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节 三农最新章节手打全文字TXT-官道无疆-都市小说-大文学(无错小说)
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节 三农
    “童书记,魏市长!”陆为民走进办公室看见魏行侠也在童云松办公室里,笑了起来,大大方方走到饮水机旁,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一饮而尽,“正好,我也懒得走两边儿了,你们两位都在,我就一并汇报了。”

    “为民,你去了麓溪?听说你这一段时间跑麓溪挺勤的,霍廷江前两天在我这里埋怨,说你一个星期去两趟麓溪,愣是不肯再往前走几里地到他们麓城,说春暖花开,他们麓城还是很有值得春游踏青的地方,邀请你去坐一坐呢。”魏行侠坐在童云松对面的客座沙发里,安详的笑着,“麓城今年的发展势头很不错,所以霍廷江说话现在也有底气了。”

    “魏市长,这怕是老霍在说你吧,这是变相埋怨你不关心他们麓城了,上一次我就和他说,找我没用,得找管用的人,魏市长那边过不去,我也没辙,他就想请你去实地看一看。”陆为民嬉皮笑脸的道:“这家伙用这一招含沙射影指桑骂槐呢,魏市长你听不出来?”

    “去你的!”魏行侠再也不淡定,笑出声来,“明明就是你偏心麓溪,现在倒成了我在里边作梗了,要不要把市政府常务会议的会议记录拿出来翻一翻,各人记录都在上边儿,谁的建议谁的说法都在上边呢。”

    麓溪到麓城的广德支渠改造,因为这条支渠关乎麓溪和麓城两个区县中部片区的中低产田灌溉用水,因年久失修,现在需要全面改造修缮,但这笔费用怎么出就是一个问题了,麓城一直说麓溪是最大的受益者,而麓溪则认为广德支渠主要是在麓城境内,还有一部分是在两个区县交界处,只有末段才在麓溪境内。所以麓城理所当然应该承担大部分改造修缮费用。

    “嗨,查记录我也不怕,我记得很清楚,我的态度很明确,跨区域的水利基础设施,按照惯例市水利局也要承担一部分经费,这钱该给!但魏市长您和老毕不同意,好不容易抠出点儿,也只答应给一百万。嘿嘿,广德支渠连同附属的25支渠、26支渠。闸门十二处,斗、农、毛门无数,不少地段都已经倒塌堵塞,我走麓城去时被霍廷江硬生生拉去看过,的确有不少已经不堪使用了,我估摸着这要全面整修下来,没七八百万不行,市里边只给一百万,霍廷江当然有意见。他这是在借题发挥呢。”陆为民笑嘻嘻的道。

    “为民,你是常务副市长,这财政上签字你可是把关的,你可别站着说话别嫌腰疼。到时候可是有你自个儿受的啊,别怪我没提醒你,我帮你挡枪,你可别不领情。”魏行侠瞪了陆为民一眼。没好气的道。

    “魏市长,我知道您的意思,不能随便开口子。市里也没有余粮。但我觉得,宋州因为前几年经济不振,对农业上的投入是亏欠最多,现在已经到了不得不还账的时候了,如果再不还账,日后农业就要出大问题。咱们宋州是老工业基地,所以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工业上,事实上前几年光是在几大纺织企业上为了保吃饭保生存,市里财政就投入进去填窟窿的钱就比一年农业上的投入都还大,这听起来是个笑谈,但是却是事实。受到市里边态度影响,各区县对农业和水利基础设施投入上也是不甚重视,像广德支渠关乎麓城和麓溪两个区县重要农业区灌溉问题,居然都到这个程度了,还不紧不慢,我看到都替他们着急,两个县还在为改建修缮费用扯皮,所以我把黄文旭和霍廷江都批评了一顿,这不是官僚作风是什么?”

    陆为民脸色变得严肃起来,“现在区县一级觉得在农业水利上的投入看不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哪里有修路平地建工业集中区或者产业园那么来得快?但是这项工作你越不做,日后你要弥补起来就越费劲,而且对农业的伤害就越大,我们宋州是工业城市,但是无论是麓溪还是麓城,都还是有几十万人是在靠农业吃饭,无农不稳这句话除了对宋城和沙洲影响小一点的,对我们宋州市和宋州市的其他区县在任何时候都是适用的,可咱们这些县区的领导们似乎都选择性的忽略了这一点。”

    陆为民的话让童云松和魏行侠脸色都郑重起来。

    翻年后一个月,尚权智被免去宋州市委书记,很快新的任命就出来了,在皖省人大四次会议上被选为皖省副省长,算是完成了他厅级干部向副省级干部迈进的重要一步。

    童云松继任宋州市委书记,魏行侠任副市长,代市长,同时省委任命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秦宝华为宋州市委副书记,算是完成了宋州这一轮的人事调整。

    对于已经升任宋州市委副书记的陆为民,并没有被免去常务副市长,这种情况不多见,但是也非特例,像原来宋城区委副书记卢楠就一直是兼任了常务副区长,而省内青溪也是副书记兼任常务副市长,事实上已经有不少人意识到了这个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和常务副市长在很多工作上有所重叠,这样兼任有时候反而会更有利于工作开展。

    “农村农业农民三农问题我们宋州前几年的确有些放松了,还不仅仅是基础设施建设上,事实上现在不少区县党委政府对于如何引导农民增收致富上没有明确清晰的思路,没有更好的办法,甚至可以说束手无策,只会祭起诸如发展乡镇企业,劳动力输出这样的常规手段,而恰恰这两种手段目前看来都是有很多弊病或者说有不少争论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乡镇企业在前几年对农村经济发展的确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其弊端也越来越明显,尤其是在市场经济越来越活跃的情况下,已经不适合国情省情,劳动力输出我个人认为这其实是一种万不得已之下的手段,劳动力输出固然能够实现农民增收,但是致富的却不多,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些劳动力输出是在为外省外市做贡献,当他们老了干不动了,还是要回到家乡这片土地上来,极少能够融入到他们为此付出了青春血汗的城市中去,他们的养老生活甚至生病之后的医疗还是要靠家乡本地来承担,我不知道五年十年后农民的养老和医疗问题会不会提上议事日程,但我相信这是一个趋势,保障劳动者最基本的养老和医疗服务,这既是人民对一级政府的基本要求,也是对我们执政党的基本要求,……”

    陆为民吃了一惊,他没想到魏行侠居然能说出这样深刻的一番话来,不能不说人家能当市长也是有底蕴的,这个观点放在十年后很平常,但是现在提出来就显得很有冲击力了。

    童云松在担任市委书记之后话反而越来越少了,似乎是在履行沉默是金这个规则,当然作为市委书记,每一句话出来都需要更有针对性,更有决定性,对于魏行侠的观点,他初始皱眉沉思,而后眉头舒展,在后变成了淡然咀嚼。

    “行侠说得有道理啊,我们宋州是工业大市,同样也是人口大市,地区发展很不平衡,城市人口一百多万,但是也还有五百万的农村人口,工业带动农业,这句话说易行难,怎么来带动?发展工业吸引农村剩余劳动力是一个办法,发展农产业品加工业消化农产品也是一条路子,加快城市化进程,吸纳农村剩余劳动力进入城市发展第三产业也是一条路子,但是这些路子对于五百万农村人口不能说杯水车薪,但是绝不可能一蹴而就,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得要有其他更多的路径来解决农业、农民和农村这三农问题。”

    魏行侠和陆为民都洗耳恭听,童云松这番话是很有针对性的,今天谈到了三农问题,两人也想听一听童云松的观点。

    在新一届市委市府班子成型之后,还没有正式召开过像样的会议来讨论宋州的下一步工作,而魏行侠担任代市长之后花了二十天把全市区县跑了一个遍,甚至连星期六星期天都利用起来了。

    秦宝华和朱小平也没有怠慢,朱小平从年前就开始下区县调研,年前跑了四个区县,年后又把剩下及各区县跑完,秦宝华则是在上任第二天就让市委办安排调研日程,开始集中调研市级部门,十天之内把所有市级部门和国有企业跑完,有时候连晚上也利用起来,现在开始下区县,连陆为民都有些佩服这个女人的执着劲儿。

    可以说从一开年,整个宋州市委就像是一个调研班子,人人都在搞调研,连开个常委会都很难把人凑齐,当然也有例外,童云松和陆为民就没有这么大张旗鼓的调研。

    第一更求月票!劳动节劳动幸福,劳动快乐,投票光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