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天下枭雄 >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四章 略施小计
    就在罗士信被迫撤离虎牢关后的第三天,李靖率三万大军抵达了管城县,此时,盛夏的炎热依然没有过去,烈日炎炎,大地上热浪滚滚,俨如蒸笼架火,连走一步也觉得难以忍受,只有早晚才会感到一点凉意。

    夏蝉扯着喉咙叫得震天响,在管城县北的一片占地百亩的树林内,三万隋军和战马都躲在森林内休息,养精蓄锐,等待夜间行军作战。

    在森林外一条小河边,挤满了冲凉喝水的士兵和战马,喧嚣热闹,尽管天气炎热之极,但隋军的军纪更加严厉,没有人敢完全****入水,十几名军法官斜挎腰刀在河边来回监视。

    这时,远处来了两人一马,窦线娘骑在马上,用手掌遮住刺眼的阳光,远远向森林眺望,她眼中有些忧虑,“罗将军,女子出现在隋军中,不太好吧!”

    罗士信则牵马步行,就像一个陪着新妇回娘家新郎官,就差头上戴一朵花,他的伤并不严重,是因为受剧震而引发吐血,而他的昏迷则是因为脱水加之体力消耗过大造成,休养几日便康复了。

    两人心有灵犀,但言行却止于礼,彼此都爱恋着对方,只是谁也不好意思说出来,两人之间还隔着一层若隐若现的薄纱,这层薄纱恐怕要到成婚之日才能消除。

    罗士信微微一笑,“你不用的,军队中有女护兵,你可以和她们在一起,没有什么影响。”

    窦线娘听说有女护兵,一颗心稍稍放心,这时,她见远处河边挤满了冲凉的隋军士兵,不少人赤着上身,她眉头一皱,“我不能过去,那边有士兵在冲凉。”

    罗士信看见了岸上的军法官。便笑道:“无妨,有军法官在,士兵们不敢无礼,只管随我过河。”

    虽是这样说。窦线娘还是有点紧张,她索性取出帷帽戴在头上,用帽檐四面的轻纱遮住脸庞。

    这时,有士兵看见了罗士信,顿时引起一阵骚动,罗士信是隋军中仅次于总管杨元庆的猛将,作战身先士卒。体恤士兵,在军中拥有很高的威望。

    这支军队中很多人都是他的部下,众人听说他为了掩护士卒撤退而下落不明,心中都为他感到担忧。

    此时罗士信的突然出现,令士兵们惊喜异常,纷纷大喊起来,“罗将军回来了!罗将军回来了!”

    有人奔回去向李靖禀报,不少人见罗士信带着一个女子。都纷纷把衣服穿上,咧嘴直笑,罗将军终于要成亲了吗?

    十几名军官围上来。七嘴八舌问候,关切之情流露于颜表,令罗士信心中感动,他对众人道:“我受伤了,被这位姑娘拯救而留得性命。”

    众人看了看窦线娘,都意味深长地笑了,纷纷上前向线娘行礼致谢,“多谢姑娘救我家将军性命!”

    窦线娘的脸绯红,幸亏有薄纱遮住,她也像军人一样拱手回礼。“各位将军不必客气,小女子只是偶缘巧遇,不敢受各位将军之礼。”

    这时,李靖、王君廓和程咬金从树林里迎了出来,程咬金老远便大喊:“老罗,我以为你挂了◎晚我还给你烧香祭灵!”

    窦线娘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罗将军,这就是你说的那个程咬金吧!还有的有趣。”

    罗士信又好气又好笑,但此时他见到程咬金却觉得格外亲切,连他那张臭嘴也不是那么可憎了,他快步上前,给了程咬金肩窝一拳,笑骂道:“你这个浑蛋,是不是把我的灵牌也做好了。”

    程咬金被打个趔趄,差点摔倒,他也不着恼,挠挠头笑嘻嘻道:“我还想给你做一副棺木,以尽兄弟情谊,没想到你回来了,那就给我省下一笔钱。”

    他忽然看见了窦线娘,眼睛一下子瞪圆了,这是怎么回事,这小子怎么把线娘找来了。

    “老罗,你要老实交代,你究竟干了什么事?”

    罗士信却不睬他,上前单膝跪下,向李靖施一礼,“末将失守虎牢关,向长史请罪!”

    李靖是大元帅府长史,主管具体军务,虽然不直管诸将,但他在军中职位仅次于杨元庆,像罗士信、秦琼这些将军都要比他低一级,他昨天抓住一名屈突通的探子,知道了一点情报。

    李靖连忙扶起罗士信,安慰他道:“我已听程将军说了详情,屈突通有万人来攻,你们只有千人,水源断绝,我又接应来迟,虎牢关失守,非战之过,罗将军不必自责。”

    “多谢长史宽恕,士信愿为先锋,重新夺回虎牢。”

    李靖微微一笑,“屈突通有一万人守关,硬夺是不行,不过夺回虎牢对我而言易如反掌。”

    罗士信一怔,他正要再问,李靖却拍了拍他的肩膀,指着窦线娘问:“这位姑娘是”

    罗士信脸一红,“她是我的救命恩人,愿意加入女护兵。”

    程咬金急得把李靖拉到一旁,对他低语几句,李靖这才恍然,原来是她。

    他隐隐约约听杨元庆说起过罗士信之事,原来这位就是窦线娘,虽然隋军军法严格,战时不准家眷入营,不过军中有女护兵,而且窦线娘还不算罗士信家眷,倒可以入营。

    李靖便对窦线娘笑道:“窦姑娘愿为隋军女护兵,其志可嘉,我营中有百名女护兵,我可任命姑娘为校尉,统帅女兵!”

    窦线娘大喜,翻x下马施礼道:“多谢李长史之封!”

    。。。。。。

    当天晚上,李靖便率三万大军向西出发了,虽然李靖在丰州时,曾经指挥过一场对突厥人歼灭战,但在中原战场上,这却是他第一次独立指挥一场战役,对阵荆襄唐军主将李孝恭。

    杨元庆给了他临战决策之权,军队虽然不是很多,但职责很重,他的任务是击败李孝恭,占领荥阳郡和颍川郡,取得中原战场上的主动。

    李靖虽然没有责怪罗士信丢失虎牢关,但并不意味着虎牢关不重要。相反,虎牢关的战略地位极其重要。

    拿下虎牢关,就截断了洛阳李世民和颍川李孝恭两支军队的联系,这也是李世民要夺回虎牢关的重要原因:攻打洛阳大中原。

    所以,在和李孝恭交战之前,李靖必须要先夺回虎牢关,以防李世民军队进攻自己后方。

    大军急行军****,第二天清晨,三万大军抵达了虎牢关,此时虎牢关依然由屈突通率一万军守卫。

    屈突通已经做了充分准备。他挖了一个大池,作为饮马水池,又挖了五口实心井,用以盛士兵饮水,经过这些准备,屈突通不用再的被人断水。

    此时,屈突通已经得到三万隋军抵达荥阳郡的情报,他心里很清楚。隋军必然会攻打虎牢关。

    但他并不的,他有一万守军,再加上虎牢关的高大坚固。他完全有把握守住这座中原第一关。

    屈突通快步疾走,走下几道台阶,他来到一间石屋前,刚走到门口,便听见里面传来赵王李玄霸的怒吼:“给你说了多少遍,我没有什么病,非要我喝这苦药,我死也不喝!”

    屈突通摇摇头,走进了房间,房间里。一名军医正在劝李玄霸喝药,但李玄霸却从小怕喝药,死活不肯喝。

    “殿下伤势怎么样了?”屈突通走进屋问,比武的结果也令他感到吃惊,罗士信竟然打伤了李玄霸,这还是第一次听说。

    军医连忙把他拉到一旁低声道:“问题不大。已经康复了,不过防万一,我还是想让他喝药,可是他怎么也不肯。”

    “唉!他实在不肯就算了,不要勉强他。”

    停一下,屈突通又问:“他可以骑马回去了吗?”

    “应该可以了。”

    主要是因为李玄霸身份尊贵,是圣上的嫡三子,不能让他出任何事情,所以屈突通打算把他劝回去,以向秦王交差,而且把他留在虎牢关,总觉得他会闯祸。

    屈突通走上前笑眯眯哄他道:“殿下为何不回洛阳,我听说杨元庆要亲自领兵攻打洛阳,说不定你能有机会和他比武一番。”

    屈突通也知道李玄霸头脑有问题,劝是劝不了,只能用这种哄骗的办法,况且杨元庆极可能亲自领兵南下,所以也不算哄他,至于杨元庆肯不肯和他比武,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李玄霸顿时大喜,他急不可耐道:“真的吗?那我可要回去了。”

    “不急,我马上写封信,殿下替我带给秦王。”

    李玄霸是个火暴子脾气,一说起来他就要走,他顿时焦急地催促道:“你快去写信,我可等不及了。”

    屈突通苦笑一声,“我马上去写!”

    屈突通向门外走去,刚走到门口,一名士兵在门口禀报:“启禀老将军,隋军大队人马已到,有人在关下挑战。”

    “是谁?”

    士兵上前低声说了两句,屈突通吃了一惊,他警惕地看了一眼李玄霸,吩咐士兵道:“看出他,不准他出门一步!”

    说完,他匆匆向城头走去。

    虎牢关前,罗士信单枪匹马,在城下大声叫骂:“李玄霸,你变成缩头乌龟了吗?我罗士信向你挑战,敢不敢再来一战。”

    “李玄霸,你是不是回你娘那里吃奶去了?给我滚出来!”

    “李玄霸,你狗屁的天下第一,你是狗屎第一!”

    罗士信在大骂叫关,屈突通眉头皱成一团,这可不行,那个傻子不经激,要出事,他立刻令道:“擂鼓!掩盖住他的喊声。”

    话音刚落,只听见‘咚!’一声闷响,就仿佛千斤一击,整个城楼都震动了,随即一片惨叫传来。

    有人在城下惶恐大喊:“老将军,赵王要出城去,已经杀人了!”

    。。。。。。。

    【月票为零,哪位兄弟投一张月票给老高遮遮丑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