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八十二节 教育之弊
    汽车驶出彩虹上苑时,陆为民发现自己和萧樱都似乎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

    他明白萧樱的感受,同样,萧樱也明白他的感受。

    昔日的同僚早已不能用对等的身份来相处了,牛有禄有各种想法也是正常的,关键是这种想法和猜测还是能沾到一些边儿的,并非无端妄加猜测,这就让人有些被动了。

    “今天给你添麻烦了。”陆为民和萧樱几乎是同时说出这句话,两人都是一愣,又同时笑了起来,气氛似乎一下子轻松不少。

    “你给我添什么麻烦?我到你家蹭饭,弄来大家一大堆怀疑,这才是麻烦啊。”陆为民坦然道。

    “我表姐很宝贝他这个儿子,当然也很争气,昌大毕业,又考上了公务员,肯定很骄傲,当然现实很残酷,淮山的条件不好,又是在乡下,家里肯定希望有个好出路,所以……”萧樱摇摇头,她其实也不是很赞同刚工作一年就想要调到市里,年轻人在下边锻炼一下没坏处,但是面对表姐的苦苦哀求她又无力拒绝。

    “没关系,哪里都是干活儿,年轻人在多个岗位上打磨打磨也好。”陆为民倒不在意,“我和廷江说一说就行了。”

    “那我就替我表姐谢谢你了。”萧樱扶着方向盘,目不斜视,“至于刚才的事情,你别在意,他们也是看我一直没再找男人有点儿胡思乱想了,……”

    “这该我道歉才对,给你带来这么多困扰。”陆为民苦笑着摇头,“都是我的过错。”

    “没那回事儿。”萧樱目光平视前方,似乎全神贯注驾车,但仔细观察,脸颊却微微泛起两团酡红,“我们都是成年人。我们做任何事情都是自己内心的选择,没有谁能强迫谁干什么,我做的事情都是我心甘情愿的,我从不后悔。”

    不后悔?陆为民咀嚼着其中味道,不后悔什么?不后悔离婚之后到宋州,还是不后悔和自己有过这么一段……?陆为民心中有些感动,萧樱柔弱背后却是隐藏着她独有的坚强,这一点很多人都没有觉察出来。

    一时间陆为民也无言以对,他也意识到自己今天去萧樱家有些唐突了,引来了这么多故事。

    牛有禄不是别人。对自己和萧樱都是知根知底的,再加上萧樱表姐这层关系,很容易联想出许多事情,可恰恰他联想脑补的东西有些又是事实,你想要辩驳都无力。

    萧樱和自己的确有那么一丝半缕的情意存在,这大概也是萧樱一直没有找别的男人重要原因,当然可能也有萧樱限于自身的因素一直未能遇上真正合意的人,但无论如何自己都是有责任的,可刚才萧樱却说。她从不后悔,做任何事情都是她心甘情愿的,这似乎是在宽慰自己不必内疚,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是她自己内心的一个独白。

    “说这句可能没有多大意义,但是我还是想说一句对不起。”陆为民轻声道。

    萧樱秀眉微蹙,“我不是说了么?我自己对自己负责,我做的事情心甘情愿。无须谁来指手画脚。你也无需说什么对不起,我们在一起有过什么,那也是你情我愿。如果要说对不起,那也应该是我,你是有妇之夫,我才……”

    陆为民探手捂住了萧樱的嘴,温热糯湿的感觉在手心让陆为民心中也是一荡,但他很快就把手收了回来:“萧樱,你要这么说,我就更无地自容了,那是我的问题,责任完全在我。”

    萧樱两颊红晕浮动,摇摇头,“不说这个了,外边儿说你要调走?”

    “哦?你希望我调走?”陆为民叹了一口气,反问道。

    萧樱有些恼了,瞥了陆为民一眼,“我只是问这个问题。”

    “我也是问这个问题。”陆为民回应。

    萧樱气得噘起樱唇,恨恨的不在理陆为民。

    “怎么了?我问的问题也没错啊,你希望不希望我调走?”陆为民觉得有点儿像打情骂俏了,但却又有些忍不住要问。

    “希望!希望你马上调走,别在人面前碍眼!”萧樱气哼哼的道。

    “口是心非啊!”陆为民笑眯眯的道:“女人为什么总是这样心口不一呢?心情矛盾,还是欲罢还休?”

    被陆为民调戏的话语弄得心烦意乱,萧樱猛地把车往路边一打盘子停下,嗔怒道:“你再在这里胡言乱语,我就只有让你下车了!”

    陆为民乐不可支,先前的烦闷气氛一扫而空,“好好好,我不说了,心里想想就行。”

    被陆为民给折腾得没了脾气,萧樱恨恨的重新起步上路,一直把陆为民送回市委,陆为民下车时忍不住又问道:“老牛和你表姐他们什么时候走?”

    “明天走,你问这个干什么?”萧樱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嗯,没啥,问问,就问问。”陆为民眨巴眨巴眼睛,脸上露出诡秘的笑容,萧樱立即反应过来,脸顿时红了起来,“不行!”

    “什么不行?”陆为民装出一脸不解模样,又羞又恼的萧樱简直想要开车撞他,关上车窗,一溜烟开车走了。

    神清气爽,陆为民伸了一个懒腰,这么一天才是有意义的一天。

    *********************************************************************************************************************************************************************

    “有人说教育产业化是一个错误导向,我觉得不能一概而论,而应当一分为二。”钱瑞平双手接过陆为民递过来的茶,有些受宠若惊,“陆书记,我自己来,……”

    “坐吧,没事儿,就闲聊,继续,别停。”陆为民对钱瑞平的印象很不错,而去年一年自己虽然没有在市里,但教育工作依然有序推进,而且钱瑞平也时不时要打电话来汇报工作进展情况,以及他自己的一些想法,最难得的是钱瑞平的一些观点看法和自己很接近。

    “我们宋州是一个急速发展变化的城市,这种急速变化表现在几个方面,最显著的就是第一,经济快速增长,第二,城市人口的暴增,这对于我们教育工作也带来了巨大挑战。”钱瑞平捧着茶杯,市委书记亲自给自己泡的茶,他也不好放下,只能端着说话:“其中最为突出的也有两方面,一是教育资源的普遍短缺现象日益显现,矛盾日益突出,二是随着城市经济发展,民众收入不断增长,市民对教育资源需求的多样化层次化也更加明显,尤其是我们宋州本身在基础教育水准上处于全省较高层次,所以也吸引了相当多的外来学生来我们宋州就读,这样一种新形势下就要求我们宋州教育工作要与时俱进,才能确保我市教育竞争力以及对全市投资和发展环境的支持力度。”

    “嗯,老钱,有这个意识就好啊,我们市里边不少干部,干本份儿工作没说的,但是在大局观,尤其是和全市中心工作上如何切合对接上却欠缺不少,全市是统一一盘棋,这种观念在我们一定层次的领导心目中一定要牢固树立起来,那种山头主义本位主义的心思对全市大局是极其有害的。”

    陆为民觉得自己的话题放得有点儿开了,又拉了回来,“教育这一块工作看似平淡,和经济工作也挂不上多少钩,但是作为一座城市的综合竞争力提升却不容小觑,很多人意识不到,我在这一个问题上也强调过多少次了,老钱,你是教育局长,既要有高度,更要有角度,怎么来体现,如何来开展工作,如何来实现平衡,你心里要有一杆秤。”

    “陆书记,宋州城市发展太快,在中小学教育资源上的短缺已经越来越突出,应该说市里边在前几年也是有所预料的,但是还是没有想到宋州城市发展速度会如此之快,大量人口涌入城市,尤其是外来人口的子弟就读问题,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怎么解决,市里态度也还不统一。”钱瑞平顿了一顿,“要解决这个问题,投入相当大,但是这些人口户籍不在我们这里,而如果这些学生就读享受和本地户籍人口一样的待遇,实际上也就是挤占了我们宋州本地户口人员的教育资源,占用了我们本地财政对教育的投入。”

    陆为民也知道这个问题在市政府那边争议也比较大,陈庆福坚决反对不加区别的一并纳入全市统筹考虑,他认为市里本来在放宽外来人口落户的政策上就已经相当宽松了,这也使得宋州城市人口迅速猛增,也吸引了更多的外来人口涌向宋州,加上本地农业人口的转化,实际上宋州的城市配套资源已经有些吃紧了,如果再出台一些更为宽松的政策,无疑会更加剧这一矛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