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惊雷逐鹿 > 第四卷 战争贩子 第二章 温室与冰窖
    第二章 温室与冰窖()

    暖阁内厅中细羊『毛』团花密织的厚软毡子铺地,熏香满厅。

    美人两行,红裙扬动,广袖轻舒,歌舞正柔靡。

    明亮的灯光映照在舞者们汗浸两颊的粉颈嫣颊,一个个粉滑脂腻。

    牙板轻敲,笙管低奏,丝竹弦管,雅音齐奏,舞者们折枝轻舞互穿花,一时只见裙裾飞。

    薄衫飘处,****更胜春朝日。

    小筵桌前,歌舞方浓。

    摆满了一桌的新鲜瓜果,可以随时取用品尝,不少都是隆冬季节所无,伯颜察儿在黄羊河农庄停留这么些时日,天天如是,新鲜瓜果菜蔬从无断绝,在这冬季寒冷干燥而又漫长的北方,能够持续不断地供应新鲜瓜果蔬菜,宛如春夏,的确很不容易。

    伯颜察儿来华侨居多年,又精熟汉籍,知道民间菜农有使用风障、阳畦、暖窖、温床以及温室等栽培方法,使得人们在冬季也能如春夏时节般吃上一些新鲜瓜果蔬菜,而不是只能每天吃窖藏的萝卜、白菜,只是这由阳畦、温室栽培供应的瓜果蔬菜,在品种和数量上都极其有限,而黄羊河农庄这里供应的瓜果品种之丰富,大是超出伯颜察儿以往所见,以致他心中存疑,只是不好遽然探问罢了。

    中原之地,很早就有人在寒冷冬季栽培其它季节才能享用的花果蔬菜,最早是利用天然地热温泉,比如秦始皇在位时,冬季曾在骊山阬谷中种植瓜果,并且获得了收成。到了唐代,唐朝内宫园圃有“温汤监”,使用温泉灌溉,使得在冬季也能品尝到“先时而熟”的新鲜瓜果蔬菜,唐人王建就有诗曰:“酒幔高楼一百家,宫前杨柳寺前花。内园分得温汤水,二月中旬已进瓜。”

    至于温室,在《汉书》中就已经记载,在汉元帝时,“太官园种冬生葱韭菜茹,覆以屋庑,昼夜燃蕴火,待温气乃生”,即当时的宫廷在冬季用温室培育葱韭菜蔬的实况,不过这些都是宫廷独享之物,一般平民无缘问津。

    以温室栽培蔬菜,在唐宋以后的农书史籍上还记载有“种植瓜蔬,于炕洞内烘养新菜,以备春盘荐生之用。立春日进生(一作鲜)萝葡,名曰咬春。”这样培育出来的蔬菜瓜果,又称为“洞子货”,除了有萝卜之外,还有黄瓜、韭黄之类。

    但温室在秦汉以后,主要运用于花卉、水果的反季节栽培。至宋代时人们已能通过促成栽培,使牡丹在冬季开花,苏东坡就有一首“和述古冬日牡丹”的诗。

    史籍上记载的“又于暖室烘出芍『药』、牡丹诸花。每岁元夕时安放。”说的就是利用温室加温的手段来促进花卉提前绽放。

    因为成本和观念上的问题,温室与一般平民的日常饮食起居关系不大,即便用温室栽培蔬菜瓜果也多不用于饮食,仅用于祭祀。

    唐宋以后,北方的菜农,在冬天作阳畦,利用马粪等发热,壅培旧韭菜根,使其暖而即长,高可尺许,不见风日,其叶黄嫩,谓之韭黄,可以在早春时节售卖取食,比之温室要经济许多,另外则利用较高温度孵育豆芽菜以及葱、蒜、芹菜的秧苗在冬月上市售卖。

    又有一种与暖窖不同,而类似阳畦的贮藏方法,就是在秋末初冬,于日晒向阳处,挖一个四五尺深的坑,把各种蔬菜一种一种的分别放在坑里,一行菜,一行土,到离坑一尺左右时就停止,上边再厚厚的盖上秸秆,这样也可以过冬,要用就去取,和夏天的菜一样新鲜,可以贮藏保存像芹菜、油菜、莴苣一类的蔬菜。

    这以阳畦之法栽培的蔬菜和贮藏的蔬菜则是可以用于日常饮食的,与平民大众日常密切相关,不比温室栽培的花果蔬菜只供观赏、祭祀之用。

    伯颜察儿看看歌舞暂歇,终于忍不住问雷瑾,道:“三少,现在已入隆冬,庄里仍然瓜果不绝,这些都是庄里温室栽培出来的吗?”

    雷瑾呵呵笑了起来:“怎么会想起问这个?是啊,咱们农庄里是建有温室,不过主要是培育观赏用的花木盆景,一般比较少用温室培育果蔬。至于我们现在吃的鲜果,只有一部分是温室培育的,大部分是秋后采摘以冰窖冷藏的鲜果,温室培育的果蔬愿意吃它的人不是很多。”

    “就是堂花术吧?”

    伯颜察儿记得这堂花术,又称唐花术(唐又通煻,与加温有关),唐(煻)即为灰中之火,正好适合于慢慢加温。至于称为堂花术,则与屋子有关。最初的堂就是一个用纸做成的房舍,里面开沟,往沟中倒上热水,以增加室内的温度,还施以牛溲、马『尿』以及硫磺等,以增加土壤肥力,同时也提高室温,这样可以促使堂中栽培的花卉提前开放。这种堂花术曾经被视为一种“足以侔造化,通仙灵”的奇迹。

    “对。就是堂花术!”雷瑾颔首,回答道,“明朝游上苑,火速报春知。花须连夜发,莫待晓风吹。传说在某一年的寒冬,唐代则天女皇要在第二天游上苑,上苑众花媚主,纷纷在第二天开放,唯独牡丹有傲骨,不屑为之。女皇一怒之下,下令火烧牡丹根茎以示惩戒,结果牡丹根茎烧焦了也不开,于是,牡丹就被贬黜到洛阳。我想,如果真的在寒冬出现百花齐放的景象,那应该是堂花术的作用,而不是有什么百花之神。况且女皇一生极爱洛阳,牡丹落户洛阳又何贬黜之有呢?想来都是牵强附会之说!”

    “为什么温室培育的果蔬,大家不愿意吃?”

    毕竟是异国之人,虽然伯颜察儿通读汉籍,但是在某些问题上还是无法理解中华民众的习俗和思维。

    “哦,这应该是受自古以来的农时观念影响,人们比较难以接受吧。汉代,有人认为这样违反农时培育出来的蔬菜,是‘不时之物’,食用这种不时之物,可能会有害,于是朝廷一度下令禁止食用温室栽培出来的果蔬。譬如汉元帝末年,召信臣就以栽培‘非时之物’为理由,奏请撤消太官园温室。东汉永初七年,邓皇后下令,禁止宫室用‘或郁养强孰,或穿凿萌芽’的办法,培育‘不时之物’。唐代宫廷中虽然利用地热温泉栽培蔬菜,但栽培出来的瓜蔬主要用于祭荐陵庙,不直接用于食用。人们担心食用温室栽培出来的蔬菜有害,所以一直相沿成习,温室一般只用来栽培花卉。花木用以观赏悦目,并不会对人产生直接的影响。”

    听着雷瑾的解释和回答,伯颜察儿恍然大悟,道:“哦,原来人们是因为恐惧和害怕可能的危害而不接受啊!难怪以前我让仆人把买回来的温室瓜果拿来吃,他们的表情那么古怪,好象看怪物一样!”

    “哈哈,”雷瑾不由大笑,“伯颜先生,你我现在可都算是化外之民,敢吃不时之物的怪物啦!”

    伯颜察儿也哈哈大笑,说道:“如果能推广开来,吃的人多了,或者能够改变一下风俗,让人们不再害怕,那时,或者这温室出产的鲜果菜蔬就能够让更多人享用!”

    “嗯,此说不无道理,现在的温室对一般小户之家的菜农而言,还是成本高了些,不过如果需求比较大时,或许就会有聪明人想出法子来改进温室,使得用温室栽培果蔬又经济又方便,那时倒可以不愁冬天菜蔬单调乏味,来来去去就那么几样了。只是,易风移俗的事情,推行不得其法往往受累,明明是出于好心,别人却当成驴肝肺的事,丝毫也不稀奇;又或者本意是出于好心,反而把人带入深渊的事情,自古有之。象这温室,如果人们仍然害怕食用不时之物,没有形成食用温室瓜果的观念和风气;如果没有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利益,菜农是不会尝试的;这温室终究还是只能栽培花木,供有钱人家赏玩。”

    “可以先在一个地方形成小风俗,慢慢的也可以影响其它很多地方。”伯颜察儿说道。

    雷瑾微笑,道:“嗯,有道理。可以先在武威,先在我们庄子里先试试,那些租佃的田户可以叫他们都试试,还可以提供一点必要的材料给他们,到时的收成,除了庄子里留一点尝新之外,可以全归他们!嗯,除了留下尝新的,其余的收成可以先由庄子按市价全部买下,这么办应该会让他们无后顾之忧,可以放心搭建温室了。刚开始应该让他们获取可观的,看得见的收益才行!没有甜头,很难有多少人去踊跃尝试的!”

    “呵呵,”伯颜察儿大笑,“三少,我怎么看你比我更象商人啊?”

    雷瑾故作无奈状,开玩笑道:“没办法,谁叫我近朱者赤,近商者黑呢?有你这么个大商人在身边,不墨也黑啊!”

    面『色』一整,雷瑾又道:“我们这么做,其实也没人知道将来利弊如何!也许,在几百年几千年之后的人看来,以前的人,他们顾虑和害怕,其实才是对的,而我们反而是错了!我们不是先知,我们只能做自己现在认为对的事情,为了活命,为了过得好一点,为了生存下来,为了追求自己的利益而奋斗,至于几百年几千年以后的事情我们现在没法顾及,也没有资格考虑!”

    伯颜察儿点头赞同道:“谁能想到千秋万代以后的事情呢?一个人能看清十年以后的时代大走向大脉络都已经非常了不起了,说他是神仙也不为过!我们不过是凡人而已!”

    “不说这么严肃的话题了,刚说到冬天食用新鲜瓜果,我以前曾经在京师看到有窖藏菜果的,虽三冬之月,不异春夏,只是品种也不多。何独庄子里能贮藏品种如此丰富的鲜果?”

    雷瑾微笑,道:“这些鲜果都是在只有七八成熟时采摘,经过『药』水等多种手段处理以后,分批放入冰窖冷藏,才能贮藏到现在,最关键是要用冰冷藏,最多能保存两月之久而不失鲜味。说到冰窖,在冬季贮藏冰块,然后在夏季炎热时售卖,也是一门获利极高的大生意呢,不过除了当世几个世家大族之外,只有京师宫廷拥有大型冰窖了,在京师,民间是不许自营冰窖的。伯颜先生应该在京师,吃过冰镇酸梅汤、冰镇河鲜吧?还有西域的葡萄酒,冰镇之后,更加适口。那都是用冬天贮藏的冰块制作的。光是京师贮藏的冰块,每年都在二十万块以上,一块冰重约百斤(注:古市斤为十六两,约相当于现在一百二十市斤上下,按度量衡专家的意见,古代各朝各代每一斤相当的现代公克数,历代并不相同,明清时期每一斤等于五百九十克),在京师可售银五两,若经运河运到南方,紧俏之时,一块冰售银三五十两都有人抢着要,供不应求呢!贮藏售卖冰块也是我们雷门世家的一大财源呢!”

    “哦,这个倒是未曾留意,看来三百六十行之外还得加上售卖冰雪这一行!呵呵!”

    伯颜察儿以前倒是不曾细想过京师的冰块从何而来,他往返中原西域之间,沿途雪山之巅,积雪终年不化,伯颜察儿只以自己的经验揣测可能是取自高山,毕竟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以富有四海的皇帝之尊,自然有能力驱使民夫从高山取冰,从而在夏季享用冰块带来的清凉滋味。

    现在听雷瑾这么一说,竟然是如此,真是闻所未闻。

    雷瑾笑道:“京师乃天子脚下,法度比之他处要森严许多。京师附近一些河段湖泊能够取到冰质最优的冰块,自然都是由宫廷皇家独占,除了皇家,其它几个世家大族则也都各自有一些专门取冰的河段湖泊。每年在河湖封冻以前,还要涮洗河道,清除淤泥水草,放水冲刷河床,这样的河段在取过一次冰以后,还可以放水让河道重新封冻,一个冬天可以取冰三到四次。每年冬天都要雇佣一大批短工搬运冰块,整个过程,从采冰到码放、贮藏的都有一定讲究,否则贮藏的冰块还没有到夏季就融化了,那就一切都白搭了,只有搬运冰块是力气活,可以雇佣短工来做。至于贮藏冰块的冰窖分砖窖和土窖,冰窖必需要夯砌紧实,确保密封隔热,保温良好,冰块的码放也有讲究,这样才能使冰块能够贮藏到夏季使用。”

    “除外京师,北方一些比较繁华的大城也有一些大小不等的冰窖存在,但都没有京师的规模大。我们这农庄也有冰窖,除了夏天用于做冰镇食品,就是用来冬贮鲜果菜疏了!”

    伯颜察儿想了想,道:“这冰块的开采贮藏是什么时候有的?不会是现在才有吧?”

    摇摇头,雷瑾道:“据我所知,使用冰块的历史很久远了。《诗经》中,就有‘二之日凿冰冲冲,三之日纳于凌阴,四之日其蚤,献羔祭韮’的诗句;《楚辞招魂》中有‘挫横冻饮,酹清凉些’的句子。中原远在先周之际,人们就在腊月采冰,正月往冰窖存冰,二月取出冰来,冰镇着羊羔肉和韮菜上供祭神。那时候的人频繁地举行祭祀仪式,祭献的供品,一定要清洁新鲜,否则就是不敬。祭献之后,还要把祭肉分给亲贵们吃,说是能得福佑,叫做‘散胙’。所以,祭祀的供品要用冰镇保鲜。夏季,权贵们还要用冰来防暑降温、制作冷饮及食品保鲜。一般人,尤其是没有见过采冰贮冰场景的人,读诗经楚辞,读到那几句时,多半也是一读而过,不会细想这里面有什么其它内容!”

    “因为宫廷生活各方面的需要,往往会派生出许多让人吃惊,极尽巧思的新创物事,但是这些东西,一般只能在宫廷中传承,为皇家权贵独享。在每一次经历战『乱』之后,历代宫廷里面创造的一些被儒生辈一律斥之为‘奇技『淫』巧’的东西,由于保密以及其它一些原因,可能会随着一个王朝的灭亡而散失,有的流入民间,又重新发展起来,有的则就此消亡,不复重见,当然如果有现实需要,即使屡次消亡失传的东西也可能被后人重新『摸』索研究出来,这不是不可能。”

    意犹未了,雷瑾又补充道:“世上盛衰自有定律,兴盛之后跟着而来的也许就会是长期的衰败以至消亡,譬如这贮藏冰块到夏天才售卖的买卖,也许会在以后若干年兴旺起来,风行天下,不过也许到那时,可能又有新的事物,新的行业替代了这一行也说不定,谁知道呢?”

    “唔,时辰不早了,今晚就到这吧!伯颜先生,我最近又在青海保安回那里订购了一批保安刀,另外刚有一个从云南回来的商队,带回了一大批大理刀,还有一批象皮甲胄,明日正好要去验看一下货『色』,伯颜先生也一起去吧?”

    “哦,好啊!整天猫在庄子里也腻味了!出去看看也好。”

    雷瑾点点头,道:“那就说定了!来人,好生服侍着,送伯颜先生回去安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