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其它小说 >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 139、欢喜人家(27)三合一全文阅读

139、欢喜人家(27)三合一

欢喜人家(27)

听人壁角好像不是太好, 但是李庆生这熊孩子实在太讨厌了, 猛不丁的在里面喊了一声:“桐桐,给我接半盆水进来。”

这一嗓子,那边的争执声戛然而止。

刚好赶上萧遥想上厕所吧, 拿着个超亮的手电筒, 从里面跑出来, 拉着林雨桐就走:“陪我上个厕所去。”

手电筒的亮光刚好打在正在黑暗角落里拉扯的两人身上,这两人,金红胜尽量的往后躲, 一手拎着黑色的皮包, 一手拽着裤腰。再看裤腰上, 还有一双不属于他的手,那双手正扯着他的皮带扣,看那样子, 应该是皮带扣已经松了。宋兰兰一直保持着这个松了对方裤子的姿势。

萧遥拉着林雨桐愣了愣,然后把手电筒塞给林雨桐,她自己则双手捂着肚子扭身往回走:“那个……我突然不想上厕所了, 我先回了。”

林雨桐手里还有正拧着的毛巾,然后又兜着手电筒, 是进也不能,退也不能。只能朝两人淡定的点头, 默默的转身朝回走。

回去李庆生还问:“我的水呢!”

自己倒去。

“你哪啥造型呀?”

撞破少儿不宜的那个的造型。

她没给李庆生打水,也再没陪萧遥上厕所,回去就睡了。至于宋兰兰有没有扯掉金红胜的裤腰带将人留下来, 她暂时就不知道了。

可紧跟着,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她就知道了。应该是没成事吧,要不然宋兰兰的脸不会黑沉沉的,跟涂着一层锅底灰似得。看见林雨桐,那也是冷着脸,眼神都跟刀子似得。

带着刀子就带着刀子吧,都已经看见了。

她该干啥还得干啥。这不是得补课吗?补课就一点好,没有早读,赶八点整到教室就行。下午放的也比较早,晚上虽然也有晚自习,但一般是从五点到七点。到了下午七点就放学了。因此,相当于晚饭推迟一个小时吃。这么安排,是为了把高三的老师的时间给腾出来,能过来给他们辅导一下。因此,在学校吃饭也就中午这一顿。学校还有整个高三年纪,食堂开了几个窗口。虽然口味不如以前丰富,但好在干净也还能吃饱。不过家里不叫在学校吃午饭,反正也近,回来吃,外加午休。起来再去也来得及。

四爷现在在林家搭伙,金红胜给了林家多少钱林雨桐也不知道。估计是没要钱,因为随后金红胜拉了半车的干货之类的东西都放在林家的厨房了。

不管怎么着吧,起来就一块吃饭。

吃了饭就去学校。教室是在图书馆的一楼,这个图书馆是只有四层的老楼,算是这个学校最老的建筑了。不过这也是见证学校历史的一栋楼,因为位置比较偏,所以不影响整体美观,就一直保留着,而且看样子,还得一直保留下去。大夏天的,整栋楼被不知道多少生的爬山虎给爬的满满的,因此,一走去,就觉得阴凉阴凉的。

为啥给大家安排在这里,再清楚不过了,这里夏天是真凉快。一个班也才十几个人,每人一张桌子,各自盘踞在自己的位置,一个人距离另一个人老远了,老师也不管。讲课的时候,速度那叫一个快。而且,不再是四十五分钟一节课的形式。而变成了两个小时的大课堂。估计是老师要合理休息的原因。要上哪门课,这一天都是哪门课。不是这个老师的课的时候,人家是可以在家安安心心的放暑假。对老师而言,还算是比较人性的安排。可对学生而言,可就有些惨了。一天到晚上同一门课,要是赶上不喜欢的科目,你知道的,那种感觉一点也不比陷在十八层地狱受折磨好多少。

如此还造成了一个结果,那就是课程进度快的叫很多孩子来不及消化。老师说,上午头脑最清楚,咱们进行新课。新课是半个小时一课,中间老师会问,有没有上厕所的。有的话,你就去,大家等你。等你来了老师开讲。说实话,要想上个大号都有点不敢,就等着你呢。真是屙屎都屙不安心。要是没有上厕所的,那就最好了,不耽搁时间,老师就继续嘚吧嘚吧,没完没了,不渴不累。

一上午,新课的进度是六到八课。然后中午吃饭,吃完饭的,在校住宿的,回宿舍去睡午觉。不住宿的,在教室的桌子上睡也行,回家也行。

林雨桐和四爷有去食堂的工夫,也就回家了。

到家饭就在桌子上摆着了,赶紧吃。十来分钟解决一顿饭,各回各家睡午觉。午休本来是一个半小时,两人睡一个小时起来就去,结果到教室的时候大部分人都来了。老师是准点过来,抱着厚厚的一沓子卷子,都是随堂练。大家先得把课后习题在老师规定的时间内做完。做完之后老师会报答案,各自对照,有谁错了就举手,老师会停下来讲几句,直到知道你错哪了。但对于学习到这种程度的孩子来说,这种课后练的错误很少,少到几乎没有。偶尔出现一个错的,你一报正确答案,提一下方法,他瞬间就悟了。特别节省时间。然后就是做巩固训练题。老师是盯着林雨桐和四爷,叫两人写完相互对照,答案一样的就不用问了。答案不一样的拿过来给他看一眼,他订正一下。剩下的就当答题模板,大家传着给自己批改,看自己错在哪了。拿着正确答案还不知道自己哪里出错的那个,再拿到讲台上,老师给详细解答。不过这种情况到现在为止还没出现过,两人做的都是对的。

五点过后,给二十分钟休息时间。去小卖部买点东西垫吧点,五点二十高三的任课老师进教室,把当天讲的知识点在高考题目中的引用,拿出来单讲一个半小时,这就接近七点了。看谁还有没听懂的。没懂的老师在点拨几句,七点左右,放学回家。

有住校的,也可以在教室里学习,或者是直接去高三那边蹭一下晚自习。跟着高三的一块做卷子。走读的,就可以回家了。

林雨桐和四爷就属于一到点就回家的。回家之后的作业这个没有固定的,就是自己去查漏补缺。两人回来也是出题,手写很不方便,买电脑就成了必须的事情了。

林雨桐说自己买,林东来不让,“爸给你买。”

李庆生也找林东方要,林东方不给买:“桐桐晚上用,你白天用。你白天又不去上课!”

这边一安装,萧家立马就装。学校也要安装办公用的,因此大家一块买,价钱便宜。萧家这边是萧湘掏钱,而这次,萧湘多要了一台,给金家也装上了。

装的时候四爷去上学了,宋兰兰在家。她以为是儿子要的,然后金红胜给买的,也没怎么在意。这个小院,是一家干啥,大家都跟着干啥。都不稀奇了。

四爷回来见了,见宋兰兰允许安装了,也以为是金红胜让装的呢。结果这个暑假都快完了,金红胜从京郊的工地上回来,才听萧湘说,给金家也安装了一个。

金红胜能说啥?说把钱给你?那点钱萧湘看不上,说出来平白叫人觉得生分。可这么着到底是不好,他只能隐晦的道:“……我家这边的事,你别管……”

萧湘默然,良久才道:“你家我家……分的这么清呀?”

不是这个意思!

萧湘却突然来了一句:“我怀孕了……我想生下来……”

啊?

金红胜一下子无措起来:“怀……怀孕了?”

萧湘点点头:“我想生下来……”

“不是……萧湘……”金红胜艰难的道,“你看,咱这么大的年纪了……”

“多大年纪?”萧湘嘟嘴,看起来像是当年一样娇嫩,“你是嫌弃我老了。只要我还能怀上,我就能生……才三十来岁,怎么就老了?”她拽着金红胜的胳膊摇啊摇的,“胜哥,我就是想生下来!”

生下来……之后呢?

金红胜抱住萧湘没动地方,“我这边暂时离不了婚,宋兰兰不会跟我离婚的。她拿孩子逼迫我……我知道她未必真会那么干,但是我不能拿孩子去赌……所以,这么一拖两拖下去,也许是三四年,四五年,更长的时间我都没法离婚……小业只要还在上学,我就没法离婚。你说,你肚子里这个孩子一生下来,这爸妈不是两口子,对孩子是不是也是一种伤害?咱不能这么做!这件事,对小业也好,对萧远也好,都已经有影响了。咱不能再叫这个孩子生下来就面对比他两个哥哥还尴尬的尴尬。你看,我有小业,你有萧远……”

萧湘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你就是不肯承认萧远是你的儿子。你有小业,我有萧远,可你从来不觉得萧远是你的儿子……”

这不是我承认不承认,这不是孩子也不愿意承认吗?

金红胜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事,“孩子排斥,我的意思是等等,等到孩子大了,能理解……”

“我等不了,我想要一个,我们俩的孩子……”萧湘拽着他,“我是入了m国国籍的,孩子不会生在国内。他一生下来就是m国人,在m国单亲妈妈很常见,孩子并不会受到歧视。相信我,我能把孩子带好……”她慢慢的松开金红胜的胳膊,“而且,生孩子是我的权利。如果我想生,我有权利生下他。无端的终止妊娠,这就是犯罪。”

金红胜看她激动,便知道暂时是说不通,他只能哄:“好!先不说,咱都先冷静冷静,好好想想之后,咱再说吧。”

之后再没有机会说,因为萧湘不辞而别,接到消息的时候,人家飞回m国了,“生完孩子,我就回来。”

这事迄今为止,也就金红胜知道。

萧湘跟萧泽和萧远说的都是,总公司有急事,她得调回去一年时间。一年之后,她会回来。

金红胜是满肚子的愁肠,却连个诉苦的人都找不到。

这些事,四爷便是知道了也没心思管。宋兰兰找了几次机会,又是问你爸按时给你生活费了没有,又是问资料费你找你爸要的还是你垫付的,大致的意思都是想叫他给金红胜打个电话。那边接起电话,一听是宋兰兰,二话不说就挂了。后来,金红胜被宋兰兰骚扰的不行,干脆把另一部手机的号码给了儿子,叫儿子有事打另一部。宋兰兰的电话,接还是接的……接起来说的要是正事,他听。要是又说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他觉得没必要再听了。

宋兰兰现在也不上班自找难受去了,她觉得之前那段时间的她,蠢透了。

她现在是公婆不在家,儿子不用她操心:衣服小了他自己会买,衣服脏了,搁在洗衣机里会自己转,吃饭的话去隔壁搭伙,学习就更不要操心了。

然后她这个当妈的生活一下子就清闲起来了。一个月两千块钱,在现在来说,那就是给个县长也不换的高工资了。拿这么多的钱,没事干。那干嘛呢?

打麻将。

不知道都交往的是什么人,应该都是清闲的不得了的人。刚开始还就在外面打,后来开学了,天气也凉快了,她交往的人多了起来,开始带着人回来打。都是一些三四十岁,四五十岁的那些人。这些人的遭遇都比较像,都是这几年家里发起来的那种,男人在外面挣钱了,开始慢慢的不着急了。空虚寂寞的无处发泄了,凑在一块,打牌吧。

几个人一放学回来,就看见金家的灯瓦亮瓦亮的,以前开灯都舍不得的,现在把家里的灯都换成了大灯,那窗户透出来的光,把院子里都照的通明。为了透气,金家的门大开着,纱做的门帘吹着,为了遮挡蚊虫的。但是从里面看外面,从外面看里面,都能看个透亮。可洗牌搓牌的声音,也敞亮的很。

林雨桐在外面看,好家伙,一水的暴发户太太的打扮,差不多的都是膀大腰圆,手指上的戒指,脖子上的链子,在门口都能闻见的,特别冲的香水味儿。

这个喊‘碰’,那个叫‘吃’,好不热闹。

四爷皱眉,那边李庆生就拉着四爷往林家去,“今晚跟我睡上面,算了算了!你妈也是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大家都体谅,可这院子里住着五个学生,三个高二的,两个要冲刺高考的,干嘛呢这是!

吃饭的时候,林奶奶就跟四爷宽心:“没事,晚上住这边,别跟你妈吵吵……”

前天宋兰兰她妈做手术,虽然不是大病,就是切阑尾,但是给金红胜那边打电话,不知道是没打通还是怎么着了,反正宋兰兰在家嚎啕大哭了半天。心情不好,这两口子闹的邪乎,人总得发泄吧。理解理解!

四爷当时点头,可吃完饭还是先回去了。一进门,宋兰兰就说:“儿子,你今晚在林家跟生子挤一挤……”她的面色不好看,看来输的不少。输了的人要是不说不打了,其他人还真不好说啥。你要先说累了,今儿打到这里吧。那输了的人得说你赢了就想跑。所以,都没吃饭呢,在这里熬着吧。

四爷也没说不行,只是过去道:“我给你倒倒手气!”

会吗?

四爷点头:“就是倒手气,我赢不了,你这不也是输吗?”

也是!

那就倒吧!

今儿坐在这里,五百多已经搭进去了。心疼的直抽抽!

谁知道儿子接手了,她转身去拿了几块饼干垫吧点吧的工夫,儿子那边赢了,又是碰又是杠又是自摸杠头开花,一把就翻了一百多回来。

她也不急着接手了,还特别热情的把家里的麻花饼干饮料的给其他三个人分,她在边上满条斯文的倒是给吃起来了。

这一打,就是一个多小时。四爷把她输掉的五百多赢回来,还反赢了三百多。那三位不干了,这小子把把都开大的,手段不低呀。今儿再打下去,那输的可不是一星半点了。

不来了!不能来了。场子这才散了。

连着好几天,不管来的人是谁,四爷回来就被宋兰兰去去接手,四爷一出手就异常凶残,非得有人兜里空了,这才罢手。宋兰兰乐的什么似得,天天往家里叫人。可谁都知道她儿子打牌有门道,轻易再不肯上门了。

不到一周时间,消停了。

而且是彻底的消停了,宋兰兰叫不来人上家里来,于是出去打牌去了。据说是跟人家那些富太太学的,开始在酒店包间,打牌打的彻夜不归了。

四爷怕她输钱呀,输的多了就借债,借着借着,这就成了无底洞了。于是,还得尽量找她,找到之后直接给李建国打个电话,麻烦他去抓赌。

也幸而四爷没敢放松,这一回,还真逮住个大场子。宋兰兰是被朋友带着去见世面去的。世面是真见到了,那赌资都是一箱子一箱子的。宋兰兰摸摸兜里的三千,还真就是寒酸。

有打大牌的,也有大中不溜的。宋兰兰才上牌桌,得了,被查了。

所有的赌资没收,所有的人压到警车上,往局子里送。

宋兰兰这种的,不算是小赌,但也没大事。批评教育外加罚款,只要态度好,家里来领人,这人就放了。可李建国知道金家的事,他按照程序给金红胜打了电话。金红胜因为萧湘怀孕的事,对宋兰兰挺抱歉的。他就急着要过来,四爷偏打了电话过去:“别管,谁也别管,该受教训了。”

她去吃吃喝喝的,打打小牌,这都没事。但这赌要是沾上了,这人一辈子就毁了。

关着,就得关到她害怕。

家里没人管,连个去看的人都没有。李建国宋兰兰是认识的,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可李建国不管她怎么喊,就跟不认识一样的路过,绝不徇私。

宋兰兰不认为儿子不知道这事,但孩子为啥就不管呢?她知道,这孩子手里有钱,存着的还不少。你就是联系不到你爸,那你就没钱救救你妈吗?

还有金红胜,一日夫妻百日恩呀,李建国不可能不跟你说,你怎么就那么狠心看着我受苦。

呆了三天,实在受不了了,今儿没见李建国,应该是他今天休假吧。那刚好,她觉得李建国在报复她,所以,她避开了他,跟别的民警要求,联系其他家人。她还是有娘家人的!

她妈身体不好,她只能打给她姐姐。

然后宋大姨着急忙慌的跑来,把妹妹给保释出来了。

宋兰兰一出派出所的门,就‘哇’的一嗓子哭出来了:“大姐,幸亏你来了,要不然我指望谁?”男人男人没良心,养了个儿子也是没良心的。

宋大姨气的,嫌弃丢人,拉着她就走。

也没别的地方可去呀,找个饭馆吃饭吧,摸摸兜,也没几块钱了。干脆买了两饼子直接上洗澡堂子。在外面吃了点,去澡堂子喝了点人家给客人准备的茶水,买了香皂啥的,也算是去去晦气吧。

泡在澡堂子里,宋大姨把妹妹那一肚子苦水给听完了。听完了之后,她就冷笑,“你就是作!”

嗯?

大姐!

宋大姨骂道:“你当初要嫁给金红胜,家里人是怎么说的?你又是怎么说的?我和妈有没有说过,这个人不能嫁,他的眼里压根就没你!”

宋兰兰吸吸鼻子,“……插队的时候,我知道有个女的找过金红胜,远远的见过,不确定是谁……但喜欢又咋样?谁说喜欢就能在一起的……”

行!这话都有道理。

“你明知道他对你没感情,你嫁给人家……怎么,还想着他待你跟初恋似得?”宋大姨嗤之以鼻,“你图嫁给他,然后你就是嫁给他了……到现在也都还没离,你哭啥?或是他不管你?你不要钱的时候,他不也不忍心,给你留生活费了吗?如今更是一个月两千的给着……我说你倒是有这作的工夫,你花点心思在他身上呀。对!女人这可以另找,夫妻貌合神离的也多。但这天下总有断不了的东西,他爹妈他不能不管,他儿子他不能不管,就是他妹妹,那也都是亲妹妹,有事一个电话,你看人家亲哥管不管。你拿不下他,你倒是能把他家的人拿下,叫他避不开你,也算你的能耐了。可你看看,你都干啥了?公婆走了,跟小姑子跟仇人似得。儿子以前多贴心,现在离你就有多远。咱不说你公婆,也不说你小姑子,就说小业。儿子眼看ChéngRén了,也已经成才了。你这指靠就在眼跟前,你不靠着这铁打的变不了的关系,却跟男人在那里死磕。你磕的过吗?”她就教这妹妹,“第一,你得顾着孩子。上次怎么听说,孩子是要提前高考,那你好歹给孩子把后勤做好。你现在又不上班……”

“孩子不爱吃我做的饭,上老林家吃饭去了。”宋兰兰还委屈呢。

“不是好吃不好吃,在你用心不用心。孩子回来,房间的空调开着,凉快。天冷了,孩子回来屋里暖融融的,要上床睡觉的时候,被窝里热热乎乎的。临睡前,有那么一杯热牛奶,这你也做不来?所有的琐事,都替孩子做好了,别整天想着麻将麻将的,你将来老了,指着麻将给你养老呢?”

这事上,一提起来宋兰兰这做妈的也意识到了问题,“我知道了。”

“这还差不多,我告诉你,可别叫金红胜把孩子给笼络过去了。到时候真要跟你离婚,孩子站他爸那边……你说,你都这么大年纪了,到时候男人离了,孩子也没了……到时候你可怎么办?”

这话宋兰兰真听进去了,人到中年的女人,心里着实是惧怕的。本来好好的夫妻到了中年还闹危机呢,更何况是他们这样的。

宋大姨又道:“这事不能怪孩子,孩子许是不知道呢,更不能知道事情严重不严重,你叫他怎么办?所以,这事你回去之后,不许再提,就只当从来没发生过。”

宋兰兰忙不迭的点头。

那边又给支招:“再就是你公公婆婆。你公婆不是啥明白道理的人……但也不是坏人。只要他们心里还想着儿子,念着孙子,我跟你说,你这家还就有救。好好的对老人,你能伺候在老人身边,他外面那女人就是再厉害,她肯伺候老人不?到时候不用老人为你说话,就只他金红胜,面对你的时候他就不敢说啥离婚不离婚……他那样,大面上还不错,这种丧良心的事做了,他怕人戳他脊梁骨。所以,除了孩子,就贴心贴肺的对老人……咳嗽了马上上医院,感冒了,不敢耽搁,小病当大病给治,大病当绝症一样用心……你还怕你的电话他不接,你还怕你一个电话把人叫不回来,你还怕他不在家过夜,老人病上一次,他不跟你守着一块陪老人他能上哪去?他一次不回去那边不闹,两次不会去那边没动静,有个三五次试试,等那边也闹起来了,他就知道你这不闹腾的好了。还有,以前你得追着他要钱,什么两千两千五的,有老人孩子在身边,时不时的上个医院,找个中医,求个偏方的,那点钱够吗?不用你开口,他就会给你钱,给的少了,他怕委屈他爹妈委屈他儿子……”

明白了!

“就是她妹妹……你也得跟亲妹妹一样,那边有委屈了,你得比亲妹妹受了委屈还着急还气愤,那边过的不好了,你得跟亲妹妹似得牵挂着……那边有难处了,你就得尽力帮忙,反正要花钱,也不是你花。到头来还得金红胜掏钱的,可你搭个手,小姑子承你的人情。”

“可金红云不知道好歹!”

“她知道不知道对亲侄儿好?”

那倒是知道!

“那不就得了!”那可不是不知道好歹,那是太知道好歹了。自己的妹妹自己清楚,有些事,也不能完全怪别人。当年金红胜回城,自家爸爸出了力了,所以妹妹嫁过去,就有些高高在上。尤其是肚子争气,结婚之后很快就怀孕,生下来还是个大胖小子,于是这些年,她的气焰就没下去过。如今也该学乖了,“你先跟人家好好处,这世上的用心,就没有白费的。”

听起来也有道理,“赌我肯定不沾了!我就是因为不知道该干啥,这才去玩的。我知道,要是玩的大了,大姐你也管不了我。我可不就得在里面呆着。”

从里面出来,宋大姨也没再去送妹妹回家,而是各自坐公交,各自回家。

宋兰兰回去,一进院子就跟要出门的林东方走了个面对面,林东方还奇怪了一下,不是说宋兰兰暂时出不来吗?

这个表情宋兰兰看见了,刚想要跟林东方怼两句,想想还是压下了,只道:“你知道了?”

嗯嗯!

“是金红胜不去的吧?”宋兰兰笃定的道。

林东方尴尬:“这事……不怪金红胜。那玩意你怎么敢沾?沾上就是家财万贯,也都是一个‘败’字。”说着就叹气,“跟你一块打牌的那个……脸上长了几个麻子的那个……”

“秋红嫂子?”

“对!就是她。你知道不?她倒是早早出来了,可你知道怎么出来的不?她男人找了律师,带着离婚协议去保释人的……她签字离婚,那边就保释她出来……要不然,就叫她在里面呆着……她签字出来了,可啥也没了,当天晚上就喝了安眠药,被人发现的时候都硬了……”

啊!

啊什么啊?

“你们只想着不管你们的家人狠心,但你怎么不想想他们的绝望。家里要出这么一个敢上大赌桌的人……这日子还有什么指望?”林东方说着,就看宋兰兰,以为她会大怒,却没想到这次她没有,难得的红了脸,一副羞愧的样子。这倒是叫人惊奇,她也不好再多,只摆摆手,“那我走了,你赶紧回去吧。”

看着林东方风风火火的走了,她心里难得的升起几分羡慕来。跟丈夫离婚这么多年,男人没再找,一直就这么守着她,等着她。儿子养在父母这边,不一定学的有多好,但是阳光皮实。

自己呢,日日守着男人,男人成了别人的。天天跟儿子一个屋檐下,倒是成了最不了解儿子的妈。

回来了,这才再一次打量这个家。多久没有好好的打扫一次了,这个家里,一点人气都没有。她挽着袖子就干活,里里外外的收拾了一遍。把能洗的都洗了,晾晒了。然后从家里翻出压在床下的几十块钱,暂时够用。这就出去给儿子订了牛奶。想了想,自家孩子在林家吃饭,给林家两个孩子一人也订了一份。

回来苹果梨的买了一些,自己个煮了一碗挂面吃了,孩子就放学了。

回家来并没有回来,而是直接往林家去了。她利索的起身,把苹果梨给削了,装盘放好,插上牙签等着儿子回来。

四爷一进门就知道宋兰兰回来了,吃饭的时候林老爷子还说:“谁都有走岔的时候,父母也有办错事的时候……”

想劝四爷别对亲妈有那么深的成见。

四爷不是有成见,就是想叫宋兰兰知道一下利害。一点感情的事,叫宋兰兰变的全都不像个完整的人了。

这次,但愿受了一些教训。

对宋兰兰的态度,该冷的时候也冷过了,到底是原主的亲妈,你还能拿她怎么样。一掀开帘子进去,她就站起来,“回来了?作业多吗?上面空调给你开了,去写作业吧。”说着,又端了果盘,“上去吧,边写边吃……”

四爷就停下脚步,接了盘子却往沙发上一坐,“我想跟你商量点事。”

嗯!你说!

宋兰兰的心一下子就吊起来,就怕孩子选择去他爸那边。

四爷当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道:“我手里还有点钱,交了个首付在一栋写字楼下面买个铺子。这个铺子月供就在两千多,我寻思这个铺子租出去连月供也收不回来,那就不如自家开店。我想开个咖啡店,咖啡、鲜花、蛋糕,雇上三五个人,就能营业的……也不用人天天守着,店里会有经理。但这些人干的好不好,还得有人隔三差五的去看看,我得上学,没有时间,您要是有空,帮我去照看照看铺子……这紧跟着要装修的活,只怕也得您帮着看着。”

宋兰兰这次明白孩子的意思,他这是想给自己找个活干。人说,无事才生非。要是有事干,少想些,许是就好了。

她嘴角动动,不知道该说什么。但到底是点了点头,又补充道:“我……我其实还想去看看你爷爷奶奶……这都大半年了,也不知道在那边习惯不习惯……”

这么一说,四爷便明白了。宋兰兰这是得了高人的指点了!

不想离婚,还想随时能拽着男人,于是,她找到了拽着男人的那根线。那就是男人的家人,只要攥住了这个,他便是跑到天涯海角,也得乖乖的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