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二十八节 关键人物
    苏燕青注意到了陆为民的神思不属,开始还以为是陆为民对去政研室工作有些抵触或者不适应,但是很快就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儿。

    “为民,你还在想什么?该去争取的就要去争取,怕什么?我姨夫那里我去打电话,这没啥不好意思的,人家毛遂还敢自荐呢,你又不是见不得人,能力成绩摆在那里,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行不行大家都能评判一眼。”

    苏燕青气势如虹,一副大包大揽的模样,“关键时刻不要犹豫,错个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陆为民苦笑,这燕青也太直白了,他当然要去争取,但是如何去争取,却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方国纲那里是肯定要去的,这是备选人名单出炉的关键,但是估计可能会列出几个候选人,但要进入这个名单的权力却在于他,也就是说有哪些人现在最符合条件,他有很大的发言权。

    高晋那里也很关键,就像贺锦舟分析的那样,如果他推荐谁,只要不是让邵泾川太抵触,或者说邵泾川内心已经有了合适人选,那么高晋的意见,邵泾川很大可能会接受。

    要找高晋既可以直接去,也可以通过杨子宁的曲线,但是陆为民觉得没有必要再去找杨子宁,主动去找高晋,即可以体现自己对他的尊重,也能更敞开的谈自己的一些想法和观点,效果可能会更好。

    至于说荣道声、汪正熹这些都是后一步的事情,现在要找就首先要找方国纲和高晋两人。

    ***************************************************************************************************************************

    “为民啊。我还以为你援藏回来就不走我这里来呢,休息了几天了?”高晋亲自给陆为民泡茶,让陆为民受宠若惊,“高书记,我哪里敢?您知道回来休息了两天,一些朋友和昔日同事也要聚一聚,这一走一年,除了结婚那几天回来,亏欠家里也太多。”

    “也是小别胜新婚,你这是小别和新婚几乎挤在一块儿了。省里在这个安排上还是有些欠考虑啊。”高晋笑着说。“不过到藏区援藏对你也是一个很好的磨砺,你人年轻,身体也好,到西部去增长见识体会民情。对你下一步工作也有很大益处。“

    “是啊。去了那边一趟。感触很深,那边的同志在环境条件如此艰苦恶劣下,依然精神抖擞开展工作。说实话我们原来总是抱怨自身条件差,基础设施落后,工作拿不起来,就以这些为理由,现在去看了那边,才意识到那些都不是理由,回来更觉得有压力,我还说在政研室上班之后,准备好好写一篇在藏区工作的感受,结合我们这边的实际工作谈一些自己的想法。”

    陆为民笑容无比灿烂。

    高晋心明如镜,秘书一说陆为民想要见他,他就知道了陆为民的来意。

    他到昌江之后,杨子宁就牵线向他引介过陆为民,但是陆为民这个家伙还有些傲气,虽然在姿态上也很亲近,但实际上接触却不算多。

    不过要承认陆为民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也正是这一点让高晋对陆为民还算比较认可,有本事的人是该有点儿傲气。

    说实话他也考虑过陆为民,葛存林栽筋斗让他也有些怨气,当然也怪不得邵泾川,谁知道葛存林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干部选拔不是他的工作范围,但是他有权力发表自己的意见,当然发表意见也包括推荐一些自己认可的人选,但在方式上是需要按照一些不成文但是约定俗成的方式来进行,比如他可以向组织部门推荐,而不是直接在书记碰头会上提出来或者向主要领导提出来,但事实上后来这一种方式也是存在的。

    不过在陆为民没来找他之前,他也只是考虑过一下而已,并没有真正认真考虑,能人牛人多了去,官帽子却只有那么几顶,不是谁都能戴得上的。

    但现在陆为民找上门来了,这让高晋既有些高兴,也有些作难。

    高兴的是陆为民终于知道找自己了,这说明陆为民意识到自己权威和影响力,作难的是不止陆为民一个人找上了自己。

    当然高晋也很清楚别人找上自己并不是因为自己有一锤定音的权力,他也有自知之明,就算是平常自己可以对邵泾川施加一定影响,但是也还达不到左右决定的份。

    不过高晋知道这一次略有些不一样,邵泾川欠自己一份情,自己支持了他,但是他的人却不争气,反而给一干支持他的人狠狠的塌了台,邵泾川清楚这意味着什么,而这一次自己如果能够向邵泾川推荐一个让邵泾川哪怕是勉强认可的人,那么邵泾川也都不会轻易拒绝自己。

    而一旦自己推荐这个人选胜出,那么对于日后自己影响力的进一步提升也是极有好处的。

    所以他必须要综合权衡,这已经不仅仅是自己和谁更亲近,谁与自己关系更密切那么简单了,关乎自己下一步在省委里边的话语权,而这一直是高晋在努力追求的。

    也就是说,这一次他必须要推荐一个更符合意图更具有说服力的人选,要让大家都能基本认同,在这一点上,陆为民无疑是具有很大看点的,成功几率也要更大。

    当然,要选陆为民的话,也有一定风险,那就是要考虑邵泾川的感受。

    陆为民是邵泾川一手从宋州揪出来然后塞入援藏工作队里去的,这也罢了,有些过分的是陆为民还是被免去了宋州市委副书记一职,挂了个省政府政研室副主任的闲职,谁都看得出来这是一个表面平调暗中打压的姿态,如无意外,陆为民是肯定要在政研室去坐上一年半载冷板凳的,这个时候自己却去推荐陆为民到丰州担任地委副书记,有点儿挑衅邵泾川的意思在里边了。

    所以要想做这件事情之前,还得和邵泾川好好沟通一番,先把前戏做足。

    这么多心思也就是在高晋和陆为民见面这一两分钟里高晋想到的,连高晋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怎么陆为民一进自己办公室,自己就打定主意要推荐陆为民了,事后高晋也想过,估摸着是自己直觉上就认为让陆为民上是最合适的,也的确最能服众的。

    “为民,真打算好好在政研室大干一番?”高晋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亲切,“在藏区工作一年就这么让你有感悟?没想过其他?”

    “嘿嘿,高书记,有感悟是真的,但是没想过其他是假的,可咱是党的干部,服从组织安排是天职,政研室不是很合我的胃口,我觉得我的实践经验似乎也还没有完全达到可以在政研室里专著文章的地步,但如果组织安排我干这个,我也会尽力干好。”陆为民坦然的道。

    高晋点点头,陆为民还是挺老实的,或者说很坦率的,有想法太正常了,如果没有想法还跑来自己这里夸夸其谈,那才真是有古怪了。

    “为民,我知道你的想法,省委也有省委的安排,你在宋州的工作成绩省委是认可的,宋州这两年的高速发展和你前两年打下的基础分不开。你也知道了宋州现在已经是全省第二经济大市,超越了昆湖和青溪,这既说明了宋州的成功,但是也从另外一个角度反衬了其他地市发展的滞后,我们不能说这是失败,但是比起宋州来,它们落后了这是事实,尤其是我们昌江十三个地市州,本身经济发展就很不平衡,宋州基础好,它有条件,****多年后现在终于起来了,但是其他一些地市州基础不那么好,要想追赶上经济发达地区,那就更难了。”

    “在这一点上我一直省里的经济工作会议上强调,要解放思想,开拓创新,更要总结经验,学习借鉴,开拓创新好不好?当然好,但是不是谁都能轻易做到的,尤其是一些基础比较差的地方,你更多的还是要学习借鉴其他一些地区的成功经验,尤其是那些原来和你差不多甚至不如你,但是现在却超过了你一大截的地市,看看人家是怎么来寻找发展路径的。”

    高晋一旦打开了话匣子,就滔滔不绝。

    “有些地方一味求新求变,忽略了自身特点,光看到人家成功的一面,只看到可能带来的巨大利益,看不到背后蕴藏的风险以及可能带来的****后果,又不结合自身实际,头脑发热,生搬硬套,结果是东施效颦,酿成恶果,……”

    陆为民有些吃不准高晋这话是指谁,难道是指宋州童云松和魏行侠?他记得高晋当初可是相当支持上马华东软件园的,如果不是当时高晋也很支持,童魏和孙承利他们也不会有那么高的热情和气焰,怎么现在这语气又有些不对劲儿了呢?

    还是要票,兄弟们还有么?给几张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