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天下枭雄 >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四十三章 无妄之灾
    萧琎回到紫微阁时,下午的政务已经开始了,紫微阁内一片忙碌,不时可以看见抱着厚厚牒文的从事匆匆在走廊里走过,脚步轻而快疾。

    萧琎刚在自己座位上坐下,便见裴青松向他指了指里屋,萧琎连忙起身问:“是殿下找我吗?”

    “快进去吧!已经找你两次了。”

    萧琎不敢怠慢,整理一下衣冠,便快步走到楚王官房门前,敲了敲门,“殿下,是我!”

    “进来!”

    萧琎推门走了进去,房间内,杨元庆正眯着眼仔细打量桌上放着的一尊玉佛,玉佛呈淡绿色,是一块完整的玉髓雕成,碧绿圆润,没有一丝瑕疵。

    “这个李重守出手很阔绰嘛!”

    杨元庆回头对萧琎笑道:“这尊玉佛我让大兴记珠宝铺的掌柜鉴定过,他说是罕世之宝,至少价值五百两黄金,看来,他们对你很重视。”

    萧琎苦笑一声,“殿下,他们不是对我重视,是对我这个职位重视,若是我换一个职位,莫说玉佛,恐怕连铜佛也不会给我。”

    杨元庆点点头,淡淡说:“这尊你拿去吧!就算是我赏给你。”

    萧琎吓了一跳,“殿下,这尊玉佛太贵重,卑职不敢收。”

    杨元庆看了他一眼,“这是我赏给你,有什么不敢收,我知道你母亲也是信佛之人,这尊玉佛就给她老人家。”

    萧琎心中感激,深深施一礼,“卑职谢殿下重赏!”

    杨元庆坐了下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又问:“现在你和他关系如何了?”

    “回禀殿下,我们关系进展神速,后天旬休,还约好两家一起去安晋寺烧香。”

    “不错,那就去和他烧香,关系再好一点。你们结拜为异姓兄弟都可以。”杨元庆的笑容中带着一丝揶揄之意。

    萧琎呆了一下,半晌无奈道:“殿下为此事花如此大的代价,是不是有点.....”

    “是不是有点走火入魔了,是吗?”

    杨元庆笑了笑,语重心长道:“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任何一个王朝的衰弱都是从内部开始,天下未靖,他们便开始兄弟争位。这对我们是好事啊!给他们添点火油。让他们的争夺更火暴一点,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明白吗?这就叫上兵伐谋。”

    “卑职之明白了。兄弟相争,一家之乱,皇子相争。一国之患,卑职一定会竭力配合殿下完成此计。”

    “你明白就好,我估计他们下手的时间快到了,到时可能会委屈你一下,我会在事后补偿你。”

    “卑职愿为殿下效命!”

    “去吧!把这尊玉佛带回府,带给你母亲。”

    萧琎抱起玉佛正要离去,他忽然又想起一事,连忙道:“卑职今天在八方酒肆遇到了封德彝,他说自己刚从李密处逃出。愿为殿下效力。”

    “封德彝?”

    杨元庆有点惊讶,这位八面玲珑的老故人居然来投靠自己了,杨元庆沉思一下,又问:“他现在何处?”

    “回禀殿下,他现在归隋馆候任。”

    “我知道了,你先去吧!”

    “卑职告退。”萧琎行一礼,慢慢退了下去。

    杨元庆负手站在窗前久久沉思。封德彝来得正是时候,或许他能助自己完成一件大事。

    。。。。。。。。

    延安郡的郡治并不在延安县,而是在肤施县,清水河贯穿全城,肤施县是一座中县。人口两千余户,城池周长不到二十里。有驻兵五千人。

    虽然常住人口不多,但商业却很发达,关北六郡的货物几乎都集中到延安郡和南方关中商人进行交易,主要以皮货及药材为主。

    萧远颂牵挂长安的生意,急着赶回关中,他在肤施县只呆了两天,他带来一支由两百匹骆驼组成商队,运来几百担茶叶,回去时,茶叶换成了药材,这一来一去,净利足有八千吊钱,如果能省下税钱,这样,净利就有上万吊钱了。

    萧远颂是商人,能赚一分,他就绝不会放过,当然,来延安的正事也办好了,他用大葫芦在黑市买了满满一葫芦火油。

    不过卖火油的人也告诉了他,这和隋军用的火油还不一样,隋军用的火油还要经过数道沉淀,要更加清亮,而这种火油是直接从油井里采来,比较粘稠,但可以用来治皮肤病。

    萧远颂并不在意这个,那位王府长史也没有要求,他只要风险小,去谋隋军火油那可不是他想干的事,更重要是,他不想去麻烦自己的侄子萧炯。

    萧远颂已经买全了货物,中午时分,商队从客栈出发,伴随着清脆的驼铃声,缓缓向南城门而去。

    城门两边站着百余士兵,由于关内一体,大量的关南商人往来于关北,也有不少敌军探子混迹其中,因此盘查十分严格,但仅靠盘查是抓不到什么探子,盘查主要查禁品,火油、生铁、粮食、石炭、金银、枣木杆以及铜锭等等战略物质都不准南下。

    商队刚到城门口,立刻有士兵上前拦住了去路,“是哪里的商队?”一名校尉厉声喝问道。

    萧远颂慌忙拱手道:“禀报军爷,我们是从关中来。”

    “关中的商队更要严查。”

    校尉一挥手,“给我搜!”

    数十名士兵上前搜查货物,萧远颂连忙给管事使个眼色,管事立刻上前,偷偷将一锭十两重的银子塞进校尉手中。

    银子并不能阻止搜查,但可以防止士兵损坏货物,也可以免于搜身之苦,这早已是惯例,校尉呵呵一笑,又令道:“下手轻一点,别把人家货物弄坏了。”

    士兵们的野蛮式搜查立刻变得和缓,不再用长矛刺穿货物,而是打开货包翻看,搜身也免了。

    萧远颂所骑的马上挂着一个大葫芦,自然也没有人去注意,货物全是药材和皮毛,一刻钟便检查完毕。

    “禀报校尉,没有违禁之品!”

    校尉一挥手,“放行!”

    骆驼开始缓缓出城,就在这时,远处有人大喊:“拦住他们!”

    只见远处骑马飞奔来数十名士兵,头盔皆是用红铜打制,和普通士兵不一样,校尉脸色一变,这是内卫军来了,他不敢不从,立刻喝令:“拦住这支商队!”

    同时他动作迅速地将银子塞回执事手中,遇到内卫军查验,他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收取贿赂,那可是要被杀头。

    刚刚准备出城的商队又被拦下,萧远颂心中打起鼓来,不知自己哪里出问题了。

    片刻,数十名内卫士兵飞驰而至,为首是一名旅帅,他态度更加严厉,马鞭一指喝问:“谁是头领?”

    萧远颂战战兢兢从队伍中出来,拱手道:“在下便是!”

    旅帅一挥手,“抓起来!”

    冲上来十几名内卫士兵从马上将萧远颂拖下来,将他反绑,萧远颂挣扎着大喊:“我没有犯法,抓我做什么?”

    旅帅冷笑一声,伸手从萧远颂马上摘下了葫芦,打开盖子闻了闻,猛地一鞭向他抽去,“还说没有犯法,你这是什么?”

    旅帅从葫芦里倒出一滩火油,把守城的士兵们都吓了一跳,校尉脸都白了,竟然暗藏火油,自己差点犯下大错。

    萧远颂心中一愣,对方怎么知道这葫芦里是火油?难道是卖火油的黑市人出卖了自己,应该不可能啊!行有行规,黑市人不可能干这种事,那又会是谁?

    这时内卫士兵从他怀中搜查了秦王府令牌,大喊道:“旅帅,他果真是唐朝探子。”

    旅帅接过令牌看了看,眼露凶光,恶狠狠地盯着萧远颂,“竟然是唐风之人,我险些走眼了。”

    ‘仓!’他抽出了雪亮的横刀,萧远颂吓得魂不附体,他隐隐有点回过味了,这面令牌恐怕不是秦王府令牌那么简单,他曾亲眼看见抓住探子当街斩头的情形,那种恐怖的场景....

    他惊得浑身一激灵,不顾一切大喊:“我不是唐朝探子,我只是普通商人,我侄子是延安郡司马萧炯,他可以为我做证!”

    人在危急之下,往往会寻找安全感,萧远颂也不例外,他本不想麻烦自己的侄子,但事关自己性命,他也顾不得了。

    旅帅一怔,眼中露出更加阴冷的笑意,原来萧司马有关系,事关重大,他更不敢大意了,立刻喝令左右,“把他们全部抓回军衙拷问!”

    在严刑拷问下,萧远颂终于交代,他是受秦王府之托,来延安郡买火油,但他不承认自己的唐朝情报探子,但他身上有唐风腰牌,更重要是此人还和延安郡司马有关系。

    而且楚王记室参军萧琎也是这个唐朝探子的族人,延安郡内卫主管感觉事关重大,他不敢大意,立刻派人把萧远颂押去太原。

    此事随后便没有了消息,但数天后,朝廷下旨,以不称职为由,免去了延安郡司马萧炯之职,同时以正常调动为理由,免去楚王记室参军萧琎之职,改任为礼部郎中。

    这件事随即在朝廷中引起一片议论,朝廷给出的理由显然不能服人,众人纷纷猜测其中的内幕,萧氏兄弟一免一贬,肯定有问题,尤其是萧琎,竟然被免掉记室参军之职,这里面一定有重大原因。

    但紫微阁却三缄其口,使这件事变得愈加神秘。

    。。。。。。。。。。

    【求月票支持!抢回前十】

    如果您觉得还不错就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方便看书。 如有章节错误请与管理员联系。本月为您推荐唐家三少最新巨著《绝世唐门》

    看最快更新,就来-<  >-

    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