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三十四节 指向
    似乎是感受到了陆为民话语中有些挑衅般的味道,包泽涵的神情微微一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重新把目光垂下去,摇摇头,“暂时还没有。”

    “嗯,那得抓紧了,我总觉得苗奇伟这么放肆大胆,也是有其根源的,无论是他思想上的根源,还是其他因素,都值得好好挖掘和总结,这算是这几年来我们宋州第一个出问题的正处级干部吧?值得深思啊。”陆为民话锋一转,“宝华,老林,情况泽涵也已经介绍了,就这么个情况,苗奇伟涉嫌受贿,而且数量相当巨大,这可能也和西塔这几年一直着力推动旅游地产业的发展有很大关系,我估摸着西塔县里可能还会有一些问题会翻出来,甚至不排除我们市里边也有可能有人在其中沾了荤腥,反正还是那句话,泽涵,涉及到其中有问题的,无论哪一级,你们纪委该怎么查怎么查,该上报省纪委就上报省纪委,需要市委市政府如何配合,市委市政府全力以赴支持配合。”

    “陆书记,我知道怎么做。”包泽涵点点头。

    “过一个国庆节都不安生啊。”陆为民有些意态萧索的耸耸肩,“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贪心不足蛇吞象啊。”

    “陆书记,这也正常,成长过程中难免要遇到各种诱惑,就看你的自身修养能否抵御得住这些形形色色的腐蚀诱惑,有些问题往往就是从小事情上开始的,所以防微杜渐非常重要,这也要求我们下一步工作中要更进一步加强政治思想教育和养成。”林钧接上话。

    “嗯,老林这项工作你恐怕要多操心,也算是给我们敲了一记警钟,经济发展了,各种荣誉、诱惑也就扑面而来。怎么来正确认识和对待,怎么在金钱大潮中保持我们**干部的本色,这是一个长久探索的问题,这既有我们干部自身素质问题,还与我们日常政治思想教育分不开,同时也与我们的监督机制有很大关系,这种事情以前有,现在有,今后也不会就没有了,所以这是一场持之以恒的持久战。永无止境,我们要与这个思想准备。”陆为民叹了一口气,“另外,老林也要和老曹在研究一下,西塔县委书记人选问题,还有常务副县长人选问题,都要一并纳入,工作不等人,我们也等不起。”

    *************************************************************************************************************************

    从会议室里出来。林钧看见包泽涵健步如飞,连忙紧走几步赶上,招呼道:“老包!”

    “林书记。”包泽涵略感诧异,这位林书记面目一直有些模糊不清。但他知道这位副书记和陆为民不太对路,包泽涵对这位副书记也是敬而远之,不过这一位这几个月也是频繁和他联系,表现得很有些活跃。

    “唔。陆书记也交代了下一步的工作,你们纪委按照你们纪委的路子走,这边市委也要有针对性的布置一下。”林钧和对方并肩而行。“苗奇伟这件事情我感觉没那么简单,怕是牵扯到的人不会少啊。”

    包泽涵不动声色的点点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已经牵扯出不少人了,下一步可能会更多,不过我们纪委查案肯定会按照程序走完,不枉不纵。”

    “那是自然,刚才陆书记也说了,要一查到底,不管涉及到谁,上下线索都要梳理清楚,如果有什么问题,或者觉得力有不逮,该向省纪委求援就得要求援啊,不能耽搁案件查处。”林钧一副很认真的模样。

    包泽涵点点头,“我知道,林书记,我那边事儿还多,先走了。”

    看见包泽涵身影消失,林钧脸色才慢慢阴下来。

    很显然包泽涵对自己现在也是敬而远之的架势,不过他不在意。

    他在意的是包泽涵会不会在这件事情上退缩。

    从今天会议上的表现来看,陆为民是有些麻烦的。

    当然,他现在还无法确定陆为民的麻烦有多大,但林钧坚信,如果包泽涵能够像前期那样咬住不放,没准儿就能咬出一个大动静来。

    苗奇伟是何许人?那是陆为民之前在宋州的心腹红人,从常务副县长直接提拔为县长,天下有这样的大馅饼砸他头上?这里边没有点儿猫腻?林钧不信。

    一直到纪委插手之前,苗奇伟都是毫无悬念的西塔县委书记侯任人选,这里边没有陆为民态度坚决的支持怎么可能?

    现在出了问题了,陆为民想丢车保帅了,哪有那么简单?

    之前林钧原来一直觉得包泽涵有点儿一根筋,现在林钧倒是真希望包泽涵能够一根筋到底了,也只有这种一根筋到底的人才能够真正挖出大家伙来。

    林钧也怕包泽涵太过于执迷于他自己的能耐,非要证明自我而不愿意向省纪委求助,所以他得要点醒一下对方,但这个家伙一时间好像还没有领悟到,这让林钧也很是懊丧。

    看来还得盯着,随时提醒这家伙,否则这家伙二愣子一样,以为就凭他自己就能查个底朝天,那就太小看陆为民了。

    林钧已经放弃了和陆为民正面相斗的想法,从今年宋州一路走高的经济增速,他就知道单凭自己要和陆为民较劲儿,纯粹就是以卵击石。

    无论自己占理不占理,都不可能对陆为民构成什么威胁和影响,这就叫一力降十会,高居全省首位的经济增速让陆为民只要不犯原则性的错误,就没有谁都能动摇他的地位,谁都得保他支持他,没有谁会和政绩过意不去,陆为民治下的宋州就是在给他们送政绩。

    而延续这种态势下去,那就像泰山压顶一般,林钧知道自己就没有半点机会。

    有时候林钧都有些沮丧的想要放弃了,实在不行就找个机会离开宋州,但是他总还是有些不甘心,而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苗奇伟受贿数量如此之大,钱到哪里去了?谁都知道吃独食的风险,苗奇伟就这么大胆妄为而没有半点顾忌,他的底气在哪里?

    当然,这只是林钧个人的一种猜测,如果换了一个人担任纪委书记,他也不敢轻举妄动,但是包泽涵不一样,接触这么久,他已经大略揣摩到了包泽涵的一些想法。

    这个家伙很显然也是不甘寂寞的,也是想要做一番成绩出来的,而且背后还有叶庆江和乔思怀这两尊大神在背后蹲着,现在这个机会就来了。

    他想要提醒对方的就是别太轻敌,千万别小觑陆为民,否则就会功亏一篑。

    他会随时关注对方,帮对方提醒,帮对方寻找更好的进攻方略。

    他要看看这一局的结果究竟如何,这也许是唯一的机会。

    如果这一局都不能对陆为民造成实质性的影响,那么自己也就真该离开宋州另寻出路了。

    *************************************************************************************************************************

    陆为民自然没想到已经有这么多人把自己划入了“危险人物”中。

    他觉得可能会有人认为自己要负领导责任,毕竟苗奇伟从常务副县长到县长,现在又从县长到县委书记的第一候选人,如果没有这出事儿,也许苗奇伟就已经是县委书记了。

    “宝华,瞧这事儿,弄得大家假期都不能好好休息了。”陆为民有些歉疚的道。

    “谁都不想遇上这种事情,只是苗奇伟太让人吃惊了,这么大的数量,已经超出了大家的想象,破了宋州记录了。”秦宝华看了一眼陆为民,“陆书记,我感觉你刚才话里还有未尽之意,是不是还有些担心苗奇伟和市里有些瓜葛?”

    “唔,林钧和包泽涵内心大概都在想,苗奇伟贪了这么多钱,难道就放在家里压箱底儿?就没有给某某某上供?就没有花钱买平安?就没有撒点花椒面,你好我好大家好?”陆为民摊了摊手,“说实话,我都有些不信,苗奇伟之所以现在还没有交待这些,一是觉得还可以熬一熬,二是觉得时机还没有到,看看有没有谁要保他吧?可他也不想想,这种事儿孰能保他?”

    “陆书记,你觉得问题有多大?”秦宝华态度严肃,“我可以保证,我和苗奇伟没有任何超出正常工作的往来。”

    “我们都只能保证自己。”陆为民苦笑道:“谁也不能保证别人,现在我们也只有等。”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