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四十三节 试探,考验
    敬文祥在拨打电话之前,问了一句:“陆书记,通知王胜之到哪里?”

    “就到我们市委常委会议室隔壁那个小会客厅去。”陆为民也知道王胜之平时不怎么在市政府那边办公,而是在莱山那边办公,要过来起码需要半个小时,“我们这边继续开会,省纪委来人就请他们到会议室里去等候,只等请君入瓮就行。”

    一句请君入瓮让很多人都禁不住有点儿兔死狐悲的感觉,这是陈式芳落马之后真正涉及到的第一个官员,至于说她的秘书和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副主任唐宗尧倒是没人介意,陈式芳出事,这两人肯定跑不掉,而王胜之虽然大家也有预感,但是来这么快,还是让人有些吃惊。

    敬文祥很快打通了电话,电话另一头的王胜之似乎还很兴奋,听到新来市委书记要听他和井致中的关于招商引资工作的汇报,忙不迭地答应马上就过来。

    会议继续,但是明显大家心思就不在这上边了,陆为民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也想长话短说,但是为了防止走漏消息,他还不得不耐着性子稍微拖一拖堂。

    省纪委和市公安局那边来人都很快,在汤焘的安排下悄无声息的进入了旁边的小会客室里。

    十分钟后,王胜之终于气喘吁吁的赶到了,兴冲冲的走进了小会客室,不过迎接他的不是市委书记和常务副市长,而是几个陌生人。

    一直到王胜之的声音在隔壁会客室里叫嚷起来,然后迅速被市公安局过来的几名特警配合控制,交由省纪委的人带下楼,这边才算是结束了会议。

    至始至终,这边常委会议室里边的常委们没有一个人过去看一眼,也没有谁露面。

    大家只是在宣布散会之后,站在窗户前看到王胜之在门厅处被两名便衣特警挟着上了那辆悬挂着齐O牌照的金杯面包车。一辆同样悬挂齐0牌照的帕萨特紧随其后,迅速驶出了市委大院,扬起一地烟尘。

    虽然王胜之只是被省纪委来人带走,并没明确王胜之究竟算是双规还是协助调查,但是谁都知道王胜之这一去恐怕就不太可能回来了,陈式芳被双规已经四天,如果只是协助调查,恐怕早就要动王胜之了,而拖到这个时候,显然是有所针对。甚至可以说是某些东西已经查实了。

    陆为民对王胜之没有印象,只是在昨天的班子见面会上,陆为民见过一面,甚至连话都没有说过一句,就是握了握手,没想到这一握手就成告别,这滋味还真不一般。

    王胜之被带走,带来震荡与之前陈式芳接受调查一事带来的影响叠加起来,顿时在蓝岛市委市府内部有点儿风雨飘摇的感觉。

    谁都以为陈式芳的问题不大。涉及到的人不会多,虽然也对王胜之大家也有些怀疑,但是陈式芳落马,新书记都来上任了。也没见什么,正以为没事儿,结果就带走了。

    王胜之带走后,陆为民又和冯允昆通了电话。得到一个基本的回答,可能还会有人,但是层级应该都不会太高了。更多的可能是在区县这一层级,比如十关区或者莱山区亦或是南城区,这才让陆为民稍稍放下一点心。

    王胜之是多年的莱山区委书记,从常务副区长/区委副书记到区长,再到区委书记,在莱山的关系也是盘根错节,他接受调查,不可避免的会有区里的一些干部受到牵连,这一点包括陆为民在内的市委常委们都能想得到,陆为民担心的是这蓝岛也别变成当年自己才去宋州那副光景,一下子市委常委垮掉五六个,那就真的成了千疮百孔的烂船了,好在冯允昆给了他一个比较肯定的答复。

    不过冯允昆也还是提醒陆为民,王胜之接受审查,因为牵扯到莱山的问题,要蓝岛市委和蓝岛市纪委都要有思想准备,那就是莱山的班子多多少少可能有问题,涉及多少人,有多深,现在还不清楚,如果可能的话,建议蓝岛市委和蓝岛市纪委可以主动开展工作,在莱山召开一次干部会,要求有问题的干部主动到蓝岛市纪委去把问题说清楚,争取从轻处理。

    *************************************************************************************************************************************************************************************************************

    “来坐,老田。”看见进来的田平山,陆为民点点头,“老金和建伟市长马上过来,咱们议个事儿。”

    田平山也不多言,黢黑的面膛没有多少表情,拿出一包哈德门来,示意了一下,陆为民挥挥手表示不在意,这才点燃,吸了起来。

    金国忠晚了一步,不过看到田平山在这里吞云吐雾,也愣了一愣,他还以为陆为民有什么事情,但看到田平山在这里,估计又和王胜之的事情脱不开,刚坐下,董建伟也到了。

    陆为民也没有绕圈子,直接道:“我和允昆书记刚才通了电话,他说王胜之的情况还不是很清楚,但是有一点是确认无疑的,那就是王胜之的问题是在莱山,可能会涉及到莱山的一些干部,他建议我们蓝岛市委和市纪委不要坐等,最好先行开展工作,在莱山进行一次干部整风运动,要求有问题的干部主动到市纪委交代清楚,争取从宽从轻处理。”

    金国忠和田平山都没有吱声,倒是董建伟皱起眉头,“莱山的干部肯定有问题,问题是王胜之刚进去,莱山群龙无首,谁来主导这个整风运动?还有,这个分寸怎么来拿捏?轻了不行,重了,会不会有其他影响?”

    这也是陆为民最觉得棘手的地方。

    冯允昆给了建议,而且合情合理,他不能不接受,问题是王胜之出问题了,其他班子成员里边有没有问题,谁又能说得清楚?你如果坐等,真的等到省纪委查下来,一个一个提人走,那市委就有些被动了,所以不动不行,但是就像董建伟所说的,谁来主导和把握?

    重新安排一个区委书记过去,一来,这是副厅级干部,要按程序走省委组织部,时间拖了,二来陆为民也不愿意这么仓促的就把一个区委书记定了下来,尤其是在自己对蓝岛干部都还完全不了解的情况下。

    “嗯,就是这个问题,现在莱山的班子情况我们大家心里都没底,知人知面不知心,陈式芳和王胜之出了问题,我们不能无限扩大化,但是却也不能听之任之,必要的动作肯定要有,否则省纪委那边肯定无法交差,我们也不能等到省纪委来捋着我们蓝岛市委的胡子问岁数。”陆为民点点头,“所以,我觉得莱山的问题要有一个解决方案。”

    “选派干部恐怕来不及。”金国忠见陆为民没有通知组织部长毛小鹏来,就知道陆为民肯定无意走这一步,他装出一副思考的模样,皱起眉头思考了一下,“那能不能暂时从咱们市里边安排人去代职一段时间?”

    陆为民心里暗赞,金国忠不愧是老手,虽然之前自己没有给他任何暗示和点拨,但就这么几句话下来,他也就能明白自己的意图了。

    这也是他的一个试探,他要看一看金国忠能不能在没有自己提醒暗示的情况下,心领神会地主动配合自己工作,是否值得信赖,现在看来,考验的第一关,金国忠已经过了,

    董建伟也明白过来,皱了皱眉头,“从市里安排人去?合适么?”

    “权宜之计,我觉得可以。”陆为民接上话茬,“以三个月为限,临时主持莱山区委工作,一方面稳定局面,一方面也要配合省纪委和市纪委的工作,尽快把相关问题处理好,避免对开年的工作带来过大的影响。”

    田平山黢黑的脸上露出一抹复杂的神色,似乎是在掂量什么,但最终还是把烟蒂捺熄在烟灰缸里,“陆书记,您的意思是不是希望我去莱山临时主持工作?”

    陆为民坦然道:“嗯,我有这个想法,所以才会请建伟市长和老金和你来商量一下,虽然允昆书记么有说太具体,但是我感觉莱山区委区府班子里恐怕还会有人牵扯进去,另外市纪委也要主动开展工作,这就像刚才建伟市长所说的,需要把握好一个度,既要体现我们蓝岛市委和市纪委的鲜明态度,但是又不能扩大化,避免对来年莱山的社会经济发展大局造成过大影响,这个度不太好掌握,需要一个内外兼修的高手来掌握分寸,我觉得目前只有平山你最合适。”

    不语,求票,太少了啊,求100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