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一百一十六节 商机 〖未完待续〗
    陆为民他们吃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过了,已经过了吃饭高峰期,而该来投宿的客人也已经基本入住了,过了晚上八点,基本上不会再有客人上来,毕竟山区冬季气候也有些阴冷,尤其是在野地里更冷。.

    吃饭当然少不了隋立媛的当家手艺——豆腐,相当精心准备做出来的东西自然是脍炙人口,让陆为民和萧劲风都赞不绝口,连范莲和朱杏儿都说是沾了陆为民和萧劲风的光,才尝到隋姐的真才实艺。

    对于陆为民突然把萧劲风带到这里来,隋立媛还是有些惶惶然的。

    她听陆为民提及过萧劲风,应该是陆为民最要好的一个铁杆朋友,而且是穿裤衩长大的朋友,这种朋友和官场上的朋友又是另外一个概念,也就是说是可以交心的朋友,而陆为民把萧劲风带到这里来,也就是并不介意萧劲风知道自己。

    这让隋立媛既有些惶恐紧张,但内心深处却有一丝压抑不住的狂喜。

    她从没有奢望过光明正大的走入陆为民的生活,两个人不同的身份和境遇决定了他们可以是生活偶尔交织碰撞,但绝不可能交融汇合的两类人,这一点隋立媛很清楚,但是这并不代表隋立媛就愿意被视为无物般的隐藏在黑暗中无法见光。

    而今天陆为民让她出现在了萧劲风的面前,就像是把他的生活向自己开了一扇窗,让她如幽暗中的一株芽苗,终于可以感受到阳光的沐浴滋润,让她整个身心都禁不住灿烂起来,她甚至有一种想要放声高歌的冲动。

    陆为民注意到了隋立媛情绪的变化,隋立媛是那种很容易被情绪所左右的女人,而最大的变化就来源于她的面部,情绪上佳时,面部肌肤会变得光泽莹润,白里透红,似乎眉目唇鼻间都有某种特殊的光辉绽放出来,整个人都洋溢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艳光。

    就连范莲和朱杏儿也都隐约觉察到了隋姐身体的变化,仿佛才从完成了一次芳香spa水疗一般,整个容颜姿色焕发出惊人的魅感。

    吃晚饭之后,陆为民拍着肚皮坐在房间里,这里可以俯瞰窗外坡下,绵延起伏的坡地源生态植被并未遭到破坏,可以一览无余,只不过夜色已深,却只能看到黑魆魆的逶迤。

    在这一点上陆为民当是专门交待过垛子口乡的两任党委书记——汪大东和田和泰,一定要配合县林业局和环保局监督好骑龙岭景区开发事宜,务必要做到尽可能不损坏原生植被。

    陆为民甚至半开玩笑的与汪大东和田和泰交待,要把自己交待的这件事情当做他陆为民私人事情来办,这其中味道汪大东和田和泰自然不会不知,也意识到陆为民对这方面的重视程度。

    这也使得林业局环保局经常和县旅发司扯皮,就是在开发中的种种琐碎小事上,认为林业局和环保局是吹毛求疵,在这个问题上陆为民都是给予了林业局环保局以坚定不移的支持,这也使得省旅开司和陆为民之间的关系更为恶劣。

    萧劲风也坐在陆为民身旁,范莲和朱杏儿去收拾碗筷洗刷去了,而隋立媛却送上来两杯清茶,大叶片,墨绿肥厚,自然无法和那些碧螺春、铁观音之类的相比,但是胜在纯野生,山间采摘,别有一番清新风味。

    “立媛,你也坐下歇会儿吧。”陆为民指了指旁边的座位,隋立媛脸微微一红,似乎有些手足无措,犹豫了一下,却在陆为民和萧劲风的目光下做了下来。

    窗户打开,清冷的空气盈面而入,厚重的窗帘微微荡动,一盆生葵瓜子儿搁在桌案上,这是女孩子们最喜欢的零食儿,竟然营造出一份家的气息来。

    “生意好不好?”陆为民没有理睬萧劲风有些古怪的表情,很自然的问道。

    原本还有些忐忑惶恐的隋立媛听到陆为民问到客栈经营情况,心里才稍稍平静下来。

    “挺好,从十月开始,十月和十一月,两个月周末基本客满,主要是要满足旅游团需要,加上散客也不少,尤其是那些摄影爱好者,往往一来就住一个星期,除了周末,星期一到星期五,基本上入住率也在七成左右,十二月是淡季,周末也能有六成的入住率,平时在四到五成的入住率,应该说情况远远好于我们预期。”

    陆为民对三姝客栈的经营状况很关注,在他看来这是隋立媛、范莲和朱杏儿三女创业的最佳机遇,而事实上三姝客栈的表现也的确让人感到满意,尤其是从最开始的设计建造到后期的装修运营,他并没有艹多少心,也就是在创业资金上提供了支持,而无论是隋立媛还是范莲朱杏儿都在这个过程中表现出了极强的热情和使命感,这才是陆为民觉得收获最大的。

    现在三姝客栈以全天然全木结构、贴近自然、绿色环保为招牌,以个姓化、连锁化、经济姓为卖点,一下子就在骑龙岭风景区这个空白市场上打开了局面,稳稳占据了骑龙岭旅游景区旅客住宿市场的第一梯队,与骑龙岭宾馆、长风饭店以及尚未正式营业的北方宾馆成为中高端客源的首选,在某些层面甚至还隐隐压了骑龙岭宾馆和长风饭店一头。

    八十多个床位基本上保持了六成以上的入住率,按照目前三十到六十的单价,每天住宿营业额可以达到两千元以上,加上用餐、小卖部的营收,每天总营业额可以达到三千元,纯利润可以达到一千元以上,而且按照隋立媛她们估测,翻年之后,尤其是过了春节,骑龙岭风景区的客流还会持续增加,预计明年上半年的平均入住率可以达到七成,到下半年甚至可以逼近八成,届时收益还会进一步增加。

    “哦?这么高的入住率?”萧劲风来了一些兴趣,好奇的道:“我记得这个景区才开发出来正式向外界宣传没有多久啊?怎么客流量变得这么大了?”

    隋立媛看了一眼陆为民,见陆为民无意回答,这才轻声道:“因为这个景区省旅游公司是主要投资者,所以他们宣传力度很大,目前在省内的热度也在不断上升,加上邻省的一些旅行社也和景区签署了合作协议,旅游团队也在一定程度上保持了我们这边客流量,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景区的服务设施仍然还处于亟待开发状态,景区内旅客住宿的接待能力只有不到八百个床位,加上垛子口镇下边的接待能力也只有一千二百人的接待能力,一进入旺季,特别是节假曰,很多游客,主要是散客,根本无法入住。”

    “这么紧俏,难道就没有人看到这里边的商机?”萧劲风意似不信。

    “也有人看到了,北方宾馆的规模就比较大,有接近三百人的接待能力,骑龙岭宾馆二期也正在扩建,扩建结束之后接待能力可以增加两百人,另外还有腾龙大酒店、龙湾宾馆等几家规模都不算小的酒店也在新建,估计这一轮建设结束之后,至少可以新增床位一千张以上,基本上可以满足除了旺季的节假曰时段的需求了,当然这是建立在客流市场没有太大变化而只是稳步增长的这个基础之上。”隋立媛渐渐安下心来,回答起来也就是有条不紊。

    “那你判断客流会不会有较大变化呢?”萧劲风更来了兴趣,紧追不舍的问道。

    隋立媛又看了陆为民一眼,觉得陆为民这个铁杆朋友似乎是有意来考自己一般,陆为民却不以为忤,他知道萧劲风这么问大概也是对这一行有了兴趣,尤其是在看到隋立媛他们经营的这个三姝客栈效益上佳而他在房地产开发上有受挫的情况下。

    “说吧,没事儿,立媛,劲风是自己人。”陆为民随口道,一句“自己人”,萧劲风倒没感觉啥,隋立媛却觉得脸有些发烫,那意思是自己也和陆为民也是自己人了,那也就意味着萧劲风知道自己和陆为民这种关系了?可萧劲风好像还认识陆为民的正牌女朋友,那他会怎么看自己?

    患得患失的心情让隋立媛一时间没有回答,陆为民有些奇怪,看了一眼隋立媛,“怎么了,立媛?”

    “啊,没什么,嗯,根据我和小莲、杏儿的分析判断,明年客流量应该会有一个比较大的增长,因为今年旅游公司和景区做的宣传力度都比较大,而景区口碑也开始渐渐向省外传播,尤其是距离我们比较近的浙苏两省,而风景区二期开发也在继续推进,我觉得明年春夏秋客流肯定会增长很大,就算是这第二轮建设结束,还是难以满足新一轮的客源增长需求。”

    隋立媛说出了自己的判断,这个时候,范莲和朱杏儿也收拾完回来了,听得萧劲风这样询问,也都接上话七嘴八舌的帮助隋立媛补充这个判断的依据。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