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笑傲仙门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道玄门,亮剑!(下)
    “竖子找死!”

    古松二长老怒极,发狠厉啸,金丹中期修为悉数爆发,凶猛轰杀向秦汉,一道道数十丈长的强横剑气破碎虚空,激射向秦汉。

    如今他对秦汉已经是恨之入骨,古鹤师兄和爱徒王远都死于其手不说,令他大感难堪以致羞恼不已的是,秦汉先前在与他对战时,竟尚有余力斩杀了古云长老,等若视他为无物,这让他如何能忍?[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

    激烈的剑气碰撞爆炸声中,古松二长老与秦汉激斗到一块,只不过纵使他全力施为,疯狂催动体内灵力,但却依然难以奈何秦汉,只能说是略占上风,却始终不能对秦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古松二长老,你且拖住那个小杂种,不要急功冒进,只需拖住他即可,等我们将道玄门余孽尽数灭杀后,再回过头来助你,到时候定要将这小杂种擒下,然后用搜魂术洞晓其身上的秘密,再将其抽魂炼魄,封入魂幡里日夜灼烧,让其永生都不能入轮回。”古月宗掌门古剑嘴皮微动,阴测测地秘术传音道。

    “宗主高见,这小杂种的真实修为不过是筑基初期,但实际战力却是如此恐怖****,其身上肯定藏有重大隐秘,要么是身具逆天重宝,要么就是得到了什么大能修士的道术传承,不管是哪一样,只要落入我们古月宗之手,假以时日,我古月宗必将再次崛起,甚至藉此一跃成为三级修真门派都有可能,到时候回头再看,我古月宗今天的这些重大伤亡也就不值一提了。”古松二长老神色不动,悄声回应道。

    “很好,倒是本宗多虑了,既然古松二长老晓得其中的关键,那么我就放心了,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们好了,你只需拖住那小杂种一盏茶的功夫即可。”古月宗掌门古剑扫视了一眼正在跟古松二长老激斗的秦汉,不由阴冷一笑,随后大手一挥,带领着剩余的古月宗弟子,往冰螭剑阵所在的方向冲去。

    “古月宗弟子听令,随本宗一起,结成古月剑阵,全力出手破除这座杀阵,为已亡古月宗弟子报仇雪恨!”古月宗掌门古剑断喝一声,身先士卒,捏动剑诀,催发出一道凌厉无匹的剑气,横亘与天际间,凝而不发,而其他的古月宗弟子,包括那两名剩余金丹初期门派长老在内,齐齐出手,催发出一道威能强弱不一的剑气,跟古月宗掌门古剑先前那道剑气融合到了一起。

    “轰轰轰!!!”

    古月宗的人合力出手,近四百道凌厉剑气融合到一起,顿时凝聚出一柄近千丈的超级光剑,散发出恐怖之极的灵力波动,震碎方圆百里内的虚空,悬浮于道玄门山门的上空,如同那灭世之剑,只需落下就可以将整个道玄门轰杀至渣。

    这就是剑修门派的厉害之处了,因为修炼剑诀功法皆属同源,可以通过剑阵凝聚融合剑气,共同合力出手,剑锋所指,几乎无可匹敌。

    古月宗能够以二级修真门派的实力成功割据岳岭山脉一方,其中大半的原因就是因为古月宗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剑修门派,其门中所有弟子都习练古月剑诀和古月剑阵,不管是单打独斗,还是群体攻杀,都令人心中极为忌惮。

    如今在道玄门的强大压力之下,古月宗上下终于结成剑阵,祭出了自己的最强杀招,那把虚空之中的千丈巨剑成功凝聚成形后,散发出来威势即便是金丹后期大圆满修士估计都不敢硬接。

    这就是古月宗的底蕴,这就是古月宗能够强压其他诸多门派并成功割据一方的底气!

    “道玄门妄图挑衅我古月宗的威严,当诛!”古月宗掌门古剑脚踏飞剑,凌飞到半空中,负手而立,目光森冷霸道,缓缓扫视四周。

    场外观战众修士但凡被他目光触及,皆满脸畏惧之色,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颅,不敢与其正视,所有人心里都很清楚,古月宗掌门古剑这番话可不仅是对道玄门接下来命运的宣告,更是对他们的震慑,在告诉他们,即便是古月宗折损了两大金丹,依然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力压众人一头。

    将场外观战众修士的反应尽收眼底,古月宗掌门古剑满意地点了点头,神情中不无得色,在万众瞩目之下,单手缓缓抬起,就待挥落,催动那把千丈巨剑,对道玄门进行最后的审判。

    “古掌门好大的威风,不过仅凭一把千丈巨剑就想将我道玄门灭杀,是不是有点太过瞧不起我道玄门了?”不过也就是在这时,秦汉的轻笑声蓦地响起,不等话音落地,秦汉的挺拔身形也随之显现出来,傲立于那把千丈巨剑面前,毫无惧色。

    “古松二长老?!”古月宗掌门古剑面色阴沉,转头看去,却是愕然发现古松二长老不知何时已被一名高大魁梧的青年男子给死死纠缠住了,怒吼声连连,想要灭杀对方,但看起来,那名魁梧青年男子实力很是不弱,短时间内却是难以办到了。

    “我就知道在主人的眼中,我就是一个绝佳的肉盾……”全力催动九转金身决的萧战满脸郁闷,硬扛着古松二长老的一道道凌厉攻伐剑气,面对一名金丹中期修真老怪物,他只能苦苦支撑,几乎没有任何的还手余地,不过还在有了先前与那古鹤大长老对战的经验,此刻的他虽然很狼狈,但短时间内却是没有任何的败亡危险。

    “这道玄门不是仅仅创建传承了不过百年吗?竟然有金丹期大神通修士坐镇!”场外观战众修士顿时一阵骚动,本以为道玄门已经无计可施,纵使秦汉这个掌门战力强横的****,也难以逃脱败亡的结局了,但谁都没有想到,道玄门竟然还有金丹期修士,而且看这样子,还是一名罕见的体修。

    “小杂种,没想到你道玄门隐藏的倒是挺深,有金丹期修士坐镇,却始终不显山不露水,不过即便如此,你又能如何?难不成你妄想凭借一个金丹初期小家伙翻盘?”古月宗掌门古剑眼眸微微一缩,随即又恢复镇定,冷嘲讥讽道。

    “一个或许不行,那么再多一个呢?”秦汉淡然一笑,随着他的话落,道玄峰上喊杀声震天,正阳派老祖一马当先,率领着于小天、杜飞以及周通等人冲了出来,直接攻向那些维系剑阵运转的古月宗弟子。

    “嘿嘿,古月宗的几个老家伙,不知道你们还记得我正阳子不?想当初你们肆意欺压我正阳派,甚至逼得老夫不得不通过假死来躲避你们的迫害,如今新仇旧怨,是时候跟你们这帮老家伙好好算一下旧账了!”正阳派老祖冷冷一笑,下手毫不含糊,抬手就是一掌,足足百丈的巨大灵力手掌狠狠拍落,直接将数十名来不及躲避的古月宗弟子拍成了肉泥。

    “杀!诸位师弟随我全力出手,今日这一战,我们一定要在主人面前证明自身的价值!”杜飞神情肃然,五行炼真诀全力催动,带领着近二百五十名正阳派一脉的师弟奋力冲杀,虽然他们不过是炼气期修为,还没有成功筑基,但习练七阶极品功法五行炼真诀的他们却是毫无惧意,两三人结成一个灵活的小阵营围杀一名古月宗弟子,瞬间就占据上风,杀的那些一时应变不及的古月宗弟子哭爹喊娘。

    “罢了,没想到老夫苦心算计了一辈子,终是一场空,反倒是临到老了,还能有这么热血战斗的时候,即便战死,却也没有太多遗憾了。”原青阳派掌门周通长笑一声,率领青阳派以及玄剑门的残存战俘也一并冲杀了过来。

    “嘿,这帮奴隶如此勇猛,我小天怎么能落后他人,怎么都不能给掌门师兄丢脸才行!”一直在闭关苦修的于小天也破关而出,左手持水蓝剑,右手执火焰剑,悍勇无比地冲杀进敌阵中,横砍竖劈,大开大合,竟令附近的许多古月宗弟子不敢正面应战。

    “杀死这帮混蛋,想灭我道玄门,想让老子重新变回穷光蛋?先问过我钱大富手中的剑再说!”战局进入到白热化状态,钱大富带着李氏族人也从冰螭剑阵中冲杀了出来。

    除此之外,极度混乱的战场中还有两个偷偷摸摸打闷棍的猥琐家伙,只见火猫带着自己的小弟熊怪藏在角落里,但凡看到有那重伤的古月宗弟子仓皇逃出来,正要盘膝打坐服食灵丹疗伤,立马就会悄悄摸过去,狠狠一爪子拍死。

    “嗷呜!本王的老大岂是你们能够欺辱的?看掌!”拍死一个倒霉家伙后,这货还不无得意地回头扫视了一眼自己的小弟熊怪,那意思好像是在教训对方,让自己的小弟熊怪学好了。

    ……

    一名可以越阶挑战金丹中期修士的****掌门,外加两大金丹期修士坐镇,还有近四百名能够堪堪与筑基期修士一战的弟子,这才是道玄门的真正实力。

    真正亮剑的道玄门,展露出来的强大实力,一下子就震慑住了无数人,且不管最终战局如何,道玄门的名头已经彻底打响,可以说是一战成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