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天下枭雄 >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六十九章 道高一丈
    杨元庆接过小碗,里面的****有点像蒲桃酒,呈淡褐色,清亮透彻,散发出一股浓烈的味道。

    “是火油!”杨元庆一下子闻出这股味道。

    但又不是火油那样气味难闻,而且也不像火油那样粘稠得像黑色的糖浆,这种火油更像酒,虽然不像后世汽油那样透明轻质,但比起火油确实好得多。

    “殿下,这就是他们二人所炼制,原料是和隋军一样的火油,但这种轻火油烈度更大,燃烧更迅猛,罗马军中普遍使用这种火油。”

    康巴斯点燃一小团纸,扔进小碗中,只听‘轰!’的一声,熊熊烈火燃起,完全不像隋军火油那样浓烟滚滚,旁边的杨巍也看得目瞪口呆。

    康巴斯得意地介绍道:“这就是二人在康国炼制的火油,燃烧很猛烈。”

    杨元庆注视着碗中的熊熊燃烧的火油,一言不发,现在隋军的火油从井中采出后,经过池子简单沉淀,便直接使用了,几乎还是一种原生态的石油,浓烟太大,燃烧效率并不高,甚至还出现了用火箭远射点不燃的情况。

    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延安郡出产的火油品质不太好,太过于粘稠浓厚,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火油没有经过提炼的缘故,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隋军。

    而唐军从巴蜀也开采出火油后,他们火油品质明显优于隋朝,燃烧力更大,上次盟津登陆时,唐军用火油封锁河面,燃烧的气势确实令人震撼,要比隋军的火油更加猛烈。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唐军后来居上,在火油的运用上已经超过了隋军,他们甚至还发明了火油喷射器。

    唐军的火油喷射器实际上就是利用针筒积压的原理。用木箱将火油挤射出去。原理很简单,但隋军却因为火油太粘稠,容易凝固封口,而无法使用这种火油喷射器。

    康巴斯带来的这种火油炼制技术无疑是雪中送炭,来得太及时,杨元庆心中大喜,此时,他的心已经不在罗士信的婚礼上了,他要立刻去军器监。

    杨元庆吩咐了杨巍几句。返回了婚宴,他坐回自己位子,对裴敏秋低声道:“我要回晋阳宫,要一起回去吗?”

    裴敏秋愣了一下,这刚来就要走吗?这时罗父匆匆上前,躬身施礼道:“士信从秦府派人传来消息,新娘要重新化妆,回来恐怕要很晚了。殿下去留随意。士信感谢殿下前来参加婚礼。”

    这个消息来得实在太及时,杨元庆微微笑道:“那好吧!晋阳宫还有重要事情等我处理,我就先告辞了。”

    “既然如此,殿下请随我来。”

    杨元庆和裴敏秋并没有从正门离去,那会惊动太多的人,他们二人在侍卫的保护下,跟随罗父走了后门,悄悄地离开了。

    婚宴上依旧热闹。喝酒划拳,喧嚣热闹,谁也没有注意到楚王的离去。

    晋阳宫军器监,十几名军器监官员都纷纷赶回官署,军器监令韩筠,少监张雷也纷纷赶到了。

    此时天色已晚,夜幕笼罩在军器监试验上。杨巍带着康巴斯和两名来自东罗马的工匠也已赶到,他们带来了十几壶炼制的火油。

    几名士兵将火油倒在一口铁锅里,足足装满了半锅,放置到百步外,在旁边的一口铁锅中,也一样盛上半锅火油。

    两名神箭手站高台上,手执弓箭,等待着杨元庆的命令,杨元庆也站在百步外,注视着黑暗中的两口铁锅,铁锅旁边插着火把,火光猎猎,照亮了两口铁锅。

    这样的场景曾经不止一次演练过,火箭射入火油锅中,如果火油很浅,只有一到两寸左右,不要淹没箭上的火焰,那么可以燃烧起来。

    但如果火油厚度超过三寸,粘稠厚重的火油淹没了火箭,就很难燃烧起来,那今天呢?两锅火油的厚度都超过了四寸。

    每个人的心中都十分紧张,但也充满了期待,一名校尉奔至杨元庆面前,单膝跪下禀报,“一切已准备就绪,请总管下令。”

    杨元庆点了点头,“可以射箭!”

    校尉站起身,高举令旗,大声喝道:“射箭准备!”

    两名箭手旁边,一名手执火把的士兵点燃了他们的火箭,箭头上火焰燃烧起来。

    箭手慢慢拉开了弓,弓弦一松,两支火箭腾空而起,两团火焰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精准地射进了油锅里,箭的速度太快,箭上的火焰瞬间没入火油中,‘嗤!’的一声,火焰熄灭了,左边铁锅没有燃烧起来,和从前的试验一样。

    但火箭熄灭并不令人失望,在大家的意料之中,能燃烧起来才是奇怪之事。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盯住了右边铁锅,这才是今天的重点,西域胡人所带来的新火油能否有突破。

    火箭射进了铁锅之中,只在一眨眼,铁锅内‘轰!’地燃烧起来,烈火熊熊燃烧,赤红的火焰舔向夜空,并没有出现滚滚黑烟的情形。

    试验场内鸦雀无声,没有欢呼,每个人的眼睛里都十分复杂,隋军火油熄灭了,但西域胡人带来的火油却燃烧了。

    杨元庆慢慢走上前对众人道:“尺有所长,寸有所短,西方人的火油确实比我们厉害,我们应该承认,但我们要学习,要学会他们怎么炼制火油,这便是我把大家召集起来的原因,大家去议事堂吧!”

    众人来到了议事堂内,各自坐了下来,杨元庆笑着给众人介绍康巴斯,“这位粟特大叔最早也是隋军,当年我在丰州为火长时,他是我手下一名小兵,后来做了茶酒生意,他的女儿也就是杨将军的妻子,这次他从粟特回来,带来两名西方大秦国人,曾经是大秦**中的工匠,我们今天看到的火油就是他们炼制。”

    杨元庆向康巴斯一摆手,康巴斯上前向十几名军器监官员拱拱手,用极为熟练的汉语笑道:“各位,在下康巴斯,其实只是一个小胡商,蒙楚王殿下看得上,深感荣幸,由于语言的问题,就由我来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西域火油炼制的过程,他们炼制时,我也在场,看得很清楚。”

    他对众人介绍道:“其实炼制火油很简单,分为四个步骤,第一是沉淀,火油从井中采出来后,需要挖一座沉淀池,先沉淀杂质,和现在咱们的办法一样。”

    康巴斯喝了一口茶,又道:“第二是过滤,用极细的网将火油中的粘稠物体过滤掉,然后是第三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

    他举起一张图,图上是一个球状的容器,容器上有一根管子,“这是一个铁瓮,里面装满火油,然后架火在下面烧,火油沸腾后,就会蒸出比较清亮的火油,顺着管子流出来,其实和蒸酒是一回事,第四步还是和第三步一样,再蒸第二遍,这样就能得到大家今天看到的火油。”

    康巴斯的介绍令众人连连点头,其实说破了确实很简单,这时,杨元庆又对众人道:“方法大家都大致明白了,但光明白还不行,关键是要做出来,明天开始,在城外西军营内进行试验,打制各种器具,张少监何在?”

    军器监少监张雷立刻站起身,躬身施礼道:“殿下,卑职在!”

    “此事就由你负责,我希望在一个月之内,看到我们隋军炼制出来的新火油。”

    张雷连忙躬身答应,“卑职遵命!”

    夜已经深了,沉沉的乌云遮蔽着天空,使夜晚变得格外漆黑,两名罗马工匠被送去鸿胪寺馆舍休息,而康巴思则跟着杨元庆来到了紫微阁的官房。

    侍卫将官房内的蜡烛点亮了,康巴斯跟着杨元庆进了房间,杨元庆笑道:“随意坐吧!”

    康巴斯虽然和杨元庆有旧,但他是一个极为精明的商人,懂得尊卑有序,他知道杨元庆已经身为楚王,几乎就是一国之主,他不能真的随意,那样会给他带来杀身之祸。

    他必须保持足够的尊敬,他知道东方人很讲礼,礼就是尊卑有序,只有他遵从这个礼,他才能得到相应的尊严。

    他恭恭敬敬道:“康巴斯不敢随意!”

    杨元庆拿他没办法,只得正式请他坐下,又命亲兵上了茶,这才问道:“我想了解一下西突厥的情况,你知道多少?”

    “我知道一点,西突厥射匮可汗确实是一个非常有雄才大略的人,他又将四分五裂的西突厥又重新统一起来,从葱岭以西到几乎整个粟特地区,都被他控制住了,他在粟特各国设立官员收税,获取西方的铁器,武装自己军队,据说有三十万大军。”

    “那葱岭以东的情况呢?”杨元庆又问道,他很担心西突厥再次向东扩张,如果西突厥向东扩张,必然会侵犯到大隋的利益。

    康巴斯摇了摇头,“葱岭以东的情况也不乐观,原来铁勒各部在契苾的率领下,和西突厥对抗,但契苾又逐渐衰落了,铁勒内部为了争领导之权,内部斗很厉害,从我个人的感觉,西突厥很可能要向东扩张了,殿下,恕我直言,西突厥入侵伊吾郡已是必然会发生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