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四十九节 老鬼
    恭送马思涵一行人离开,陆为民和段厚柏回到荷苏酒店的茶座上。

    陆为民觉得需要整理一下思绪,好好揣摩一下今天这顿饭给自己带来的新信息,另外他也要借助段厚柏这个老官油子帮自己分析一下从那位陈副秘书长和杨建国言语里流露出来的意思。

    马思涵不是一个人来的,除了省政府的一位副秘书长外,还有省交通厅副厅长杨建国,嗯,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应该就是隋立媛所说的杨书根的父亲,一个五十出头的低调官员。

    段厚柏是上午才从宋州过来的,马思涵在省政府里分管交通、通讯、文化、广电、新闻出版这几块,工作也很忙,陆为民也是好不容易才和马思涵约到这一顿饭,占用了别人的周末休息时间,所以午饭一结束,几位领导就各自走人了,甚至婉言谢绝了陆为民的安排。

    陆为民也不喜欢和并不熟悉的人在一起休息娱乐,无论是泡泡温泉,或者打打网球,抑或是游游泳,喝喝茶,至少马思涵他们几位还没有和他熟络到这种程度,而如果像喝酒唱歌、打牌这一类更深层次的娱乐,如果不是公务应酬,恐怕就更难掺和了,在这一点上,陆为民觉得马思涵大概也持相似的观点。

    即便是有马俊成在里边牵线搭桥,陆为民也知道现在还没有走到那一步,过分积极热情,反而会让马思涵这样的老油子们感到不安。

    段厚柏多喝了两杯,下午间就有点儿犯困,不过陆为民坐在茶座里,他当然就明白陆为民肯定有什么新想法了。

    想想也是,这陆为民好不容易回一趟昌州,这会儿却要把自己留下来说事儿,肯定是不一般的事儿,段厚柏虽然也是在政府里浸淫了多年的老油子。但也是门前清,内心明镜似的,也知道有什么大动作自己能沾上边儿,对自己日后要退二线时候寻找一个合适位置那也是非常有益的,看看在华达钢铁项目上带来的好处,就能知晓。

    “厚柏,你怎么看?”

    段厚柏已经喝了几口浓茶来调理自己的思路,结合着揣摩今天酒桌上这几位话语里的意思来考虑宋州在这一步里能有什么收益了。

    “为民市长,我觉得有几点可以确定。”段厚柏清了清嗓子。

    “嗯,你说。”陆为民点头。

    “第一。中央对昌江高速公路建设不太满意,现在我们省里仅有昌青高速和昌昆高速两条高速公路,建成公里数不到两百百公里,把昌宋一级公路算上,也不过三百公里,这在沿海地区是不可想象的,即便是在中西部地区,那也是相当落后的;第二,今年由于亚洲金融风暴影响。拖累国内经济增速下滑,而新一届中央政府提出的保8战略受到严峻挑战,所以上半年中央从各方面都提出了要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来拉动经济提速,年初预计的1200亿公路建设投资规模增加到了1600亿。而且这还是上半年的一个初步扩增,很有可能到下半年还要继续扩大,达到1800亿甚至2000亿都有可能,也就是说从中央这个角度上来说。态度很明确,支持用公路基建投资尤其是高速公路建设投资来拉动经济增长;第三,省里两位主要领导恐怕也感受到了中央的态度。五月份吴副总理到昌州、昆湖、青溪和洛门考察,我听说好像就对昌江公路交通建设不太满意,认为昌江在这方面动作不大,方法不多,步子太小,顾虑太多,哦,听说邵书记和荣省长都是额际见汗呢,……”

    段厚柏这个老官油子说起话来也还有点儿调侃味道,这家伙在宋州市政府工作多年,和省政府那边各个部门都关系熟络,门道多,人脉广,所以消息也多,邵泾川和荣道声有没有额际见汗不清楚,但是陆为民知道邵、荣二人都是感受到了很大压力倒是真的,花幼兰也和他提起过。

    “第四,省里肯定会有动作,呃,我估计会在高速公路建设上有新指向,但我估计不会是咱们宋州这边儿,也没西梁和昌西自治州什么事儿,……”段厚柏言语很肯定。

    “哦?没我们宋州、西梁、昌西自治州的事儿?”陆为民咀嚼着段厚柏的话语,但是脸上表情却没有多少变化。

    “嘿嘿,为民市长,您也别在我面前装傻,你不也早就听出来了?”段厚柏戳破陆为民的装傻,“马副省长是啥人啊,人精中的人精,在咱们面前大谈特谈西梁如何如何,昌西州如何如何,咱们宋州又如何如何,省里要真有好事儿想到咱们宋州,馅饼要落到咱们头上,这还用得着他在咱们面前忽悠?他是不好意思啊,虽然说不是吃人嘴软,但咱们这么态度诚恳的请他吃饭,结果却是其他地市红旗飘飘,咱们这边偃旗息鼓,说得过去么?再说了,真要有这种好事儿,尚书记和童市长只怕早就屁颠屁颠跑省里相关部门去烧香了,另外,花副省长能不给您透点儿风?”

    陆为民笑了起来,探出手指点了点段厚柏,“厚柏秘书长,你啊你,说话别这么刻薄行不?人家马副省长能来吃这顿饭那是看得起我们宋州,什么忽悠?人家啥时候说咱们宋州有戏了,人家只说了西梁和宋州的优势,以及建设西宋高速的必要性和趋势,谁说就一定马上建?谁说就该省里来负责?”

    这个段厚柏,都说他是没尾巴的狐狸,的确如此,难怪饭局上半句话都懒得说,敢情是早就看出来没宋州的戏,自己先前也还是兴奋了一阵,后来才琢磨出味道来,心里也才冷静下来。

    “呵呵,为民市长,这还不算忽悠?没戏就没戏,咱们受得起,咱们宋州都被冷落这么多年了,习惯了,没啥,话说回来,这现实情况摆在那里,交通建设那也是要为经济发展服务的,西梁和昌西州发展快又怎么了,宋州需要振兴又如何,经济实力摆在那里,咱们宋州去年经济总量排名全省第八,西梁排名第九,昌西州末尾,再看看前面的,桂平、普明和洛门这些地区,桂平排第四,普明排第六,洛门排第七,昌昆高速已经建成,延伸段就是昆洛高速,这是咱们昌江省经济主轴线,摆明这昆洛高速是要马上开建的;再看看南边,一个‘人’字型,昌州在上边,从峡门分道,桂平和普明一左一右处于下边,也就是说昌桂高速和昌普高速中间有一百三十八公里这一段是可以共用的,只需要从峡门分道,向左只有六十八公里就到桂平,向右七十二公里就到普明,无论是现实需要和成本效益这个角度来看,昌桂高速和昌普高速都是极其划算的,省里一大帮精明人,难道看不到?这不明摆着的事儿么?”

    段厚柏的话让陆为民忍不住竖起大拇指。

    先前陆为民也没有多和段厚柏多探讨这方面的内容,邀约马思涵吃饭汇报工作也没有想到这么远,没想到临时把段厚柏叫来,也只和他提了提交通方面的想法,段厚柏在这方面却下了如此大工夫,情况说得如此透彻,简直就像一本活地图。

    “嘿嘿,厚柏秘书长,这么说那是彻底没咱们宋州戏喽?”陆为民笑眯眯的问道。

    “嗯,这要看怎么说,指望中央和省里,那是肯定没戏,按照现在高速公路建设成本,三千万到四千万每公里,根据地质条件不定,昆洛高速昆州段地势平坦,但是洛门段属于丘区,全长一百公里左右,我估摸着不计算通货膨胀带来的影响,静态投资也得要三十五个亿,这算是保守的,毕竟洛门段要长一些;昌桂高速和昌普高速,昌州到峡门,一百三十八公里,其中宝德到峡门这一段五十五公里,地质条件比较复杂,过了峡门不管往左还是往右,虽然也还是属于浅丘区,但地势起伏不大,所以昌州到峡门这一段建设成本估摸着得接近五十个亿,峡门到桂平,二十个亿是最保守的,峡门到普明,二十二个亿肯定要,如果省里边真的要一狠心一跺脚来一回大动作,昌桂高速和昌普高速同时开建,这就得要九十多个亿,加上昆洛高速,嘿嘿,就得要一百一百三十个亿左右,就算是分成三到四年投入,那每年也得要四十个亿左右,这并不代表今后几年就没有其他高速公路项目规划上马了,所以说,这今后几年我估摸着省里要真的准备大出血,那每年在高速公路上的投入至少也得要五十个亿才能谈得上追赶兄弟省市。五十个亿,就算是中央有些支持,但咱们省里也得要出一大截,就凭咱们省里财政状况,撑得起么?所以说,这出戏怎么唱,省里的大佬们心里都还在打鼓呢,就别说咱们宋州这些小九九了。”

    段厚柏抹了抹嘴巴,吐出喝进嘴里的茶叶。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