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一百一十七节 醉里吴音相媚好
    夜深了。.

    深夜的骑龙岭上几乎是寂静无声的,偶尔山间树林里会有一些枯枝随着时间长河的推移而寿终正寝断裂开来,轻轻落下,坠入多年来枝叶铺就的覆盖层中,化为其中一员,静静等候着随着时间推移变成腐殖层。

    隋立媛悄悄蹩进陆为民房间时,陆为民正在桌前看着书。

    上海知识出版社的余秋雨的《文化苦旅》,还有一本上海文艺出版社的《刘晓庆——我的自白录》。

    似乎闻到了身后的淡淡香气,陆为民抬起头来,“这是你在看的书?”

    “嗯,我在看刘晓庆那本,那本《文化苦旅》我不太能领会其中的真义,也许是我太俗了一点,我听不少人都说好看,所以买了一本。”隋立媛在陆为民身后站着,替陆为民按摩着肩部。

    纤指如绵,力道均匀,让陆为民感觉到肩部很舒服,也不知道这女人从哪里学来这一手,还真是下了点苦功,煞费苦心,让陆为民也很感动。一个女人肯如此花心思来讨好一个男人,那是爱到了极致才会这样做,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可能对一个女人如此心意无动于衷。

    “畅销书未必就适合每个人,一本书对一个人来说是否合适,还要看心境是否合乎,我觉得你看刘晓庆这本自白录,应该更合适。”陆为民笑了起来,把头微微向后靠着,枕着背后女人柔软的小腹,感受着那份温软柔绵。

    隋立媛穿了一件米白色的长风衣,一件柔软温暖的羊绒衫里还有一件贴身t恤,一条厚实羊绒裤外罩半截筒裙,棕色的马靴让她身材显得更加挺拔修长,凹凸有致。

    看书是好事,不管看什么书,都比不看书好,隋立媛文化层次不算高,但悟姓挺高,加上感情细腻,陆为民就是喜欢隋立媛这一点,而不仅仅是她的身体,当然他也不否认隋立媛的身体对自己有无穷的吸引力。

    手掌抚摸着搁在肩头的女人手指,略略有些凉意,陆为民把对方的手拉过来,帮着搓揉了一阵,稍稍温暖一些,隋立媛心间暖意荡漾,眉目间情意流盼,随着陆为民的手渐渐用力往前拉,身子也渐渐倾泻下来,将半个身体伏下来,抱住了陆为民的头。

    胸前那对豪硕饱满的[***]挤压在陆为民头两侧,带来的那份感觉让人迷醉,淡淡香气沿着鼻腔窜入脑际,就像是在为自己身体里的干草撒下火星子,一触即燃。

    陆为民坐的是一个一统碑式背靠椅,但不是通畅的硬木或者杂木,却是花梨木质料,这应该是明清时候某位大家里的货色,不知道如何流落在洼崮这边民间。

    三姝客栈在修建时,隋立媛也借着收购建筑木料的机会,顺便也收购了一些老式的桌椅板凳和床,都有些年成历史,只不过山村中并无多少人对这种东西有多少研究,只要有人买,自然也就愿意卖。

    隋立媛在陆为民的指点下收购了不少,除了在客栈内摆了几副外,样式独特或者保存完好的,基本上都被隋立媛存放了起来,但是却始终没有能收到隋立媛家那种大龙床。

    蛮横的伸出手来揽住女人的腰部,把她拉到前面来,隋立媛挣扎了一下,见挣扎不了,红着脸小声道:“我去把门关上,你电热毯开了没?”

    陆为民微笑着点点头,隋立媛心中大羞,扭着身子去把门锁上。

    偏院内范莲和朱杏儿都住在里边,陆为民选的这一间房正好在角落里,紧邻通向门的巷道,中午接到陆为民电话要过来时,隋立媛就好生做了一番安排,有一把这一角的房间腾出来没有安排,这紧邻的几间都没有客人,连楼上这一角也一样没安排客人,可谓用心良苦。

    把隋立媛拉到自己腿上,面向自己对坐,筒裙下摆有些窄,隋立媛把筒裙往上拉了拉,让自己****可以分开叉坐在陆为民腿上,好在风衣很长,倒是可以把一切遮掩住。

    轻轻把羊绒衫掀起来,然后又把压在筒裙腰际的t恤**衣扭出来,陆为民手立即钻进了一处温暖的肌体中,沿着柔绵丰厚的背部,寻找到了胸罩锁扣,在隋立媛配合的吸气中,很熟练的一扭,锁扣便脱落开来,一对绝对无法一手掌握的**便落入手中。

    看着灯光下女人渐渐变红的面孔,情意涌动间,那双美得让人心醉的水眸更是如梦似幻,嫣红的丰唇贝齿轻咬,似乎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又像是在挑逗着克制力的底线。

    一只手从羊绒衫里滑出来,挑起对方的下颌,陆为民的嘴深深的印了上去,咿咿唔唔的蜜吻声在静夜里显得如此动听。

    隋立媛已经顾不得先前的所有担心了,此时的她完全沉醉在****长河中了,陆为民富有节奏的吮吸撩拨着她的香舌,一点一点把她内心深处的情火彻底燃烧起来,仿佛要把她烧成灰烬,但即便是烧成灰烬,她也一样心甘情愿。

    室内温度也只有十度不到,但是却丝毫影响不到两人炽热狂焚的情焰,一点一点得把隋立媛的羊绒衫连带t恤掀起来,让那对傲人的雪丘****在清冷的空气中,嫣红的两点粉剥鸡头肉似乎被冷空气刺激得迅速勃立起来,让陆为民忍不住一口噙入,疯狂的亲吻起来。

    空气似乎都变得有些银靡起来,隋立媛的羊绒裤袜连带着紫色**裤被蜕到了膝盖处,轻轻踩在背靠椅的下端踏足处,男人有力双手的托起臀瓣,****微分,溪流潺潺,茜草茵茵,只感受到那一处火热直向自己腿缝间杵了过来,直刺入自己花房深处。

    ……隋立媛也不知道自己疯起来竟然如此恣意放纵,从迷茫中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身无****,就这样蜷缩在男人怀中,一床锦被把两具身体紧紧裹在一起,安稳而沉静,隋立媛从来没有睡得这么香这么沉过。

    陆为民早已经醒了过来,昨晚的确有些疯,也许是禁欲太久,也许是外界刺激****太多,让他今天终于爆发出来了,好在隋立媛似乎也有感觉,一盒避****都悄悄带了过来,陆为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当一回****七次郎。

    感觉到自己身后的男人也已经醒了,女人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继续蜷缩在男人怀中,想让这份感觉保持得更长久一些,但是想想,却又从锦被里伸出手来,想要在枕头下翻自己的手表。

    “不用翻了,六点半还不到。”陆为民笑了笑,又捏了捏那让人爱不释手的蓓蕾,让女人身子又是一阵酥麻。

    “该起来了,我得先回去。”隋立媛有些不舍,但是却又怕范莲和朱杏儿发现自己彻夜未归。

    “没事儿,再躺一会儿吧。”陆为民搂住对方****温软的蜂腰。

    “我怕……”陆为民接上话,“怕什么?范莲和朱杏儿怕是早就知道了,劲风么,就更不用说了。”

    “真的?”隋立媛其实也就是像得一句话,陆为民这么一说,便有缩了回去。

    “我骗你干什么?”陆为民也很享受这样相依相偎的滋味。

    “为民,我感觉你那个朋友是不是也有意在骑龙岭上来发展?”隋立媛小心问道:“范莲和杏儿都在问我。”

    “也许吧,不过他志不在此,就是见猎心喜而已。”陆为民知道萧劲风的习姓,习惯姓的觉得有搞头的事情就像掺和一腿,但像三株这样既有一定基础,又有市场,且又有放心的人管理的投资项目,他还真有点儿动心。

    “那你是什么意思?”隋立媛歪着头问道。

    “你们自己谈,我不掺和。不过我觉得三姝客栈的条件很好,也有扩大规模的条件,如果劲风真的有意要来插一脚,我主张他出资入股,扩大三姝公司的股本规模,在不影响目前营业的情况下进行扩建,另外我还有一个想法,但是可能远了一点,如果你们能在这个合作问题上谈好,那么也许可以尝试下一步的动作。”陆为民建议道:“我觉得骑龙岭风景区不应该是三姝客栈的终点,而应该是一个,或许是一个高起点,但是它的下一步也许可以走得更远。”

    陆为民的话给了隋立媛一些提醒,三姝客栈只是想存在于骑龙岭风景区么?难道就没有更长远的打算,比如到其他地方发展?

    这个想法换了在以前,隋立媛连想都没有敢想过,但是现在隋立媛觉得这也未必就是一个高不可攀的目标。

    身子变得滚热起来,一晚的折腾让她疲倦欲死,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大兴致,他不是有女朋友么?怎么倒像是禁欲许久一般,全数发泄到自己身上来了,她既高兴,又有些担心,男人这样表现固然是对自己的喜爱,但是老是这样,却又容易伤身。

    隋立媛晶亮热烈的目光看着陆为民,忍不住想要把身边的男人抱得更紧,让自己永远一直保持这样的姿态依偎在男人身畔,“为民,你真的觉得可以走得更远?我有些怕……”

    陆为民微一愣怔,看了一眼面容姣好白里透红的这张娇靥,心里也是一热,手忍不住有滑到对方娇嫩滑爽的肥臀上,轻轻一拍,“放心,有我在,我说行,肯定行,实在不行,也还有我,难道还怕吃不了饭,没人管你了?”

    隋立媛娇媚无比的一笑,扭动了一下身躯,立时变成天雷勾地火,缱绻无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