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仙都 > 第六十六节 渊海三洲第一人
    抱朴子残魂如风中残烛,随时都可能湮灭,以仅存的真仙之力打开混沌一气洞天锁,几乎灯枯油尽,无以为继,晃晃悠悠没入魂眼中,再无声息。魏十七举袖收去混沌一气洞天锁,将目光投向赤焰玉山,此物乃是一宗洞天至宝,其内封印着一头游天鲲,极天之行尚遥不可及,星力对他至关要紧,欲修复这片残山剩水,最稳妥之法莫若以昆吾金塔为鼎炉,可收事半功倍之效。可惜罗睺小界中金塔为帝朝华重创,不堪大用,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他忖度良久,决意先洗炼昆吾金塔,再修复玉山,这期间没抱朴子残魂什么事,他干脆抽取真仙之力,打开混沌一气洞天锁,将周吉送入下界。

    一环扣一环,容不得半点闪失,魏十七成就回辇三重天,杀意凝成游丝,多了一宗厉害的手段,才决意跨出这一步。

    他目视昆吾金塔,展颜一笑,喃喃道:“汝与吾有缘。”伸手一招,将昆吾金塔摄入“一芥洞天”,显出九层八面庞然大物,从天而降,悬于造化树之上,杀意九龙骇然而起,争先恐后钻入金塔内,盘旋穿梭,逐寸逐分洗炼,将自身的烙印铭刻于内。帝朝华的两番出手刺激了他,六法十三器乃天庭降下的至宝,单凭六龙回驭斩利攻不利守,手段略显单一,眼下时机已然成熟,多得一宗昆吾金塔,攻守兼备,可御强敌。

    浮宫大殿紧闭,魏十七闭关不出,当他潜心祭炼法宝的当儿,渊海彼岸的陆黾洲,亦掀起了滔天波澜。帝朝华在罗睺小界内倾力出手,引来天庭的瞩目,早已惊动了云罗谷的羽族真仙黑羽,他心神不宁,久久未能平复。一入真仙境,天人感应,福祸隐约自知,此刻心绪如此波动,定有大事发生,容不得他继续深藏。黑羽忖度片刻,遣一化身前往丘翎山伯牙泉见帝朝华,孰料她一点面子都不给,紧闭门户,不予理睬。

    穹窿族执掌陆黾洲万载,一朝跌落云端,帝子帝女贬为凡夫,黑羽、步干阑、巡天脱不了干系,若非帝朝华横空出世,一举成就真仙,穹窿族早就烟消云散,不存于世了。帝朝华此举,即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黑羽没想到她会撕破脸,连台面上的一点客套都不留。他沉吟片刻,当下离了陆黾洲,遁入渊海,往罗睺小界一行。

    罗睺小界经历了一场劫难,本源动荡,血气泄漏,此界本为虫族羽族共有,系门下小辈历炼之所,帝朝华自坏规矩,以真身降临,大肆杀戮,祭炼穹窿族至宝血河,一界生灵陨灭无数,动摇了根本,幸而星罗洲巴、田、鱼三位真仙未曾察觉,否则的话,又是一场轩然大波。

    帝朝华再怎么不给面子,终究是陆黾洲真仙,时至今日,云熙、浮风、穹窿、苍鼓四族一损俱损,一荣俱荣,黑羽无可奈何,只得为帝朝华善后,他一路勘察,一路出手抚平动荡,渐渐察觉到罗睺小界内竟然还有另一人的气息,与帝朝华大打出手,溃败而遁。他心中顿时大警,帝朝华真身降临,不惜惊动天庭,犹未能将其留下,究竟是何许样人物,如此了得?他隐隐猜到了一些端倪,当下循着这股陌生的气息一路搜寻,花费了整整数载,偶然遇到罗睺小界的土著孟椿、赤妃,将其降服,细细盘问,这才得知魏十七亦闯入此界,斩杀无数大修,最后在荒漠深处,与帝朝华做了一场,就此销声匿迹,留下这个烂摊子。

    竟然是他!果然是他!

    经此一战,罗睺小界伤筋动骨,不复往日旧观,黑羽心中有事,无暇逗留于此,当下遁出小界,往暗影海见了巢洪荒一面。当日黑羽、巡天暗中谋划,由暗影贼真仙巢洪荒从旁相助,借鲤鲸族阎望之手,将残破的赤焰玉山辗转交到魏十七之手,欲阻其成就真仙。原本绕开巢洪荒亦无妨,但一则陆归陆海归海,鲤鲸族毕竟是渊海上族,保不定什么时候会出个把真仙,二则赤焰玉山本是巢洪荒之物,纵然遗失在外,总须跟他打个招呼。巢洪荒对这赤焰玉山并不看重,慨然应允,魏十七坏了他不少族人的性命,羽族加以暗算,他也乐见其成。

    黑羽与巢洪荒密谈了数日,获悉魏十七途径暗影海之时,巢洪荒曾遣一分身窥视,他汲取星力转换真元,天外戾气侵入体内,已无从驱除。黑羽闻言心中大定,这天外戾气的阴损,他再清楚不过了,巢洪荒系赤焰玉山的旧主,他既然看准,魏十七当已落入他们彀中,不足为虑。

    阻其成就真仙,只是消除长久之患,此子凶悍,硬撼帝朝华犹能全身而退,万一察觉了真相,不顾一切杀上门来,倒也棘手,须得挑起些事端削去他几分实力,寻得时机,及早剿杀为好。黑羽心意已决,他囿于蛇颈海许下的千年之约,不便出手,但星罗洲虫族与他仇深似海,若能挑动彼辈出手,倒是两全其美。

    他离了暗影海,再度长途跋涉,前往星罗洲千足地穴见巴蚿巴老怪。巴蚿深知黑羽道行深厚,可谓渊海三洲第一人,天庭降下符诏,七道青气接引飞升,被他一一击破,当下不敢怠慢,亲自将他迎入洞府,命灵仆奉上玉液琼浆,与其把酒言欢。

    酒过三巡,黑羽随口问起那白骨巨蛇的下落,巴蚿沉吟片刻,坦然相告。当日魏十七血祭荒北界图,唤醒上古异兽的残骸,化作一条白骨巨蛇,从虫洞闯入星罗洲,大肆掠杀。那巨蛇狡诈得紧,避开强敌,专挑弱小的虫族下手,为祸不浅,到后来激起了众怒,巴蚿、田椿、鱼娥一齐出手,将它擒下,并未伤其性命,而是将残骸封印在虫巢,丢与后辈门人琢磨,欲堪破界图的秘密。

    不过在巴蚿看来,这一番心思尽数枉然,血祭之后,界图与残骸融为一体,无分彼此,以真仙通天手段,尚无从剥离,更何况那白骨巨蛇纵然凶残,不过是傀儡之流,不堪驱使,留着也是鸡肋。

    黑羽正中下怀,微微一笑,提议道:“既然是鸡肋,何不废物利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