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天下枭雄 >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三十四章 发现敌踪
    一场夏日雨后,天气很快变得闷热起来,树叶上还挂着未干透的雨珠,在阳光的直射下格外刺眼,夏蝉受到雨露的滋润,叫声更加响亮,大地上热气蒸腾,窒闷得令人难以忍受。

    今年的夏天格外炎热,老人说这是打仗死太多人的缘故,怨气挥散不去。

    颍川郡最北面的尉氏县,这里也是大平原地带,只是在平原上偶然会突起一两座山岗,给单调的平原风光增添几分景致。

    在尉氏县城以西约十几处,矗立着一座方圆三里的山岗,叫鹤鸣岗,传说有仙人之鹤在山岗上起舞鸣叫而得名。

    山丘高百尺,中间是一条长长的沟壑,其内林木幽深,山泉潺潺,一棵高达十丈的千年老树冲天而起,树身笔直,树冠如盖,格外引人瞩目。

    此时在沟壑内,一群战马正静静地站在小溪边饮水吃草,小溪不远处的树下则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几名疲惫的隋军士兵,大部分士兵的头盔罩在脸上,已酣然入睡。

    这是一支由二十人组成的隋军斥候,他们的任务是探查尉氏县唐军情报,唐军八万主力已经推进到颍川郡北部,唐军的斥候已经进入荥阳郡境内。

    目前的局势是唐军控制了颍川郡,而隋军控制了荥阳郡,双方势力在两郡边境上犬牙交错,形成对峙状态,而探查到对方的兵力部署,这便成了两军斥候们的主要任务。

    这支隋军斥候已经在尉氏县寻找了三天,种种迹象表明。尉氏县应该有一支敌军队伍,现在斥候们怀疑,这支唐军队伍就在县城内。

    由于天气炎热异常,隋军斥候们都是昼伏夜行,白天休息保存体力,晚上出来巡视。

    斥候首领是一名姓赵的旅帅,由于肩负重任。他不能像士兵们那样休息入睡,他背靠一棵大树,在补画这两天探查的结果。

    忽然。他手中炭笔停住了,他发现他们的探查漏了一个地方,那就是西北面的陈家村。三条山岗呈三角形排列,将陈家村包在其中,方圆约十里。

    赵旅帅眉头微微一皱,他在回想为什么放弃对陈家村的探查,半晌他才想起来,是因为当时发现了一支唐军巡哨,他们为了防止被巡哨发现才临时撤离。

    既然那边有唐军巡哨,那么陈家村很有可能也军队驻扎。

    就在这时,大树上有哨兵叫喊:“旅帅,三郎他们回来了!”

    很快。两名商人模样的年轻人走进了沟壑,他们也是隋军斥候,奉命扮作商人去县城内探查情况,赵旅帅站起身,迎了出去。“县城里情况如何?”

    一名斥候道:“没有什么唐军主力,只有几百驻军。”

    赵旅帅眉头紧锁,如果县城没有驻军,那么唐军极可能在陈家村,他已经等不到晚上,立刻下令道:“大家都起来。立刻出发!”

    一刻钟后,二十名隋军斥候骑马冲出了沟壑,向西北方向疾奔而去。

    。。。。。。。

    陈家村所在的地方叫三龙岗,三条山岗呈一种不规则的三角形排列,西北方向有一处很大的开阔口,中间是一片占地数千亩的平原,平原边缘的山脚下有一座村庄。

    这座村庄叫做陈家村,原本有两百余户人家,但在大业八年先后被两支乱匪抢掠殆尽,成为一座荒村。

    这两年,随着各地势力不再像从前那样抢掠杀戮,开始懂得放水养鱼,一些逃到异乡的村民陆续返回,山村又渐渐有了一点生机,目前已经恢复到五十户人家。

    但这几天,村子旁却驻扎了一支唐军,巨大的营盘使小小的村庄相形见拙,这座营盘里驻扎有一万唐军,由李孝恭手下大将毛文利率领。

    隋军斥候已经摸到了一座山岗上,他们居高临下,可以清晰地窥视到唐军大营,赵旅帅在细细清点帐篷,估算营盘面积,从这些细节上,就能大致推断出这支唐军的规模。

    夜幕降临,二十名隋军斥候借着夜色的掩护,迅速离开山岗,他们分兵两路,几名斥候回去禀报,而赵旅帅继续率其余弟兄监视住这支唐军的动向。

    。。。。。。。。

    隋军的主力大营位于管城县以南约八十里处,就在两天前,大将牛进达奉秦琼之命率一万军从东郡赶来和李靖军汇合,加上管城县有数千降军,使李靖手下总兵力达到四万五千余人。

    不过又分去三千军镇守虎牢关,以及部分军队防御管城、荥阳等县,目前隋军大营内的兵力有四万人。

    李靖全权负责东线作战,他将东线战役分为两步走,第一步是夺取并巩固虎牢关,稳住后防。

    一直到杨元庆率隋军主力渡河,将李世民逼离洛阳,李靖才率军南下,开始他的第二步战略。

    中军大帐内,李靖正和罗士信、王君廓、牛进达、程咬金等诸将商议军情,大帐内摆放着一架沙盘。

    李靖用木杆指着尉迟县西北角,对众将道:“刚刚接到斥候禀报,在这座叫三龙岗的盆地内,发现了一支万余唐军的大营,这是离我们最近的一支唐军,相距不足五十里,各位有什么看法?”

    众人沉默片刻,王君廓道:“长史,末将以为这支唐军隐藏很深,或许它是要抄我们后路,攻打管城县,截断我们的粮草供应。”

    李靖见罗士信欲言又止,便笑问道:“罗将军有什么想法?”

    罗士信笑了笑道:“可能是我想得有点阴暗了,我觉得这是唐军的分兵之计。”

    “罗将军请继续说下去!”

    罗士信接过木杆,指向许昌县,“唐军主力位于许昌县,距我们约六十里,他们没有必要再分兵一万去尉氏县,现在我们最大的问题就是兵力只有他们一半,如果我们再分兵一万去对付尉氏县唐军,那么我们主营兵力只有三万,那对方主营兵力就是七万,优势更加明显,所以我认为这是唐军是分兵之计。”

    李靖点点头,又问牛进达和程咬金,“两位将军的想法呢?”

    牛进达为人比较沉默,并且很有主见,虽然罗士信说得很有道理,但他依然坚持自己的想法。

    “末将认为唐军在尉氏县驻兵一万,是为了牵制我们南下,一旦我们主力南下许昌和唐军主力对峙,这一万尉氏县唐军就会绕到我们身后,不仅截断粮道,还形成南北夹击之势,我们就很被动了。”

    牛进达话刚说完,程咬金便扯开嗓门嚷道:“商量半天也没有行动,聚在这里净放屁,既然发现了,那就去打呗!四万对一万,打它娘的屁滚尿流!”

    程咬金虽然话糙,但理不糙,不过他破锣般的嗓子和尖刻的话语激起了众人的恼怒,一起向他怒目而视。

    李靖只觉一阵头大,他这才明白为什么每次商议军务,总管都把这家伙打发出去,他那张臭嘴实在是在惹人恨了。

    “这个....程将军,话不能这样说,如果我们不能看透敌军的用意,贸然去打,那大营怎么办?敌军主力离我们并不远,这很可能是他们调虎离山之计,所以不能掉以轻心。”

    程咬金呵呵一笑,“我只是提建议,长史觉得不妥,不采纳就是了。”

    这时,王君廓沉声道:“长史不必烦恼,卑职只要三千骑兵,便可击溃尉氏县唐军,若无法取胜,卑职提头来见!”

    罗士信也傲然请令,“长史,我也只要三千骑兵,愿立下军令状。”

    李靖看了一眼两人,笑道:“罗将军虎牢关已立下功劳,这一战就交给王将军吧!”

    他又对王君廓道:“就依将军之言,我给你三千精锐骑兵,若战胜不了尉氏县唐军,我也不要你人头,我记你大败一次。”

    王君廓抱拳道:“末将遵令!”

    半个时辰后,王君廓点齐三千精锐隋军骑兵,如狂风般冲出营门,向尉氏县方向疾奔而去。

    。。。。。。

    唐军主力大营位于许昌县北,距离隋军大营约六十里,李孝恭率八万襄阳唐军出兵已近二十天。

    对于李孝恭而言,他的这次北上中原也是分三步走,第一步是巩固淮安和汝南二郡,将两郡官吏换成唐官,确保唐朝对两郡的控制。

    第二步才是北上颍川郡,力争占领颍川郡,这也是朝廷交给他的底线,兵进中原,占领颍川郡以南。

    经过近半个月的努力,他的军队已经占领了大半颍川郡,正稳步向北推进,如果能击败隋军,他们还可以占领荥阳郡,兵抵黄河南岸。

    当然,李孝恭也知道他将遭遇隋军的强硬反击,如果他稍稍大意,他连颍川郡都不保。

    下午,李孝恭正在自己的大帐中给圣上写一份军情奏疏,这也是圣上交给他的任务,每三天就要写一份,李孝恭只有作战部署权,而没有战略决策权。

    包括李世民也没有战略决策权,重大战略决策都必须向皇帝李渊汇报,像李世民停止攻打洛阳,西撤弘农郡的决策,就必须得到李渊的同意才能实行。

    在这一点上,隋军就明显占有优势,杨元庆亲自指挥整场战役,他就能根据形势变化迅速作出一些战略决定。

    李孝恭正是执笔沉思之时,帐外有亲兵禀报:“启禀王爷,屈突老将军有要事求见!”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