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笑傲仙门 >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道玄城变故
    奴隶也是人,秦汉并没有轻贱他们的意思,之所以将奴峰众人统统贬为奴隶,该因如今的道玄门尚处于起步阶段,经不起任何的波折和内乱,只有强势镇压,才能维持道玄门的稳定。

    还有就是,不管是罪孽深重的李氏族人,还是曾经习练血魔真经的正阳派弟子,以及心思浮动的周通等人,都算不上良善之辈,只有抽取他们的一缕魂魄,将他们的性命掌控在手,才能真正让奴峰众人安心为道玄门做事。

    但不管如何,拥有前世地球文明记忆的秦汉并没有真正将奴峰众人当做奴隶看待,再加上如今奴峰众人表现越来越好,已经真正纳入道玄门的外围体系之中,成为道玄门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也逐渐获得了他的真心认可。

    而在这样的前提下,奴峰众人出现损伤,自然不是秦汉愿意看到的。

    眼中闪过一抹寒芒,秦汉沉声问道:“大富,刚才我就想问你,李长青等人呢?为什么这次大殿议事,没有见到他们?”

    “启禀掌门师兄,李氏族人前阵子来我这里请假,说是不太放心家里的老幼妇孺,想要回家看看,我想最近也没什么事情,就准许他们回去了,让李长青带着自己的族人于三天前回返道玄城了,掌门师兄为何突然有此一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变故?”钱大富恭声答道,在看到秦汉的阴沉脸色后,忍不住问了一句。

    “道玄城?”秦汉闻言眉头微微一皱,眼中不由闪过一抹奇异之色,道玄城可是凡人界的势力范围,鲜有能够威胁到修士的存在,再加上李长青等人的修为也不算太弱,又是众人走在一块,理应没有什么危险才对,但现在却是有人身亡了,难道说道玄城出现了什么变故?

    微微沉吟了一下,秦汉对着钱大富说道:“确实出了点变故,李氏族人好像碰到什么麻烦,有人被杀了,我得过去看看才行,大富你带人留守山门,为兄去去就回。”

    简单吩咐了几句,秦汉召出七彩飞舟,示意萧战跟上,随后全力催动七彩飞舟上的天雷风灵阵,化作一道迅疾七彩流光,瞬息间就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顶级飞遁法宝?而且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是云霄城主李鹤真人的那艘七彩飞舟,但怎么会出现在主人的手中?”萧战立于秦汉身后,神情古怪无比,他可不认为云霄城主李鹤会将这样的重宝送给外人,但现在这七彩飞舟却出现在了秦汉手中,只能说明秦汉不知通过什么手段,从李鹤真人手中抢了过来,这实在令他感到有些匪夷所思。

    要知道那云霄城主李鹤可是金丹中期巅峰修为,只差一步就可步入金丹后期,据说最近刚刚得到了一粒极品青灵丹,突破指日可待,实力无比强横,可就是这样的人物,竟然在秦汉手中吃了一个大亏,如果被人知道,七彩飞舟早已易手,落入一名筑基期修士手中,估计整个岳岭山脉都要震动不已。

    且不提再次被狠狠震惊了一番的萧战,秦汉如今修为暴涨,成功筑基后,已经能够将这天雷风灵阵的威力催动到极致,全力施为之下,不过一时片刻的功夫,就来到了道玄城上空。

    收起七彩飞舟,秦汉带着萧战往李氏族人的大宅飞去,还没等临近,就听到下方传来一阵乱哄哄的嘈杂声,老人的哭嚎声,女眷的惊慌叫喊声,以及幼童的无助大哭声,混杂到一起,犹如鸡飞狗跳,混乱到了极点。

    大宅院落里的李长青紧咬着滴血的嘴唇,满脸悲愤之色,心中抽痛不已,本来他们此次算是衣锦还乡,想要好好照拂下自己的族人家眷,但谁曾想刚一回来,就突遭大难,不仅没有帮到自己的族人,反倒是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们遭人欺辱。

    眼中闪过一抹毫不掩饰的仇恨之色,李长青看向对面那几名趾高气扬的青年修士,沉声道:“俗话说的好,祸不及妻儿,更不用说在修真界里,始终有这样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那就是严禁修士对普通凡人下手,枉你们自诩为正道修士,竟如此肆无忌惮的对一干毫无反抗之力的凡人下手,难道不怕将来遭到报应,为其他门派修士所不齿?”

    “哈哈,就凭你一个小小的炼气期修士也敢跟我们古月宗的人据理力争?不怕告诉你,就算今天的事情我们不占理,你又能如何?本来没有你们横插一手的话,我们师兄弟几人只不过是想要找点乐子,玩耍过后,自然就会走人,说不定高兴之下,还会随手打赏这些低贱凡人点金银财物,也算是他们的一番机缘,但如今有了你们这些不长眼的家伙之后,我们只好施展辣手,将这些低贱凡人连带你们这些孱弱家伙一并灭杀,然后一把火烧掉,毁尸灭迹了。”一名面如冠玉但嘴唇却是极为浅薄,一看就是天性凉薄的青年修士面露讥嘲之色,满不在乎地大笑道。

    “不错,正如王远师兄所说的那样,怪不只能怪你们自己倒霉,打扰了我们师兄弟几人的兴致,所以你们都该死,不过在这之前嘛,让你们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女在我们的胯下承欢,倒也有一番别样的刺激。”另外一名修士嘿然一笑,阴测测地讥讽道,而他的话,也引来王远几人肆无忌惮的大声哄笑。

    虽然他们师兄弟这次出行只有六人,但每个人都有筑基期的强横修为,其中领头的王远更是达到了筑基后期巅峰修为,距离成功凝聚金丹也只差那么一步,所以纵使面对人数近百人的李长青等人,他们却是毫无惧色,反倒是充满了戏谑的心情。

    而就在说话间,一名衣衫不整的青年修士从一处民宅中走了出来,透过敞开的大门,可以看到里面有名全裸的女子带着满脸的绝望泪水,已经咬舌自尽了。

    “真没劲,老子正在兴头上呢,那臭娘们竟然咬舌自尽了,弄得老子只能草草收场,不过你们还别说,(奸)尸也别有一番味道,回头你们也试试那滋味。”那名衣衫不整的青年修士在王远等人的调笑声中,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的说道。

    “族长,大不了就是一死,我们跟这帮衣冠****拼了!”李长青身后一名修士再也忍耐不住了,双眸赤红一片,就待冲出去拼命,不过却是被面沉如水的李长青反手一巴掌给抽了回去。

    “给我冷静下来!我们人数虽多,但修为境界相差太大,如何是他们的对手?忍,我们只能忍,即使忍不了,也给我和血硬吞下去,不然的话……”李长青满脸悲愤,剩下的话并没有说下去,但他自己心里很清楚,若他都不能保持冷静,那么他们李氏一族今天就要彻底消亡了,他们死不死无所谓,但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在,他还是希望尽可能为李氏一族保留一点血脉,能够多抢救几个凡人族人,在这样的情况下,纵使恨欲狂,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族人受辱,他也只能忍了。

    看到满身颤抖不已,但却依然强忍着怒火的李长青,那名古月宗弟子王远眼中闪过一抹异色,但很快就转为讥嘲之色,冷笑道:“没想到你这家伙倒是挺能隐忍的,不过我刚才已经说了,今天这里的人都得死,不管你如何委曲求全,都只是一个早死与晚死的结局,难不成你还妄想会有人来救援不成?奉劝你最好还是死了那条心吧,今天就算是你们的师门之辈悉数前来,也不敢对我们师兄弟动手,我们古月宗的实力不是你们这些一级修真小门派可以招惹的。”

    “若我们主人在,今天你们必死,只可惜……”说到后面,李长青的声音有些低沉,如今的秦汉应该还在煞魂界秘境,即便通过他们的本命魂珠,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也救援不及了,而钱大富等人距离太远,即便是能够传递出消息,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了。

    所以在审时度势之后,李长青从一开始就认清了今天是一个必死之局,他之所以一直隐忍到现在,约束族人不得拼命动手,只是想要藉此来麻痹王远等人,以求寻找最好的机会,打王远等人一个措手不及,然后趁乱让族中凡人赶紧逃命,虽然明知道这样的计策很难起多大的效用,但总比被一网打尽来的强,只要族人能跑出这座大宅,混入到城中凡人群中,就有了几分保命的希望,这些人即便再肆无忌惮,应该还不敢明目张胆地屠城。

    “主人?”那古月宗弟子王远微微一怔,随即仰天大笑道:“哈哈,没想到你们竟然是一群奴隶,怪不得这么能够隐忍,不过看你们这副怂样,我很怀疑你们的主人又能强到哪里去?他不来只能说是他运气好,如果他在这里,我不介意拿他的人头下酒!”

    “哦,是吗?”一道充满煞气的声音突然从那古月宗弟子王远的身后响起,而等他急忙转身,却是惊骇看到血光一闪,一颗硕大的人头已经冲天而起,溅起漫天的鲜血,赫然是他那个以(奸)尸为乐的师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