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一十八节 第一个
    回到昌州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陆为民知道再不开手机恐怕就不合适了,好在已经回到昌州,倒也不担心,顶多也就是在电话里寒暄几句,起码在时间上要节省许多了。

    一打开手机,电话就开始忙碌起来。

    刚放下宋大成的电话,一个有些熟悉但是又有好一段时间没有联系的电话号码进来了。

    是黄鑫林的电话。

    黄鑫林现在是打杂的副市长。

    这是萧樱的评价。

    陆为民听到这个评价时也觉得很有趣,但是在听完萧樱的解释后,也是默然无语,他真没想到黄鑫林现在混得这么惨。

    说黄鑫林是打杂的,是因为虽然他从市长助理到副市长没受到什么阻碍,但是正式担任副市长之后,反而有些边缘化了。

    从黄鑫林分管的领域就能略窥一斑,文教卫原本是一块的,但现在文体交给了黄鑫林,教育和卫生却没有让他分管,民宗、科技、商贸、安监、信访这些要么是有责无权,要么就是名不副实的领域都汇聚在了黄鑫林手上,在陆为民看来黄鑫林好像就是一个垃圾筐,什么不好使了,都丢给他。

    这些情况都是陆为民从萧樱那里知道的,萧樱现在是文体局副局长,也算是黄鑫林直接分管领域。

    陆为民也问过萧樱,黄鑫林这是得罪了童云松还是魏行侠,但拿萧樱的话来说,好像黄鑫林也没怎么得罪这两位,不过黄鑫林似乎有着梅九龄和黄俊青的烙印,使得他在市里边始终有些直不起腰的感觉。

    从尚权智时代开始,宋州就在有条不紊的去梅黄化,逐渐消除梅黄时代留下的阴影,但是在尚权智时代呢,因为考虑诸多原因。在手法上还是更隐晦,而更多的是借助省里的力量对市级班子进行调整。

    但在童云松和魏行侠搭班子之后情况就略有不同了,外来干部这个时候已经逐渐在宋州占据了主导地位,这种清洗更是逐渐从市级机关向县一级扩散,基本上梅黄时代干部都经历了这一波清洗,这固然和工作中的表现有很大关系,但是你要说没有这方面因素在其中,也不正常。

    所以在一轮又一轮的调整大潮中,不能说人人过关,但是如果有反映出来和梅黄一党有什么瓜葛的。那么边缘化是迟早的事情,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陆为民离开之后也没有停止。

    黄鑫林能在黄俊青担任市长期间稳坐市财政局局长宝座,在很多人眼中自然是和梅黄有斩不断的瓜葛,但是尚权智担任市委书记期间,黄鑫林并未受到多大影响,甚至在陆为民担任常务副市长之后,黄鑫林似乎还一度摆脱了黄俊青的阴影,还担任了市长助理,但是他的好运似乎也就到此为止了。

    随着尚权智、陈昌俊、沈子烈、陆为民这几个和他关系不错的第一期外来干部先后离开。像魏行侠、秦宝华、孙承利、朱小平这第二第三期外来干部的大举进入,黄鑫林在担任了副市长之后就深刻领会到了当年毕华胜在市政府里那种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滋味,夹着尾巴做人就是黄鑫林的真实写照。

    有时候他自己都有些不明白,怎么自己当这个副市长比当初当财政局长和市长助理还要憋屈十倍。可当初也一样是外边来的干部在掌舵,尚权智是市委书记,童云松是市长,后来则是童云松是书记。魏行侠是市长,秦宝华和陆为民是副书记和常务副市长,怎么就和现在的感觉截然两样了呢?

    他自认为自己工作已经足够努力了。要说干的捡破烂的事儿也不少,每一次失地农民来上访也好,建筑商来要钱也好,都是自己身先士卒,可要说,自己既不管建设,也不管财政,就管了一个信访,就都成自己的事儿了。

    开始遇上这种事情,孙承利或者秦宝华要来过问一下,到后来,干脆就直接推给了自己,可推给自己又不给自己任何权力,就让自己凭三寸不烂之舌忽悠,一次两次可以,三次四次老百姓也好,建筑商也好,就没那么好态度了,日娘倒妈的骂得你一条狗一样,你还得陪着笑脸,到后来,连黄鑫林自己都觉得这份工作委实太无趣,甚至萌生了干脆辞职不干这副市长了,主动申请到人大政协那边去混日子算了。

    未曾想到这个时候却风云突变,陆为民要来宋州了!

    其实在之前黄鑫林也知道童云松的日子是兔子尾巴——长不了,孙承利弄出来这么大一个脓疮,割,割不掉,挤,疼痛难忍,放在那里,不断扩散,可谓真正成了心腹大患,童云松在这个问题上的表现更是可谓低级,连黄鑫林都不明白堂堂市委书记,居然就不知道怎么来处置才好。

    如果连处理这点事儿的担当和勇气都没有,黄鑫林觉得童云松这个市委书记最好是真的别当了。

    他没指望过谁来接替童云松的市委书记,他这个副市长就能好过了,但是当得知是陆为民来接班时,他还是忍不住怦然心动了。

    换了别人,黄鑫林可以不信,但是陆为民的为人处世,他信。

    所以他在一获知这个消息只会,就想给陆为民打电话。

    但是后来他又琢磨着自己虽然在陆为民离开宋州之后也曾经和陆为民电话上联系过几次,但是基于种种原因,却未曾和陆为民有多少实质性的往来,这个时候冒昧的打去电话好像有点儿谄媚的感觉,所以思前想后,好容易鼓起勇气打这个电话呢,结果打过去又是关机,这也把黄鑫林郁闷得不轻。

    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关机,这几乎要让黄鑫林丧失信心了,最后这一个电话拨出,没想到却通了。

    对黄鑫林,陆为民印象一直不错,虽然很多人都质疑黄鑫林能在黄俊青当市长时担任财政局长有猫腻,但是陆为民接触黄鑫林那么久,感觉黄鑫林还是有些底线的,可能出于各种原因,黄鑫林和黄俊青保持着一种相对融洽的关系,但是这并不能说明黄鑫林就是黄俊青的铁杆了,黄鑫林就和黄俊青沆瀣一气了,更何况黄俊青最后也只是淡出,而并没有真正被查出什么东西来。

    而且从后来的诸多事情里,如徐忠志、杨永贵等人的落马里边,也并没有牵扯到黄鑫林多少事儿,尤其是作为常务副市长的徐忠志分管财政那么多年,他落马了,纪委当然不会放过财政局,但是几番梳理清查,黄鑫林都能安然过关,这就不能说黄鑫林是运气好或者说上边有人保他过关,话再说回来,如果真有人能在这种事情上把黄鑫林保过关,黄鑫林又何至于在副市长位置上混得这么惨了。

    “鑫林,你好。”陆为民很和蔼的道。

    “陆市长,陆书记,您好。”电话另一端的黄鑫林听到有些熟悉的声音,忍不住深呼吸了一口气,以平息自己内心有些激动的心情,“好久没有和您联系了,……”

    话一出口,黄鑫林才发现自己说了一句蠢话,好久不联系了,现在你当市委书记了,所以我就迫不及待的给你打电话了,想到这里黄鑫林第二句话就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了。

    “是啊,好久不见了,我听萧樱说你现在分管的工作很杂啊,文体,科技,安监,信访,五花八门,无所不包啊,看样子你也是挺忙啊。”陆为民似乎感觉到了对方的尴尬,笑着打开僵局。

    “瞎忙,瞎忙。”黄鑫林赶紧接上话,然后顿了一顿,“我听说您回宋州了,心里着实高兴,忍不住就想给你打一个电话来。”

    陆为民心里微微一动,正想了解一下宋州现在的情况,这不是最合适的人就来了么?

    “好久没见着你了,对了,鑫林,你在昌州?”陆为民很随意的问道。

    黄鑫林何等精明的人,闻弦歌而知雅意,心里那个激动,“嗨,陆书记,我刚出门,正说天气热,散散心呢,现在昌宋公路路况好,一个小时准到,我想来拜会一下您,您看合适么?”

    能不合适么?陆为民心中也暗笑,他何尝不理解现在黄鑫林的心情,从萧樱那里他就知道现在黄鑫林是很不得志,郁郁寡欢还不能太露,免得引来主要领导的不悦,如今风云变幻,也许就是莫大机遇傍身,他怎么能不把握住?

    对黄鑫林的这种心态陆为民没有半点不屑或者反感,相反,换了自己处于这样一种境况,也一样要牢牢抓住任何机会,尤其是在自己已经明显抛出了橄榄枝的时候,还不懂抓住,那只能说黄鑫林已经失去了一个政治人的政治嗅觉了,那么也就意味着他连当一个边缘化的副市长都不合格了。

    “好,我等你。”陆为民言简意深的一句话,让电话另一头的黄鑫林眼里都差一点溢出泪水来。

    再送上一更,我还在努力,只差一百多票就到700票了,求兄弟们的鼎力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