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仙都 > 第六十三节 再送一条上去
    曲长老名泓,乃是毒剑宗宗主石铁钟的师弟,满头银发,脸颊有一道十字形的伤疤,腆着大肚子,如同十月怀胎的妇人,低头看不到脚趾尖。他眯起一双狭长的蛇眼,盯着懒洋洋的“金角”不放,又惊又喜,问道:“彭弋,是怎么回事?”

    “呃,回禀曲长老,原本是一条‘银角’,吞食了碧鲮鱼和两条金头蜈蚣,就变成‘金角’了。”彭弋不敢隐瞒,老老实实交代了缘由。

    杜默闻言心中一惊,随即注意到雪地上断为数截的碧鲮剑,大为可惜。

    “碧鲮鱼?原来如此!”曲长老微一忖度,想通了其中的关键。

    六翅水蛇虽不能与美人蟒、九头虺、龙象、雷鸟等蛮荒异种相比,在妖兽中也颇有名气,一旦进阶为“金角”后,悉心栽培,有可能拥有一丝真龙的威能。但当真把六翅水蛇当灵兽豢养的并不多,一来六翅水蛇禀性刚烈,不易驯服,二来六翅水蛇晋阶耗日持久,三百年至“银角”,千年至“金角”,花费的心血和代价更是大到难以想像,得不偿失。

    毒剑宗曾有一位前辈高人,机缘巧合,收服了一条七百岁出头的“银角”,又通晓催熟灵蛇的秘术,促其晋升为“金角”,这催熟的关键,就在于碧鲮五毒和金头蜈蚣。

    而眼前这条稚嫩的“金角”,吞食了一整条碧鲮鱼,可谓前途无量!曲泓顿时心头火热,原本打算抽取“银角”的骨骼,炼一柄惊世骇俗的飞剑,如今看来是暴殄天物,如能将其驯服为灵兽,那是何等强大的助力!

    “杜默、贺毓留下,其他人退远一些!”曲泓估摸着“金角”的实力,觉得一干三代弟子靠得太近难免有失,有杜、贺二人在一旁牵制,他有信心将那条“金角”收服。

    “金角”陷入金头蜈蚣的重围中,却毫不在意,盘起身躯昏昏欲睡,似乎吃得太多,需要时间消化腹中之食。

    彭弋拉拉杜默的衣袖,递了个眼色,低声道:“师父,有外人在。”

    杜默皱起眉头,回头看了魏十七和余瑶一眼,摇摇头,道:“不必管他们。”

    彭弋无奈,只得讪讪地退到一旁,偏生有人不识趣,凑上前笑道:“彭师兄,怎地这么不小心,连碧鲮剑都毁了!”彭弋脸上火辣辣的,瞪着眼珠恶狠狠望去,却见说话之人是贺毓贺师叔的徒弟金山岳,他油嘴滑舌,向来与自己不睦。

    “关你什么事!”他嘀咕了一句,别过头不去理睬他。

    “啧啧,话不能这么说,你我同在毒剑宗门下,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怎可如此见外!彭师兄,是哪个没眼色的家伙干的?说说看,做师弟的给你出气!”金山岳冷嘲热讽,叽叽呱呱,彭弋生怕惊动了师长,铁青着一张脸不吭声,金佩玉及时将金山岳拉到一边,瞪了他一眼,把手指竖在唇上,示意他噤声。

    金山岳对这个堂姐颇为敬畏,不再用言语挤兑彭弋,低声问道:“佩玉姐,发生了什么事?”

    金佩玉朝魏十七努努嘴,低声道:“能有什么事,一脚踢到铁板上,脚趾都踢折了!”

    金山岳差点笑出声来,他连忙用手捂住嘴,偷着乐了好一阵。

    彭弋听得分明,忍了又忍,总算在师父跟前收敛了几分暴躁脾气,没有当场发作。他是毒剑宗三代弟子之首,宗主的徒孙,杜默一直告诫他要沉稳镇定,不要像个炮仗,一点就着,只可惜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讲了很多遍,收效甚微。

    曲泓见六翅水蛇将一群金头蜈蚣视若无睹,心知它从“银角”晋升为“金角”,耗尽了体力,懒得动弹,心中顿时有了主意。他朝贺毓招招手,命他驱动一条金头蜈蚣上前,试探一下“金角”的反应,贺毓不知师父的用意,依言念动法诀,命金头蜈蚣上前,谁知它游出数尺,又逡巡而退,不敢靠近“金角”身前三尺之地。

    贺毓皱起眉头,屈指弹出一颗龙眼大小的药丸,漆黑如墨,散发出阵阵腥臭,那条金头蜈蚣兴奋异常,一口将药丸吞下,无移时工夫双目尽赤,暴躁不安,在贺毓催动下,奋不顾身冲向“金角”。

    “金角”突然探出蛇首,朝金头蜈蚣喷出一口墨绿色的毒液,旋即缩了回去,行动之快,连曲泓都只能看到一抹残影。金头蜈蚣躲闪不及,当即中毒身亡,“金角”抵挡不住诱惑,慢吞吞游上前,将溃烂的残尸吞下,又恢复了昏昏欲睡的模样。

    曲泓满是皱纹的老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再送一条上去!”

    “金角”毕竟是蛇妖,贪食无厌,连同最初的两条在内,一共吞食了六条金头蜈蚣,待它有所察觉时,已是腹中鼓胀,身躯笨重,无法再腾空飞起。

    曲泓郑重其事从怀里取出一根拇指粗细的残香,灰不溜秋,只剩下数寸长,魏十七眼角一跳,心道,原来安魂香,难怪他如此笃定。

    曲泓以真元引燃安魂香,一缕青烟冉冉腾起,凝而不散,他鼓气一吹,青烟箭一般射向“金角”,“金角”哪里抵得住安魂香的药力,数息间便沉沉睡去。曲泓不敢松懈,鼓动真元,将手中的安魂香燃尽,使了个法术,驱动青烟将“金角”团团围住,迅速摄入御兽袋中。

    安魂香对蛇蛟之属效力尤强,只是曲泓手头就这么一根残香,还是五十多年前从鲲鹏宗得来的,珍藏至今,终于派上了大用处。他生怕青烟消散,“金角”在御兽袋中拼命挣扎,松动了周身骨节,反而不美,急于回洞府加以驯服,顾不得跟众人打招呼,御剑飞起,化作一道白光,消失无踪。

    魏十七摇摇头,觉得有些失望,“金角”没有任何抵抗,就落入曲长老之手,果然晋阶这种事情,一定要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避着人慢慢演练,否则的话,容易为敌所趁。

    热闹看过了,留在此处也是徒劳,毒剑宗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即便有六翅水蛇在,也早就逃走了,魏十七拉起余瑶的手,朝她使了个眼色,举步走开。金佩玉一直在留意他们,她下意识看了彭弋一眼,见他站在杜默身旁,一脸愤慨,低声说着什么,踌躇了片刻,还是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任他们离去。

    贺毓命众弟子收起金头蜈蚣,跟师兄打了个招呼,杜默让他们先走,只留下了彭弋和金佩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