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老山狙击手 > 28.突发情况 3.
    向前进站在洞口上方,看到下面的人正在赶上来,于是对那两个站到两边去了的士兵说:“洞口像有人进去过的痕迹没有?草丛有没有倒伏的地方?仔细看清楚了。注意监视,别让他们出来打冷枪。小心点,别靠近洞口!你叫你们下面的人往两边上来,别走洞口下面,防止敌人扔出手榴弹。”

    “你们往两边!分散开!分散开!”一个士兵转身向下面大喊。

    上来的两个友军战士分别站在洞口两边把持着,估计一时三刻也不能有所作为。向前进在上面问:“洞口有多大?”左边那个战士说:“不大,刚好可以弯着腰进去。估计里边很深,进去很危险,也不容易找到人。要不要先喊话?”向前进点头答应:“这种洞子,也许没多深,你们有没有防化兵?要是有喷火器就好了。”

    “还是先喊话,大喇叭,你吼起来嗓门大,来两句!”左边那个兵对他的战友说。

    右边的大喇叭看着向前进,虽然这小子一身肮脏,为人却冷静沉着,一定是有战斗经验的,有点把他当作主心骨,要看他的意思。向前进点点头说:“你们喷火器没带出来?那就先喊话。”

    “那个举起手来出来怎么喊?他妈的我给忘了。”

    向前进半蹲下在巨石旁,说道:“举起手来是热呆连,出来是牙得依!得依连声,带过去。”此时他觉得自己右脚小趾头处疼得厉害,便伸了一下腿,将身体重心转移到左脚。

    “热呆连!”

    “牙得依!”

    这小子果然中气充足,声音洪亮,喊了一遍,没有动静,大喇叭又喊了一遍。等了一会,他有点无奈何地说:“他妈的没动静,看来敌人是逃走了,还是死不肯出来?我们扔一颗手榴弹进去?”

    向前进说:“先等一等,你们的人上来了。你们有多少人?”

    “两个班,不晓得我们排长上来了没有,看看他有何指示?”

    正说着,那个干辣辣的声音在向前进的左边响了起来:“你们这么样?敌人呢?”

    “报告排长!在洞里面,不肯出来。”

    “嗯,他妈的!不肯出来,老子们挖也要把他挖出来。上面这位是?下面的炮观员的战友?看样子你们是刚从前线下来的,敬佩你们!这个你看该怎么办?”

    “我战友怎么样?”

    “没事!死不了,但是怕得要在医院里住几个月。你看这个怎么办?要不要摸进洞去,他妈的,进洞去可不是好事。”

    “你们有没有喷火器材,没有的话,只能往里边扔手榴弹。对了,你叫人到对面去砍一根竹子上来,探一探洞子有多深。我估计这是个死洞,没有出口。要是不深的话就好办。叫你的人别站在前面,也别太挨着洞口,要是敌人打冷枪出来或者扔出来手榴弹就不好了。”

    排长命令道:“你们往两边展开,距离拉大一点,加强警戒。大喇叭,叫下面的人砍一根竹子上来!”

    很快命令由大喇叭嘴里传了下去,那边下山的一个战士砍了一根竹子扛上来。这竹子很长,几个战士接着了。向前进道:“伸进去看看!”一个战士冒险站在洞口下面,将竹竿不停地往里边伸。

    大家耐心的看着竹竿在不停地往里面去,到最后,十多米长的竹竿完全还不能探到这个洞子的深度。那个战士已经将竹竿斜过一边,看来洞子转了弯子。

    “他妈的,这样进去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见,相当危险,怎么办好?”排长一筹莫展。

    “看来只能守着洞口,去找喷火器来烧。你们驻地离这里远不远?”向前进问。

    “有十多分钟的路。你说得对,去拿那玩意来烧。你两个,赶快回去搬兵来,晓得不?找连长要喷火兵。快去快回,叫四班的别上来,赶快把伤员抬走。这位同志,我听你战友说你也受伤了,要不要紧,不如跟我们的人先回去医院里。”排长说。

    这时候,上面哗啦啦响,有好些人下来了,大家心里可一阵慌乱。向前进说:“可能是我的战友们下来了,刚才他们去追特工,先别乱开枪,我问一下。上面的是不是侦察兵?”

    “是班长嗦?班长你们出什么事了?”熊国庆拿着枪,飞快地顺着吴八斤滚落的压伏带直插下来,到了向前进旁边,看到这里的情况,吃了一惊。后面的人陆续都到了,看到敌人尸体,又围着许多人,纷纷问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呢?情况怎么样?”向前进问。

    “还好,这里山头上一个战士下来打水被敌人特工捉了,我们追过去,这小子挨了一刀。刚才我们在上面遇到的那些人中有几个受伤,被地雷炸的,不过没有减员。”黎国石看看这里的人很多,走了几步过来看到下面的洞口,问:“怎么你们也遇上了特工。进洞里去了可不好办。”

    向前进说:“他们的人有两个去找喷火器了,大约要二十多分钟。你们几个下去,看看炮观员的伤情怎么样,先跟他们抬他回去。”

    大家站在巨石上方,有几个人正要行动,忽然受命往回去搬兵的两个战士走下去了好几步,其中一个停止下来,回头说道:“排长,那边山上下来人了,是守军。那不背着汽油罐么?看来我们不用回去搬兵了。”

    大家转头一看,可不是。于是都冷静地等着赶来增援的喷火兵,等他来烧洞。对付洞穴里的敌人,喷火器是最管用的,枪管里喷出来的火龙能拐弯。

    不一会儿,喷火兵背着器材,出现在大家身边,大家很兴奋。

    “来了来了,喷火兵来了!让开让开,让他对着洞口开一火。”

    山上下来的驻军援兵趴在洞口,伸进枪管,呼轰的一声 ,一股火舌喷进洞里。不一会儿里面怪叫不止,惨号声听来让人害怕。

    “哈哈,出来了,大家赶快散开!”排长可高兴了,喜得搓着手直叫唤。向前进大喊叫着:“大家看情况,可以的话逮他妈的几个俘虏,拿回去玩玩。”

    “要得!给老子捉几个俘虏拿回去研究研究!”排长接着说。他的兵兴奋而紧张,有这些侦察兵在这里,他们胆儿可大了,但又是第一次临敌对阵,自然心情激动。

    好几个侦察兵站在洞口上方,枪口指着下面。

    不一会儿,第一个特工浑身上下是燃烧着的熊熊大火,这家伙手舞足蹈,惨号连天,脚步踉跄,抢出洞口,往外边扑倒在地。上面的 人赶紧开枪,这家伙死于非命,滚下坡去了。第二个紧接着跑出来,不停地用手扒打着身上火苗子,枪早已丢失不顾。这小子往旁边地上一扑,被那里好几个等着的解放军一顿枪托猛揍,捉住不放,拉到一边去继续打。

    第三个出到洞口附近,望外面打了一梭子,而后奔出来,也是一身的火在烧。这家伙跳着脚,被火烧痛得哇哇怪叫。上面的人没等他出洞口,刚一露头,便好几个点射,将他打趴下。

    战斗很快结束了。从洞里面一共跑出来四个人,烧死一个,活捉一个,打死两个。排长叫一个兵作记录,命令另外几个去搜所有死亡特工的身,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被活捉的那人是个少尉,大家很高兴。就地审了他几句,没有什么结果。这人态度很顽劣,虽然浑身是伤,又被五花大绑,但是仍旧不停挣扎,眼光很凶悍。

    小说网(www..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