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四十二节 用心
    就目前宋州十二个区县来说,可以分成几个板块。

    像遂安、苏谯、麓城、叶河、烈山可以算的上是一个板块,这几个区县属于比较典型的工业县,第二产业的比例都远高于第三产业和第一产业;而像麓溪、沙洲、宋城、西塔、经开区可以算的上是一个版块,这一个板块中,情况比较复杂,比较典型的特征就是第三产业相对较为发达,当然在总量上个体差距比较大,像麓溪是把其他区县远远的甩在了身后,而沙洲和宋城则是****多年,今年明确了目标之后才稍微有些起色,而西塔则是剑走偏锋,完全以旅游业和地产行业为主了;还有一个版块就是梓城和泽口了,这是较为典型的农业县,第一产业所占比例较大。

    可以说现在宋州这十二个区县里边,基本上都有了适合自己的发展路径。

    像苏谯、遂安、麓城、叶河和烈山这五个县是以工业经济为主,对于这几个县的班子陆为民和秦宝华两人大体上还是满意的,都有自己的一套,也能按照市委的意图结合自身工作来开展。

    麓溪、沙洲、宋城、西塔和经开区的情况比较复杂一些。

    麓溪不用说,也是陆为民最满意的,但现在郁波挪位,班子也面临调整。

    沙洲和宋城的情况相似,给陆为民的感觉是班子的战斗力也还不错,但是欠缺一些创新精神,可能也和这几年两个区的情况有一定关系。

    西塔的情况也渐入佳境,虽然从现在情况来看,西塔经济总量上还无法和几个工业强县相比,但是其发展势头却异常迅猛,按照这个速度下去,两三年后也就能赶上来,但是西塔也存在一些问题。那就是对房地产业倚重过大,文体旅游产业尚未真正形成气候,还有些停留于表面,这也是让人比较担心的。

    经开区情况特殊,把郁波调整到经开区担任党工委书记,也就是要借重郁波的头脑来为经开区的发展寻找到一条适合它自身的路径。

    最后剩下的就是两个农业县——梓城和泽口了,这两个县情况略有不同,令狐道明到梓城也在摸索,但是也算初窥门径,而泽口魏如超却还在隐忍蛰伏。要等到把存在痼疾——人事**问题解决之后才能说得上其他。

    “陆书记,遂安那边前天我去看了一圈,他们搞的这个工业走廊我看很有发展潜力,遂安县城到桐柏镇也就是十来公里,但是本身桐柏电子工业园区沿着昌宋公路发展就已经有些规模了,现在光伏产业园沿着桐柏镇向遂安县城延伸,我看这个架势,要不了几年,这个工业走廊就真的能够一直延伸到遂安县城城区。”

    秦宝华心情好起来。话语也就多起来。

    “上个星期到苏谯,老谭把我拉到河图科技工业园去看了看,还问我遂安的光伏产业园情况如何,我看遂安这个光伏产业园一出来让谭伟峰也有些着忙了。我就说老谭怎么不把目标放在麓溪身上,而老是把遂安盯着,他说麓溪的情况和苏谯不一样,而遂安则正好拿来作对比。”

    谭伟峰的话也没错。现在在工业这一块上能和苏谯一较长短的也就是遂安,麓溪二三产业倒挂,反倒是第三产业占据上风。单从工业这一块来说,苏谯是要压过麓溪一头的,而且苏谯的情况和麓溪也不一样,发展侧重也不尽相同,倒是遂安和苏谯作为宋州工业两强,形成对决局面,尤其是遂安本身以电子产业为基础,现在又在电子产业的基础上大力发展起了光伏产业,其势头更猛,也不能不让谭伟峰感到压力。

    “让遂安和苏谯形成良性竞争也是好事,我倒是希望他们都能各显神通,不过也别老是窝里横,盯着对方没意思,有本事去瞅着香河和昌化去,能把这两个区县踩在脚下,那才叫本事。”陆为民吧嗒吧嗒嘴巴,“我给郁波当初就是这么说的,别老盯着苏谯,得看着昌化和香河,目标定得越高,你才能越有斗志和战意。”

    “陆书记,郁波到经开区,经开区有什么新意?”秦宝华收拾回畅想,落回到现实。

    经开区都快成了宋州市委市府心口的痛,几年前就找不到合适的定位,好不容易孙承利自认为找到了契机,把软件产业确立为主导产业,却没有想到遭遇滑铁卢式的惨败,甚至这一败也把他自己的政治前途乃至童云松的政治前途给葬送了。

    虽然童云松和孙承利已经成为过去式,但是经开区这么大一块地盘却还摆在宋州市委市府眼皮子底下,陆为民来了宋州几个月,经开区依然如故,现在新的掌舵者已经调整到位,就等郁波这个新掌舵者如何来把脉下药了。

    秦宝华内心还是有些担心的,郁波在麓溪干得很顺手,但是秦宝华认为这是当初黄文旭在麓溪打好的基础,郁波也就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加了一把火,她认为在麓溪的发展上郁波有功劳,但是更多的是萧规曹随,并未真正证明他的能力,而经开区才算是真正的考题。

    “这要问郁波了,不过我觉得他心里还是有数的。”

    陆为民明白秦宝华的担心,他也认同秦宝华的意见,麓溪的发展郁波有功劳,但是功劳不是郁波开创了新局面,而是郁波很好的在麓溪原有局面上推进了执行,增光添彩了,丰富壮大了麓溪的发展潜力,而这恰恰是最重要的,如果人走政息,不顾自身实情的“创新求变”,那反而成了为了创新而创新了,失去了本质意义。

    ********************************************************************************************************************************************

    陆为民的判断未必正确。

    郁波现在心里还真的没多少数。

    从陆为民明确告知他在担任市委常委之后,他需要到新岗位时,他就已经开始在琢磨自己到经开区该怎么来打开局面了。

    他请教过陆为民,但陆为民没有给他任何答案,只是说结合全市的发展,要确立经开区作为全市经济发展的排头兵这一角色。

    郁波也估计到会有这样一个回答,换了自己是市委书记,也会给自己这样一个回答。

    把自己搁在经开区党工委书记位置上,自然就是要让自己来寻找这个路径,但是陆书记也补充了一句,苏谯的河图科技产业园的做法很好。

    郁波对陆为民的这一句话咀嚼了很久,他要琢磨陆为民说这句话的真实含义。

    苏谯的河图科技产业园做法很好,那遂安的光伏产业园就不好么?不,显然不是这样。

    两个产业园基本上是同时启动的,但是在具体落实上遂安光伏产业园略晚,苏谯动作也快一些,但在真正敲定的项目投资上,遂安光伏产业园获得的投资远高于河图科技产业园,但陆为民却说河图科技产业园做法很好,这就耐人寻味了。

    比较两个产业园的情形,就目前来说,光伏产业园较为单一,但是获得项目投资大,五个项目中过亿的项目就有三个,而且从前景来看光伏产业也是一片光明,可以说是目前最为火热的投资热点。

    而河图科技产业园情况又不一样,企业和项目数增加很快,但是在投资规模上都不是特别大,截至目前位置河图科技产业园已经有十余个项目在建,但是总投资却不到七千万,也就是说单个项目投资一般说来都在五百万上下,甚至以两三百万的居多。

    乍一看,无论怎么看河图科技产业园都要比光伏产业园逊色许多,但是陆书记为什么会说河图科技产业园做法很好呢?郁波也是很花了一些心思来琢磨河图科技产业园里的每一个项目,分门别类的进行了了解和总结,他发现了一个比较有趣的特点。

    那就是河图科技产业园的在建项目基本上都是和苏谯钢铁产业园和苏谯机械产业园相关的项目,或者说就是与钢铁产业和机械制造产业有着密切联系,甚至就是与钢铁产业园和机械产业园里企业配套的科技含量较高,专利要素较多,无污染或者环保的企业。

    比如智为数控有限公司是专门为机械加工和制造业提供数控设备安装、调试和维护以及升级改造的企业,这家企业总投资不过区区叁佰万元,工作人员不过四十余人,但是却在为苏谯机械产业园内数十家机械制造企业提供设备安装调试和维修服务,而且还在一边建设一边试营业期间,就已经接下了多个订单。

    又比如春阳金属,这是一家专业生产金属丝网的企业,尤其是主要生产钢筋焊接网、建筑用网、砖带网,这是钢铁下游产业,规模不大,但是却胜在能够为华达钢铁配套。

    再比如赛华特种管业,这是一家专门生产制造汽车和锅炉用管的企业,企业规模不大,但是专业性极强,具有很好的成长潜力。

    郁波分析了河图科技产业园里这些企业,发现这些企业有几大特点,一是和苏谯相关产业密切关联,二是科技含量高,专业性强,三是服务上游企业和作为下游企业用户的居多,这也使得这些企业成为上游产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300票就那么难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