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朱门风流 > 第三卷 暗流涌 第五百三十七章 如火一般的激情
    第五百三十七章 如火一般的激情

    这是杜桢那个冷面人会说出来的话么?他的恩师兼岳父大人什么时候改性子了?

    看着杜绾那张涨得犹如红苹果一般的脸,张越很明白他的****哪怕是喝了山西老陈醋,也绝对不会胡乱借着杜桢的势泰山压顶。于是,即便他觉得太阳打西边出来绕着地球转,也不得不相信这就是老岳父的原话。呆呆站了一会,他忽然听到耳畔传来了一股奇特的声音,仔仔细细一听,这才发现是自己的肚子在咕咕直叫。

    他倒是很想拉着妻子去房中努力完成岳父造人的愿望,可这会儿做的第一件事却是拉着杜绾的手快步回到了屋子里。瞧见正房的小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好几个碗碟,比平日丰盛了许多,而灵犀她们三个站在那里预备伺候,他眼珠子一转便摆了摆手道:“出门在外没那么多规矩,你们三个把这三个盘子撤下去,再去让李嫂下三碗面,到西屋里头慢慢吃,我有这碗哨子面、鸡蛋饼和粥就够了。吃完了赶紧补觉,有精神了到时候才好过节!”

    杜绾原还想吩咐两句,可张越紧攥着自己的手根本不肯放,她顿时有几分着恼。等到张越一手端着那木头条盘,一手拉着她往东屋走,她实在没法,只得在前头帮忙打起了帘子,眼看张越把满满当当一大盘东西往炕桌上一搁,她方才没好气地说:“她们要补觉,我也一样困了。我刚刚在厨房已经吃过了早饭,这会儿吃不下,你偏拉着我做什么!”

    “困了待会我陪你睡觉就完了。”张越语带双关地说了一句,见杜绾再也维持不住那淡淡的面孔,顿时笑出了声,自然而然放开了手,“好了好了,谁让你拿岳父的话来吓我一跳!不过既然是岳父赶了你来的,你就勉为其难提提精神陪我吃顿饭吧。我出来这几个月里头,能坐下好好吃顿饭的机会都少之又少,最艰难的那会儿,面粉下锅炒得半生不熟,或者是硬得咬不动的饼子,扔在嘴里也就吃了。”

    坐在温暖的炕上,杜绾不由.得打量着这间小小的屋子。虽说四壁别无装饰,但几样简单的家具都擦拭得干干净净,暖炕旁边放置衣物的几个藤箱子亦是码放得整整齐齐。角落的高几上摆着一只简单的白瓷花瓶,里头插一支黄艳艳的腊梅,还能嗅到一丝清香。猛地听到张越开口说话,她那心思立刻回归了原处。即便知道最后一句话他是在扮可怜,她仍是立刻就心软了。

    她在京师担惊受怕的时候,他却.货真价实地在面对真正的惊险!

    “你在兴和围城那大半个月里,.大哥他们几个一直都死死瞒着那消息,是郡主悄悄告诉我的。”见张越狼吞虎咽地吃着碗中的面条,那样子和从前大相径庭,她忍不住往炕桌靠了靠,“你回信的时候都是轻描淡写,军报上头也没说你有没有受伤,小五回来的时候说是她不会看外伤,你也不给他瞧。我问你,你的病和身上的伤真的都好了?”

    在兴和的时候讲究的是用最快的速度填饱了肚.子,眼下即便是到了宣府,那生死之间养成的习惯张越仍是没能改过来。不过是一会儿工夫,他就三下五除二吃下了一碗面和一个鸡蛋饼,这会儿又一口气灌下了大半碗粥,直到发现面前那张脸凑了过来,眼神中满是嗔怒,他连忙放下碗抬起了头。

    “在那种冰天雪地的地方被困了十几天,好容易一.放松,这寒气入侵病了一场,早就不碍事了。倒是那些皮肉伤好得慢,都已经这么久了,我身上还留着好些疤和瘀青呢!”

    夫妻好几年,杜绾哪里不知道张越就喜欢凡事.自己扛,因此前头那不碍事三个字她压根就不相信,可听到张越说什么疤,什么瘀青,她顿时心中一紧。几乎不曾细想,她一把抓过张越的右手,随即轻轻往上撸起了袖管,结果一眼就看到了胳膊肘那儿有一道淡红色的伤疤,还有下臂上几条不太显眼的红印子。

    面对这样的举.动,原本是想开玩笑的张越慌忙解释道:“咳,毕竟是鞑子攻城那么多天,一点皮肉之伤正常得很,向龙和刘豹为着我还中过箭,我这丁点伤势比起别人来真不算什么。都是在城头上躲避的时候擦着碰着的,那时候刀牌手多,免不了有碰撞的时候。再加上我还亲自用过神枪和手铳,这后坐力太大,肩膀那里磕着一些也正常。”

    说到这里,见杜绾恼怒地瞪着自己,张越便轻轻松开了杜绾的手,使劲把炕桌挪到了最边上,随即方才紧贴着妻子坐了下来,笑嘻嘻地说:“我知道贤妻心疼。上次爹爹让秋痕带来的伤药我还没机会用,不知道是哪里弄到的好货色。你既然来了,就帮我敷一敷好么?”

    要不是亲眼看到张越身上确实有伤,这时候杜绾早就一口啐了回去,此时却只好闷闷地点了点头,回身去了那几个藤箱中翻找。当初这些东西都是她亲自帮着整理的,金创药更是她放进去的,因此三两下就找到了那两个小瓶子。猛一回头,她却看到张越已经脱了外头的衣裳,此时正在解**衣的扣子。面对他这么快的动作,她本能地觉着这家伙在耍诈,可当瞥见张越那精赤的上身时,她不由得沉默了。

    婚后两年,肌肤相亲也不知道多少回,张越身上每一块地方她都清楚得很。可现如今那右肩上却多了一大块淡紫色的瘀斑,其余地方也都有些不少横七竖八的痕迹。

    拿着两个小药瓶子上前,她先是狠狠剜了张越一眼,随即便倒了些药酒在手心里,低头在瘀斑上一点点揉了开来。几个月的分别,她清清楚楚地感受到手下碰触到的肌肉更结实了,一揉一按的时候,那种**的感觉不得不让她咬牙使劲。而越是如此,她就忍不住用上了越大的力气,直到听到张越忍不住哎哟了一声,她才丢下了左手的瓶子,一下子抱住了那坚实的颈项。

    “都是你害人!你知道我那时候有多害怕吗?爹爹在大牢里头吉凶未卜,老太太的病一阵好一阵坏,家里头又是一阵阵地出事,可你偏偏被困在兴和生死不知!我每天晚上都是数着数睡觉,就怕一觉醒来会传来坏消息。那天赵虎满脸黯然地告诉我说廷议的结果是没法立刻派援兵,我差点儿就撑不住了!我不想没有爹爹,可我也不想没有你!那时候我甚至在想,要是那时候我自私一些,让你干脆装病或是装成受伤,是不是就不用担惊受怕了……”

    张越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情绪外露的杜绾。听着那一声声一句句,他忍不住伸出双手去紧紧抱住了她,任凭她宣泄着心里头那些郁积已久的情绪。良久,觉察到她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他便轻轻取下了她那几根束发的簪子,旋即摩挲着那顺滑的长发。

    “人这一生总会碰到那些艰险的时候,可付出之后总有回报,就比如我这次一样。我是第一次看到千军万马的战场,第一次在战场上看到那些鞑子。他们和使臣不一样,完全不一样,那时候我甚至想过,要是时光往后二三十年,在战场上面对他们的是不是我们的子孙,那时候是输还是赢……但能够想这些的时候很少,大多数时候,我都想得很简单,只是回去见你和小静官,回去见爹娘祖母,还有其他家人。可等到这场仗真正打完,我首先想到的,却是先生应该能放出来了。所以,拼死拼活至少是值得的。”

    感到怀中的人儿轻轻颤抖了一下,张越便放开了手轻轻挪开了身子。正对着杜绾那张不复往日平静的脸,他自然而然地凑了上去,重重吻住了那双红唇。尽管吻过无数次,但只有这一次,他方才真正感受到了那香舌间传来的如火热情。他不自觉地伸手去解那衣裳,须臾,一件件衣服就散乱地丢在了地上,很快,他的手中便只剩下了一具滚烫的娇躯。

    彼此结合的一瞬间,他只觉得一双手死死扣住了他的后背,那动人的娇吟声陡然之间高亢了几分。亲吻着那红唇那双颊那额头那颈项,他只是不想放开她,几个月积攒下来的****在此时此刻完全爆发了出来,须臾就让人攀上了最高峰。和从前的浅尝辄止不同,这会儿的杜绾一直在极力索取着,到最后没法动弹的时候,他甚至不知道刚刚究竟交战了多少回合。

    “张越……”

    称过相公娘子,但更多的时候都是直接用你我相称,在记忆中,张越几乎没怎么听杜绾叫过自己的名字。仿佛从最初的张公子到后来的师兄,紧跟着就变成了要相濡以沫一辈子的夫妻。因此,听到杜绾无意识的轻唤,他忍不住怔忡了片刻,随即一下子拥紧了她。

    PS:晚了,抱歉,昨天和今天早上都在赶一个gibson吉他的稿子……求月票,还有三十多票貌似就可以突破两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