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二十九节 挨尅也是一种姿态
    收费章节(12点)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二十九节 挨尅也是一种姿态

    目视着何铿的奔驰消失在电力宾馆的大门外,陆为民才挠着脑袋一边走一边想该怎么来解决昨晚英雄侠义之后留下来的后遗症。

    他可以肯定今天丰州市里边关于昨晚在银都娱乐总汇的那一幕就得要传得沸沸扬扬,也许自己和苟延生都不愿意这件事情被传开,但是恰恰这种事情的传播速度却要超过任何事情,人们天性对于这类事情的感兴趣要超过其他任何事情。

    敲了敲门,门打开了一道缝隙,少女警惕的目光看到是陆为民之后脸上才露出欣喜放松的笑容,显然是昨晚的事情还让她们心有余悸,而正是因为对苟延生背后庞大势力的了解,也让她们须臾都不敢放松,即便是到了**,她们也一样睡不安枕。

    陆为民走进房间里,起来的是那个叫朱杏儿的少女,还是小心的关上门。

    范莲坐在床上靠在床头,看到陆为民进来,这才有些踉跄的起身,似乎是突然想起什么,下意识的拉了拉旗袍下摆,似乎是要遮掩什么。

    陆为民这才想起昨晚这两个丫头似乎就这么慌慌忙忙的跟着自己一行人慌不择路的从丰州一口气赶到了**。

    看她们身上的衣物就知道她们昨晚多半都是和衣而卧,两个丫头都还是穿的昨晚身上那一身鲜艳夺目的短旗袍,这种衣服在夜总会那种环境氛围里穿一穿倒不觉得岔眼,可要真在大白天里穿出去,尤其是在**这地方,那可就真成了惊世骇俗了。

    两条白生生的大腿露在旗袍下,陆为民突然想起范莲的**裤昨晚似乎也被苟延生扒拉下来,而昨晚就这么一趟子赶了过来,根本没有机会来得及添置其他东西,难怪范莲的表情和动作都有些怪异,这一刻某个画面似乎又在脑海中浮现。

    “范莲,朱杏儿,你们想好以后怎么打算没有?”摇了摇头想要摆脱什么的陆为民也不想绕圈子,径直问道。

    范莲和朱杏儿两个女孩子都只是垂下头不语,眼圈却都红了起来。

    见这副情形,陆为民也只能叹气不止,他早就料到了会有这种情形,但他又不可能这个时候来放手不管,虽说他不信苟延生这种情况下还敢来胡作非为,但是想想也难说,像苟延生这种垃圾,真要一根筋到底做出啥事儿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看样子你们是暂时没去处,这样,我找个乡下地方你们暂时去住一住,不过只能是暂时,等有合适去处时再说。”陆为民也只能如此。

    他一度想过最好能把这两个丫头弄到昌州去,苟延生手再长也伸不到昌州去,让石梅帮这两个丫头介绍一下工作,但是石梅也就是一普通服务员,不可能马上就能帮她们俩找到工作,陆为民又不想去麻烦甄妮,就石梅的事儿甄妮都有些不高兴,再要弄去两个女孩子,保不准甄妮就要胡思乱想了。

    那就只能暂时让两女去隋立媛那里去呆一段时间了,明知道这不是最好的办法,但现在也只能应付过去了。

    银都娱乐总汇的事件以无数个版本故事的迅速不胫而走,在第二天就迅速传递到了整个丰州地区。

    毕竟那****里在那里消费娱乐的人并不少,而且能在那里去消费的都不是普通人,而无论是苟延生还是刘昌杰已经陆为民都不是等闲之辈,更不用说这一场说不清道不明的龙争虎斗中还多了两个外国人。

    宾馆保安也证实两名外国人的确是坐一辆黑色奔驰而来,而且看样子外国人还是给一个中国人当随从,并非主宾,这让无数人心中的八卦之火又可以无限延伸。

    但是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没有多少人知晓,苟延生和陆为民之间的恩怨却是确定无疑的,只不过这一点也让很多人大惑不解,似乎无论怎么看,苟延生都和陆为民扯不上关系才对,更不用说演变成这种不共戴天的仇怨了。

    “这就是你陆为民升任***县委副书记之后的第一炮?我真是太小瞧你了”

    安德健鲜有一见的发火了,而先前狠狠在茶几上的一掌让茶杯盖子都跳动起来,险些就落在了地面摔坏,幸亏陆为民反应及时,伸手如电,才算捞住,没让它四分五裂尸骨无存。

    陆为民不敢吱声,只是老老实实的坐在安德健面前。

    前夜的那场风波前所未有的速度迅速在丰州官场上传遍了,但是他们对事情具体经过都是一知半解,究竟什么原因引发了陆为民和苟延生两拨人的冲突,进而导致双方大打出手,直至一方受伤,最后让整个银都娱乐总汇都沸沸扬扬,传出了太多版本,安德健听到的不过是比较靠谱儿的一个。

    说苟延生一拨人在消费时****一漂亮女领班,而这个女领班恰恰又是陆为民熟人,所以陆为民便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引发双方冲突。

    安德健也知道陆为民不会无缘无故卷入这种类似于桃色纠纷中的事情中去,他对陆为民还是信得过的,可是不管怎么样,你一个新上任的县委副书记在上任时就很有争议,现在没上任两天,就跑到一个娱乐场所里和人发生冲突,在社会上炒得沸沸扬扬,这不是送人口实授人以柄么?

    不管出于何种正当的理由,这种行为都不可取,这是安德健的观点,哪怕真有什么问题,那也该有其他职能部门来处理。

    陆为民也知道这个时候安德健还在火头上,所以他很知趣儿的保持了沉默,听凭安德健训斥批评。

    能够得领导如此声色俱厉的批评你,那也说明一个问题,那是真心实意的爱护你关心你,换了一个人,也许安德健就没有那么多的心思来骂你了。

    一直等到安德健的火气渐渐消退,陆为民才相当知觉的替安德健把茶水送上,然后才寻摸着一个机会,简单明了的把当晚情况介绍了一遍。

    安德健脸色很复杂,阴晴不定,良久才深深吸了一口气,摇摇头。

    苟延生的骄横跋扈他早有所见所闻,那一日不也是在丰州饭店里么?而且苟延生欺男霸女的劣迹在丰州也数不胜数,典型的二世祖,只不过一方面丰州市是苟治良的大本营,而且苟延生手下身边都有一拨人,能帮他擦屁股,许多事情虽然有所闻,但是都被压在一个层面上,没有上升到足以影响到苟治良政治前途的层面上,加上这家伙虽然混账,但是也并非无半点脑髓的角色,大部分时候也还是明白事情轻重,所以才没有闹出多少难以收场的事情来。

    像这此在银都娱乐总汇里发生的这件事情,虽然外边炒得甚嚣尘上,但是苟延生自己却显得异常安静,听说对外边那些事情也是一概否认,所以更多的也只是一些风传,并未见诸于官方。

    “为民,这事儿你说得对,做得更好。”安德健将身体靠在沙发里,有些疲倦的抹了一把脸,“那种情形下,有良知的人都应该那样做,一个女孩子的清白比什么都重要,你后边处理得很好,很妥当,没有把握的事情,宁肯不做。”

    陆为民心里也是一阵安慰,既为安德健理解支持感到高兴,又为安德健用这样的言语来评价自己感到欣慰,至少安德健也还不是那种为了自己羽毛就丧失了底线的人,这种表态殊为可贵。

    “不过,像银都娱乐总汇这种场合你最好给我少去就算是有投资商需要应酬,就非要到丰州饭店去么?你换一个清静点儿的地方不行?屡屡在那里和人发生冲突,你检点过自己的行为没有?”

    这有些吹毛求疵了,不过领导的批评当然要接受,陆为民连连点头称是。

    安德健心气渐渐平和下来,陆为民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他可以不在乎外边怎么评价自己,但是安德健这里却需要解释清楚,通过安德健也可以把事情原委向诸如孙震这些人传递,避免自己的负面形象留下。

    “为民,你现在作为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应该清楚地委对你的期望,**经济要有起色,你自己要分清楚轻重缓急。”安德健沉吟了一下之后才缓缓道:“虽然地区纪委还没有对亚洲国际事件做出最后结论,但是李廷章也免不了要受处分,詹彩芝弄不好还要追究刑事责任,地委已经决定让张存厚同志担任你们县的县委组织部长,恐怕今明两天就会来上任。”

    陆为民迅速在脑海中寻找着张存厚的资料,很快就找到了想要的东西,“地区宣传部宣教处处长?”

    “嗯,晓春到宣传部任副部长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吧?找个时候坐一坐,也算是为晓春接风吧。”安德健脸色变得平和下来,“晓春在南潭呆的时间也够久了,到地区来也算是活络活络,别老是呆在一个地方上工作,观念思想都容易封闭。”

    “我相信徐书记变成徐部长一样可以很轻松的胜任地委交给他的任何工作。”感觉到安德健心情恢复了正常,陆为民也笑了起来,“前晚我就和徐部长见过面了,我祝贺了他,也欢迎他到我们**指导工作。”(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