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第一百四十二节 各显神通
    真正能起到杀手锏一击毙命作用的还是财。

    只要是经济上出问题,基本上就宣布了你在政治仕途上的彻底落幕,当然这个财是指涉及到个人的经济问题,而不是单位违反一些财经纪律那么简单,只有涉及到个人,那就意味着你已经丧失了作为一个领导干部最基本的素质。.

    叶绪平很诡秘的告诉过曹刚,称他掌握到一些比较可靠的东西,称陆为民在双塬电杆厂改制过程中收受了好处,数目还不算小。

    曹刚初闻这一说法就不太相信。

    陆为民这么年轻就坐上了县委副书记位置,前程似锦,照理说是不太可能在经济问题上犯错误的,但是话说回来,叶绪平的话也不无道理,陆为民凭什么生活如此奢华?

    据说陆为民身上穿的皮尔?卡丹和金利来西服都是一两千一套,皮鞋也是好几百一双的老人头、华伦天奴,这对于一个工资不过区区两三百年终福利奖金也不过两三千的干部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

    曹刚虽然这些所谓的高档衣鞋不太懂,但是也知道这些看起来普通的衣物皮鞋动辄数百上千元,一件什么法国梦特娇的t恤都要买好几百,这对于像丰州地区这些穷县的干部们来说都显得有些遥远,但是根据叶绪平的观察,陆为民身上的衣物基本上都是这一类的“奢侈品”。

    而且更为可疑的是陆为民出手很大方,那他个大哥大县里并没有给他解决费用。按照县里规定除了县委书记和县长解决大哥大的电话费和家庭座机费外,其他副处级干部和县人大政协的正处级干部都只解决家庭座机费用和传呼机费用。

    曹刚是很清楚这个大哥大通讯费的,每月至少都是好几百,稍稍打得多一点或者打了长途,那就要上千,陆为民这个大哥大是哪来的,费用是谁替他解决的?

    还有陆为民现在开着的这辆三菱越野车。按照自己司机说法,至少也得要五六十万一辆,谁会平白无故把一辆价值五六十万的汽车借给你用。而一台汽车的汽油费和修理费用每个月也相当可观,谁来替他支付?

    这些都是问题,正如叶绪平所说。现在要找到的只是一个突破口,真正要突破了,陆为民问题肯定不少,甚至可能把他在地委里边工作时的问题都得要翻出来,拔出萝卜带出泥,弄不好还会带出更多的问题来。

    如果叶绪平所说的那个突破口证据真的属实且很准确,那么那还真是一个契机,但是关键是叶绪平言之凿凿的东西究竟有多大把握,曹刚还是有些怀疑。

    在眼下这种局面下,如果真的无法阻止陆为民上位。曹刚宁肯选择早一点和陆为民“握手言和携手共进”,那种既无法打倒,却又弄得视若寇仇的关系,对于两个人来说都是一种灾难,假如这种情况下陆为民又真的当上了县长。那就真的成不是冤家不聚头了。

    也罢,就让叶绪平去试一试也好,看看能否达到预期目的,如果真的这一手难以得逞,那么曹刚觉得自己就真的有必要考虑面对严峻的现实了……我去了不太好,就不参加了。你这怕是没有经过曹刚的同意自作主张吧?”夏力行扫了一眼陆为民,淡淡的道:“为民,要讲规矩。”

    “秘书长,我是向曹书记征求过意见的,他说邀请那些领导还需要再斟酌一下,地委李书记和孙专员肯定要邀请到,至于说省里边,卫生厅周厅长、商业厅许厅长都在我们邀请之列,您这里我虽然还没有和曹书记说,我是先来征求您的意见,看看您是否有空。”

    陆为民挠了挠头,有些委屈的道。

    “我有空也不会去,我是省委秘书长,如果省委田书记要参加,我不用你们邀请也要去,田书记不参加,我去哪里都不太合适,除非是田书记指定我代替他参加。”夏力行没好气的道:“我不是分管副省长,你找错门了。”

    陆为民不敢吭声了,只能讪讪的笑了一笑,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怎么,还觉得委屈了?是不是觉得自己这一段时间做了一些成绩出来,就忘乎所以,不知道自己姓啥了?”夏力行言语虽然不客气,但是语气却很温和。

    实话,陆为民这几个月在双峰的表现的确很让他骄傲自豪,自己的秘书却能让省委书记田海华都能留下深刻印象,怎么能不让他作为秘书长的感到有面子?

    前两天人行一位副行长来昌江检查工作,和省长邵泾川谈到专业银行向商业银行转变角色的问题时,提到了丰州地区农业银行的试点,顺便也就提到了双峰县正在启动金融信用评估体系建设这一工程,为解决企业融资难这一痼疾寻找新路子,认为双峰虽然是一个农业穷县,工业经济并不发达,但是县委县府却有远见卓识,提早意识到了建立良好金融信用环境的重要性,未雨绸缪,率先启动这项工作,为今后一地经济发展打下良好基础。

    邵泾川不知道从哪里知晓了双峰县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就是夏力行的秘书,夏力行估计应该是他的秘书魏行侠给他的这个消息,所以邵泾川在昨天碰见夏力行也是夸赞夏力行选了一个好秘书,也就提到了这件事情,说得夏力行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秘书长,我哪儿敢?就算是取得一些成绩,那也是县委统一领导,大家群策群力的结果。”陆为民也学乖了,话语说的格外顺溜儿。

    “行了,你也别在我面前演戏了,我说了,你们昌南中药材专业市场开业典礼我参加不合适,你可以去邀请分管卫生工作魏省长,也可以邀请分管商业工作的翟省长。”夏力行看了一眼陆为民,“如果可以,你也可以去邀请邵省长,不过这个邀请恐怕不该你去,而是你们地委和行署去邀请。”

    陆为民心中微动,他知道自己这点小把戏在夏力行面前是毫无意义的,于是很坦诚的道:“我晚上约了魏行侠一起吃饭,想要听听他的意见,看看能不能有机会邀请到邵省长去参加。”

    “就这么简单?魏行侠就能决定邵省长的行程?”夏力行漫不经心的问道。

    “不,我还有一些想法。”陆为民再度挠了挠脑袋,“这个市场的建成对整个昌南地区的中药材种植业将会起到难以想象的促进作用,而且也有数据显示,包括双峰、曲江、洛丘、浦岭等几个县的中药材种植面积今年下半年开始都有很大增长,根据调查,很大程度都是受到了这个市场在建的刺激影响,而且一些药材商已经开始采取签订合同约定品质和价格的方式来直接和种植户打交道,县里边也很支持这种方式,而这对种植户来说能够减轻风险,也能很大的鼓舞种植户的种植积极性,关于这些情况,省卫生厅那边准备近期写一些东西……”

    “要搞宣传?”夏力行没等陆为民说完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点点头,“很有必要,这对于我们昌南地区的中药材种植发展会有一个推动促进作用,是卫生厅那边在安排?”

    “嗯,不过如果要在省报重要版面上出现,恐怕还需要……”陆为民顿了一顿。

    “我知道了,我给省报那边说一声,你这边请卫生厅那边把工作做扎实。”夏力行也不废话,思考了一下才道:“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通过宣传也能起到更好的促进作用,这有利于我们省里中药材行业的健康良性发展,也可以顺带把种植基地——专业市场——制药企业这三位一体的产业链延长,增加附加值,这是一个很好的经验,不仅仅是在中药材行业,在其他行业也可以值得借鉴,我看省委政研室可以就这个产业链模式来进行一个调研分析,找出值得探讨的经验来,这对于农业地区也应该是一个值得借鉴学习的模式。”

    听得夏力行这么一说,陆为民也大喜过望,夏力行考虑的问题的确要比自己更深刻长远,自己还只停留于宣传和造势这个层次时,夏力行已经提升到如何来调研总结和加以提炼推广这个高度了。

    “秘书长,还是你看问题看得高远,我也一直在琢磨着该怎么来看待这个问题,没想到还是你一语惊醒梦中人了。”陆为民还欲再说,却被夏力行不客气的打断:“行了,为民,我不想你在下边干一段时间就变得油嘴滑舌,沉下去学会做实事,也会人情练达,但是不要学到那些市侩庸俗。”

    再求月票,渴望前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