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一十二节 市长助理
    “就这么一回,你这样想,别人未必这么想。”上官深雪并没有陆为民的表扬就随意改变自己的态度,很断然的摇头表示不认可陆为民后边儿的话,“咱们是全省最后一个地改市的地区,本身影响力就比较小,适度的形式有助于确立自身定位形象,也有助于提升城市品位和凝聚力,这个问题应该从多方面来看,而不能只着眼于眼前。”

    陆为民看了上官深雪一眼,这女人和梅琳在某些方面还是有些相似的,那就是独立性很强。

    照理说,一个女人,而且是担任秘书长,很大程度是为行署日常工作服务,也就是说是以协调联络为主,那么在性格上应该是以柔性为主,这样更容易和其他人相处,在言谈举止上也应当展示女性柔和风采为主,但是上官深雪却不是如此。

    虽然在言谈上并不多,但是却很有点儿言之有物的风范,甚至连行署内部都有不少人觉得上官深雪比潘晓方更像副专员,而潘晓方更像是行署秘书长,这一度也让潘晓方很是不悦,甚至对上官深雪都有点儿意见。

    见陆为民没吱声,上官深雪也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儿扫了陆为民的面子,不过她觉得自己所说也没错,“我们丰州成立地区本来历史就短,很多人都还停留在老黎阳地区一部分的印象中,现在成立地级市了,应该通过这一次撤地建市的活动来展现我们丰州的风采,确立我们不同于黎阳的形象。”

    陆为民笑了起来,“深雪,看不出啊,看问题这么深远,倒是我有些短浅了。”

    “哟,专员,您这是在挖苦我呢。我只是从我个人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说实话,市里边的老百姓还是对丰州撤地建市很高兴的,毕竟这也是丰州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我周围那些亲戚说起这事儿都还是挺兴奋的,要说和他们关系也不大,但是他们就是高兴,好歹也是城市人了,不再像以前那样走到宋州、昆湖或者桂平这些地方,总是被人视为县里来的乡巴佬。这是个心态问题,所以我觉得哪怕是形式上的东西,至少让老百姓们满意了,甭管是文艺演出,还是商品交易会,抑或是焰火晚会,还有各种画展、摄影展,总算是为老百姓元旦节提供了一个娱乐消遣的节目和空间,老百姓高兴乐意。也算是符合民意吧,您这个市长新上任,起码也能博得大家的一些满意度吧。”

    上官深雪很会说话,也说到了陆为民心坎上。这个年代说要争取民意这一提法似乎还有点儿不搭调,民意这个东西,至少当下的领导干部们都还不过太敏感,唯上论在这个年代还是绝对主流。甚至是唯一的选择,但是上官深雪却已经提前意识到了这一点,很不简单。

    陆为民心中也是微微一动。这个上官深雪还真有点儿时不时给人以个惊喜的感觉,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东西展示出她的不俗,自己以前还真有点儿小瞧了她。

    黄文旭上一次和自己提到,说张天豪似乎对上官深雪的印象颇好,黄文旭琢磨张天豪似乎有点儿想法,但这个想法是什么含义他还没有领略准确,起初他以为张天豪是不是有意要让上官深雪大区县一级去锻炼担任某个区县的一把手,但是后来觉得张天豪好像不是那个意思,这就让他吃不准了,一度考虑是不是要对经开区体制进行调整,比如让上官深雪担任经开区的党工委书记,结果也不是,最后他估摸着张天豪是不是有点儿想要借撤地建市之机让上官深雪担任市长助理。

    市长助理这种职务一般说来都是过渡性的职务,但是确实一个相当明显的征兆,也就是意味着这个人如果没有意外,那么下一步就会是副市长了,暗示性的味道相当浓厚,当陆为民听到黄文旭提到这事儿时,他还没太在意,毕竟上官深雪的资历还是太浅了一点,自己来丰州担任行署专员时,上官深雪担任行署秘书长不过小半年时间,到现在也就是一年不到,这就要担任市长助理,这让邓少海、劳动、关恒这些县委书记们情何以堪?

    虽然说资历不是决定一个人上位的决定性要素,但是要说能力,最起码劳动和关恒这样的县委书记绝对不差,如果在梅琳没有来丰州之前,陆为民觉得这还可以接受,按照性别搭配比例,最起码在市委市府里边是需要安排一到两名班子成员的,现在地委里边已经满员,而梅琳又来担任副专员,下一步就是副市长,上官深雪担任不担任助理就不重要了。

    不过在经历了这一段时间的几次接触之后,上官深雪的干练和慎密还是给了陆为民不少惊喜。

    上官深雪的风格和梅琳既有相似的一面,但是更多的还是不同,梅琳和上官深雪都很有主见,但是梅琳性格比较外露张扬,说话行事都自带一股子泼辣爽利,上官深雪性格要含蓄许多,精明谨慎中不乏犀利,两个人相比,可谓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今儿个上官深雪的表现又给了陆为民一些触动,潘晓方分管文体、旅游、广电、教育、卫生这几块,涵盖范围也很宽,而潘晓方的性格又属于那种不紧不慢不太讲求效率的性格,陆为民对于职业教育这一块工作上给潘晓方安排的事情潘晓方显得有些拖沓,这让陆为民很不满意,但是却又无可奈何。

    如果说让上官深雪借助撤地建市之机担任市长助理兼任市政府秘书长,顺带分管教育这一块,也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项,以上官深雪的作风,陆为民觉得把教育这一块工作交给上官深雪自己绝对可以放心,也省得自己成天去督促潘晓方。

    关键这也是张天豪认可的角色,那么要担任这个市长助理就不是什么问题,至于说上官深雪和张天豪有什么瓜葛,陆为民并不关心,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这些已经不重要了,而且在陆为民看来,只要上官深雪担任了市长助理,那么日后顺理成章这个市政府秘书长角色也会日渐淡化,新选一名市政府秘书长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这也符合自己的意图,也能让张天豪和上官深雪接受。

    “深雪,行署改市政府,表面上只是换了一层皮,但实际上市政府和行署之间的职责功能却有了很大变动,行署办和市府办也一样不大相同,恐怕在工作量上要重不少,你有没有这个思想准备啊?”陆为民走到别克新世纪旁,若有深意的道。

    “有没有思想准备都得要扛着,吃了这碗饭,还能说什么?”上官深雪似乎没有多想,但马上就反应过来,警惕的问道:“专员,你好像话里有话啊,怎么了?”

    “呵呵,没什么,我只是在考虑,像市府办更多的是日常事务处理,深雪其实不必那么辛苦。”陆为民脸上多了几分浅淡的笑意。

    上官深雪立即警觉起来。

    行署这边秘书长和行署办主任都一直是上官深雪一肩挑,撤地建市之后,市府这边如何安排,没有人提及过,似乎大家都觉得这直接移过来就行了,上官深雪也就一样直接担任市政府秘书长兼市府办主任了,这种情形在昌江省里边也很常见,像昆湖、桂平都是这样,但是像宋州、青溪这些市则是市政府秘书长和市政府办公室主任是分设的,

    “专员,您怎么说话也变得藏头露尾了,让人听不明白了,……”上官深雪盯着陆为民,沉声问道。

    “没什么,就是有些想法,但是还不成熟,还需要再考虑,下一步再说吧。”陆为民有意要戏弄一下上官深雪,顺带也要看看上官深雪在这方面的心思有多重,看看这女人能稳得住多久。

    陆为民不再在这个话题上多说,这让上官深雪心里很是失望之余,也是有些怔忡,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意思,倒是需要好好琢磨一下,但是上官深雪总觉得里边有些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不像那家伙说的那么轻描淡写。

    ***************************************************************************************************************************

    “哦?”张天豪端起酒杯,又放下了,“深雪和你说的?”

    “嗯,我看她好像有点儿心神不宁的样子,还以为是这段时间你们撤地建市太辛苦了,但是我知道我姐这个人,如果只是辛苦,她不会这样,肯定是有啥心事才这样,我问她,她也不愿意说,后来逼急了,才说大概是陆为民好像有些想法。”上官浅雪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殷红的酒液与朱唇一点搅合在一起,显得那样鲜艳夺目。

    努力,码字,呐喊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