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朱门风流 > 第三卷 暗流涌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死丫头,你这是怎么回事,好好大过节的在人家家里做客,居然摔了东西!”

    冯兰怒形于色地盯着金夙,狠狠瞪了一眼,便赶紧蹲下身子一片片捡着那些瓷片,好容易把这些都拣到了帕子中作一团包着,旋即方才重新坐了回去,面上重又挂上了讨好的笑容,仿佛刚刚那摔碎杯子的事情根本没发生过一般。

    看过冯兰起初在老太太顾氏面前的奉承逢迎,看到之后张家出事时冯家的背信弃义,再看看如今冯兰那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痛悔当初的模样,张越只觉得打心眼里厌恶。  他原以为张辅是以权压人方才让金家丢了那知府之职,如今知道是因为一桩杀人案,他心中的不安自是更加少了。  只看见金夙那面色苍白形同死人一般的面孔,他的心方才稍稍一动。

    “冯姨妈。  ”张越深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不流露出某种愤怒的意味,“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既然也说姨父是因为杀人案子的事情被大理寺问罪,也就不必再说什么大人不记小人过之类的话。  至于什么二房之类的事情你就更不用提了,娶不着姐姐就要妹妹为妾,咱们张家还不至于到那个田地。  ”

    冯兰被张越这番话噎得紫胀了面皮,狠狠揪了揪衣角,这才挤出了一丝笑容:“越哥儿这是什么话,本就是咱金家的错,不过是弥补了从前地亏欠罢了。  若不是夙儿她姐姐寻死觅活地颇有些癫狂之症。  我本打算是带她来的,这婚事的事情……”

    此时此刻,张越再也不耐烦听冯兰那喋喋不休的解释。  望着刚刚失手摔了杯子之后就呆呆站在那儿的金夙,他只觉得她生错了人家。  当初像推销什么似的推销女儿,之后又忙不迭地撇清关系,现在又主动找上门来……冯兰可曾真的为女儿着想过?就当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想下逐客令地时候,却只见金夙忽然上前一步。  深深行了一礼。

    “三表哥,可否稍退一步。  我有话想单独对你说。  ”

    “夙儿,你……”冯兰皱着眉头站起身,才开口迸出几个字,旋即便换上了又惊又喜的表情,“你看我这记性,你们表兄妹许久没见,是应该单独说说话。  咳。  我闷了这么久颇有些头晕,先出去吹吹凉风清醒一下。  ”

    张越虽觉得有些不妥,但他着实不想面对冯兰,所以眼瞅着她急匆匆地出门,他也并未拦阻。  见金夙脸色苍白地死死捏着手中帕子,他沉思片刻便说道:“上次你去码头送行地事情,我都原原本本告诉了大哥。  他在船舱中闷了几日,后来就再也没提过此事。  ”

    “那时候我没想到会是眼下的模样。  ”金夙凄然冷笑了一声。  旋即便昂然抬起了头,“事情原本就是爹娘做得不对,但大姐已经绞了头发,用这一辈子去还了。  我爹丢官的时候,我起初还以为是你家报复,待到后来知道那桩案子。  我实在是无话可说。  奸夫yin妇谋财害命,我爹居然收了人家八百两银子便将毒杀判成了暴毙,若没有之后的杀人大案,我兴许还蒙在鼓里……这世道实在是瞎了眼,一桩桩一件件的咄咄怪事居然全都让我们撞上了!”

    “所以我认命了,所以我不怨也不恨!”她使劲擦了擦盈满了泪水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大姐看似柔婉,实则比我决绝,所以她才会一怒之下抛弃一切。  可我不成。  爹爹固然不是好官。  固然被百姓唾骂,可他是我爹爹;娘虽然趋炎附势。  虽然为了保她自己可以丢出我这个女儿,可她终究是生我养我的娘。  爹爹至今还在大理寺,可我那祖母以我娘无子忤逆为由,预备休了我娘。  ”

    张越以前只觉得金夙确实比金蘅更显灵巧,此时听她这样一番话,不禁觉得灵巧二字根本配不上她。  他因为张超无辜遭退婚地事,自然讨厌冯兰,也讨厌她的丈夫,但金夙作为人女,到了这个地步却依旧能说出这样的话,他着实震动非轻。

    “谁都没料到最后是那个结局,如今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令堂的提议实在是荒谬,我想大哥也不会答应。  至于两家的恩怨,我只是小辈不好评述,更不能保证什么。  ”

    “多谢三表哥没有虚词敷衍我。  ”金夙凄然一笑,面色平静地说,“我知道三表哥不想听娘那些话,所以才把娘遣开。  金家原就是小门小户,只出了爹爹这样一个当官的,虽说退婚之事也是爹爹点头的,但祖母因为此事而迁怒我娘也不奇怪。  如今金家已经微不足道,只希望三表哥能让英国公撂开手,大理寺无论判什么咱们也认了。  ”

    说完这话,她竟是跪下重重磕了三个头,旋即才站起身来。

    张越一个拦阻不及,伸手想去扶时,金夙却已经起身。  此时此刻,他不好如先前对冯兰那样敷衍,但却依旧无法保证什么:“事已至此,我只能将此话转达大堂伯。  ”

    眼见金夙如释重负的模样,他深深叹了一口气,旋即转身掀帘出了西花厅。  一出门,他就看到冯兰满面焦躁地在院子里来回踱步。  外头寒风阵阵,她地脸上冻得发红,不时把冻僵的手放在嘴边哈气,偶尔还轻轻跺两下脚,却是压根没看到他。

    “冯姨妈。  ”

    冯兰被这声音吓了一跳,见张越这么快就出来,她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深深的失望,但旋即就快步走上前,满脸堆笑地说道:“夙儿那死丫头脾气古怪得紧,若是有得罪的地方,越哥儿你千万担待一二。  我刚刚说的事全都是真心,还望你转告一声英国公……”

    “冯姨妈!”张越只觉得刚刚被金夙平息下去地心火这会儿又全都冒了出来。  只得冷冷打断了她的话,“我刚刚就说过,有些事情不是事后弥补就成了,夙妹妹也不是她姐姐的替身。  至于姨父如今被大理寺收审,那是公事,以私情论公事实在是不妥,所以您还是请回吧。  一饮一啄。  莫非前定,如今再说当初已经是晚了。  只希望姨妈别忘了她是你的亲生女儿。  ”

    说到这儿,他也懒得再去看冯兰是什么表情,高喝了一声送客,就头也不回地出了这西跨院。  顺着夹道走出老远,他方才停下脚步,若有所思的回头望了望西花厅的方向。  要是刚刚依着他那满肚子火气,兴许就顾不得什么长幼尊卑之分。  早就指着冯兰的鼻子狠狠骂了一顿,也不会和那个无耻地女人说那么多废话。

    摊上了这样一个母亲,金家姊妹何其不幸!

    从垂花门进了院子,过了穿堂听见里头那阵阵笑声,张越这才感到憋闷的心情松乏了不少。  想到张晴虽是冯兰地嫡亲外甥女儿,但若是依照她那急躁性子,得知此事后还不知道会勾起怎样地火气,他便决定暂且隐下此事不提。  一进门。  他便看到张辅此时正坐在炕上东头,斜倚着一个绣金线蟒引枕,张晴和孟俊坐在下手地椅子上,孟俊正笑着说话。

    “这桩婚事是晴儿看中的。  上回她到襄城伯家里做客,不合见着了襄城伯最小地妹子。  那一位如今才十四岁,虽是庶出。  生性温柔体贴,襄城伯和伯夫人都对她极好,轻易不许给那些嫌弃嫡庶的人家,所以一说他们也乐意。  晴儿派人向开封那边送了信,老太太立刻命人送了庚帖来,这八字一合倒是相配,如今就等超弟从金乡卫回来,到时候就可以办亲事。  ”

    功臣世家之间联姻本就是常事,况且张辅和前头已故襄城伯李濬亦是战友同僚,此时一听却也欣慰。  遂笑道:“也多亏了你们夫妇留心。  这样的好亲事倒也是配得上超哥儿地豪爽心性。  不错,等婶娘他们一起到了北京。  超哥儿再回来,这婚事也就该办了。  ”

    张越此时方才知道大姐这媒婆当得颇有成就,竟是解决了大哥张超的婚事。  只是刚刚见了冯兰母女,他此时虽高兴,但却流露不出多少笑容。

    此时,张晴看见张越进来,忙站起身,上前拉起张越就将其按在了自己刚刚那张椅子上坐下,旋即便转头对张辅道:“大堂伯您是不知道,原本我那公公也看中了大弟,最后八字不合才罢了手。  如今这大弟的婚事才敲定,二弟的婚事不过是刚刚有了眉目,我这三弟却是香饽饽。  公公和大伯父都很想与咱张家再结一门亲事,于是便想把咱家四妹妹许给三弟。  可巧的是,我前次去拜访杜夫人,杜夫人竟也流露出那意思。  ”

    张辅还是头一回知道有这事,询问一番便笑了起来:“越哥儿这沉稳的性子连皇上都嘉许,自然是招人喜欢。  只不过他如今还年轻,倒不急于一时,等他中了进士再谈婚论嫁也使得。  对了,你可和婶娘她们商量过?”

    “祖母和三婶那一头早就许了让我看着,否则我怎么会越俎代庖?如今我下头四个弟弟两个妹妹,我这个长姊自然得好好上心。  ”

    PS:今天听说有几个大神要上架,所以想再说几句。  上架之前,别说新书月票榜第一,就是前三我都没想过,所以如今坐在第一与其说高兴,不如说是三分兴奋七分忐忑。  我从来没当自己是什么大神小神,在起点发书四年了,一直都是不温不火而已,所以这本书得到更多人的认可,这才是我最高兴的事。  但是,数据仍然是衡量真理地标准,我希望无论老读者还是新读者都能信任我,把月票投给我,本月还剩下半个月,我比人家早上架十几天,说实话,要是输了那是不可能真以平常心对待的。  人总有患得患失,我也不例外。  已经将月票投给我的各位,拜谢大家!即将把月票投给我的各位,同样拜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