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二节 四巨头
    “三农问题关乎大局,同样也直接影响到我们全市社会经济事业发展的大局,农业问题是基础,农民问题是关键,农村问题是核心。”童云松没有绕圈子,“我觉得在农业工作上我们要有一些新思路新突破。”

    “新思路新突破?”陆为民咀嚼着童云松的话语,和魏行侠交换了一下眼色,“童书记,你是指目前的农业经济发展方式不太适合;了?”

    “嗯,原来从中央到地方都认为发展乡镇企业是解决农村经济的关键,但是现在看来这条路也存在不少弊病,固然消化了不少农村剩余劳动力,但是其带来问题也很多,企业粗放经营,资金效率低下,适应市场的能力日益退化,科技研发投入严重不足,缺乏远见,为民,你不是也提到前期合金会情佬****出来的很多问题都是乡镇企业贷款带来的吧?这说明这种缺乏底蕴的粗放式经营如果不能迅速实现自我转化升华,那么其命运就是被淘汰。”童云松显然也是对这个问题研究了许久了,“像新麓山集团就是完成了自我转化升华,像现代企业蜕变,但是绝大部分乡镇企业做不到这一点。”

    魏行侠和陆为民都默默点头。

    “乡镇企业解决不了农民的出路,城市化发展、私营企业的发展可以解决部分问题,但是我认为还是需要几条腿走路,其中重要的一条我觉得还是要在农业本身上做文章。”童云松阐述着自己的想法,“农业集约化经营,发展现代科技农业,提升传统农业的科技含量,既要重视粮食生产,但是更要注重农业生产的效益,各地可以根据自身不同实际情况来自行定位,比如发展大棚蔬菜。打造现代化蔬菜生产基地,又比如养殖业上的集约化规模化,大力发展多种经营和特色农业,依托城市发展乡村休闲和生态农业,这些我觉得都是值得探讨和摸索的。”

    童云松见魏行侠和陆为民脸上都很有触动,微笑着拿起一本杂志,挥了挥,“为民,这可是你推荐给我的,看来你自己都没有认真看啊。”

    “哦?我推荐的?”陆为民莫名其妙。挠了挠头,他好像没有这个印象了。

    “怎么,记不起了?这是昌江大学的期刊中的一篇文章,你上次给我推荐说昌大经济领域方面的一篇文章,我没事儿就翻了翻看,没想到翻到了这篇文章,虽然这篇文章是针对昌江全省的,但是我觉得对我们宋州的农业经济发展很有启迪意义,这篇文章我看了三遍。而且还做了笔记,自己还写了一篇读后感。”童云松颇为自得,脸上的笑容充满了自信:“嘿嘿,能让我做笔记还写读后感的文章。真还不容易,我推荐给你们两位和毕华胜都看看,嗯,甚至各县的主要领导也可以看看这篇文章。我想这有助于他们打破窠臼,寻找到适合自身发展的道路。”

    陆为民恍然大悟,他的确向童云松推荐过昌江大学的期刊。其中一些关于现代经济管理方面的文章很有创意,不过没想到童云松会由此及彼,连带着看到农业经济方面的相关文章,这却是他没有想到的。

    魏行侠接过那本杂志,简单翻阅了一下,找到了那篇文章,看了看,文章不短,洋洋洒洒上万字,看得出来是做过一番调研拿出来的文章,点点头:“我先看看,不过咱们把话题绕远了,市里今年在农业上的投入会适当倾斜,但是为民,你知道合金会清理整顿已经全面推开,六月份之前,该全部了结的都得要了结,三个月的缓冲期,虽说省里财政会给一些借款支持,但是那都是短期的,半年到一年,各县合金会负债问题少则几千万,多则上亿,各区县都在盘算着要向市财政借钱,而且都是一两年之内难以偿还的,所以这财政上你要盘算一下,别到时候捉襟见肘。”

    全国性的合金会清理整顿从三月开始全面铺开,合金会关停并转势在必行,好在这项工作有着先见之明的陆为民从昨年开始就督促着各区县大力推动,应该说也收到了比较好的效果,陆为民自信至少比起省内其他地市来说,宋州在这方面已经占了先手,所以在三月份开始的统一行动中,宋州压力不是很大。

    当然即便不是很大,但带来的负面影响还是存在的,合金会本身的资产状况就不佳,要收回那些****贷款,势必要采取各种措施手段,对很多企业来说就要造成影响,在这一点上陆为民也专门给各县区打招呼,要区别对待,究竟是恶意欠款,还是却因企业一时经营困难,要加以甄别,灵活处理。

    “魏市长,捉襟见肘的日子难道我们还过得少了?97年98年咱们不都熬过来了?今年虽然有城信社和合金会的清理问题,但是主要还是以各县区为主,解决了市里几大纺织企业的问题之后,市里也宽裕了不少,现在咱们也就是准备一些过桥借款罢了,省里拨付一部分,市里准备一部分,事实上我已经和令狐道明和曹孟非说了,苏谯和遂安就不要指望在市里边来刮油了,前三个月他们的财政税收入库我清楚,比去年同期暴增百分之六百以上,预计二季度也差不多,麓城和麓溪的情况也不差,所以我也准备给黄文旭和霍廷江谈一谈,这个问题上要发扬**精神,礼让三先,……”

    听得陆为民这么一说,童云松和魏行侠都哈哈大笑了起来,省里边为解决合金会归并进入农村信用社的借款数量并不多,还得要让市里补足,陆为民这么做,显然就是要为市里减轻负担了。

    “哟,什么大喜事儿让童书记和魏市长这么高兴啊?啊,为民也在?能不能说给我听听,让我也高兴高兴啊?”门口响起一个清越曼妙的声音,婀娜娉婷的身影站在门前,风姿绰约。

    市委副书记秦宝华。

    在秦宝华来宋州担任市委副书记之前,陆为民对这个女人并没有多少印象,甚至不确定自己以前是不是见过,但最终的答案是没见过,如果见过,他肯定会对这个女人有印象,因为这个女人第一面就能够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

    倒不是说这个女人有多漂亮,若是单论姿色,秦宝华顶多算是中上之姿,但是这女人身上却有一股独立天成的婉约气质,一种很吸引男人的气质,不是那种让人想要亵玩的气质,而是一种雍容混杂亲和的气质,让人下意识的想要尊重和亲近。

    照理说尊重和亲近这两种感觉是很难同时在一个身上找到的,但是秦宝华却做到了这一点,至少是让陆为民又这种感觉。即便是和陆为民关系极佳的花幼兰,给陆为民的感觉也是精明能干爽利干练,很难让人把她和一个女性联系起来,更多的是一种对理解信任自己的上司那种尊敬,但是秦宝华却能让人明显意识到她的女性魅力,但是却又很容易接受,而且还能保持着一种度,这很难得。

    能达到这一点,陆为民觉得这可能和秦宝华的出身有一定关系。

    秦宝华父母都是昌江大学著名学者,其祖父和曾祖父都是昌江极有名气的文人,秦家也是昌州市解放前诗书望族,秦宝华本人也是复旦大学中文系毕业,而且是文革后恢复高考后第一批考上复旦的学子,毕业后分配到了昌发集团工作,先后在昌发集团团委、宣传部和省委宣传部和昌州市市委统战部工作,在担任省委统战部副部长之前,是昌州市委统战部副部长。

    秦宝华丈夫是现在是昌发集团总工程师,也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高级专家,可以说一家人都是高级知识分子。

    “宝华啊,进来吧。”童云松笑着招呼对方,“我和行侠就是在琢磨,觉得行侠名字里这个侠字应该给为民才对,不该叫陆为民,叫陆为侠,他人仗义啊,很有点劫富济贫的风骨,觉得苏谯和遂安条件比较好就要打压,西塔、梓城这些县份穷,就得要大力帮补,不过这是不是有失公平啊?”

    秦宝华进来落座,魏行侠也就笑着把刚才几个人探讨争论的话题介绍了一番。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是金庸老先生小说里所说的,我觉得这话也不错啊。”秦宝华微笑着,白皙富态的面颊上双眉斜飞入鬓,很有一股子雍容华贵的气势,侧着身子坐在沙发里,“绝对的公平从来也没有,邓公提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实现共同富裕,其目标还是共同富裕,苏谯和遂安走到了前面,而西塔和梓城越落越远,必要的倾斜当然很有必要,但是这不能成为一种常态,否则就真的成了对其他区县的不公了。”

    第二更求月票,为嘛进前十就这么难啊?我不服啊!呜呜!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