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1991 > 第二卷 商品社会 第213章 聚餐
    伟见杨松愣怔的神情便明白,肯定是他一下子凑不齐当下便假装好意的劝道:“洋葱,我看你还是不要自取其辱吧。你们班的足球实力以前也就跟我们相当,要是倒是我们班长再次上阵的话,我看你们也只有像今天这样灰溜溜的输人又输钱了。”

    “程伟,你别得意的太早。我就信我们班样样输给你们三班?”杨松一脸恨恨之色,“等我凑够了钱,再来跟你们三班比过。”

    说完之后,杨松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程伟看着杨松走远的背影,不由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然后也带着本班人还有那五千块钱的彩金,回去自己的教室顺利会师了。

    今天高一三班和高一一班的这场比赛可以说是一波三折,精彩纷呈,先是三班领先,接着队长兼核心的程伟负伤下场,然后对方赶超,尤其是秦轩这位秘密武器上场后,他那是势不可挡的气势,让众人一度都很悲观,不看好三班还能取得胜利,但没想到的是最后陈锋这位三班的班长,市一中传奇性的人物亲自上场后,居然能克制住了一班那位篮球牛人,力挽狂澜,尤其是最后两个奇迹般的三分球,最终锁定了胜局,让现场众人看得大呼过瘾。

    此时,高一三班的教室,热闹的就像是菜市场,几乎所有的同学,都在纷纷议论着刚才这场惊心动魄的比赛,兴高采烈的谈论着那五千块钱的彩金,以及对手高一一班输了比赛后的精彩表情,这次可以说是他们高一三班将一个月前的本班失利之战给讨回来了,报了上次的一箭之仇。

    陈锋被一班同学抬回教室后,总算是被放下了下来,脚踏实地。

    “班长,我们这次赢了五千块钱,是不是拿出来大家一起乐和乐和?”某**男生一脸**荡之色的向陈锋大声建议道。

    他这个建议得到了不少的支持,这笔钱可以说是意外之财,大家花起来也是很心疼。

    “我建议,我们全班今天放学后一起来个聚餐。”更有人直接如此提议,得到了很多人地支持。

    想想班级上一次的聚餐离着现在有一年多了,陈锋对这项提议也不反对。

    见班长默许,大家便都各自纷纷议论起去哪里聚餐,首选的当然是大富豪,但自己班级这么多人,而且还只有五千块钱,这显然是不够花的。

    最后,商量来商量去,不少人提议就去离学校不远的沁园春,口味不错,价格公道。详细花五千块钱,自己班级这五十号人,应该吃得很过瘾了。陈锋对这个提议也很赞同,于是,全班人都纷纷期待着放学后去大吃一顿了。

    杨松满腹的憋闷和愤怒回到教室,一个人呆坐了良久,期间没有一个同学敢上来跟他说话。即使是他的头号心腹陈俊,此时也是不敢上前触霉头,他做为篮球队的队长,这次输了比赛,实在是难辞其咎的,但说实话他也是尽了全力了,他在场上的时候,完全遵照班长地吩咐将程伟搞下了场,但最后却依然输了比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比起篮球来,他这个体育委员比较擅长和喜欢的还是足球,平时,他主要训练的也是足球,而且,他现在还是学校足球队的正式成员。他很不理解,班长为何先不和对方比足球,却是选择了篮球。

    而杨松这时候在心里也在后悔,为何这次不先跟对方比足球。他之前之所以先选择先比篮球,是因为对方在一个月前他们班和三班地篮球赛,最终结果他们一班领先了三班将近二十分之多,在他看来,时间也才过去了一个来月,如此的实力差距不可能短时间内被弥补的,反之足球赛却是有太多的变数了,一个不好就可能是乌龙球,而且上次两班比赛,他们一班也只是在比赛快结束的时候,才侥幸进了一球,赢得比赛。在他看来,比起足球赛,篮球赛他们一班更应该能拿得下来,但结果却是事与愿违,比赛开始没多久,他们一班就落后了,期间他们一班尽管数次将双方的比分迅速拉近,一副将要赶超地态势,让他数次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但结果却往往是海市蜃楼,终是虚幻。

    正在杨松独自神伤的时候,突然一人走到了他面前,将几张钞票放在了他的课桌上。

    “二百五,我还给你。”秦轩说了声,就转身往回走。

    却见杨松突然猛地站起,手提着凳子一把朝秦轩砸了过去,也亏得秦轩已经走出了几步远,这凳子猛地一下砸在他的身上,尽管很疼,但是力道便不是特别大。

    “你他妈.的才二百五!你,你以为自己篮球打得很好吗?妈的,居然还刚跟老子要钱,银样蜡枪头,碰到陈锋立马歇菜,你,也装酷,还是趁早回你乡下老家吃屎去好了……”

    杨松毫无形象地在教室里对着秦轩破口大骂,将自己心中一直憋着的怒气、怨气和火气一股脑儿的宣泄了出来,让教室里的同学都是看

    的目瞪口呆。杨松做为班长以前在他们同学面前,>道,但也是很注意自己的个人形象的,说话从来都是不带脏字,而且有时候他也很懂得拉拢人心,故意对你做出一副很是亲切和善的样子。但现在他却是出口成脏,一副地痞****的样子,完全颠覆了众人以前对他的印象。

    秦轩挨了一板凳,眼中闪过一丝怒色,嘴巴紧紧抿着,然后,他便再次转身,走回了自己地座位。对于自己这位班长的背景和身份,做为住校生地他,也是听舍友无意中说起过的。尽管他知道就杨松这副身子骨,十个都不够他一个揍地,他也只好生生将这口怒气忍了下来。

    杨松见秦轩一副忍气吞声的样子,心中既是得意又是愤怒,得意地当然是秦轩不敢反击,愤怒的却是秦轩居然不向自己道歉和求饶。但此时已经痛痛快快骂了一阵的杨松,也醒觉过来,班里这么多人还看着自己呢,只能见好就收。,

    “等下次再找机会收拾你这土包子。”杨松心中恨恨的想,这次篮球赛的失利,他将大半地责任都推在秦轩身上了。在他看来要不是秦轩没用,在最后光头被陈锋三番两次的断球得分,这场比赛他就不会输。

    清醒过来后,杨松立马又打起精神,在班里筹集下次他们班和三班的足球赛资金。

    但这回可没有第一次篮球赛时那么来得顺利,上次大家都以为两班的比赛,一班肯定能赢,自己有便宜可占,才各自纷纷“下注”,但没想到结果却是他们一班输了,为此,他们都是各自输掉了钱,那些几块钱的还无所谓,而那些压了上百块的,即使他们有钱,但心里肯定也是不舒服的。这回杨松再找他们要钱,他们当然不干。因为,他们现在基本上与高一三班的人形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如果陈锋亲自上场的话,高一三班肯定能赢。以前,不是大家都说陈锋不会打篮球和踢足球吗?但今天,陈锋在篮球场上的表现,显然说明这是无稽之谈。搞不好,陈锋地足球水平也是大师级的。要是让他们压一班赢的话,他们倒是可以考虑的。

    杨松费劲了口舌,在班里游说,号召大家为了班级的荣誉为战,再次凑够五千块钱,将场子找回来,将那输掉地五千块钱重新赢回来。

    得到他说的口干舌燥,上课铃声响起的时候,他才筹集到了两百块钱,这还是他一个个的攻关,大家看在他的面子上才出的,不过,最大方也才出了二十块钱。

    这让杨松郁闷不已,自己班级地同学都如此,更不用说其他班级了,难道自己要向家里开口要不成?杨松有些垂头丧气的思索着找什么借口,才能向家里要到五千块钱。

    下午的三节课总算过去,放学的铃声响起,高一三班的同学都是一个个兴高采烈的欢呼起来,男生们勾肩搭背,女生们三五成群的一起,不时发出银铃般的快乐笑声。

    “好了,大家都出发吧!”

    陈锋大手一挥,班里的同学都高喊了一声,纷纷走出了教室。

    早在课间休息地时候,陈锋就让班里的人带着五百块押金去沁园春交涉过了,将他们二楼的大厅包下。

    陈锋、红叶还有一干班委成员打头,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着校外的沁园春进发。他们这一大群人集体行动,当然引人瞩目。

    路上班里的同学不时的遇到熟人,听说他们班全体去沁园春聚餐,公款消费,一个个都是羡慕不已,有几个脸皮厚的居然也想要一起去白吃白喝,当即被高一三班的人给轰出了队伍。

    到了沁园春,店老板见果真来了这么多的学生,当即便笑得合不拢嘴了。亲自当起了迎宾,将他们迎上了二楼地大厅。这二楼的大厅,刚好能摆得下五大圆桌,每桌平均消费一千,够他们班五十几号人一顿痛痛快快地敝开肚子吃了。

    店老板显然早有准备,他们落座不久,各色的菜肴便纷纷端了上来。

    程伟见此,率先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大声说道:“现在,请我们伟大地英明的举世无双地班长陈锋同志,为我们讲话!”

    “好!!”

    高一三班的人都纷纷叫好鼓掌。

    对于程伟的马屁,陈锋已经有了很大的免疫了。但马屁就是马屁,只要是正常人都不会拒绝的。不少人的还希望别人拍得多多益善。

    陈锋也不例外,站起身,说道:“这次,我们班能取得篮球赛的胜利,大家都有功劳,篮球队先不用说,其余的我们班的啦啦队,还有医疗组,都做的很不错,而其他同学在场下也一个个的给予了我们班篮球队很大的精神支持,大家都做的很好。我要说的是,只有我们班紧紧团结在一起,就没有什么不可战胜的。现在,请大家一起举杯,为我们的三班干杯。”

    陈锋这一说,倒啤酒的倒啤酒,倒饮料的倒饮料,众人纷纷站起跟着一起举杯。

    “干杯!”

    全体第一时间都将杯中的啤酒和饮料一口气喝干。

    “三班!万岁!”一杯酒下肚,不少的男生都有些兴奋起来,高寒起了口号来。

    “班长万岁!”程伟也不失时机地继续拍自己老大的马屁,更是大声提议道,“大家都知道,我们班这次的篮球赛之所以能取得最终的胜利,就是因为我们班独一无二的班长,他总是在我们班最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力挽狂澜,他就是我们三班永远的领袖和指路明灯,现在,让我们为我们的班长干杯!”

    他这一说,大家又是纷纷叫起好来,又都是纷纷给自己的杯中倒满。

    “班长,你永远都是我们心中的班长,永远是我们最佩服地人。干杯!”

    ……

    不少人都真心实意的向陈锋举杯敬酒,好在大家没有搞车轮战,陈锋也就意思性的喝了几杯啤酒,大声说道:“这次的篮球比赛,程伟这位篮球队的队长也是劳苦功高地很,他可是为此还缝了三针的。大家也敬他一杯。”

    “对对对!程队长因公负伤,我们是应该好好的慰劳他一下。”

    不少人都幸灾乐祸的大笑起来。对陈锋他们不敢闹,但对程伟他们却是没有什么顾忌,当下不少人便端着酒去向程伟敬酒。

    程伟刚开始还故作豪爽的来者不拒,和几人一起干了一杯,但接下来见到几乎在场所有的同学,包括那些女生也都蠢蠢****要上来向他敬酒,不由地脸色大变,当即尿遁暂时逃脱。

    等到他以为差不多了从厕所里出来,刚吃了几口菜,又有人过来向他敬酒,尤其班里的几个女生,他是决定不能不给面子和怯场的,只能再次干了几杯,他本来酒力就一般的很,这差不多三瓶的啤酒下肚,他的脸红起来了,拿着筷子都有些夹不住菜了,最后,还是陈锋看得有些过意不去,大声制止了众人的恶搞行为,这才使得程伟最终没有溜到桌底下去。,

    这一顿饭足足吃了将近两个钟头,才散了,全班人一个个都吃得畅快非常,嚷嚷着下次再来。

    最后一结帐,店老板给打了八折,花去了三千多,实在是非常的划算。这样的价钱,再加上现在他们高一三班那个文具店地稳当收入,即使每个月来光顾一次,也是吃得起的。但这毕竟是花自己赚的钱,高一三班的大多数人还是有些舍不得的,最好就是像今天这样的比赛再来几场,每次五千五千的,那他们班就每天可以潇洒happy了。

    不过,高一三班美好愿望注定是不能实现了,第二天的早操大会上,校长张春友指出做为一名合格的中学生要严于律己,不能在校园里搞争斗,更不能以任何形式开展类似的赌博行为,不然发现一个处理一个,绝不手软。他这话,无疑就是对高一三班和高一一班说地。这事其实主要怪杨松,他之前因为不能在自己班里凑到足够的钱,就将范围扩大到了全校,筹集别班学生地钱,如此这次他们两班的比赛就涉及到了学校里地好几个班级,最后使得这别班不少的学生失了一笔财,输掉地钱当然拿不回来了,几个学生心中不忿就将情况报给了自己班的班主任,这自然惹得其他班级的班主任很不满,纷纷向校领导反应,要求严肃处理带头赌球的学生,所以,张春友迫于压力,只能在大会上放放空炮。别说,陈锋他不敢处理也不想处理,就是罪魁祸首杨松,也不是他这个一中的校长惹得起的。他们要是搞得实在不像话,他也只能去请示他们的家长,让他们的家长批评教育。其实,在一中当校长表面上看起来风光,但却是完全没有普通高中校长那种潇洒和自由,基本上想处理谁就处理谁,最多事后通知一下家长而已。

    校长在早操大会上的发言,知道昨天高一三班和高一一班篮球赛内情的人当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杨松这位当事人更是清楚,本来他还在想着怎么去筹集五千块钱,但现在想来即使凑到了,高一三班的人也不一定跟他们继续比赛,何况他一下子也凑不齐这么多钱。要是没钱的话,高一三班的人愿意跟他们比才叫怪了。

    大会结束后,杨松还被班主任叫去办公室说教了一通,尽管班主任没有说重话,但也让杨松心里感觉很是气闷。自己可是输了球了,而且还输了五千块的钱,没有人安慰不说,还来雪上加霜的数落他,杨松的几乎将自己班的班主任和校领导全部给恨上了。他尽管想尽快找回场子,但现在如此情形,他也知道不能急在一时,只能暗暗的将班级的荣誉之战押后。

    “君子报仇,十年未晚。”杨松心中暗暗给自己打气,反正现在才是高一的第一个学期,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他就不信,没机会将这个场子找回来,让陈锋这家伙知道他杨松的厉害。()

    align="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