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十三节 小心思(第三更求月票!)
    齐蓓蓓的变化让陆为民也禁不住在心里感叹了一番,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句话用在齐蓓蓓身上绝对准确,虽然陆为民早就知道齐蓓蓓不一般,只要给她一份机会,她就会自我绽放,但是从上车到过了宋州长江大桥这么短短半个小时,陆为民已经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君非吴下阿蒙。

    如果仅仅是在招商引资上做出的一番功劳,那也罢了,但是齐蓓蓓却能从招商引资中遇到的各种问题循迹找出需要改进的方面并提出自己的建议,这就不是一般的工作人员能做到的,最起码说明了齐蓓蓓的确在工作上是下了一番苦功的。

    “陆市长,您说的要我们多关注其他县份,但是就目前来说,我们还真做不到,因为不少县区都还没有拿出自身的产业发展规划,除了苏谯已经确定要把钢铁及其附属产业作为振兴苏谯经济的目标外,也就只有遂安提出了依托风云通讯大力发展通讯电子产业;麓城的纺织产业已经相当成熟了,我了解过,麓城还是主要以培育本地现有的纺织产业,做大做强,所以他们在招商引资工作上力度还不够;麓溪据说现在提出了要发展服饰鞋帽袜这一类的消费品产业,这方面麓溪有很好的基础,但是我觉得在这方面无论是江浙长三角地区还是南粤珠三角地区都要比我们宋州强得多,所以其实在这方面有针对性的招商引资大有可为,……”

    看见这个容颜妍媚的女孩子在自己面前越来越放得开,侃侃而谈,陆为民也丢开了其他心思,开始倾听起对方的阐述起来。

    “小齐,我给你一个建议,招商局的工作视野范围不要仅仅只限于工业这一块,其实依托我们宋州特殊地理位置和交通优势。我认为我们宋州在商贸服务流通业上也是大有可为的,尤其是在市区的三个区和经开区上,大有文章可做,招商局应该和宋城、沙洲、麓溪和经开区互动接触,给他们一些建议和意见,尤其是麓溪和经开区,你们在工作中也要主动收集相关的招商信息,必要的时候可以多出去走动走动,尤其是在沪上、广州以及江浙这些市场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我相信应该会有所收获。”

    陆为民的话让齐蓓蓓眼睛一亮。脸上若有所思的表情越发浓郁,“你说商贸服务流通业?”

    “嗯,我们宋州从古至今历来就是昌北商品集散地,现在更是重要的工业基地,辐射三省,商贸服务流通业理所当然的应该成为我们这座城市的一个主导产业,无商不活这句话也是真实写照,这对于拉动我们宋州总体经济发展具有相当重要的作用,但是现在我们宋州却因为整体经济发展之后而连带着商贸服务流通业也萎缩下来。随着我们宋州工业经济这一块的走强和城市发展加快,我相信商贸服务流通业的作用会越来越重要,我希望招商局应该加强在这方面的推介,吸引更多这方面的投资商来宋州考察投资。”陆为民含笑道。

    “陆市长。商贸服务流通业和工农业经济发展紧密相关,我们宋州这几年经济发展落后了,肯定会拖累商贸服务流通业的发展,如果工农业经济发展起来。商贸服务流通业肯定也会跟着发展起来,我觉得这也是一个相辅相成互相促进的过程。”齐蓓蓓委婉的阐明自己的意思。

    陆为民看了对方一眼,他没想到这个女子居然还敢在自己面前表明不同意见。倒是有点儿意思。

    “小齐,你说的没错,相辅相成互相促进这个说法的确没错,但是商贸服务流通业的发展如果先行一步,却会对工农业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起到更好的拉动作用,可以说如果在商贸服务流通业上投入一块钱,对于经济发展拉动就可能是三块甚至五块,而且我们宋州有商品集散的传统,而且城市人口规模在全省也仅次于昌州,区位和交通优势明显,这也决定了在商贸服务流通业有着先行一步的上佳条件,所以在这一点上鼓励优先发展商贸服务流通业甚至比其他工作更重要更紧迫。”

    史德生有些讶异的侧耳听着老板和这个招商局的女孩子探讨着,很难的看到一个女孩子居然也能和老板这样交谈,虽然起初这个女孩子还有点儿说不出的紧张局促,但是后来似乎很快就进入了状态,而且情绪也越来越兴奋,话语也越来越多。

    给史德生的感觉是这个女孩子在言谈举止中甚至还有了那么一点儿放肆,这让他也很有些困惑,究竟是自己的感觉错误,还是对方真的太过于大方豪爽?也许是漂亮女孩子在男人面前都有那么一点儿这种心理优势?

    *************************************************************************************************************************

    汽车一直把齐蓓蓓送到了市招商局,下了车齐蓓蓓还专门和陆为民挥手道别,嫣然微笑的恬美笑容倒是很有些招人眼球,至少让市招商局面向大门这一面的办公室窗户里的不少人都见到了这一幕。

    “咦,那是谁的车送齐蓓蓓回来的?公爵王呢!”

    “小号车,是96号,是谁的?”

    “96号,那好像是陆市长的车啊,绝对没错,就是陆市长的车,齐蓓蓓怎么会坐陆市长的车?”

    齐蓓蓓轻快的脚步踏进办公室时,立即就感受到了来自办公室里的几双眼睛的注视,她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一直以来她虽然在招商局里玩命的工作,也取得了很多成绩,但是总还是有不少人看不惯她,总是觉得她来历不明,一个小学教师凭什么就能调到招商局,无论她如何努力,流言蜚语总是缠绕着她。有说她是副局长孙桓的****,有说她和原来市教育局局长现在的叶河县委书记谭伟峰纠缠不清,也有说她和某位市领导关系不一般。

    有时候齐蓓蓓都在想如果自己真的是谁的****那也就罢了,可这样没名没分的背上这样一个黑锅,实在让人咽不下这口气,而像局里边也有那么一两个真的和市里领导关系关系不清不楚的,他们却又不敢去触霉头了,也不明白这些人心态究竟是怎么样的,让人难以理解。

    “哟,小齐回来了?这么快?”

    对这个脸上总浮动着一抹说不出味道的中年男子齐蓓蓓说不出的腻味,这个男人是市计委麻主任的舅子,家里一个母老虎,但却总是喜欢占人小便宜,每天面对这样一个上司,让齐蓓蓓宁肯整天在外边跑,也不愿意面对这个男人。

    “刘科长,接待方案还没有做出来,没办法啊,雷书记和令狐县长留我一起吃饭我都不敢留下来,科长可要记得替我报一顿中午饭的餐费啊。”齐蓓蓓脸上神色不变,泰然自若的道。

    “嗨,小齐,一顿饭而已,雷书记和令狐县长真要有心留你,你就留下来吃了饭再回来也行啊,到时候让他们送一送就行。”中年男子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装吧,你就装吧,雷志虎和令狐道明会留你吃饭,你还真以为你是局长不成?雷志虎是什么样的人,局里谁不知道?眼高于顶,连何局去也未必买账!令狐道明那是谁,听说是陆市长的铁杆,一样是不是善茬,想到这里他心里突然打了一个突,刚才那辆96号车不是就说是陆市长的座驾么?

    “嗨,刘科,我哪有那么大的面子让人家雷书记令狐县长安排车送?本来这边方案就要抢时间,我得赶紧回来啊,正好陆市长要回来,我不就赶上搭了个便车么?”齐蓓蓓笑吟吟的道。

    “哦,搭陆市长的便车?”中年男子心里已经,面色却不变,目光在周围几个惊疑不定的下属脸上打了个旋儿收回来,语气已经有了一点儿小揶揄的味道在里边,“小齐能耐啊,陆市长的便车也能随便搭啊。”

    “刘科,瞧您说的,陆市长又不是皇帝,以前我还在麓城工作时就认识陆市长,他那时候还是宣传部长呢,挺好说话的,真的,只是没想到我调到招商局,陆市长又恰恰分管咱们招商局工作。”齐蓓蓓语气平淡,似乎在谈论一件不足挂齿的小事儿,完全不在意周围同事讶异惊奇的目光。

    她知道用这种方式来提升自己在局里的地位并不是最好的方式,但是却是最直接最见效的手段,局里边这些人她算是看透了,尤其是面前这几位,那点小心思唯恐人比他们强,啥事儿都想要来拖你的后腿,对于这些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给他们一个看不穿猜不透的印象,让他们疑神疑鬼,为难自己也得要掂量掂量。(未完待续……)