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四十节 踪迹
    星期五陆为民要飞广州,是去见隋立媛。

    上一周陆为民飞了京城去看了苏燕青,同时也是去拜会了花幼兰。

    花幼兰在**上当选为中央委员,这算是政治上的一个巨大进步,位列中央委员,实际上也意味着花幼兰已经真正步入了这个十多亿人口大国的权力核心群体。

    按照惯例,担任团中央第一书记的人选一届之后都会有一个新去处,而且多半是某省的行政首长,不过陆为民却知道历史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这只蝴蝶带来的效应,总之,花幼兰出任团中央第一书记就是一个意想不到的变化,而花幼兰已经担任团中央第一书记两年多时间了,现在更是位列中央委员,可以说下一步重返地方极有可能。

    无论花幼兰会不会重返昌江都不重要,陆为民很愿意和花幼兰保持这种能够交心谈心的关系,而花幼兰也喜欢通过这样一种方式了解家乡的发展变化,同样陆为民也可以借助花幼兰来了解中央高层一些精神变化,以便于随时调整自己的工作思路。

    虽然陆为民前世中在仕途沉浮多年,对于中央大政方针的变化还是比较了解的,但是在某个具体时段中央精神的细微变化,他却没有那么好的记忆力了,而有花幼兰这一棵“消息树”,能够让陆为民很敏锐的捕捉到高层观点的一些端倪,而他也可以根据这些高层观点的一些变化向花幼兰提出自己的一些想法,供花幼兰参考。

    而他也看得出,花幼兰很喜欢这样的交流互通,对自己的很多观点意见也很看重。

    当然去京里看望苏燕青是主要任务,苏燕青已经大腹便便了,七个月的身孕让她走路都有些不太方便了,不过在京里有她父母的照顾。生活显然要方便得多,对此陆为民倒不是太担心。

    陆为民也不愿太厚此薄彼,隋立媛肚子里同样是他的血脉,虽然从一开始就注定她肚里的孩子不太可能真正和自己有太多联系,但是陆为民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些期盼的,无论哪个男人,对于一个女人肚子里怀了自己的种,都会有一种独特的感觉,这是一种近乎于禁脔独占的感觉,而无法和隋立媛公开在一起又让陆为民心存歉疚。

    陆为民无法去香港。去香港太显眼了,要办理的手续麻烦不说,而且很容易引来别人的窥测,也就只有辛苦隋立媛从香港过来,在广州见面了。

    即便是这样,风险也相当大,毕竟陆为民已经是一市之长,按照规定,离开昌江必须要向省委请假。而这种不假出省一旦有什么事,就会给领导造成很不好的印象,所以陆为民只能以到广州看望同学为由请假,而这种请假也显然不为领导所喜。

    “星期天下午?”陆为民沉吟了一下。他本来是打算星期天下午的飞机回来的,但是这样就只能一大早就从广州飞回来了。

    “嗯,您有事儿?”黄文旭看了陆为民一眼。

    “嗯,要出去一趟。不过没事儿,我中午就要回昌州。”陆为民摇摇头,笑了起来。“文旭,我看光耀部长对你很感兴趣,别让曹刚都眼红了,崇山书记一番评点,让曹刚这个宣传部长很没面子啊,组织部长的心得体会都上了《党建之声》,他这个宣传部长还在泛泛而谈,这是打脸啊。”

    黄文旭倒是不在乎,曹刚本身也和他没少交情,两人关系很淡,他自然不会太顾及曹刚的感受,何况这本来就是省学习“三个代表”工作小组的意见,和谁担任什么职务并无关系。

    “市长,别把老曹说得那么狭隘,他前两天还在恭喜我呢,我说别把这太当回事儿。”黄文旭笑笑,“那就说定了,星期天中午我和您联系。”

    “好。”陆为民点点头,想起什么似的,“阜头、南潭还有丰城这边人选确定下来没有?”

    “有几个人选了,但这段时间因为学习**精神,这项工作就暂时搁下来了,张书记的意见是考虑范围宽泛一些,阜头需要继续保持又快又稳发展,南潭刚有起色,需要再接再厉,而丰城需要攻坚,在人选上要慎重一些。”

    “人选要宽泛一些,决定慎重一些?”陆为民重复了一句,有些好笑,这两个好像有些矛盾,不过这大概也体现了张天豪复杂的心态。

    阜头不必多说,温有方接掌书记,县长人选很关键,要和温有方搭得起手,别关恒一走,温有方刚上位,就掉链子,明年这一年非常关键,要确保阜头能稳稳的在全省十强县里占有一席之地,最好能够摆脱第九第十这种边缘位置,进入八强最好,这个任务也不轻,所以人选张天豪会非常慎重。

    南潭是方国纲刚巡视过的亮点,德资企业的落户让南潭一下子成了香饽饽,而南潭县委县府选择的地板制造和食品两大主打产业也应该是走准了方向,按照陆为民的观察判断,南潭经济有望在明年提速,虽然还无法和全市其他发展快的县份比,但是起码不会一直居于后列了,这也是当初徐晓春虽然资历最老,能力也不俗,但是就是无法脱颖而出的最大制约。

    而丰城区的问题最复杂,至少到目前为止,陆为民还看不出田大宝在经济工作上有什么特别突出之处,不是每个财政局长都有吕腾这样的能力水平,一个具有足够能力的区长人选也非常重要,尤其是丰城区的社会经济事业面临巨大发展压力的时候。

    “嗯,张书记是这个意见,我也和祁书记探讨过,有一些人选,但是各有优劣。”黄文旭没有说具体情况,倒不是说要向陆为民保密,事实上也没什么秘密可保,就那么一些人选,陆为民都很清楚,就是主要领导倾向性的问题。

    每一次重要人事的变动,都会牵扯到主要领导观点意见的碰撞,这一次也不例外,上一次反而是一个例外,在双方都刻意要形成合力时,各种矛盾可以迅速弥合和平衡,而这一次好像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这一点陆为民清楚,张天豪清楚,祁战歌和黄文旭也同样清楚。

    ********************************************************************************************************************************************

    把大切诺基在机场停车场停好,陆为民从后视镜里看了看自己的形象,棒球帽外加墨镜和黑色的运动棉套装,再蹬上一双黑色运动鞋,让自己似乎年龄一下子就年轻了几岁,更重要的是,单从外表上来看,除非和自己很熟悉的人,就算是当面过,只怕也不容易认出自己来。

    下了车,从后座拿上双肩背包背在肩上,陆为民环顾了一下四周,停车场人来人往,但是没有谁注意到自己,陆为民这才看了看表,不动声色的疾步走向候机室。

    就在陆为民一转身的瞬间,与他隔着两个车位的一辆奥迪A6车上也下来了两个人,“方哥,是不是迟到了?”

    “差不多,刚好赶上,再堵一会儿车就完了,赶紧!”壮硕男子有些不耐烦的催促同伴,“车就扔这儿,你让马勇他们自己来开。”

    两个人在陆为民刚踏入候机室大门的同时,也走到了门厅处,壮硕男子一边看表,一边四处打量,旁边那个明显是跟班的男子紧随其后。

    目光不经意的掠过候机室,壮硕男子突然看见了正在疾步走向超市的那个黑色身影,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他对这个人的印象太深了,虽然只见过几面,但是却像是刀劈斧削一般在自己心中刻下了及其深刻的印痕,对方走路和说话的动作神情,都牢牢的烙在他心版中。

    下意识的加快脚步,壮硕男子看见前面身影似乎要转身,立即扭身低头避开对方的目光,这让旁边的同伴很是惊讶,“方哥,怎么了?”

    壮硕男子摇摇头,看了一眼那个身影,虽然已经很肯定了,但是他还是需要去亲自核实一下,而对方的打扮实在有些蹊跷,而且身边没有一个随从,这里边显然有古怪。

    看见黑色身影走进了超市,壮硕男子疾步走到超市门外,然后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四处张望,也顺手把墨镜拿出来戴上。

    几分钟后,当那个身影出现在门口付款时,他立即就确定了对方的身份,没错,是他。

    戴墨镜,棒球帽,换了一个人还真认不出,也就是自己,方刚心里一阵得意,这家伙绝对有问题,照理说周末离开昌江像他这样的干部是需要请假的,而对方这种表现显然是有问题,只是不知道这家伙去哪里。

    不过当陆为民的身影向着验票口走去时,方刚心里忍不住一阵狂喜,这么巧?

    还在出差,抽时间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