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朱门风流 > 第三卷 暗流涌 第九十六章 提问和回答
    PS:前面半章之前上传后又改过了,可以翻上一页过去看……终于发现昨天那几章的真正问题——我操之过急,忘了这是明朝不是唐朝,时人的为人行事都不同……好吧,至此算全部改完了,明天开始上传新章,阿门(貌似前后链接还有问题,待会找编辑解决去)

    ************

    “元节,怎么跟着你总能遇上贵人?上回是皇太孙,这回又是周王郡主,周王和姚少师兴许还都在里头!”

    “这算得了什么?上回我在杨府头一次遇上元节的时候,他不但带来了小杨学士,而且还把微服出巡的皇上和皇太孙一起招来了!”

    “咳咳,要是元节你不但会招贵人,而且会招财进宝,那该有多好?”

    陈留郡主和杜绾虽然一起进中间那间房,一众体格彪悍的护卫也全都留在了外头。张越四人不好贸贸然跟进去,便在外头等候,闲极无聊少不得窃窃私语了一番。遭到轮番攻击的张越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再不理会这三个幸灾乐祸的家伙,站在那里望着屋顶瓦片上几只正在打架的喜鹊出神。

    良久,中间那间房终于有了动静。那门帘陡地被一只手高高打起,里头探出了一个扎着山河一统巾的脑袋。虽说是典型的男子装扮,但那额头上不服帖的几缕乱发以及那过于秀美的脸庞却让人生出了某种绮思,而那说话清脆如莺啼的声音则证实了外头四个人的猜测。

    “姚少师在里屋,已经答应见你们,不过要你们一个个进来。周王正在和小姐下棋,郡主在旁边看着,你们小声一些别惊扰了。谁第一个?”

    虽不明白这男装少女究竟是周王府的人还是杜府的人,但她口中说出来的却是喜讯,当下四人少不得商量了一番。结果,万世节打从一开始便最热衷这一趟栖霞寺之行,此时便当仁不让地第一个进了屋子。可只不过一盏茶功夫,他便走了出来,眉眼间还存有一丝盖不住的兴奋。紧跟着,房陵和孙翰先后进去,不一会儿出来的时候也无不是喜形于色。

    瞅见孙翰出来,张越便上了台阶进门。只见宽敞的屋子中铺着木地板,壁上挂着两幅字,皆是几乎无法辨识的狂草。一旁立着四扇水墨画屏风,角落中的一张小几上摆着一只青花瓷瓶,最靠里的那堵墙前放着一张棋桌,一应摆设都流露出一股浓浓的唐风。

    棋桌两旁捉对厮杀的却是一老一少。老的那个五十出头的年纪,下颌一缕斑白的胡须,不经意间却流露出一种凛然贵气来,正是张越有过一面之缘的周王朱橚。少的那个正是杜绾,只她此时执黑棋,一幅专心致志的模样,根本不曾注意到其他。

    见周王额头冒汗,张越颇觉得好笑,随即便进了里间。和外间相比,这里的陈设更简单,靠墙处是一个插蜡烛的木架子,一旁的蒲团上坐着一个老僧。那老僧满是皱纹的脸颇为丑陋,分明是老态龙钟之象,可盘腿坐在那儿半睡半醒之间,却又显得生机勃勃。

    此时那帘子已经在身后放下,张越却没有开口说话,而是仔仔细细打量了那老僧好一会儿,这才躬身一礼道:“学生张越,拜见道衍大师。”

    闻听那道衍两个字,那老僧忽地睁开了那双三角眼,原先尚有的一丝懒散之态无影无踪。定睛打量了一会,他不觉微笑了起来:“自从复姓姚之后,便是皇上也是称少师二字,这道衍两个字却很少再有人叫了,小子倒胆大!我形同退隐不问世事多年,往来的也就是几个老友,今日见你们四个也是为了杜家丫头的要求,毕竟我欠着她一个天大的人情。我可以让你问一个问题,我也可以告诉你,第一个进来的那年轻人问如何成就功业,之后两个则是问如何才能前程似锦,你又想问什么?”

    张越此时方才知道万世节和房陵孙翰为何在出去之后喜形于色,可对于自己想问什么,他倒是着实有些踌躇。作为世家子,这辈子衣食无忧自然是不用提了;要说荣华富贵,这玩意易求不易保,而且他也不认为这经验能够传授;至于功业则是更需要小心谨慎一刀一枪地拼下来,需要的是自己的切身体会。思前想后,他忽然灵机一动。

    “不瞒大师您说,我今次求见纯属好奇,并不是打算来答疑解惑的。只既然大师既然这么说,前头我那三位友人也都问了,那我也想问一问,我如何才能让父母家人长命百岁?”

    此话一出,原本笑得淡然的道衍顿时愣住了。他目不转睛地打量着张越,忽然爆发出一阵大笑。这笑声持续了许久,直到他自己都有些笑不动了,这才看着张越问道:“小子,为何你不问荣华,也不问富贵?”

    张越仍是神色不变,郑重其事地说,“无论荣华还是富贵,总得寿元绵长方才有福享受。起居八座一呼百诺,若是无人陪伴享受那富贵荣华,那孤单岂是好受?小子是俗人,当然也希望有权有势荣华富贵,只不过前人走一条路兴许能富贵,后人哪怕是一模一样跟着走也未必能成功,盖因时不同势不同。所以,小子只想问大师,如何让父母亲人长命百岁。”

    “怪不得皇太孙那样尊贵的身份,亦会赞你是老实的妙人。”道衍闻言哑然失笑,旋即没好气地一瞪眼道,“小子既然大智若愚,便不要拿这问题来愚弄我这个老和尚,有什么话想问想说便直说好了。”

    道衍刚刚大笑的时候,外间正在弈棋的两人也都被惊动了。周王朱橚被这一笑惊醒,一步步算着棋盘上的路数,发现似乎又要输,顿时气急败坏地道:“少师这时候笑什么笑,看我这盘又输了!真见鬼,我这三天不知道输给杜丫头你几回了!”撂下这话,他恼羞成怒地把云子丢进了盒中,拂袖起身便步出了屋子。

    一旁的陈留郡主见惯了父王输棋后的没风度,轻笑一声也不理会。往里间的方向瞥了一眼,她对杜绾挤了挤眼睛,笑嘻嘻地问道:“绾儿妹妹,你不是对你爹当年丢下你们母女颇有些怨气么?怎么这会儿对你这位师兄这么好,还为他去求了那个老和尚?”

    “郡主都说了他是我师兄,我关键时刻帮他一把难道不应该?”

    杜绾展颜一笑,并不在意陈留郡主的调侃,一面收拾棋子,一面却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朝里间投去,心中颇有些纳罕。认识道衍和尚已经有一段时日,她知道这老和尚平日很少见外人,纵使对周王也是淡淡的,若非她相求也不会见他们四个人,更不会犹如他爹当年那样动了爱才之心提携后辈。既然如此,怎么笑过之后就没了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