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天下枭雄 >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四十五章 不为我用
    杨元庆掀开帐帘走了进来,宇文士及慌忙站起身,深深施一礼,“宇文士及参见楚王殿下。”

    杨元庆第一次见到宇文士及是在仁寿四年,他从丰州返京,狠狠收拾了贺若弼的三个儿子,随后遇到了太子杨昭,宇文士及和南阳公主当时也在。

    这一晃就过去了十三年,他杨元庆已年近三十,宇文士及也从一个****倜傥的年轻才俊变成了中年大叔。

    尤其杨元庆和宇文家族这十几年的仇怨纠缠,使他对宇文士及的印象也并不是太好。

    不过宇文士及是唐使,代表李世民而来,和他本人没有什么关系。

    “宇文参军请坐!”

    杨元庆笑眯眯请宇文士及坐下,他也坐上榻,一名亲兵端了两杯茶进来,宇文士及连忙接过茶杯,欠身道:“请殿下恕我冒昧,能否让我先探望一下屈突尚书?”

    杨元庆本来还想和他寒暄几句,不料宇文士及竟急不可耐地进入了主题。

    杨元庆脸上的笑容消失,端起茶杯淡淡道:“屈突通是隋军战俘,我和李世民的交情还不至于到随意探望战俘的地步吧!”

    宇文士及一呆,心中暗骂自己不会说话,又连忙道:“请殿下原谅我的冒失,我不该仓促提出这个要求。”

    他取出一封信,双手呈给杨元庆,“这是我家主公给楚王殿下的亲笔信,请殿下过目。”

    杨元庆接过李世民的亲笔信。打开看了一遍,信中李世民的语气很谦虚,先是感谢他从高丽手中救回关中士兵,随即希望隋唐两朝保持仁义,战争归战争,不因战争而废人伦。

    在信的最后提到了屈突通和史大奈,李世民以极为诚恳的语气呼吁他。‘恳请殿下放二人归唐,以聚人伦之礼,慰其妻儿之思。’

    杨元庆看完信。随手放在小桌上,微微叹一口气道:“我能理解秦王对自己部下的关爱,隋军是仁义之军。不会虐待战俘。”

    他随即令道:“把史大奈将军带上来!”

    一名亲兵飞奔而去,杨元庆又对宇文士及道:“很抱歉,史将军似乎脾气不太好,为了保证他的人身安全,我们对他做了一点人身限制。”

    宇文士及更关心的是屈突通,他嘴唇动了动,最后克制住了,先见见史大奈再说。

    片刻,几名士兵将史大奈带了进来,只见史大奈肩上有伤。脸色十分憔悴,但双手却被反绑。

    史大奈进帐刚要大骂,却一眼看见了宇文士及,心中愣了一下,顿时明白过来。这是秦王来救自己了,他眼睛一红,感动的泪水几乎要滚落出来。

    他单膝向宇文士及跪下,高声道:“请宇文参军转告秦王殿下,史大奈忠心于他,宁死不屈!”

    宇文士及点点头。“我一定转告殿下,也请史将军不要做无谓的反抗,保重自己,秦王殿下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回去。”

    杨元庆一挥手,士兵立刻将史大奈带了下去,杨元庆这才淡淡笑道:“按理说,隋唐之间的停战协议中有交换战俘这一条,直接让宇文参军把史将军带回去也无妨,不过这样一来,我就无法向弟兄们交代了,这样吧!既然史大奈是突厥贵族,我们就按照突厥人的规矩,唐军可以赎他回去。”

    宇文士及大喜,只要杨元庆肯开这个口子,等会儿谈屈突通就容易了,他连忙问:“不知殿下需要我们用什么赎他?”

    杨元庆想了想道:“隋唐将领之间用什么价码赎身,我们也没有具体规矩,以后有机会两边的兵部再坐下来定一定规矩,现在史大奈既然是突厥特勒出身,那我们就按照突厥人的规矩,可汗赎百万头羊,叶护赎二十万头羊,特勒是八万头羊,看在你们秦王的一番诚意上,我再让一让,五万头羊,可以赎走史大奈。”

    宇文士及心中暗暗估算一下,五万头羊价值十万两银子,秦王给自己的开价是一万两银子,现在居然是十倍的价钱。

    他心中暗暗叫苦,却又无可奈何,只得道:“我回去和秦王商量一下,会尽快答复殿下。”

    停一下,他又道:“殿下,能不能再谈一谈屈突老将军,或者让我先见见他。”

    杨元庆叹了口气,“见一见当然没有问题,不过听说屈突老将军从马上摔下时肋骨断了两根,刺入体内,伤势极重,不能移动,他现在还在襄城郡,恐怕你一时见不到他。”

    宇文士及吃了一惊,“殿下是说屈突老将军伤势极重?”

    杨元庆点点头,“我很遗憾,我已派最好的军医去救治他,但他伤势太重,加之年事已高,我不能保证他一定安然无恙。”

    宇文士及一颗心跌入了深渊,这样说起来,如果屈突通死了,也是很正常,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杨元庆。

    不过就算不相信,他也没有办法,只得满脸苦涩道:“那好吧!我回去禀报秦王,等屈突老将军伤势好转,我们再谈。”

    说到这里,宇文士及又犹豫一下,躬身道:“另外我还有一件私事,想恳求殿下同意。”

    “你说,只能我能办到,我不会为难你。”

    “就是我的妻儿,殿下能否放他们回长安,士及感激不尽。”

    宇文士及的妻子是南阳公主,儿子宇文禅师跟着母亲,他们夫妻原本感情极深,但因为杨广之死,他们夫妻反目为仇。

    尽管如此,宇文士及依然深爱妻子,也希望儿子也回到自己身旁,能够全家团聚。

    杨元庆听说是这件事,不由笑了起来,“南阳公主和你儿子禅师现随太后住在晋阳宫,除了太后事关国体,不能随意出宫外,你的妻儿完全自由,你可以派人去接他们回长安,我不会阻拦。”

    宇文士及深深低下头,他何尝不想把妻儿接回来,但他知道妻子不会再原谅自己了,她不会回来。

    想到从前夫妻恩爱的幸福时光,现在却是妻离子散,天各一方,此生不知还能不能再相见,使他心中哀痛之极,眼睛一红,泪水从眼中滚落出来。

    杨元庆本来因为他父亲是宇文述而对他没有好感,现在见他居然在自己面前潸然泪下,心中对他也有了几分怜悯。

    暗暗一叹,杨元庆便拍了拍他肩膀,语重心长道:“你找个借口去一趟太原,比如谈一谈赎身的规矩之类,好好劝劝她,我也希望你们夫妻能破镜重圆,父子能够团聚。”

    宇文士及拭去泪水,点了点头,声音有些哽咽道:“多谢殿下关心,士及先告辞了。”

    他站起长施一礼,杨元庆随即吩咐亲兵送他出营。

    宇文士及走了,这时天已经大亮,杨元庆又回到了中军大帐内,站在沙盘前沉思片刻,吩咐亲兵,“去把谢侍郎找来!”

    片刻,谢思礼匆匆赶来,躬身施一礼,“请殿下吩咐!”

    “三天时间已到,你去问一问屈突通,问他考虑得怎么样了?”

    “卑职昨天去问过他,他说没有什么可以考虑。”

    “哼!”

    杨元庆冷冷哼了一声,“你再去问他,给他最后一次机会。”

    “是!卑职明白。”

    谢思礼转身去了,杨元庆背着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他当然知道李世民派宇文士及前来并不是为了什么史大奈,而是为了屈突通。

    但他怎么可能把屈突通交给李世民,用什么赎买都不可能,一旦他被厚币打动,将来带兵杀入太原之人,极可能就是屈突通,此人要么为己所用,要么杀之,没有第三条路。

    过了良久,谢思礼才匆匆回来,长叹一口气,“殿下,卑职磨破了嘴皮,他就只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他说,只求殿下给他留个全尸。”

    这句话使杨元庆身子微微一震,半晌,杨元庆终于无可奈何地叹息一声,这是天意,他不可违之。

    杨元庆从抽屉里取出一只红色玉瓶,递给了谢思礼,“这是粟特人的剧毒,叫做‘帕帕木’,入口即毙,你交给他,再告诉他,我会将他厚葬在北邙山,让他安心去吧!”

    。。。。。。。

    帐内,屈突通披散着头发,向西北方向磕了三个头,随即盘腿而坐,他已沐浴,换了一身洁净的白衣。

    他的父祖是河西羌人,尽管他本人没有在河西生活,但他知道先祖留下的规矩,必须白衣而去,不能带任何饰物。

    在他面前的桌上放着一碗酒,旁边就是那只像鲜血一样红艳的玉瓶,只有一寸大小,屈突通端起酒碗闻了闻了,笑了起来,“这就是楚王殿下最好的蒲桃酒吗?”

    旁边一名亲兵道:“这就是我家主公的极品蒲桃酒,天下一共只有两瓶,他知道屈突公好酒,特送给公一瓶。”

    屈突通端起酒碗深深一闻,眯眼赞道:“好酒啊!得喝此酒,死而无憾,多谢楚王了。”

    他咕嘟咕嘟将酒一饮而光,用烈酒洗去他体内的污垢。

    “痛快!”

    屈突通将酒碗往桌上重重一放,伸手取过玉瓶,拧开盖子,他凝视着瓶子里青绿色的粘稠****,忽然仰头长叹一声,“我屈突通走错一次,就绝不能再错第二次!”

    他将瓶中毒液一饮而尽,‘啪嗒!’瓶子落地,屈突通自尽而亡。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