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朱门风流 > 第一卷 童子行 第十八章 人有亲近远疏
    对于开枝散叶繁衍子息这样的好事,顾氏作为家里的老祖宗,自然是打心眼里赞成的。她早先也曾想在三个儿子房里添几个可靠的侍妾,但长子在京城为官,次子在交趾打仗,三子她又实在看不上眼,事情也就拖了下来。此次既然是英国公命人送来的这些丫头,她亲自看过之后就一个个指名分派了下去,只把预留给次子的那两个暂时留在了身边侍奉。

    家里忽然多出了这么十二个身份特别而又尴尬的人,内院上上下下的丫头媳妇婆子们也都是颇有微词,就连各房里头服侍的那些丫头也对新来的那几个很有些不满。

    这一天,秋痕正在收拾张越的房间,忽然听见外头帘响,回头一看,却见是东方氏身边的大丫头玲珑弯腰走了进来。心中奇怪的她丢下手中的掸子便迎了上去,笑吟吟地问道:“玲珑姐姐今天怎么有空来坐坐?”

    “我哪有那么得闲!”尽管不过是十五岁的年纪,但玲珑是东方氏亲自挑选****出来的人,在二房也就和老太太面前的灵犀差不多,往日很有些矜持。此时见房间里只有秋痕,她便若有所思地问道,“听说三少爷身边如今不是有个琥珀么?怎么就只是你在收拾屋子?”

    秋痕忙笑道:“老太太唤了她问话去了。”

    一听这话,玲珑的脸上便露出了几分讥诮来。她四下里瞧了瞧,发现果真没有外人,当下便撇撇嘴道:“太太原本是派我来请三太太过去说话的,想不到三太太居然不在。唉,太太今天早上起来原本还心情不错,结果被一件事呕得连早饭都没吃,眼下还在榻上歪着。”

    “谁那么大胆子,居然敢惹二太太不高兴?”

    “还不是我家大少爷?咳,其实大少爷也只是一时糊涂,结果就和紫霞……那新来的几个全都是妖妖娆娆的,不比我们这些家生的知根知底,人又老实,就好比大少爷原本跟前最得用的落英是太太亲自挑中的,最是温柔可靠,结果却让一个外人抢了先。要我说,那个琥珀你也得多看着点,否则出了什么事,你就是哭也来不及了。”

    秋痕乍听男女之事,脸上倏地浮上了两朵红云,但渐渐地越听越心惊。虽说大家公子十四五岁通人事的并不稀奇,但张超可是刚刚满了十三岁。想到琥珀那姿容举止都仿佛是大家千金似的品格,又受老太太看重,她的脸更是有些发白了。

    玲珑说着已经是咬牙切齿,见秋痕无意识地绞着手中帕子,她少不得又安慰了几句,旋即便幸灾乐祸地说:“不过,要说这一回最不高兴的却是大太太。你不知道,大老爷这回不去南京,前头刚刚来了消息要去浙江治理海塘,所以大约不会带着大太太和大小姐四少爷。老太太发话让那两个丫头跟着去伺候,听说大太太还在房里摔了花瓶……”

    “咳!”

    玲珑原本还要继续往下说,乍听得这声咳嗽顿时惊得跳了起来。僵硬地转过头一看,她这才发现是张越掀了帘进来,心里顿时更加七上八下,连忙矮了半截身子行礼。眼见张越脸色不太好看,她也不敢呆在这里再多嚼舌头,随便说了几句话就匆匆告辞。

    “少爷……”

    见秋痕嗫嚅着欲言又止,双颊涨得通红,竟是流露出了一种别样的少女情愫来,张越便收起了刚刚死板着的那张脸,伸了个懒腰便在床头坐了,又伸出巴掌在旁边拍了拍。

    “秋痕,来这边坐下。”

    秋痕此时满心害怕张越真的听见了玲珑刚刚说的那些话,其他的竟一时没反应过来,于是乎懵懵懂懂地走上前去,可一挨着床头坐下,她就立刻跳了起来,脸上满是慌乱。可下一刻,她就感到自己的手被人用力拽住了,于是竟是不由自主地坐了。

    “刚刚玲珑的话我都听见了。”感到自己抓着的那只手竟是猛地颤动了一下,他不禁摇了摇头,口气中便多了几许安慰的味道,“别人家的事情我管不着,她说你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嚼舌头的是她不是你。不过……”

    他轻轻捏了捏那只柔软的手上,一字一句地说:“大哥是大哥,我是我。琥珀不论怎么好,都及不上你和我那么多年的情分,你可明白么?”

    “可琥珀是英国公……还有老太太……”秋痕又是惊又是喜,一下子竟是连话都说不齐全了,竟是有些语无伦次,“再说琥珀又识字懂文墨,生得又好……”

    “你这都是说什么呢!”张越听着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伸出手在秋痕那丰润的脸颊上掐了一记,“难道人家新来的好看能干,我就把你抛在脑后了不成?你要是愿意,我也可以教你认字。英国公和祖母那头也不用你担心,我年纪还小,谁来管我这些事?”

    秋痕此时只觉得说不出的欢喜,竟是没注意张越刚刚的举动已经形似轻薄。她只知道,少爷养病的时候她在身边,少爷读书的时候她也在身边,如今少爷身边又有了新的人,但她仍是特别的那一个。她原本有些空空落落的心刹那间被填得满满的,眼神中也多了几分光彩。

    虽说对秋痕作了这样的保证,但张越却在心里思量着那个琥珀。那是英国公送来的人,又常常被顾氏叫过去问话说话,可她从来没有露出什么骄矜之色,对其他丫头说话都是和和气气,对他和张倬孙氏也是恭敬守礼——甚至守礼到不往他跟前凑——做起事情更是滴水不漏。对于这样一个有分寸又能干的丫头,他实在是挑不出毛病。

    而正房之中,顾氏叫来问话的也不仅仅是一个琥珀,还有分派到其他三个孙子身边的紫霞、玉芬和碧芍。打量着这四个十三四岁的丫头,她的面色渐渐沉了下来。

    她对儿子和孙子的期望不一样,儿子开枝散叶多些子嗣是好事,但如今她最大的孙子也不过十三岁出头,居然就有丫头勾搭着通了人事,这怎么了得?于是,看着粉面含春体态妖娆的紫霞,她微微皱了皱眉头,心里很有些不快,愈发觉得不顺眼。

    沉吟片刻,她便沉声对身边的灵犀吩咐道:“待会你去见老二媳妇,就说是我的话,紫霞的月例供给全都比照你的份例,再多裁制两件衣裳。”

    听了这话,灵犀口中答应了一声,却忍不住瞥了一眼紫霞,见她喜不自胜地跪下拜谢,不禁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她的份例也就是家里一等大丫头的份例,而姨娘和通房都要另高一等,可见这紫霞是不讨老太太的欢喜。当下她又瞥了其他三人一眼,发觉玉芬和碧芍都露出了难以掩饰的羡慕,只有琥珀沉静地站在那里。

    就算出自英国公府,可那位国公岂会为了几个区区丫头撑腰?那些到了老爷跟前服侍的也就罢了,有个一儿半女也能傍身;可四个少爷都还小,都在心性不定的年纪,日后娶妻纳妾的时候,哪里还记得年少时的快活?

    PS:新的一天召唤新的推荐票,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