过,里面的歌词写的好像有些不对哦,我什么时候哭着跟你说童话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我好像没这么说过啊。”

    “什么叫艺术渲染,我这就是艺术渲染,将这首歌的氛围写的更加的浪漫和富有感染力。你只要记得后半段的歌词就行了,我会变成童话里的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咯咯,这首歌写的还真的挺浪漫的。好吧,你现在马上去楼下弹一遍给我听吧。”红叶撒娇道。

    陈锋无语,不过,红叶的这个要求很正常,陈锋当然不好拒绝。…,

    于是两人便一起下楼,陈锋专门为红叶弹唱了三遍才告歇。

    重新回到房间后,陈锋才有空痛痛快快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红叶也已经换好了睡衣,看她姿态撩人的躺在床上看着电视,见到陈锋只穿着一件三角裤出来,脸上便不由的泛起了两朵红云,一双大眼睛更是水汪汪的看着陈锋赤luo而精壮的身体,眼神一阵的迷离。都老夫老妻了,陈锋自然明白她眼神中想要表达的****之意,色笑着上前说道:“老婆,要不我们一起去写个鸳鸯浴吧,我记得上次你很喜欢的哦。”

    “呸!你自己喜欢,还说我喜欢。”红叶轻轻啐了一口,脸上不由的更红了。

    “难道你不喜欢吗?上次你可是兴奋的好几次都死抱着我不松手的。”陈锋一脸yin笑着说着上前一把摸上她的臀部,轻轻的揉捏起来。

    “讨厌!”红叶微微撅着嘴,很是撩人的斜看着陈锋,说不出的妩媚之意。

    但陈锋俯身将另外一只手搭上她的时候,那该死的手机铃声却是响了起来。陈锋本不想接,但听他一直响个不停,只好走过去从床头柜上拿起一看,居然是干爷爷打来的,当下不敢怠慢,连忙按下了接听键接听。

    “爷爷,我今天刚从香港转机回来,刚想给你打电话报告呢。”陈锋讨好着说道。

    “好了,爷爷知道你的脾气,除非你有事,不然怎么可能给我这老头子主动打电话?”王兆祥倒是很了解陈锋,这使得陈锋感觉一阵不会意思。自己这干孙却是做的有些不称职。“呵呵,爷爷,我这不是一直怕你贵人事忙吗?所以,就一直没有打。”陈锋干笑道。

    “嗯,不说这事了。这次你的台湾之行,爷爷都已经知道了,总体上来说,你做的还不错,但你在记者回单当着那么多中外媒体的面,公开批评炮轰我们国家的卫生部和质监部门,这么做你可是平白无故的得罪了很多人了。要不是你身份特殊,你早就被人封杀了。”

    “爷爷,我这可是说了很多人不敢说的话,替很多的人说了句公道话而已,他们卫生户和质监部门要是将他们手头上的工作做好了,还用得着我来炮轰他们,实际上他们在工作方面,实在是太失职了,有时甚至是渎职,像这次的毒奶粉案,他们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他们却没有一人为这起震动全球影响深远的的恶件负责,最多也就是调离岗位,这种处罚实在是太轻了一些。完全起不到震慑作用,反而因此做为榜样,让那些类似部门的人员以后工作起来,更加的漫不经心了。”

    “唉,这是我们的国情,爷爷不否认,但是爷爷相信,我们国家总有一天会改善这些公务的总体素质的,并且还会进一步的加强这些部门的问责制建设,提高政府有关部门的工作效率。其实,爷爷这次打电话来,没有责怪你乱放炮的意思,反而是来夸赞你的,你在这次的台湾记者会上虽然炮轰了我们国家的卫生部和质监部门,但你同时更是做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件,将**批得体无完肤,现在岛内因为你对**的抨击舆论,可是让**焦头烂额了,甚至有你的歌迷示威游行,要求**为台北那次歌迷冲突事件负责,要他引咎辞职,国民党更是趁机联合了其他多个立法院的政党和无党派人士,预谋对**发起弹劾。可是热闹的很啊,中央几位领导因为这件事,可是都夸赞了你了。”王兆祥很是开心的说道。…,

    陈锋没想到自己批评**的话,居然在台湾引起了这么大的反响,心中虽然有些得意,但还是故作谦虚的说道:“这也没什么了,我只是有些看不惯**的恶心做派,就这么一说,没想到却取得这么大的成果。”“好了,你就别假惺惺的谦虚了,这次你干得很好,值得表扬。就这么说吧了,我要挂了。”

    “好的,爷爷,再见。”

    陈锋挂完电话,心情很不错,这还是第一次被爷爷这么正式的夸奖。

    “是爷爷打来的吗?他说什么了,至于把你高兴成这样。”红叶有些好奇的问道。

    “呵呵,你老公这次去台湾可是做了一件大事,先是放了**的鸽子,然后在记者会上将他狠批了一顿,这不现在就有很多人跟上,要他下台,若是因为老公我,让他这个讨厌的家伙尽早的滚下台,你说老公应该高兴不高兴?”

    “**好像是挺坏的,破坏国家团结,我支持你将他尽快搞下台。”红叶握拳支持道。

    “好,有了老婆你的支持,这次老公我就一定要将这**想方设法的弄下台来。”陈锋随口这么说着,但心底里却是有些琢磨开了,凭借自己的号召力,若是在发表一份声明的话,台湾的歌迷肯定会极力响应,到时说不定还会将倒扁行动提前发生,那就好看了。

    “老公……”红叶甜甜的叫了一声。

    陈锋这才从自己思绪中回醒过来,看到红叶妩媚动人的样子,再也忍受不住,一把扑了上去……

    次日晚上,陈锋正在“构思”新的影视剧本,却突然接到了杨天明打来的电话。

    “中了,中了,呵呵,小锋,这回你愿赌服输了吧。”电话里杨天明一开口就很是兴奋的说道。

    “中了?”陈锋刚开始还有些疑惑,但马上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惊诧的问道,“你不会说我买的那张彩票中了大奖了吧?不少字”

    “当然是你买的那张彩票中了,头等奖,有七千多万港币的奖金呢,你不信的话,马上上香港马会的网站查一下就知道了。”

    陈锋不由呆愣当场,难道自己真的成了唐僧一样的人物了,居然真有这么****的运气,他还是有些不信邪,连忙登录了香港马会的网页查询六**彩本期的中奖号码,果然跟他自己记忆中的六个号码完全相同,**也选中了,奖金高达7096万港币。

    “小锋,愿赌服输,你马上准备一下电视剧的剧本,抓紧了最后一个月内完成,然后马上来香港报到,准备开拍。亚视现在的重头戏都快播完了,你可不能不管。”

    陈锋还能说什么,不知道是该苦笑还是该高兴,怎么说他随便的这么一买,就中了了七千多万。

    “大哥,不会真的这么玄吧,我的运气真的这么好的话,我以后就天天买彩票了,这可是一本万利的事情。”陈锋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你的运气好是好,但若是一直用在这方面的话,再好的运气也会慢慢用光了,而且这种意外之财可一不可再,太过执着了,会折福折寿的。”

    陈锋听他这么一说,倒也理解了。

    “好了,我愿赌服输,我会尽快将剧本写出来的,写好后第一时间会发给你的。”陈锋很是光棍的说道。

    杨天明一听就非常开心的说道:“好,那我就专门等着你的这部剧本了,你尽快搞定吧。”…,

    两人挂了电话后,陈锋就开始在脑中数据库中继续搜索所知的电视剧,最后找来找去,适合他来演的也就《浪漫满屋》这部青春偶像剧了。当然这部众所周知的电视剧也是部韩剧,它以说是开启了韩剧的一个全新的模式——主人公可以开开心心活蹦乱跳的谈情说爱。以前的韩剧大多悲情,主人公不死即伤,能健全的活到结局就已经让人阿米陀佛了,这类韩剧非常适合闲着无聊的时候抱着面巾纸盒在半夜看,即使太入戏了号啕大哭也不用担心丢人。不过《浪漫满屋》还是继承了绝大多数韩剧的基因——二俊男二美女模式搭配优质生活,值得一提的是大手笔的场景,剧组专门砸下了13亿多韩元在韩国西岸仁川市外海的矢岛上搭建了拍摄场景FullHouse,这样精致优美的约会场所在剧里甚至抢了活人的戏。另外,作为爱情喜剧来说,《浪漫满屋》几乎可以算是集中了流行韩剧的所有成功元素。商业喜剧能做到成功,是必有它的闪光处的。好比相声也并不是抖一个包袱就可以保证观众一定觉得好笑,越是商业的东西就越是需要花一番心思去经营,去迎合观众。大雅饱学之人去写通俗市井的文学,也不见得就一定能拿的出来一个老百姓会喜欢的作品。从《浪漫满屋》整体的故事架构上来看,编剧还是用了相当的心思的。

    当年《浪漫满屋》在国内播音的时候,里面的rain可以说迷倒万千国内少女,以至于后来,rain在美国在吃官司要赔钱的时候,中国国内众多的粉丝们提出了要为他们的教主rain捐款的倡议,使得不少人大骂这些rain的粉丝脑残。

    以前陈锋也很不理解这些粉丝对自己偶像看似如此脑残的行为,但现在陈锋自己本身就作为一名偶像,当然就明白了,崇拜他的歌迷甚至可以为了他去死,更何况捐款。

    打定了要提前创作出《浪漫满屋》后,陈锋就开始回忆脑中该剧的影像资料,正式着手其剧本的创作。

    如此一连十数天,陈锋都呆在家中创作《浪漫满屋》的剧本。

    一天,陈锋突然接到了竹联帮黄少岑的电话。

    黄少岑很直接,一开口就向陈锋报道:“你好,long,幸不辱命,我们竹联帮通过这段日子来的辛苦找寻,总算是找出了樱花会六名主要成员的藏身之所,其中三人就在日本国内,他们分别是樱花会六部人马的主要头目,其中一人是部长,另外两人是副部长,其余三名这分别藏身在美国、英国和韩国,都是仅次于樱花会会长和副会长的部长,而且都具有上忍的格斗水平。现在我的人,正密切的盯着他们。”

    “好,你将这六个人的详细地址发到我的电子邮箱……”

    陈锋也非常干脆,直接就将自己的电子邮箱报给了他,然后让他马上将这六人的资料发过来。黄少岑也明白此事宜早不宜迟,很快就见这六人的藏身地点通过电子邮箱发了过来。

    陈锋向他表示了感谢后,就马上挂了电话,将这封电邮转发给了梅塞尔,然后给梅塞尔打去了电话。

    “梅塞尔,我通过竹联帮的人,已经找到了樱花会六名主要成员的藏身地,详细信息已经发到你邮箱里了,你马上让人通知‘天使’,让他们马上派人去清剿,去的迟了说不定就被逃走了。”…,

    梅塞尔闻言不由一愣,他还不知道陈锋和竹联帮合作的事情。不过,他没有立即询问其中的原因,而是连忙查看了电邮,然后又连忙通知自己的得力心腹,将这份资料通过特殊渠道转交给‘天使’。

    做完这一切后,他才很是好奇的询问陈锋道:“boss,竹联帮怎么跟你联系上了?而且还主动给你提供情报?

    陈锋只好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他说了一遍,梅塞尔这才释然。

    “竹联帮若是这次提供的情报准确的话,你倒是不妨跟他们展开合作,当然涉黑的合作,你可千万别跟他们一起参合。”梅塞尔告诫道。

    “当然,竹联帮是把双刃剑,我肯定会用好的。”

    两人接着又聊了一阵家常后,就彼此挂了电话。

    当天晚上,日本、美国、英国、韩国等国都在闹市区相继发生了严重的枪战,造成二十人人死亡,三十多人受伤,事件的起因初步怀疑是黑帮内斗。

    次日,黄少岑又给陈锋传来了一份地址,次日晚上,台湾、新加坡、菲律宾也相继爆发了枪战,一共造成五十多人死亡,七十多人受伤。

    第三天,陈锋便打电话委托经纪人陈可盈,正式向外发表一份为竹联帮正名的声明,表示竹联帮与九龙枪击案无关,并强调由于樱花会和天道盟的陷害,竹联帮也是受害者,现在他和竹联帮双方已经就此事达成了谅解,希望大家不要再因为此次对竹联帮穷追猛打。

    除了这份声明外,陈锋还说到做到的马上联系了干爷爷王兆祥,坦诚了自己和竹联帮达成的秘密协议。

    王兆祥对此事倒是显得很开明,便没有责备陈锋擅作主张的意思,只是强调竹联帮若是在内地从事违法行动的话,政府方面将坚决予以取缔和打击,并让陈锋传达给竹联帮这方面的意思。陈锋当然做到了,而黄少岑也坚决表示,竹联帮在大陆绝对不做任何触犯大陆法律的事情,只从事正当生意。

    第四天,竹联帮陈白狼名下的多处产业都开始揭封,如此使得竹联帮上下对成分呢感激不已。

    投桃报李,此后,或每隔一两日,或几天,竹联帮总能提供一份樱花会成员的藏身地址,这让陈锋对竹联帮的情报刺探能力大为震惊,由此看来,竹联帮肯定还有部分隐藏的实力,没有向世人显露出来,同时也让陈锋更加的坚定要将竹联帮收归己用的想法。

    一连一个多月的时间,几乎每隔一两天,世界各地都会爆发疑似黑帮仇杀的新闻事件,因为这些枪击案发生在世界各地,一般人当然没有将他们联系在一起,知道后来,这些死者大多是日本人的消息慢慢传开后,被日本的一个愤青转载到了网上,世人才开始明白,这些枪击案的受害者,都是疑似日本黑帮的成员,因为山口组已经灭亡的缘故,人们自然就想到了之前被各国宣布为恐怖主义组织的樱花会了。

    也是事有凑巧,正在这篇帖子在网上爆红的时候,美国中央情报局高调向外发布公告,他们日前抓获了日本樱花会包括副会长加藤健太在内的一共十六名成员,他们将在美国接受审判。

    这条消息一公布,因为涉及到刺杀陈锋的主谋,自然成为世界各大媒体竞相播报的焦点,美国中央情报局也因此在世界上大大的露了一次脸,抢尽了之前高调宣布彻查long遇刺案的美国联邦调查局的风头。…,

    不过,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风光仅维持了一天,次日,这伙樱花会在押送的途中,遭到狙杀,无一幸免。这件事让美国中央情报局可以是说大失脸面,发誓要彻查此事。

    而就在这伙包括樱花会副会长加藤健太在内的十六名成员全部遭到狙杀的新闻曝光后,中国某沿海城市的一幢高级写字楼里的一间会议室里,一共七八个人都一脸愤怒和阴沉的分两排坐着。

    “会长,请下令吧。到了这时候,我们应该尽早做玉碎的打算。”一身笔挺西装,完全一副成功人士打扮的樱花会影刺部藤野严次郎,此时正面色冷峻的向着坐在会议桌首位一位三十几岁做知性打扮的中年女人请求。他现在是樱花会硕果仅存的一位部长了,这两个多月来,他们一直处于“隐战”状态,但随着组织其余人员不断的被找出剿杀,组织的人员大批的死亡,组织的实力大损,会长山口智子不得不发出召集令,冒险在中国境内的秘密据点——一家外贸公司里召开组织会议。

    “会长,现在是你下决断的时候了。”组织里硕果仅存的长老井上一宏也缓缓开口说道,“到了这时候,我也不主张忍了,而是主张攻,long现在已经跟我们结下了血海深仇,这仇一定得报。这回我也支持藤野君的话,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对long发动一次致命一击,将他这个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心腹之患除去。如此,我们即使玉碎又如何?会长请下令吧。”

    “会长,请下令吧。我愿充当人体炸弹,今晚就前往秀州。”一女忍者也亢声请战。

    “会长,你还在犹豫什么?这事关系到我们樱花组的荣誉,我们宁愿集体壮烈的死去,也不远苟且的活着,请会长给我们一个光荣死去的机会吧。”藤野严次郎再次俯首请求。

    “好!”坐在首位的樱花会会长山田智子猛地从座位上站起,突然娇喝道,“坂本龙一!”

    被叫到名字的座位上白皙眼镜男,猛地站了起来,向着山田智子低头道:“嗨!请会长指示。”

    “你为何背叛组织?你这个叛徒!”山田智子怒声呵斥之时,手里突然一抖,银光乍现,坂本龙一下意识的弦旁躲去的时候,却是没能成功,那段银光也就是暗器的发射速度太快了,等到他刚想做动作的时候,暗器尖锐的棱角已经扎进了他的身体。

    坂本龙一只来得及闷哼一声,扑跌在地,嘴里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坂本龙一知道暗器有毒,只知时间不多,但反而很是得意的大笑起来:“你们很快就会下来陪我的。”

    “为什么?为什么背叛我?”山田智子满脸杀意的盯着他。这个坂本龙一是她一手从普通成员提拔起来的,一直到现在的副部长,但却是发现他居然是个叛徒。

    “告诉你……也无妨……你这个日本子……老子是中国人……老子早就想骑你了……”

    “巴嘎!”一直看坂本龙一不顺眼的藤野严次郎,身如鬼魅般猛地上前,挥手间手里突然多出了一把胁差,刀光闪过,坂本龙一人头顿时落地。

    “马上离开这里!”山田智子急声下令。

    “来不及了,会长。你先走吧。我们来掩护你。”井上一宏话音刚落,就听得窗外一阵直升机的螺旋桨的声音,紧接着就听得,机枪哒哒哒的射击声,窗户破裂,玻璃炸响,市内的七八人虽然个个都身手了得,但毕竟会议室的空间有限,在机枪子弹巨大的穿透力和大范围射杀之下,立时就有两人当场被打成了马蜂窝,命丧当场。

    “噗噗噗”的声音接连响起,整间会议室顿时弥漫,难辨分毫,直升机上的机枪还在肆虐,直到打完了一轮弹匣才歇下来了。

    等到楼上楼下,空中陆地的全班人员将这幢写字楼统统包围住,全副武装的冲进这件会议室的时候,见到了里面血肉模糊的七具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