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九十八节 一样也不能少(求推荐票!)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九十八节 一样也不能少(求推荐票!)

    宋州石化和市里边联系并不紧密,作为中石化的直属子公司,宋州石化可能也就是在用地、用水和用电上会和宋州市方面牵扯上关系,其他联系并不多,甚至在叶河那边,宋州石化有自己的原油和散货码头,当然,要说从GDP上来说,宋州石化也能给宋州市提供一些,但在税收上却因为中石化体系的隶属原因,远不及像新麓山集团和小商品城这样的地方企业。

    不过80万吨乙烯项目却有些不一样,这属于大炼化产业,对于下游石化产业拉动力度非常大,同时其带来产值、税收和劳动就业以及附属的相关产业消费拉动也很强,在任何一个地方政府来看,都绝对是不能错失的发展机遇。

    宋州石化位于长江岸边的叶河县境内,距离宋州主城区约16公里,距离叶河县城15公里,正好处于荻港和桂塘之间,如果乙烯项目要落户宋州,也只能选择在紧邻宋州石化区域,陆为民略微想了一下,就能判断出假如这个项目要在宋州,那么也就是叶河县的桂塘镇境内。

    之所以几年前启动桂塘电厂项目,很大程度也是需要进一步保障宋州石化炼油厂的需求,也正是因为有宋州石化位于此,所以桂塘电厂项目才没有受到多大阻碍就顺利获得了当时计发委的首肯,迅速启动并建成,桂塘电厂已经于今年五月建成投产发电,极大的缓解了宋州电力面临的紧张局面,也使得宋州的电力供应在整个昌江省乃至长江中游地区都属于较为充裕的区域,这同样也成为宋州招商引资的一大招牌。

    进入2003年以来,各地电力需求缺口日益突出,像新麓山集团和华达钢铁如果不是上了自备电厂,只怕也早就面临拉闸限电的困局了,也正是因为未雨绸缪兴建了自备电厂。这才使得华达集团和新麓山集团的发展不但在成本上得以进一步降低,同时丰沛的电力保障也使得这两家企业可以昂首阔步的迅猛发展。

    如果80万吨乙烯项目能够落户宋州叶河,那么也就意味着桂塘电厂恐怕又要提前进入二期扩建,这同样是一个不小的项目投资,可以说一个项目的落地就会拉动一系列项目的启动,其带来的连锁反应也会迅速反馈出来。

    陆为民也清楚像这样一个项目会有多么热门,又会有多少地方去争强,宋州并不具备多大的优势,尤其是宋州距离苏省不算太远,而扬巴乙烯项目后年就将竣工投产。

    他印象中最终长江中游这一区域的乙烯项目应该最终是落户武汉了。不过在时间上应该稍晚两年才对,怎么会现在就提出来了,这个具体原因还不清楚。

    不过陆为民也清楚自己这只蝴蝶重生然后用翅膀带来的风暴,现在已经不能再用原来的老思维和老记忆来判断历史走势了,尤其是像昌江境内的许多事情已经很难再用前世的记忆来判断,宋州目前的发展势头已经和前世中的宋州截然不同,所以你也无法确定中石化高层方面在有些问题上是不是也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这个项目花落何处,关键还是在中石化高层如何考虑,国内经济高速发展对乙烯的需求日益增大。新上一两个乙烯项目也是符合产业政策的,尤其是宋州本身就有500万吨的炼油项目,而且正在改扩建为800万吨的炼油项目,如果和乙烯项目并联。这也在情喇中。

    在陆为民记忆中,中海油也会在明后年在惠州上一个大炼化项目,今后几年里大炼化会陆续布局沿海地区,相反在华东华中腹心地区。似乎也就只有武汉这个乙烯项目,所以如果宋州争取到这个项目,的确进一步巩固宋州作为工业大市的地位很有利。

    不过80万吨乙烯项目虽然让人心动。但是陆为民更重视的是吕嘉薇提到的垆头机场问题。

    宋州要成为昌鄂皖结合部当之无愧的中心城市,要成为和昌州市并驾齐驱的双核之一,那么没有自己的机场就会是一个巨大的软肋,虽然宋州距离昌州不算远,昌州龙台国际机场对宋州来说也算方便,但是再方便能有自己的机场方便么?而且宋州一旦拥有自己的机场,就能对周边的西梁、宜山乃至皖南和鄂东都产生巨大的辐射力,进一步强化宋州中心城市的地位,所以这个机场,必须有,而且要越早越好。

    事实上在陆为民重返宋州时他就已经在考虑如何争取垆头机场回归宋州的问题了,没想到今天吕嘉薇提到这个事情,这也算是一个契机吧。

    这件事情已经刻不容缓了,虽然知道面前的难题很多,但是再难也得上,这个问题不解决,那么宋州要想真正成为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城市,就会缺上重要的一环。

    陆为民越想越心急,甚至有一种想要立即返回宋州召开会议研究此事的冲动,但是狼也告诉他,欲速则不达,像这样的大事情,不是你急你忙就能解决问题的,每一环节都要把工作做到,无论是机场,还是乙烯项目,没有一年半载功夫,是运作不下来的。

    不过这两项工作都需要认真规划一下了,谁来牵头,谁来承担主要工作,谁来协助,都需要一一明确。

    ********************************************************************************************************************************************

    池枫走进秦宝华的办公室,看秦宝华桌上水杯里的水不多了,很自然的拿起水杯,走到饮水机旁替秦宝华把水倒满,然后放在秦宝华手边。

    “哟,可当不起,谢谢。”秦宝华放下手中报纸,笑了起来,“怎么,完了?”

    “嗯,完了,小平部长亲自出马,也专门做了强调,旅游局这帮人是该好好敲打敲打了。”池枫点点头,“我和萧樱也说了,去了得有点儿杀气,别被局里一帮子老油子给糊弄住了。”

    “别小看萧樱,看上去温柔娴雅,但干起工作来却是认真得紧。”秦宝华摇摇头,“旅游局那帮老爷也是安逸惯了,陆书记早就看不惯了,甚至考虑把班子全部换了,我觉得这要一下子全换了,不利于下一步工作,这才缓了缓。”

    “萧樱工作能力没有问题,我是担心她心太软,还有这当局长不是当副局长,也不是当科长,主要还是要工作安排合理,督促到位,推动整个旅游局工作动起来,什么事儿都要让局长一个人去干,那么算什么事儿?”池枫略有些担心道。

    “嗯,萧樱心里怕是也有数,尚方宝剑赐给她,就看她怎么用了。”秦宝华不以为然,对萧樱她还是接触过的,别看表面上清秀温和,但是认定的事情却一定要干好,也是一个要强的人。

    “陆书记对文体旅游这一块的结合工作很重视,萧樱原来是搞文化工作的,现在骤然到旅游局去当一把手,怎么把旅游工作和文化工作融合在一起,共谋发展,实现双赢,还得要考手艺。”

    池枫也觉得自己肩膀上担子很重,陆为民越是重视,她压力就越大,每一次到陆为民那里去汇报工作,问及的问题都相当细致深刻,弄得池枫觉得自己都有点儿神经质了。

    秦宝华也听出了池枫话语里的意思,知道她还是有些心里不踏实,笑着给对方打气:“谁也不是生来就会,你不原来也没有接触过体育工作以外的工作么?现在我看你也上手挺快嘛,文化局和教育局那边对你都挺服气,你也要对你自己下属高看一些嘛。”

    “秦市长,我也想胆气壮一些啊,可工作这么多,样样要求都这么高,样样都重要,我真觉得万一我把那件事情弄砸了,陆书记还不得生吞活剥了我?”池枫开着玩笑,“后天陆书记要去考察江洲古镇,现在古镇打造规划都还没有真正成型,意见分歧很大,市里和区里的态度也不一致,真不知道到时候会出什么状况。”

    “池枫,没那么夸张,江洲古镇的打造规划方案本身就还在意见征求期,并没有定论,连陆书记自己也说,他的意见也未必就正确,还要听专家学者的分析评估,拿出意见,至于区里的意见,那也是一个参考,岳唯斌和卢楠就心思都用在怎么琢磨市里边了,当然要挨尅。”秦宝华显得很冷静,“我都批评过岳唯斌和卢楠,你别管市里边怎么考虑,首先你要有你自己的想法,怎么来糅合,那是市里的事情,你自己都拿不出东西来,怎么指望市里样样都替你们沙洲考虑?”

    兄弟们,每人再给三张推荐票行不?岌岌可危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