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1991 > 第221章 整治情敌
    “既然大哥你也看不好他们电讯盈科。那我就从这电讯盈科上面下手好了。”陈锋一副很有把握的说道。

    对于电讯盈科的事情,陈锋的记忆数据库中还是有一些资料的。作为香港首富李嘉诚的次子,36岁的李泽凯喜好“雅皮”着装,越剪越短的发型曾引领中上阶层风尚,在生意场上,“他是个非常进取的人。”不少熟悉李泽凯的人如是评价。

    1993年,27岁的李泽凯只身与传媒大王默多克谈判,以9.5亿美元将李家旗下卫视易手,赚取7亿美元。这是他广为人知的“第一桶金”。

    此后,李泽凯趁互联网兴起独立创业。2000年3月,李泽凯旗下的盈科数码动力有限公司,以285亿美元从英国大东电报局手中收购固网垄断者香港电讯54%控股权,并合并而为电盈,成为当年香港市值第三的蓝筹公司。此事轰动一时。那时,李泽凯面对的是实力强大的新加坡电信(SingaporeTelecommunications)与新闻集团的联盟。一位当年助其成事的投资银行家表示,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中央政府并不希望香港基础电信资产落入外资手中;但同时囿于回归之初“内地企业不得入港竞争”的不成文规定,内地电信企业亦不便插手。

    此时,“进取”的李泽凯在众多财经人士协助下,大胆迎战,获得包括中国银行在内的银团130亿美元充裕资金。但是。随着互联网泡沫破灭,香港本地固网服务市场也于2003年1月全面开放,打破电盈的“独大”局面。

    他一度寄望于开拓内地市场突破,可是内地的基础电信业不向外资开放,对其也不能破例,数年努力成效甚微。

    李泽凯并没能够实现传统电信业与互联网的对接,电盈在庞大债务之下出现连年亏损,公司股价也由此展开漫长跌势,2002年10月,股价一度跌到0.92港元,也就是今年的九月份,正是电讯盈科经营最为困难的时期,趁着他病要他命,正是时候。

    同时,李泽凯在香港也是一个非常有争议性的人,以前,香港股民一直视香港电讯为稳定收息股,对长者而言更是晚年的退休保障,但该公司易手后,李泽凯把移动电话业务出售、分拆地产业务上市,其核心业务固网电话的市场占有率不断下跌、长途电话市场开放亦令盈利大减,从2000年至2006年间,电盈市值蒸发近90%,额达2862亿元,4年无派息,由合并当日的76.75元(以5合1股计)至2006年第三季,跌幅约90%。数千名在电盈工作多年的员工被解雇或减薪,但估计李泽凯在整宗交易上,赚得55亿元,2000年随李泽凯一同入主该公司的管理层,不但因当年行使手上的电盈认股权,并随即沽出套现,获得巨额利润,每年亦领取千万元计的酬金。

    2005年他引入中国网通(0906),令电盈有机会发展内地的电讯市场,而今年电盈旗下的NOW宽带电视,更被视为电盈的杰作。不过,李泽凯2006年宣布出售电盈,但遭第二大股东网通集团反对,中央政府亦持反对意见,但李泽凯坚持此举是为了“小股东”利益。最后,市场发现新买家的资金,原来是由其父亲李嘉诚提供。陈锋不知道的是,2009年,电盈在一片反对声中通过私有化,但种种迹象表明,这次的私有化是极不道德和极度贪婪的行为。李泽凯成为最令人发指的、没有社会责任、贪婪的象征。

    对这样一个人,陈锋去对付他,其实也算是为民请命,甚至为民除害了。…,

    杨天明见陈锋玩真的,连忙劝阻道:“小锋,这李泽凯虽然让人讨厌,但你也不要这么针对他啊,何况他完全不知道你和卡琳娜之间的关系呢,你这么针对他,跟他们李家结怨,实在是没有必要,他们李家可不是那么容易被你揉捏的。再说,我看得出来,卡琳娜对他真的没什么意思,他这么狂追她,完全是徒劳的。既然如此,你有何必再针对他呢。”

    陈锋虽然也觉得杨天明说的很在理,但他想到李泽凯之前在他面前表现出卡琳娜准男人的嘴脸,实在让他难以释怀。

    “大哥,这件事我自有主张,你要是不想帮我的话,就算了。”陈锋一脸坚决的说道。

    “那你说说看,你打算怎么对付他?”杨天明做出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

    “现在他名下的电讯盈科,股价正在不断的下跌,是进行打压再大批量买进的时候,只要我出得钱,就会成为电讯盈科最大的股东了。到时候自然有他的好看。”

    杨天明听得不由摇头,苦笑道:“你这儿办法好是好,也够直接。不过,我只是觉得你这么做很不智,这样吧,这件事就让我来操作,由我说服李泽凯对卡琳娜死心怎么样?只要他以后不再纠缠卡琳娜,对卡琳娜不再有非分之想,我看这件事你就稍微大量一点,别跟他一般见识。”

    陈锋听了他这个建议不由呆了一呆,本想拒绝,但理智还是告诉他,若是李泽凯真的对卡琳娜死心,从此不再纠缠她的话,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更何况就像刚才杨天明所说的,他们李家也不是好欺负的,自己跟他们结怨确实有些不值。

    犹豫了一阵后,陈锋才勉强点头说道:“那好吧,只要你真的能说服她,不再纠缠卡琳娜,我也就不再跟他计较了。不过,你想用什么办法说服他,难道是风水、面相之类的借口

    ,他可未必能听你的。”

    “倒是被你猜中了。”杨天明自信的一笑道:“至于他听不听我的,这你可以放心。我自然会有办法让他听我的,主动放弃卡琳娜。”

    陈锋见他这么说,当然打起兴趣,问道:“能跟我说说是什么办法吗?”。

    “天机不可泄露。”杨天明故作神秘的说道。

    陈锋还想再问,杨天明却是岔开了话题说道:“小锋,这次你回去后,应该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吧。我看你就能者多劳,为我们亚视多创作几部作品。”

    陈锋一听他这么说,倒也不拒绝,这次回去后,他还真的没什么事情。提早将一些著名的电视连续剧创作出来,也可以说是给自己找点事情做,打发一下无聊,于是便随口答应了

    下来。

    “小锋,你还有没有兴趣参演一部我们亚视的电视剧?”杨天明一副大灰狼的模样盯着陈锋。

    “免了吧。上次一部《冬季恋歌》可折腾的我不轻。”陈锋没好气的说道。

    杨天明笑道:“这不是事有不凑巧吗?谁知道,那么巧,红叶刚好在那段时间怀孕了,现在你有大把的空闲时间,家里的事情,还有照顾宝宝的事情也不用你来操心,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来我们亚视拍戏呢。”

    “算了吧,我现在对拍电视剧真的没有一点的兴趣,拍电影还差不多。等今年我们收购一两家好莱坞电影公司后,我会考虑拍电影的。”…,

    “唉,那可真是最大的资源浪费了。”杨天明一脸失望的说道,不过停顿了一会儿,他又继续游说道:“你干嘛不像当初创作《冬季恋歌》时那样,为自己量身打造一部新的电视剧呢?你又不想去上学了,总不能整天无所事事吧,总要找点事情来做才对嘛。”

    陈锋心里倒是有些认可他这番话,但对拍摄电视连续剧,他一时还真的没有太大兴趣了,电影倒是可以,而且,还可以为自己量身定做一部。

    “还是别谈这个了,我现在对拍摄电视剧真的没兴趣,倒是大哥你年纪也不小了,什么时候找女朋友,你总不能一定要等到三十岁后吧。说实话,我觉得小惠姐真的挺适合你的,难道她真的不是你的真命天女?”只说自己,陈锋当然也进行了适当的反击。

    杨天明果然一听这话,脸上就有些微微泛红,强笑道:“我的事情,我心中自然有数,你就别为担心了。就凭你大哥现在的身价难道还找不到女朋友?”

    陈锋笑道:“我不是怕你找不到,而是怕你不想找。”

    “好了,我投降,换个话题行吗?”。杨天明举手投降。

    陈锋也知道他一向对自己的感情问题很敏感,便不再打趣,转换了话题说道:“大哥,这次我去台湾,竹联帮的前任帮主,实际上就是竹联帮的真正掌控人黄少岑主动找我谈话了。”

    “哦,他居然主动找你谈话?”杨天明有些吃惊的问道。

    “是啊!”陈锋点头,“他给出了让我难以拒绝的条件。”

    “什么条件?”杨天明很是配合的说道。

    “他提出帮我对付樱花会。”

    “他们应该不会这么平白无故的帮你吧,他们想得到什么?”杨天明饶有兴趣的问道。

    “他们的要求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希望我能给他们正名,让他们挺过这次遭受世界各国政府打击的难关,尤其是他们现在大陆的据点都被公安部给断掉了,名下的产业也几乎都被查封,想请我出面,说服我的干爷爷为他们解禁,此外就是他还希望跟我们家进行生意上的合作,当然只是正当生意。”

    “竹联帮能想出这个妙计,确实很难得。”杨天明有些赞赏的说道,“据我的推测,能想出这个借力打力,化敌为友,化险为夷的办法的,应该就是现在身在内地的陈白狼了,他在竹联帮一直有军师的雅号。”

    “大哥你好像对他们竹联帮也很了解嘛。”陈锋有些意外的说道。

    “你忘了我以前是干什么的?做为一名风水师,三教九流的朋友自然不会少,这些事情,我都是向以前的黑道上的主顾询问得来的。”

    “原来这样。”陈锋点了点头后,问道,“大哥,你觉得我该不该跟他们进行合作?”

    “当然应该和他们合作。”杨天明很肯定的说道,“这次的枪击案已经我们都知道了,竹联帮实在是被人陷害的对象,我们揪住竹联帮不放实在没有必要,更何况竹联帮因为这次的枪击案受连累,遭到世界各国的打击,实力大为受损,已经算是得到它应有的惩罚了。这时候跟他们合作,等于是给他们雪中送炭,这份人情可就大了,这势必让你在以后需要他们帮忙的时候,他们会更尽心尽力。有时候,解决一些棘手问题,还真非他们这些黑道上的人出面帮忙不可。”…,

    “大哥,你觉得我们能不能想个办法,将竹联帮收归己用?”陈锋对杨天明当然很是信任,直接就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杨天明自然没想到陈锋的野心和胃口居然如此大,居然想将竹联帮收归己用。尽管现在竹联帮的实力大损,但他们的筋骨还在,渠道也在,要重新发展是很容易的,而且因为随着死敌天道盟的覆灭,四海帮内部又不团结,只要等竹联帮重新发展壮大起来,其实力肯定比以前还要鼎盛许多。这样一个黑道上的庞然大物,陈锋却想将它一口吃下,在杨天明看来,这实在有些高难度。

    沉吟了一会儿,杨天明才回答道:“将竹联帮收归己用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最多也就只能控制它罢了。比如,控制他们帮内的一两名高层人员,以便达到控制他们竹联帮的目的,要想收归己用的话,就必须让他们全帮的人认可你,这显然有些不现实。”

    陈锋有些不以为然的说道:“若是将他们的主要高层人员都控制住或大部分控制住,也算是达到了收归己用的目的了。”

    杨天明闻言笑道:“这倒是一个好办法,不过,要想控制住他们帮内大部分的高层人员可不容易,尤其是像黄少岑、陈白狼,这样的大佬人物,他们可不会这么轻易甘心接受别人的差遣。”

    “这倒也是。”陈锋有些叹气的说道,“这些大佬可不是那么容易受人摆布的。目前,我们双方最多也就是先开始接触,慢慢的巩固双方的关系,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再想办法控制住他们。”

    “小锋,看样子,你的权利欲开始增强了。”杨天明似褒似贬的对着陈锋说道。

    陈锋也不否认这一点,笑着说道:“大哥,我这么做,也完全是为了我和我家人的安全。若是见竹联帮收归己用的话,就等于多了不少的耳目,只要暗中的敌人对我有什么风吹草动,我就可以知道了,也能尽早做好防备。”

    “你说的倒是一个很好的理由,不过,这竹联帮就好比是条毒蛇,你想让它去咬别人的时候,要小心自己会被它咬到。”

    杨天明告诫的话,陈锋算是收下了,说道:“我当然知道竹联帮是把双刃剑,用好了可以保护自己伤害敌人,用得不好的话,也会割伤自己。所以,我对他们还是留了个心眼,向他们开出了合作条件,让他们在一个月内找出樱花会主要成员的藏身地点,只要他们找到的话,就说明了他们与我合作的诚意,也彻底的跟樱花会决裂。这就是他们的投名状。”

    “呵呵,这么看来,你倒是没有多大的损失,但竹联帮他们若真的这么做了,可是下了极大的本钱,这樱花会可不是这么好惹的。”杨天明有些佩服的说道。

    “樱花会一日不除,我一日都得提心吊胆的,他们实在是太龌龊了,通过我的了解,他们专门都是搞暗杀活动的。”陈锋神色有些凝重的说道。

    “这樱花会我之前也通过一些道上的朋友了解了一下,他们确实很神秘也很恐怖。”杨天明也有些担忧的说道,“这也是我赞成你和他们竹联帮进行合作的原因之一,竹联帮的黑帮成员遍布世界各地,早点将他们找出来除掉,我们才能有安生日子过。而且,竹联帮这次看来是诚意十足,若是拒绝了反而不好。”…,

    “其实,若是他们竹联帮跟我合作的话,他们获得的也是比较多的,至少我会承诺为他们发表一份正名声明,将他们跟我这次的枪击案撇清,如此,他们就很有可能重新在世界各地发展自己的势力了,另外就是大陆这边,他们跟我搭上线,我看主要还是看重我干爷爷的身份,到时他们在内地活动受到的限制将会少很多。”

    “其实,你们双方彼此合作,对你们双方都有好处,这件事是双赢的。不过,你要注意的是,在内地他们的违法活动,你可不要参合进去,更不能充当他们的保护伞,不然对你的干爷爷的声誉有损。”

    “这个当然,其实,竹联帮他们也有自知之明,在内地他们的代表人物是陈白狼,他现在大陆的身份是一名成功的台商,在深圳、江门、东莞以及江西南昌等地设置数家工厂,事业版图横跨运动器材与电子产业,此外还涉足地产业,他做的都是正当生意,内地政府自然不会对他怎么样?若他们在内地从事不法活动的话,当然要遵照内地的法律来办事。”

    “你既然已经想到这一点,我就放心了。接着我们还是谈谈你之前说的戏剧学院吧,要在香港创建一所大学可不是那么容易的,首先就是学校的选址,再有就是师资力量。香港现在一些稍微繁华的地段早就已经被人圈占了,偏远一点的地方要购买的话,也要经过一系列非常繁琐的程序,而师资力量方面,挖墙脚也不一定能挖得到真正能教书育人的好教师。”杨天明有些担忧的说道。

    “我倒是对此有信心,香港本身娱乐圈就有很多的演艺经历非常丰富老艺人,这些人虽然有些人的学历都不是很高,但他们本身的演艺经历和阅历,却是那些大学教授无法比拟的,我们完全可以请这些人来言传身教,大批量的培训一些能迅速拥有实际操作能力的演艺行业各方面的专业人才。另外,我们也不用拘泥于我们自己国内,完全可以向全世界高薪聘请戏剧教育方面的教师人员。至于,学院的选址,这方面自然交给你来操作最好,只要你选好了地方后,拿地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做好了,我可以打电话向童建华打声招呼,也不让他为难,而是让他督促有关方面加快我们买地的审批手续。只要我们出得起价钱,选址应该也没有问题,只要各方面都到位,我们完全可以在今年农历年底前,将大学给建起来,到那时这所华腾戏剧学院就会源源不断的为我们华腾提供文化娱乐行业各方面的人才,到那时,我们重整香港影视业,甚至打造东方好莱坞的计划就会逐步实现,甚至可能有一天,我们打造的这个影视娱乐帝国,将会比之美国的好莱坞还要强盛。”

    陈锋充满自信的话,让杨天明听得也有些热血澎湃,打造媲美好莱坞,更甚至超过好莱坞的东方娱乐帝国,这个****对他吸引力真的不小。

    “好,我明天就去选址,另外好莱坞那边的电影公司,你也要加紧一下,争取早点买她一两家下来,到时由你主演这家电影公司的一部影片,我相信肯定能再次给我们华腾娱乐带来新的奇迹。”

    见杨天明一副很是振奋的样子,陈锋当然也很配合,微笑着点头。

    接下来两人又就华腾娱乐的宏伟蓝图做了一些展望,在陈锋一番略带夸张的描绘下,杨天明是越听越振奋,越听越兴奋,居然一连喝了好几瓶红酒,几乎将陈锋这里珍藏的几瓶好酒都给喝光了,直到最后,他当然是不胜酒力,醉晕了过去。好在让陈锋稍感欣慰的是,自己这结拜大哥的酒品很好,醉倒后就呼呼大睡,而不会发酒疯,陈锋将他扛起,直接扔到了楼上客房的床上后就完事了。…,

    陈锋虽然也喝了不少,但他此时却是没有什么醉意,脑子还清醒的很,看看时间差不多晚上十点半了,想到一直还没给老爸打电话,询问竹联帮的事情,陈锋便拿出手机给陈大勇打去了电话,开门见山的问竹联帮派人联系他的事情:“爸,今天我从台湾回香港之前,竹联帮的前任帮主,实际上也是竹联帮真正的老大,找了我,向我表示了歉意,并另外提出要跟我们家进行合作的事情,他说他们已经派人跟你联系过了,对吗?”。

    “是的,他们派来了一个名叫胡台富的人,通过我们秀州本地的熟人联系上了爸,他起先说是代表竹联帮全体向我们家登门道歉的,人家这么千里迢迢的从台湾赶过来,爸当然不能失了礼数,再加上这次的枪击案,他们竹联帮虽然有瓜葛,但也毕竟不是他们全体的决定,所以,爸就在公司里接待了他。这个胡台富给爸的感觉很不错,是个非常豪爽的人,很得爸的胃口,就跟他多聊了一阵,后来他就提出想跟我一起合作赚钱的事情,他表示,他们在华南地区有些根底,可以帮我们拿到适合开发的商业用地,条件开的很诱人,但爸当时没有当场答应他,只表示去考察过后,再跟他们商谈合作的事。怎么,你难道答应他们跟他们合作了?”

    听了老爸的话,陈锋也没觉得意外,老爸的性格是粗中有细,像这等跟竹联帮这个黑帮进行生意上合作的事情,他当然要考虑仔细了才下决定。

    “爸,黄少岑也给我开出了难以拒绝的条件,那就是他们帮我一起对付樱花会。现在的樱花会隐藏的极深,梅塞尔那边请的杀手组织,目前为止找到的都是他们内部一些普通的成员,他们主要的高层人员却大多销声匿迹了,无处查起。而竹联帮的黑帮成员遍布世界各地,说不定能帮我们找到樱花会主要成员的藏身之处,这样对付他们就容易多了。”

    “嗯,这倒也是。”陈大勇沉吟道,“听了你之前介绍他们樱花会的情况,爸心中一直也很担忧,这樱花会一日不除,我们家就一日不得安宁,从这点上考虑,我们倒也可以和他们竹联帮合作,不过,竹联帮应该不会这么平白好心的帮我们吧,他们有什么要求?”

    “他们的要求其实很简单,就是想让我为他们公开发表一份正名声明,表示他们竹联帮跟我这次的枪击案无关,另外就是想通过我们家,解除现在政府对他们内地产业的封禁。”

    “嗯,他们要这两个要求也不算过分,若是他们能真心帮我们对付那个樱花会的话,你就答应他好了。”陈大勇最后下了结论说道。

    “我已经给他们下了一个月的期限,若是他们能在这一个月中,帮助我们找到樱花会至少五名主要成员藏身之处的话,就同意和他们正式合作。”

    “好,就这么干。竹联帮怎么说都是黑帮,我们总要防着他们一点才行,若是一个月内他们真的能做到的话,就表示他们的诚意,到时我们再跟他们合作不迟。”

    父子俩又聊了几句后,就挂了电话。陈锋接着又红叶打去了电话,两人卿卿我我的直聊到了凌晨才依依不舍的挂断了。

    第二天陈锋起来的时候,杨天明过了没多久也跟着起来了,尽管他有些宿醉,头有些疼,但他的身体素质很不错,坚持着练习了一遍据说他师父教的养气功,没过多久,他出了一身汗,洗了个澡出来,就变得神采奕奕了,看得陈锋暗暗有些称奇,但想到自己的罗汉神功操,也就没有再大惊小怪了。…,

    陈锋本打算等他醒来后,就跟他告辞直接回秀州,但却是被杨天明劝住了,一定要带他再去一趟卡琳娜家再让他走。

    陈锋只好有些无奈的跟他一起吃过了外卖的早餐,而后便一起乘车去卡琳娜的家。

    到了他们家的时候,卡琳娜便不在家,显然上班去了,但反而让他们看到了李泽凯,此时他正在跟林素素在客厅里一起看电视说笑,一副逗得林素素很是开心的样子。

    “long,天明,你们怎么一大早就来了?”李泽凯显然对杨天明也很熟悉,果然摆出一副主人公的架势,很是随意的询问两人。

    “泽凯,我们都是来看小智智的,小锋看过他后,就要回内地去了。”杨天明说完后,反问道,“倒是你,怎么一天到头的往这里跑啊,你自己没事情做吗?”。

    “呵呵,这个,我是来看林伯母的,她身体不是很好,我正打算给她请一位家庭保健医生呢。”李泽凯略带含蓄的说道。

    “我都说了不要什么家庭医生了,但小李一定坚持,我正为难着呢。”林素素说着,连忙站起身请两人入座,接着给两人倒上茶水。

    “伯母,我请家庭保健医生过来,也是我的一份孝心,你一定要接受才行。”李泽凯一副很是诚恳的样子。

    “这件事,还是等小娜回来后,再说吧。你们先聊着,我上楼看看孩子。”林素素说着就上楼去了。

    李泽凯看着林素素委婉拒绝的话,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泽凯,今天我要跟你说一件事。”杨天明一副很是严肃的样子盯着李泽凯说道。

    李泽凯见杨天明如此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杨天明之前在香港富豪圈子里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名人,那些请他看过风水的富豪都对他赞不绝口,说他灵验云云,他本人以前虽然没有请他光顾过自己的生意,但对他要说的话还是非常重视的,连忙也跟着严肃了表情,伸手示意道:“请假!”

    “不管你相不相信,卡琳娜永远都不会成为你的女人,你也永远不可能跟她有什么好的结果。”杨天明一副铁口直断的样子说道,“而且,我可以告诉你,你的五行八字和卡琳娜是犯冲的,甚至相克,她便不适合你,从你今天的面相和气运上看,你近日来诸事不顺,身体健康方面也有很大的不利,肠胃不是很好,我建议你尽快去医院做一下检查……我要跟你说的是,你若是不能尽早放弃卡琳娜,你以后的生活事业健康等各个方面都有可能恶化,因为卡琳娜他的命格就是专克你的命格。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找别的人给你看一下。”

    “这……这不可能啊……我之前已经请人看过我和卡琳娜的命格了,他说我们很般配,卡琳娜的命格更是贵不可言的旺夫命,只要谁娶了她,就能带旺全家人……这不可能……还有,你怎么知道我的生辰八字的?”李泽凯脸上充满了疑虑,惊诧和震惊的表情。

    “你现在是个名人,要查你的生辰八字自然很简单,你出生于1966年11月8日5时八字是丙午年己亥月辛未日辛卯时,而卡琳娜出生于1972年11月30日23时,八字是壬子年辛亥月乙丑日乙子时,从表面上看你们的八字却是很相合,但是卡琳娜是位混血儿,从小出生法国,而且祖籍秀州,这两个地方都是多金之地,更生就金发碧眼,命中更是带金,而你的五行八字当中也是多木,金克木,所以,你和她呆的时间越久对你就越不利,此外,你也许还不知道,卡琳娜身上带有一种龙气,不是普通凡人能有福消受的,强求之必定遭受其身上所带龙气的反噬,轻者身体健康方面会欠佳,诸事不顺,重者恐有性命之忧。”…,

    “这……这不可能!我不信!”李泽凯怒然站起,一双眼睛狠瞪着杨天明,“天明,我知道你之前在我们香港风水界有些名气,但是之前我已经请苏明峰苏大师看过了,他应该不会跟我说瞎话的。”

    杨天明却是淡淡的一笑,好整以暇的说道:“说句对他不敬的话,他只是按照他既定的那套来批命算人,却未开得天眼,算算普通凡人的命还可以,在往上的人他却是很难看得出来了,更何况卡琳娜这种身上沾有龙气的贵人更是他的肉眼凡胎看不出来的,他看错很正常。”“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李泽凯脸色很是灰白的说道。他嘴上不承认,但心底里却是大半相信了杨天明说的话,自从这段他狂追卡琳娜的日子,他的身体确实经常感觉不适,而且事业家庭方面真的都是诸事不顺。当初他之所以下定决心一定要将卡琳娜追到手,除了他对她一见钟情之外,也是因为他请苏明峰看过卡琳娜的生辰八字和她本人后,苏明峰觉得他们两人八字非常的相合,而且特别指出卡琳娜是世间少有的旺夫命,只要谁娶到了她,肯定从头旺到脚,尤其对他们这些商业人士,这种命格的女子可以说是世间难寻,可遇不可求。所以,李泽凯因此一天两头的往这边跑,大走“丈母娘路线”。但现在杨天明却是告诉他与之前苏明峰完全相反的结论,再加上这段日子来自己的身体力行下以及遭遇到的诸多不顺之事,他当然更加的偏向于相信杨天明的话了。

    “你要是不相信就算了,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说的话都是千真万确的。据我所知在香港还有一位开了一半天眼的风水师龙天生龙大师,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找他来给你看一下。”

    龙天生龙大师在香港风水界名声不显,但曾经光顾他的人,都会对其“业务水平”赞不绝口,而且他有个非常怪的规定,那就是每个月最多接待一位看风水算命批命的客户,而且收费奇贵,按小时收费每小时要三万港币,这是普通价,若是贵宾价的话,价格就更高了,当然他提供的答案和咨询也每每能给主顾带来很多益处,因此,他的顾客群都是香港社会的名流人士,一般人还真的请不起他,甚至预约不到他。

    “泽凯,我是不想看到你被卡琳娜的命格所克,另外也是因为你若是跟卡琳娜在一起,对卡琳娜本身也不是很好,才告诉你这番话。你真的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了。”杨天明做出一副仁至义尽的表情。

    李泽凯只是阴沉着脸不说话。见到他如此这副模样,让在场的陈锋大是解气,虽然知道杨天明说的有可能是真话,但陈锋还是对他三言两语就将之前意气风发样子的李泽凯说的面色惨白大感佩服。

    这时候,林素素抱着小智智走了下来,大概看见李泽凯脸色不好,倒也很关心的上前问道:“泽凯,怎么了?脸色不是很好看呢?”

    “哦,我……我突然想起公司里还有些事情……就先走了……伯母……我改天再来。”李泽凯说完之后,就匆匆的走出门去了。

    陈锋和杨天明两人见此,不由相视一眼,微微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泽凯怎么突然就走了?”林素素满脸疑惑的说着,不过,很快她的注意力就被自己怀中的宝贝孙子给引开了,小家伙正依依呀呀的向着陈锋伸手呢,看样子见到陈锋他很高兴。

    三人看得大是惊奇,杨天明更是感慨的说道:“这还真是父子天性,小锋都有段时间没见这小家伙了,小家伙居然还记得他,跟他亲近。”

    陈锋看到小家伙这种情形,脸上不觉得就露出了笑容来,连忙几步上前,将小家伙抱入了怀里,心中舔犊之情油然而生,俯首亲了小家伙一口,小家伙居然开心的咯咯笑了起来,让林素素和杨天明看得都是跟着笑起来。

    “这小家伙了不得,这么小就知道认人了。”杨天明赞叹道。

    林素素虽然没说话,但也是满脸的欣慰之色,心中想到的是,还是自己亲生的好,彼此知道疼人,因此,对说服女儿和李泽凯的心思就更加的淡了。

    陈锋心里就更加的开心了,将小家伙举起,左右轻轻晃动逗弄着他,引得小家伙又是一阵的咯咯直笑,让现场充满了愉悦的气氛。

    PS:昨晚上传的时候却突然停电了,郁闷的直吐血,今天只好加倍了,月票大家看着给吧。同时谢谢投出本月第一张月票的剑816书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