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朱门风流 > 第三卷 暗流涌 第二百四十六章 杀字方为王道
    第二百四十六章 杀字方为王道

    青州西南山岭起伏,重峦迭障,因这里自古便是兵家要地,因此散落在山间的古老寨子不少,有的已经几近倾颓只剩下残垣断壁,有的却还残留着石墙和石屋。  往日官府催逼税赋的时候,不少实在难以承受的百姓往往拖儿带口躲进了这些大山里,待风头过后再悄悄回家,而落草为寇的也不在少数。

    由于这里山头极多,岩势奇崛群峰如海,山深林密天蓝气清,有髻髻顶、寨顶、卸石山、影像山、三瞪眼、洼峪坡、迎门山、将军帽、三角山、中军寨等三十几座山头,一眼望去山谷林立难见人影,若没有熟悉路途的向导,怎么也不可能认齐全,因此深扎卸石棚寨的宾鸿等人可以说是高枕无忧。

    有道是好汉做事好汉当,他当初便以佛母座下大护法之名自居,如今干了这样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少不得派心腹在四乡宣扬,却把其他人都带到了这卸石棚寨。  不过是七八天功夫,山上已经聚集了三四百号人。

    教民不是土匪,宾鸿这些年虽说也累积了一点家底,毕竟仍是有限。  要不是这里早就预备好了粮草,这三四百人的吃喝嚼用就足以让他焦头烂额。  而如今他要做的就只是让人修石墙造房屋做好常住的准备。  山上几乎都是壮丁,仅有的妇孺也是当初他救出来那些佃户的家眷。  这些女眷无不感激他救出亲人,平日杂活都是她们大包大揽了去。

    人多力量大。  其他的地方一时半会还没修好,位于卸石棚寨半当中地议事厅却已经修建齐全。  毕竟众人份属白莲教,就是宾鸿也不会初有声势就将唐赛儿撇在一边,因此议事厅中上首便虚留出了教主尊位,他只坐左下首的一张交椅,两边便是他此番带出来的心腹头目。  看着如今颇有些齐全的架势,他便满意地捋了捋胡须。

    “教首。  如今山寨中的存粮至少能吃两个月,水池等等也一应齐全。  而且我还发现附近两座山头有之前留下的两座寨子,若是花些时间修建好了,以后便可互为犄角之势。  咱们如今已经有了名声,就是教主也得承认教首乃是座下第一护法。  趁这个机会,咱们就应该趁早打出旗号来招兵买马,只要吸引远近百姓来投,日后便可攻城略地!”

    右手第三把交椅上的一个矮胖汉子站起身说了这样一通话。  其他人顿时齐齐附和,面上不无兴奋。  虽说谁都没有不敬教主地意思,但教主座下地位相等的教首足足有十几个,这一回他们地头领拔得头筹,也就意味着他们也同样能水涨船高。  一想到那极乐佛国便能在自己手底下建成,一群人的嚷嚷声顿时更响亮,听得上首的宾鸿为之大悦。

    好在他毕竟不是傻瓜,这造反的旗号打得太快便会吸引官府来攻。  他还不至于指望这点人手就能对抗山东之地的数万大军。  伸出双手压了压,他便安抚了众人的激荡情绪,当下又自信满满地说等夏收囤粮之后便立刻揭竿而起,这才让一众手下满意而归。

    别人都走了,一个麻脸汉子却单独留了下来,四下里扫了一眼。  确信并没有别人藏着,他方才低声说道:“教首,那几十个新招来的汉子仿佛有些不妥当,我好几次看见他们聚在一块罗罗嗦嗦,怕不是有二心。  如今咱们山寨不过是草创,若是任由他们串联……”

    宾鸿闻言顿时阴了脸,旋即方才气咻咻地冷哼了一声:“那帮家伙都是冲着见教主来地,如今教主见不着,他们自然不甘心。派几个人注意一下也就罢了,毕竟咱们当中的精锐也就是先头那百多人。  其他人都是庄稼汉。  这厮杀的勾当没有人比得上那帮子‘护教勇士’。  我让你准备的事情如何了?只要能展示一下教主那样的神迹,还怕他们不服?”

    “已经妥当。  明天夜晚一定可以派上用场。  ”麻脸汉子满脸是笑,随即又恭维了一句,“要我说,什么第一护法的名头实在是配不上教首您的功绩,这法王两个字方才勉强合适。  到时候教主若是看到咱们如今这番事业,指不定还会退位让贤不是?”

    “胡说八道!”

    宾鸿没好气地训斥了一声,心中却着实得意得紧。  屈居女子之下,大老爷们谁能乐意?

    这议事厅中的两人踌躇满志地时候,外头正在垒石墙的众人却恰是挥汗如雨。  虽说都是膀大腰圆的壮汉,干活一把好手,可这家里种地还有收益,垒石墙没收益还看不见教主,众人心里的憋气就甭提了。  彭十三混在人群当中,常常会发发牢骚,于是激起了更多人的不满。  如今虽然明里抱怨的人少了,但那股气却都憋在了心里。

    徐二本是对佛母信若神明,然而如今眼看佛母渺无影踪,这山寨中却摆出了大修土木地架势,他心里的担忧就更多了,更信任彭十三这位见多识广的老大哥。  这几天来,要不是彭十三敏锐地发现有生面孔混进来,一帮人肯定还是像平日那样抱怨。  再加上山寨甚至颁下了赏罚令,他更感到自己成了硬被拴在一条半沉船上的蚂蚱。

    “彭大哥,咱们难道就得一直困在这座山上?”

    彭十三如今已经渐渐摸清了这些临时同伴的心思,深知在他们面前只要摆出对教主无限虔诚的模样,便能完全取得他们的信任。  此时,他一面用锤子铁钎打磨石料,四下里望了一眼方才低声说:“大伙儿都是崇敬教主,可直到现在还没看见教主,上头那帮人的心思你还不明白?我和你说,这儿的大阵仗必定惊动了官府。  咱们一死不要紧,可如果牵累……”

    他地声音虽然低,但四周几个都是晚上睡一个窝棚地同伴,听了之后都是面色不好看。  于是,借着搬运石料地功夫,几个人又凑在了一块。  这些天他们越商量越不安,要不是关卡愈发严密。  他们早就跑下了山。  推着那沉重大车到了筑石墙的地方,某个稍有些矮小地汉子冷不丁冒出了一句话。

    “如果官府真来清剿怎么办?”

    “没那么倒霉吧……”

    尽管徐二强笑着答了这么一句。  但其他人的心中都是沉甸甸的。  只有彭十三在旁边默不作声地搬石头,心中却想道:要是在这儿地人换成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唐教主,恐怕这些人就会换成另外一种模样。  不得不说,宾鸿那家伙远远比不上佛母地影响力,而这也是他如今唯一可钻的空子。

    都说逢林莫入,这益都县西南的崇山峻岭下尽是一片片茂密的树林,藏人自然不在话下。  卸石山下东南边的树林中这会儿便是聚着好些人。  个个都是官兵号服,却是一丝声息也无,端的是尽显精兵气象。  这都是都司衙门中刘忠最靠得住的一支精兵,领兵地乃是他的心腹部将江云,如今连上带下竟是慷慨地借给了张越三百人。

    一帮人在林子里一坐就是足足一个时辰,间中张越派了刘忠当初借给他的几个家丁和两个向导上去摸情况,自己则是在一块大石头上枯坐着,细细推敲破寨之后怎么办。  这并非是他托大。  毕竟,寨子中有内应,而且防备尚未齐全人又少,若这次不能攻破,以后也就不用奢望了,那时候他就等着倒霉好了。

    忽然。  寂静的山林中传来了两声鸟儿的清脆鸣响。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挺腰蹬腿,一个纵身从那大石头上跃了下来,不多时,就只听林子深处传来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紧跟着刚刚去打探的四个人便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了跟前。

    “山上的寨子正在砌石墙,如今刚刚垒了北边地一小段。  那石墙足足有两丈来高,若是再等上一两个月,只怕就是有内应也很难攻下来。  因不敢靠近惊动了他们,咱们在约好的地点挖到了一份地图,又在外围稍稍勘探了一下。  山上如今并没有什么防备。  但关键的地方还是有几个哨卡。  不过即便如此。  若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上去,这寨子自不在话下。  ”

    张越还来不及点头。  旁边那江云便沉声问道:“你既不曾深入山寨之内,怎知道他们究竟有多少人?这等深山密林之中最是容易藏人,咱们如今兵不过三百余,就算能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也必定有所损伤。  你但把情形仔仔细细报上来,其他话不必多说。  ”

    经这么一说,那个回报的家丁连忙一五一十把看到的一切说了一遍。  等他全部说完,江云方才转头看向张越,又拱了拱手道:“张大人,既然情况属实,那我黎明时分便带人拔了这处逆党巢穴。  为免逆党惊扰,您还是先请回去,这儿有我就够了。  ”

    这话与其说是担心安全,还不如说是赤luo裸地表明不希望有人在旁边做累赘。  张越并不是不通情理的人,若是可能,他恨不得袖手旁观什么都不管。

    然而,他眼下要考虑地是,山上数百人中应该有好些是无辜的,而且如今这些人并未竖起反旗,总不能让官兵全都杀了。  当下他便把江云拉到一旁,又详细解释了一番彭十三的情形,更着重点明其中兴许有被裹挟盲从的人。

    “小张大人的那位家将既然是英国公府的人,又不畏艰险亲自为内应,我自当一力周全。  ”江云点了点头,随即又解释道,“那些盲从者若不反抗,我自会交给大人处置,至于反抗者自然是格杀勿论,这点分寸我省得!只不过大人也不要太纵容了他们,对于这些不守法度的教匪,杀字方为王道!”

    PS:九月第一天就请假,实在是迫于无奈,这次发烧太猛,而且几乎没存稿了。  昨天脑袋一天都是昏昏沉沉,今天早上起来更糟,看什么都是晕的,希望最后一天盐水挂了能够好一些。  真是对不起大家了,今天还是只能更新一章……谢谢那些投我月票还有给打赏的朋友,实在是受之有愧!等身体养好了再回来好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