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天下枭雄 >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二章 战略撤退
    孙嘉延被士兵带下去休息,罗士信沉吟不语,这时牛进达走进帐,道:“士信,此人我觉得也不能太相信他,在没有证实他的诚意之前,还是小心点好。”

    罗士信笑了笑,“这个我也明白,不过按照计划,我们确实也该撤退,只是我在考虑往哪里撤军?”

    “我建议撤往柳城,让李海岸守临榆关,还有临榆宫的军队也可以协防。”

    牛进达忧心道:“我主要考虑柳城一带聚居了大量汉民,我担心高丽人会屠杀清洗。”

    “你说得不错,如发生屠杀事件,我们将无以面对总管。”

    罗士信一下子被提醒,他意识到自己险些犯下大错,忘记了屠杀的可能,他不再犹豫,当即下令道:“传我的命令,大军立刻拔营,向柳城撤退!”

    。。。。。。。。

    高丽军大营内,高开道在百余名亲卫的簇拥下,来到了高丽军的中军大帐,渊太祚已经在大帐前等候多时了,他细长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老狐狸般的笑意,就仿佛一个猎物落入了他的陷阱。

    对他来说,高开道就是一个猎物,或者说是一条狗,为他卖力奔命,等猎物到手的那一天,这条狗就是他的晚餐。

    渊太祚用盛大的热烈来欢迎高开道的到来,因为现在他还需要这条狗替他奔命。

    “我对燕王殿下闻名已久,今日初见,足慰三生!”

    渊太祚有着极高的汉文造诣,他是扶余人贵族,扶余人创造了高句丽王国,他们也从来自称高句丽,只是在隋王朝的官方文书中。称他们为高丽。

    高开道也老远拱手笑道:“高某也久闻大王盛名,今天第一次拜访,高某深感荣幸。”

    他的态度很谦恭,对他来说,高丽军现在就是他溺水中的一根救命木头,至于上岸后还是不是,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两人大笑着上前,各自心怀鬼胎地紧紧拥抱在一起,那种亲密中难以掩饰的巨大虚伪,连旁边的士兵都觉得看不下去了。纷纷将头扭了过去。

    大帐内坐下,高开道笑道:“我天天盼大王到来,就俨如婴儿盼父母。如今高丽军终于到来,让我看到了战胜隋军的曙光,我愿追随大王,把隋军赶出辽东。”

    高开道用一种极为谦卑的恭维语气,将高丽军推到前方。自己后退一步,站在高丽军身后,这是他的如意打算,他现在只剩下四万军队,这是他最后的本钱,无论如何他要保住。

    所以他必须让高丽军为前锋。在前面冲锋陷阵,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就算让他做孙子。他也心甘情愿。

    高开道的如意算盘当然瞒不过老奸巨猾的渊太祚,他眯眼一笑,“击败隋军是我们双方共同的目标,也是我们共同的利益,仅靠一方都无法办到。我们应该携手共进,不分尊卑彼此。这是我的态度,也是高丽军的态度。”

    “那当然,应该携手共击隋军。”

    高开道呵呵干笑起来,笑声中有那么一点苦涩,高丽人的狡诈让他占不到半点便宜。

    高开道还想在模棱两可中获取最大的利益,但精明的高丽人却用坦率和直白将他模棱两可砸得粉碎。

    “好吧!现在我们谈一谈两军合作的问题,后勤物资怎么分配,军队怎么指挥......”

    渊太祚不给高开道任何机会,用他事先准备好的方案使高开道掉进了一个无法选择的陷阱之中,无论粮食后勤还是军队指挥权,都由高丽军主导,简而言之,高开道彻底沦为了一条狗。

    就在这时,隋军撤退的消息传来,此时夜幕浓厚,尽管高开道心急如焚地想追赶,但渊太祚却牵住了已拴在高开道脖子上的狗链。

    “隋军善于夜战,他们在夜间撤退,未必是利好,或许是一种圈套,不要急,明天一早再追赶,这场战怎么打,你听我的安排。”

    渊太祚语气很平淡,但平淡中却不容半点反对。

    。。。。。。。。

    次日一早,高丽大军和高开道的军队离开了燕城县,向隋军衔尾追击,两天后,联合大军抵达了柳城县,团团包围了柳城县,展开一场攻城和防御的对峙。

    。。。。。。。

    这两天渤海的风浪并不大,微微起伏的海浪拍打着船壁,在一万无际的大海上,一队由百余艘大海船组成的船队在顺风疾驶。

    海面上吹拂着温暖的东南风,使船帆鼓起,为首的‘龙吟’号旗舰如一支疾飞的利箭在海面上劈波斩浪,向北方疾驶。

    杨元庆站在船头,海风吹拂着他飘舞的头发,将他的思路送去遥远的地方,大海如一扇巨大的窗户,使他的心胸变得豁然开朗,也使他心中的天下也变得无限宽广。

    在大海遥远的彼岸是什么?那是更加辽阔的土地,有更加丰富的物种,可以使粮食产量增加,有了粮食,人口就能滋生,有了人口,大隋的疆域将更加扩大。

    但这将是很久以后的事情,或许在他有生之年能看到,杨元庆叹了口气,他此时就像一个发现了巨大宝藏的人,却苦于无法将宝藏运走,而只有将宝藏分给更多人,这个宝藏才会使大隋变得更加强大。

    “总管,你在想什么?”程咬金在他身后瓮声瓮气问道。

    杨元庆回头看了他一眼,微微笑道:“我在想你将来能做什么?”

    “我?”

    程咬金一愣,他没想到总管居然在想自己的出路,他心中暗喜,便装模作样地沉吟一下说:“嗯!我将来当相国可能还差一点墨水,不过做个大将军倒能称职,像太子少保、太尉之类的虚职也可以挂一挂,老程不嫌它们重。”

    杨元庆哈哈一笑,“你的脸皮倒是很厚,可以敲进一根大钉子,把这些职务挂上去。”

    程咬金嘿嘿一笑,“其实我说的是实话,将来我老程算不算开国元勋,而且我的命很长,四十年后,秦琼他们都死绝....不!那个....都不幸离世,我老程不就成元老了?当个太尉也不算过份吧!”

    杨元庆点点头,“你的眼光倒很长远,我问你,你想不想当国王?”

    程咬金吓了一大跳,连连摆手,“不!不!总管莫要害我,有这个想法,我铁定活不长,我可不干。”

    “我不是说你当隋朝的国王,我是说,给你一片土地,在海外,方圆千里,你带领一批人去建立自己的国家,嗯,就叫程国吧!你就是国王,你愿意吗?”

    程咬金咧了咧嘴,“总管,那不就是把我流放吗?”

    杨元庆拿这个只认现实、没有理想的家伙没办法了,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你就再熬四十年,准备当太尉吧!将来罗国、秦国、徐国等等小国建立起来后,你别眼红就行了。”

    “呵呵!我才不会嫉妒,最好总管明年就把他们流放出去,这样我明年就可以当太尉了。”

    “给我滚回船舱去!”

    杨元庆忽然对这张乌鸦嘴无比厌烦,难怪人人都讨厌他,他一脚踢在程咬金屁股上,将他踢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程咬金揉揉屁股苦着脸道:“在船舱里晕船难受,吹吹海风好受一点。”

    他心中却在想着如何利用这次机会拍拍杨元庆马屁,对他将来升官大有好处。

    杨元庆懒得理他,背着手继续眺望远方,心中却在考虑着远航的人选,当初出海的朱宽和刘方等人都还健在,十几年前,大隋官方使臣已经远去了流求甚至马六甲,还去倭国,航海技术已不是问题,缺的只是勇气和方向。

    “总管,看见陆地了!”头顶上忽然传来了眺望手的喊声。

    杨元庆快走几步,凝神向远方望去,果然看见北方出现了一条隐隐的黑线,陆地终于到了。

    大船上顿时一片欢呼,程咬金也激动异常,拳掌狠狠一击,“他娘的,终于到平壤了,攻下平壤,老子要第一个冲进王宫,那个.....活捉高丽王。”

    杨元庆只是告诉他,他们此行的目的是断高丽军的后路,他便一直以为是偷袭高丽都城平壤,这个他很感兴趣。

    杨元庆笑而不语,只是全神贯注盯住远方陆地,渐渐地陆地越来越近,船速渐渐变慢,他们眼前的海水颜色开始变得蓝白相间,这是淡水和海水混合的结果,这就意味着他们前方是一条大河的入海口。

    果然,前方出现了一个宽阔的河湾,一条大河的入海口呈现在他们面前,张龙指着前方大河笑道:“殿下,那就是辽水的出海口。”

    后面的程咬金一下子愣住了,挠挠头,“总管,不是去平壤吗?”

    杨元庆瞥了他一眼,不屑地哼了一声,“我几时说过要去平壤?”

    “这个.....”

    程咬金心中一阵失望,不去平壤,那么美貌的高丽小娘,王宫里堆积如山的珍宝不都没戏了吗?

    他立刻没有了精神,像只斗败的公鸡,变得无精打采,这时他感觉晕船得更厉害了,他娘的,连站在甲板上也晕船。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